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32章 谈笑问供

作者:东方玉

四名黑穗剑士听得有些相信了,各人都没有作声。

秃尾老龙拭拭汗道:“你不是说卓姑娘要兄弟办两件事,办完了就给解葯?”

霜儿笑道:“是啊,第二件事,大概就是要你戴罪立功了。”

秃尾老龙吁了口气道:“兄弟能力所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霜儿道:“卓姑娘让你服下毒葯,自然不会要你的命了,她要我钉往老道士就是要亲自处决他,因为他是罪魁祸首。”

麻冠道人道:“她说谁是罪魁祸首?”

霜儿道:“自然是你了,秃尾老龙,你说是不是他?”

秃尾老龙抓抓他脱了顶的头皮,道:“这个么?兄弟就不知道了。”

霜儿道:“你说不知道,那就是他了。”

麻冠道人突然呵呵大笑,但他这一大笑,震动喉咙,就碰上了交叉钉着的剑锋,被剑锋剥破了些表皮,一丝鲜血隐隐渗出,他笑到一半,慌忙停住。

霜儿道:“你笑什么?”

麻冠道人阴声道:“贫道笑那卓九妹估计错误,万剑会主少不更事……”

霜儿睁大眼睛道:“你此话怎说?”

麻冠道人冷嘿道:“黑穗剑士投效万剑门都在十年以上,但可惜十年以上的人,全都受了万剑会已有二十年以上的人的胁迫,身不由主……”

那四名黑穗剑士中,为首的一个突然一跃而起,喝道:“老杂毛,你敢血口喷人?”

剑随人进,一道寒光,疾向麻冠道人当胸刺到!

黑穗剑士个个剑术高强,麻冠道人换在平时,也许可以对付得下,但他此刻身子钉在门板上,丝毫动弹不得,那剑士猝起发难,剑光如电,眼看黄山麻冠,就要丧命剑下。但就在那剑士堪堪纵身跃起,突然闷响一声,“砰”的一声,跌坐下去,再也爬不起来!

这简直是一窝风,门外三名黑穗剑士,好端端的同时也“砰”“砰”几声,跌了下去,倒地不起!

霜儿站在木桌边上,睁大眼睛,奇道:“他想杀你灭口!哦,秃尾老龙,是你救了老道士?”

秃尾老龙摇摇头道:“奇怪,兄弟简直来不及出手!”

麻冠道人依然迷着两道眼缝,但眼缝中精芒闪动,阴沉的道:“屠兄,他被人打中穴道,你拍开他问问受了何人指使?”

秃尾老龙依言走了过去,仔细一瞧,只见那剑士胸口“玄机穴”上,嵌着一粒小石子,心中暗暗一惊,失声道:“米粒打穴!”伸手轻轻一拍,解开了他穴道,喝道:“快说,你是受何人指使?”

他伸出去的手才一离开,那剑士突然身子起了一阵颤动,口角流出黑血,身子一歪,往地上倒去。

秃尾老龙道:“他服毒自戕了。”

麻冠道人阴声道:“此人口中早已暗含了毒葯。”

霜儿道:“他怕泄漏机密,才要杀你灭口,如今他自己服毒死了,你总可以痛痛快快的说了吧?”

麻冠道人阴笑道:“他们既对贫道下手,贫道自然要说,但黄山麻冠从不受人威胁,要说也要等你起下了短剑再说。”

霜儿披披嘴道,“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又不要你说,你还是留着等卓姐姐来了再说吧,哼,卓姐姐说的不错,你不是主谋,也是从犯,不然人家怎么不杀秃尾老龙灭口,会向你下手?”

麻冠道人阴笑道:“可惜贫道不吃激将这一套,姑娘要问的话,不妨问肚里有颗毒葯的人,他知道的不会比贫道少。”

霜儿回头朝秃尾老龙问道:“你真的也知道?”

秃尾老龙抓抓头皮,道:“姑娘一定要问,老朽说就说吧,这完全是秦大成一个人的事。”

霜儿道:“秦大成不是黑穗总管么,他怎会生了异心?”

她好像对万剑会,十分熟悉!

秃尾老龙道:“秦大成当众自废右臂,对万剑会主不无怨隙。”

霜儿奇道:“这关万剑会主什么事?”

秃尾老龙道:“以万剑会的声势,足以称霸江湖,何用再遵奉什么修罗律令,他认为这是万剑会主无能。”

霜儿道:“他对万剑会主怀恨,所以勾结了毒沙峡的人?”

秃尾老龙道:“是毒沙峡的人勾结了他,说毒沙峡有一种毒草。可以帮助他恢复被废右臂。”

霜儿道:“他答应投效毒沙峡,才向他们剑主下毒。”

秃尾老龙道:“不是,他先向黑穗剑士下毒。”

霜儿奇道:“黑穗剑士不是都没有中毒么?”

秃尾老龙道:“他向黑穗剑士下的毒,据说终身无葯可解,但每隔半月,必须向他领取一粒解葯,就不会发作。”

霜儿道:“这方法果然厉害,不然也控制不了所有黑穗剑士。”说到这里,口中“嗯”了一声,又道:“他这种毒葯,自然出于毒沙峡的人相授,那他为什么对万剑会主和青穗剑士不用这种毒葯,要用慢性的呢?”

秃尾老龙道:“这个老朽就不知道了。”

麻冠道人阴笑道:“这还不简单,他在黑穗剑士身上下毒,志在收归己用,万剑会主和青穗剑士,他自知无能控制。”

霜儿道:“这话不错,那么他在万剑会主等人身上,暗下慢性毒葯,又是为了什么呢?”

麻冠道人微晒道:“慢性毒葯,三日之后才会发作,他是要万剑会主知道所有的人全已中毒,情势危急,才会向龙门峡求援。”

霜儿道:“这我听不懂,他让万剑会主把龙门峡的高手调来,大援到了,对他只有不利……”

麻冠道人阴哼道:“万剑会的精锐,除了青穗剑士,还有红、白两穗,武功人数,全在黑穗之上,全数赶来,岂不正好一网打尽,一劳永逸?”

霜儿身子陡然一震,变色道:“啊,这秦大成当真好生毒辣?”

麻冠道人阴声道:“无毒不丈夫,江湖上原是强者为胜,这又算得了什么?”

霜儿道:“难怪卓姐姐要把你们三人留下来了,原来你们果然知道这件阴谋的底细……”她仰脸望望天色,忽然急道:“日头都已经直过了,卓姐姐快口来啦,我还没做饭呢!”

说完,转身就朝厨房跑去。

韦宗方听的清楚,心中暗想:“霜儿问的这些话,想来都是卓九妹授意的了,那么卓九妹也许就隐身在附近,难怪方才四名黑穗剑士全然会被人制住。

他想到卓九妹既在附近,而且麻冠道人等三人,和三名黑穗剑士全已受制,用不着自己操心,也就回到床上,加紧运功。

厨房里的霜儿着实忙得不可开交,刀砧声,下锅声,一阵又一阵的传来。

不多一回,房门开处,霜儿托着一个木盘,走了进来,含笑道:“相公,你肚子一定饿了,快吃饭吧!”

韦宗方一跃下榻,拱手道:“多谢姑娘。”

霜儿脸上一红,低低的道:“只怕我做的不好,不合你口味。”

韦宗方道:“姑娘自己呢,还没吃吧?”

霜儿道:“不要紧,我还要替两个哥哥送饭去,这里要请相公替我照顾了。”

韦宗方道:“姑娘只管前去,在下自会替你照顾的。”

霜儿嫣然一笑道:“那我走啦!”

说完,转身朝外走去,这回她没再掩上房门,好让韦宗方看到外面,她回进厨房,果然挽了一只竹篮,戴上竹笠,悄生生的朝门外走去。

秃尾老龙道:“姑娘要到那里去?”

他因肚里有一颗毒葯,对霜儿的行动,不由他不注意。

霜儿笑笑道:“我替在田里的哥哥送饭去咯,卓姑娘快回来了,你安心在这里等吧!”

口中说着,人已跨出门去。

麻冠道人阴嘿道:“装的真像,这丫头武功分明不在你我之下!”

秃尾老龙憬然道:“道兄说她是万剑会的人乔装的么?”

麻冠道人道:“不错,贫道只是想不出她究竟是何人?”

秃尾老龙道:“会不会是黑文君?”

麻冠道人道:“不像,她脸上并未易容,唉,小小年纪,武功上会有如此造诣,实是令人费解……唔,屠兄该替贫道效效劳吧?”

秃尾老龙道:“道兄是要兄弟替你取下剑来?”

麻冠道人道:“这在屠兄来说,该是举手之劳。”

秃尾老龙干笑一声道:“兄弟替你道兄取下六支短剑,固然只是举手之劳,但谁替兄弟解去腹中毒葯?”

话声方落,只听一个娇脆的声音接口道:“给你解葯不难,那要看你自己表现如何了!”

一条黑影,随着笑声,翩然走进屋来。

秃尾老龙宛似遇上了救星,喜道:“好了,好了,卓姑娘来了!”说到这里,突然想起她说要看自己表现如何,口中忙不迭的“噢”了两声,连连躬身道:“姑娘吩咐之事,属下第一件已经遵照办理,现在就请姑娘吩咐第二件事吧!”

卓九妹格格一笑,道:“很好,你去放他下来。”

她当然不怕黄山麻冠敢在她面前逃跑,秃尾老龙和她目光一对,忖道:“她不是也中了秦大成暗下的慢性毒葯,功力已失,秦大成才要自己三人,追缉她而来,何以她竟然丝毫没有中毒现象?”

如今他肚里已经吞了一颗毒葯,就是没有这点要命的顾忌,只要卓九妹功夫未失,凭他们三人只怕也不是她的敌人。

秃尾者龙闻言赌赌连声,立时走近板门,伸手拔下六柄短剑,恭恭敬敬的放到木桌之上。

卓九妹早已在上首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目光微抬,又道:“再去拍开铁罗汉的穴道。”

秃尾老龙道:“属下方才已经试过,无法解开广明大师受制的穴道。”

卓九妹冷冷说道:“先拍灵台,再点玄机。”

秃尾老龙依言在铁罗汉广明的“灵台穴”上拍了一掌,然后再点了他胸口“玄机穴”,果然手指才落,铁罗汉张口吐出一口浓痰,眼珠转动了两下,站了起来。

卓九妹连眼睛也没有看他一下,目光一招,冷冷的道:“麻冠道人,你知罪么?”

麻冠道人纵横大江南北,素以阴毒出名,但他遇上了这位貌美如花,心狠手辣的剑主驾前女侍,却也不敢得罪!不,他是看出卓九妹一身功力犹在,自然不敢轻视,面容一肃,淡淡的道:“属下不知犯了什么罪?”

卓九妹冷哼道:“你们既然投效万剑会,又蒙剑主不次拔擢,委你担任副总管职务,自该对本会忠心不二,秦大成暗向剑主下毒,你们既知内情,事前何以不向剑主告密?”

铁罗汉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属下等人全被秦总管下了剧毒,身不由己。”

卓九妹脸情冷漠,说道:“你们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秦大成背叛本会,谅他也逃不出万剑会之手……”

话声甫落,人已霍然站起,伸手抽出她淡黄剑穗的长剑,玉腕轻震,“嗡”的一声,她身前立时漾起了一层薄薄的银虹。

卓九妹目寒如电,突然五指一放,掌心朝前一送,但听剑风嘶然,一道银虹,脱手飞出,剑光快到门口,只见纤纤玉手,忽然凌空一招,那飞出去七尺来远的一柄长剑,居然如斯相应,飞了回来,闪电般投入她手中。

卓九妹接住长剑,朝地上一插,探怀取出两颗黑黝黝的葯丸,放到桌上,冷笑道:“你们既然服下了秦大成的毒葯,我奉剑主之命,这里有两颗毒葯,要你们自己吞服,当然不吞也可以,只要接得下我九剑,你们也可以生离此屋。”

她这一手脱手掷剑,收发自如,虽然火候尚浅,但终究是武林中罕见的驭剑之术。

麻冠道人和铁罗汉没想到对方仅是万剑会主手下一名侍女,竟然练成如此高明的剑术,她说的只要能在她手下走出九招,自非徒托空言,自问合三人之力,也未必能有胜算。

麻冠道人原是城府极深之人,他衡量情势,缓缓走近桌前,伸手取起葯丸托在掌心,抬目问道:“姑娘能否赐告此葯毒性如何?”

卓九妹冷冷的道:“十二个时辰之后,毒性始残,血肉腐烂,毛发无存。”

铁罗汉听得悚然变色!

麻冠道人一双细缝似的眼睛,神光一闪,举手把葯丸吞入口中,“咕”的咽了下去,躬身道:“属下敬遵姑娘吩咐。”

铁罗汉不相信平日生性多疑的麻冠道人,真会把毒葯吞了下去,但看他表面上装作得极像,心头不禁大急,一张又白又胖的脸上,黄豆大的汗珠,一粒一粒直绽出来。

卓九妹也没想到麻冠道人会吞得这样快法,但她连正眼也没往麻冠道人瞧上一眼,两道犀利的眼神一下转到了铁罗汉脸上,冷笑道:“大师不愿吞服毒葯,那是有意赐教了?”

铁罗汉急得双手合十,连连躬身道:“属……属下不敢。”

卓九妹道:“除了吞下毒葯,那就接我九剑,再无第二条路了。”

铁罗汉回头道:“屠兄也服了么?”

秃尾老龙接道:“兄弟早就服了,咳,如是十二个时辰,毒发身死,兄弟就要比两位早死一个时辰了。”

铁罗汉又道:“道兄,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谈笑问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