《引剑珠》

第31章 唬住秃尾

作者:东方玉

只听霜儿道:“你化缘也不能闯到人家家里来呀!”

铁罗汉道:“女施主就是一个人在家么?”

霜儿道:“谁说只有我一个人?我两个哥哥不是就在田里种菜么?”

铁罗汉道:“女施主家还有什么人?”

敢情他说话之时,还在东张西望,霜儿道:“你这老和尚怎么啦,快快出去。”

铁罗汉道:“女施主不用害怕,贫衲自然会走。”

霜儿道:“谁害怕了?一个化缘的老和尚,我才不怕呢!”

铁罗汉问道:“这屋里有人么?”

霜儿气鼓鼓的道:“自然有,那是我哥哥,有些不大舒服,别惊动了他。”

韦宗方忖道:“铁罗汉问的,敢情是自己这间房了。”

铁罗汉道:“不是女的?”

霜儿咕的笑道:“我哥哥是男的还是女的?”

铁罗汉道:“女施主可以让贫衲瞧瞧令兄么?”

霜儿道:“你好像是在找人?”

铁罗汉道:“女施主说对了,贫衲确实是找人来的。”

霜儿道:“你要找我哥哥么?”

铁罗汉道:“贫衲怎会找女施主的令兄?”

霜儿道:“那你就不用看了。”

铁罗汉道:“屋里如若真是令兄,贫衲立时就走,决不打扰女施主。”

霜儿道:“好吧,你瞧了立时要走。”

铁罗汉道:“这个自然。”

韦宗方听得心头大急,暗道:“铁罗汉广明,一身武功已致上乘,自己要是换了平时,倒也并不惧惮,只是此刻体力未复,只拍不是他的对手……”

只听霜儿隔着门叫道:“哥哥,有个老和尚要瞧瞧你,你不用起来,只管睡着好了。”

韦宗方听她这般说法,只得躺到床上,伸手一摸,自己一柄长剑,已不在身边,不知被卓九妹放在那里去了?

正在此时,只见房门呀然开启,铁罗汉广明双手合十,当门而立,但他只朝自己望了一眼,竟似不认识一般,目光朝室中一转,回了出去,口中说道:“阿弥陀佛,贫衲惊扰了。”

韦宗方瞧得大奇,他明明认识自己,怎会浑似不见?

霜儿轻轻关上房门,问道:“老师父,你要我的究是什么人?”

铁罗汉道:“贫衲找的是一位穿黑色衣服的姑娘。”

韦宗方心中暗道:“铁罗汉那是找卓九妹来的了!”

心念方转,只听霜儿口中轻轻“哦”了一声。

铁罗汉原已要走,给霜儿这轻轻一“哦”,不由又停了下来,问道:“女施主见到过穿黑衣的姑娘么?”

霜儿只要说不知道也就是了,但她却偏偏问道:“老师父找穿黑衣姑娘有什么事么?”

铁罗汉道:“要找她的不止贫衲一个,女施主如果看到她朝那里去的,就请明白见告。”

霜儿道:“老师父要找的黑衣姑娘,可是腰里挂着一把宝剑,剑上还垂着鹅黄色丝穗……”

铁罗汉道:“女施主说的一点不错,贫衲要我的就是她了。”

霜儿“咭”的笑道:“那是卓姑娘了!”

铁罗汉道:“她正是卓姑娘,女施主认识她?”

霜儿轻笑道:“卓姑娘就住在我们这里!”

铁罗汉喜道:“她人呢?”

霜儿道:“她出去了,就要回来的,老师父请坐,在这里等一回好了。”

铁罗汉沉哼一声,敢情果然依言坐了下来。

霜儿道:“老师父,不用客气,请椅子上坐,咱们这是泥土地,潮气很重,坐久了会生病。”

敢情她是一番好意:但铁罗汉广明已在地上盘膝打坐,理也没理她,

霜儿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胖和尚可真也奇怪,放着好好的椅子不坐,却要坐到门角落里的泥上上去。”

敢情铁罗汉不怀好意,坐在门角落里,只要卓九妹跨进门来,他就好出其不意,突起发难。

韦宗方发现自己功力未复,只是在床上运功调息。

茅屋中暂时又恢复了宁静。

只有厨房里传出来霜儿在淘米、洗菜的声音,但宁静了只有盏茶光景,屋外又响起一阵步履之声,及门而止!一个苍劲的声音问道:“里面有人么?”

韦宗方心中一动,听出那是秃尾老龙屠三省的声音!

霜儿放下米锣,一双水淋淋的手,都来不及揩抹,匆匆地跑了出去,问道:“老伯怕,你有什么事吗?”

秃尾老龙沉声道:“这屋里就是你一个人么?”

霜儿在布裙上抹抹手,道:“奇怪,你们都是这样问我!嗯,老怕伯,还是我问你吧,你是不是也是找一个穿黑衣的姑娘来的?”

秃尾老龙听得一怔,道:“小姑娘,你如何会知道的?”

霜儿笑道:“我是听那胖和尚说的。”

秃尾老龙道:“广明大师,他往那里去了?”

霜儿道:“他要找卓姑娘,我告诉他,卓姑娘就住在我们这里,这时候出去了,就会回来的,他说要在这里等她。”

秃尾老龙道:“大师人呢?”

霜儿咕的笑出声来,伸手一指,道:“你瞧,那胖师父不是好好的坐在那里?”

秃尾老龙跨进了一步,回头瞧去,只见铁罗汉闭目垂帘,盘膝坐在门角落里,听到自己的声音,依然一动不动,状若入定,心头蓦然一动,走到铁罗汉身边,问道:“大师如何了?”

铁罗汉恍如不闻,依然连眼也没睁一下。

秃尾老龙见多识广,一看铁罗汉的情形,分明是被人制住了穴道,这就立时举手在他身上拍了两下。

霜儿道:“啊,者伯伯,你别拍他呀,这胖师父好像是睡熟了呢!”

秃尾老龙拍了两下,眼看铁罗汉仍然一动不动,心下大奇,手起掌落,接连又拍了他几处大穴,仍然无效,心知铁罗汉遇上高人,被人家用特殊独门手法点了穴道,口中不觉嘿了一声,突然转过身去,目光凌厉,盯着霜儿,沉声喝道:“广明大师被谁制住的?快说!”

韦宗方听出秃尾老龙声音不对,霜儿不会武功,莫要吃了他的亏,心念一动,立即一跃下床,掩到门口,凑着板缝瞧去,只见秃尾老龙扬着双手,逼到霜儿面前。

霜儿畏怯的后退了一步,回头望望自己房中,道:“老怕怕,你干么这么凶,我哥哥身体不大好,需要静养,你别惊动了他。”

秃尾老龙道:“老夫问你,广明大师被什么人制住了?”

霜儿睁大眼睛,摇了摇头道:“没有啊,他不是好好的坐在那里?他是自己坐下去的,谁也没有动他。”

秃尾老龙冷嘿一声道:“老夫走了多年江湖,岂会被你女娃儿骗了?可是卓九妹躲在暗处,点了他穴道?”

说话之间,脸露狞笑,又逼前了一步。

霜儿这回没有后退,两人相距,不过一尺,只见她理直气壮的道:“真的没有,方才我告诉他,卓姑娘就要回来的,你要不要在这里等她,我搬了一张椅子给他,胖和尚只哼了一声,就理也没理,朝地上坐去,我说咱们这里泥土地,潮气重,坐久了会生病……”

秃尾老龙没待她说完,突然仰天大笑。

但就在他张口大笑之际,霜儿忽然素手一扬,一颗细小的黑影,朝他口中投了过去!

“老夫真……咕……啊……”他话到一半,突然似有一颗葯丸,飞入口中,一下滑下喉咙,“咕”的一声,咽下肚去,口中同时“啊”了一声,双目精芒电射,右掌一举,似有朝面前站着的霜儿直劈下去之意!

但他是个老好巨滑之人,自己吞下的不知是什么葯丸,岂肯贸然下手?右掌作了个势,厉声喝道:“小丫头,你丢入老夫口中的是什么东西!”

霜儿拍手笑道:“你真的会笑,卓姑娘猜的真准!”

她简直不知厉害,秃尾老龙这一爪真要当头抓下,霜儿这脑袋瓜,不被抓上五个大窟窿才怪!

秃尾老龙脸色狞厉,喝道:“老夫问你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霜儿道:“自然听到了,我投到你嘴里的是颗毒葯。”

秃尾者龙大怒道:“小丫头,你可知你的性命,就在老夫手里么?”

霜儿毫无惧色,甜甜一笑道:“你劈死我也没用,解葯不在我身上,啊,老伯伯,你知不知道你的老命,在卓姑娘手里么?”

秃尾老龙真恨不得一掌把她劈死,但对方说的不错,自己这条老命,已经操在人家手里,这就忍气问道:“小丫头,这是什么毒葯?”

霜儿披披嘴道:“你一口一声的叫我小丫头,你想,我会告诉你么?”

秃尾老龙道:“你要老夫叫你什么?”

霜儿咕的笑道:“我又不要你叫老奶奶,但口头上客气些,叫我一声姑娘总可以吧?”

韦宗方听的暗暗好笑,心想:“秃尾老龙为了性命,就是要他叫老奶奶,也照叫不误!”

只听秃尾老龙道:“好,老夫就叫你姑娘好了。”

霜儿又道:“看你可怜,我就告诉你吧,这毒葯是卓姑娘留下来的,她算准一个胖和尚,一条秃尾者龙,还有一个阴阳怪气的老道士,都会来找她,她要我在你张大嘴巴大笑的时候,把葯丸丢到你嘴里去……”

秃尾老龙道:“老夫问你这是什么毒葯?”

霜儿道:“你急什么,反正不会让你马上死的。”

秃尾老龙心内虽是十分忿怒,但脸上却飞过一丝姦笑,道:“卓姑娘可是有什么差遣么?”

此人当真老姦巨猾,听出霜儿口气,已知自己纵然服下毒葯,已是无碍。

霜儿笑道:“你猜对了,卓姑娘说,她这颗毒葯,要过了十二个时辰,才会毒发身死,那时浑身血肉腐烂,连骨头都要化成一滩脓血……嗯,说来叫人恶心,我不说了……”

秃尾老龙不禁脸色微变,说道:“姑娘还没说出卓姑娘要老夫办什么事?”

霜儿道:“是了,我差点忘了,卓姑娘说,她要你做两件事,第一件,要你把那个阴阳怪气的老道士引来……”

秃尾老龙道:“第二件呢?”

霜儿道:“第二件事,我就不知道了,她要你在这里等她。”

秃尾老龙道:“好,老夫遵办。”

霜儿变色道:“慢着,你等一等,我先把东西拿出来了。”

说完,匆匆往屋里奔去。

韦宗方看她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姑娘,居然把秃尾老龙制得服服贴贴,心中暗暗称奇!

这时不知她一下奔入房去,究竟要拿什么东西?

一回工夫,只见霜儿匆匆从房中出来,双手捧着六支锋利短剑,走近木桌把短剑一支支排在桌上,剑柄留在桌外。然后转身朝门口板门作了个手势,就袅袅停停的走了过去,口中好像还在数着步数,回头笑道:“这是卓姑娘临走时教我的,我就耽心管不管用?”

秃尾老龙不知她在说些什么,只是紧闭着嘴角,阴沉的望着她。

霜儿回到木桌边上,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叫那个阴阳怪气的老道士来了,只是你要记住,务必要把者道士引到板门边上。”

这下韦宗方明白了!

秃尾老龙也明白了!

她这一举动,就是说,秃老龙把黄山麻冠道人引进来,靠近那扇木板门,她要用六柄短剑朝麻冠道人掷去!

这简直是开玩笑,试想麻冠道人的武功,已臻上乘,就是暗器名家,想在出其不意,猝起发难,一手六剑齐发,也休想伤得了他,何况霜儿又站在木桌边上,桌上又明明放着六支短剑,来人就算比麻冠道人差得多,也不难从容躲闪,何况来的是盛名久著的黄山麻冠?何况霜儿又是个不会武功的人,卓九妹临时教了她掷剑的手法,又有何用?

秃尾老龙看了六支短剑一眼,阴恻恻问道:“姑娘凭这六支剑,能伤得了道长么?”

霜儿扭头道:“谁说要伤他?我只要吓唬他就好了。”

秃尾老龙嘿然冷笑道:“姑娘这六支剑,只怕只能吓唬三岁孩子!”

这话不错,麻冠道人纵横大江南北,见过多少阵仗,就凭这六支短剑,那会唬得住他?

霜儿粉腮一鼓道:“这个不用你管,你只要把他引来,让他靠近这扇木板门,你的第一件事,就算办完了。”

这话也不错,你又不是存心帮她,只不过服了毒葯,替人办事,唬不唬得往黄山麻冠,关你屁事?

秃尾老龙嘿然微哂,走出屋去,仰首向天发出一声长啸,他果然不愧老龙之名,这声长啸,咳亮苍劲,直冲霄汉,当真像老龙长吟!

就在他啸声发出不多一会,只见南首一条小径上,忽然现出四五条人影如飞而来!

前面四个,一式黑色劲装,背负黑穗长剑的武士。四人身后,则是一个麻冠黄衣的老道,手执拂尘,飘然行来!

这老道双目如线,高颧阁嘴,紧闭着嘴chún,chún角微微下垂,一股阴沉样子,正是新任万剑会黑穗堂副总管的黄山麻冠道人!

他老远看到秃尾老龙屠三省站在茅屋檐下,直等他飘然行近,才打了个稽首,阴沉笑道:“屠兄可是有什么发现了么?”

秃尾老龙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唬住秃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