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33章 扑朔迷离

作者:东方玉

这一缩,不是缩回手法,而是五个纤纤手指,顺势一把,抓住了黑衣瘦小道人的右腕,倏然站起身来,回头问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道人骤不及防,被她一把抓住手腕,心头一怔,嘿的一声冷笑,左手扬处,一掌向霜儿劈落。

霜儿紧紧抓住他右腕不放,身子一偏,右手一碗热腾腾的姜汤,劈面朝黑衣道人泼了过去,口中叫道:“咦,你是什么人,你敢打人,大哥、二哥快把门关上了,别放他出去!”

韦宗方听的心头蓦然一惊,暗道:“这人会是沙天佑!”

但霜儿方才曾有她不叫自己,千万不要出去之言,心中觉得奇怪,却也不好出去。

霜儿的大哥、二哥给他妹子一嚷,果然抢着朝门口奔去,只听二哥道:“妹子,门外有四个小道童呢。”

霜儿道:“那就守在门外,别让他们进来。”

大哥、二哥答应一声,果然关上木门,守在门口。

沙天佑劈出的一掌,被霜儿躲开,但霜儿一碗热腾腾的姜汤,却泼了沙天佑一身。

沙天佑真没想到一个乡村姑娘,手把子会有如此紧,自己暗运功力,竟然休想挣得动分毫,心头暗暗吃惊,喝道:“你究竟是谁,再不放手,莫怪我掌下无情!”

霜儿一手扣着他右腕,格格笑道:“沙天佑,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呢!”

她笑着花枝乱颠,弯下腰去,但当她直起腰来……”

沙天佑厉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黑文君卓姑娘!”

原来霜儿这一弯腰之际,竟然变了黑文君卓九妹!

黑文君卓九妹原来就是霜儿!

卓九妹目若寒星,冷笑道:“可惜你知道的已经迟了!”

沙天佑阴笑道:“卓姑娘莫要忘了你们万剑会已有多少人中毒,包括你们会主在内。”

卓九妹笑道:“这个不劳你费心。”

沙天佑道:“姑娘是想和兄弟拼个生死存亡了。”

卓九妹娇笑道:“你已没有拼的机会了!”

沙天佑右腕被执,自然吃亏甚多,闻言阴笑道:“沙某倒是不信卓姑娘能奈我何?”

喝声出口,左腕疾扬,骈指如戟,闪电朝卓九妹袭来!凌厉指风,一片指影,几乎笼罩了卓九妹侧面所有大穴。

卓九妹冷冷一笑,右手捏了一个剑诀,一招“寒梅迎春”,斜斜划出,这一划,剑风嘶然,把沙天佑袭来的指影,悉数击散!

沙天佑心中蓦然一惊,暗自忖道:“此女徒手发招,居然含蕴剑气,足见她剑上造诣极深,自己当真不可轻敌!”

心念转动,突然化指为掌,连接攻出了八掌。

卓九妹右手迎敌,自然较为顺手,剑诀抡动,封开他八掌,同时还击了三招。

沙天佑右腕被九卓妹紧紧扣住,各人只有一只手掌,相互抢攻,出手之快,使人目不暇接,瞬息间已经打了二十余招!

沙天佑成名多年,乃是毒沙峡四毒天王之一,武功自然极高,但他和卓九妹动手了一阵,发觉卓九妹的武功,竟然愈打愈高,出手招术,也愈打愈奇,剑诀划过,锋利如剑,寒气森森,心头不禁大感凛骇!

卓九妹出手离奇,虽是徒手相搏,她一条右腕宛如一柄长剑,使的轻灵快捷,奇诡莫测打到四十招之后,沙天佑已被逼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卓九妹一面动手,一面娇声笑道:“沙天佑,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我说过你没有拼的机会,就是有……”说到这里,回头朝左右两边厢房叫道:“韦少侠、程先生、你们都可以出来了!”

韦宗方听到她叫声,立即开门出去,只见对面房中,也走出一个胁挟描金小箱的青衫瘦小老人!

就在此时,右厢房突然间冲出一条黑影,直向门外窜去,他敢情连开门都来不及,人到脚到,“砰”的一声,把木门踢得四分五裂,撞开了一个大窟窿身形一弓,嗖的穿了出去。

韦宗方只看到那人一身黑衣,身材瘦小,没看清他面貌,人已逃了出去,一时不知那逃走的是谁,正待纵身追去!

只听卓九妹格的笑道:“韦少侠,这人交给你了!”

柳腰一扭,身形一下闪到韦宗主面前,左手一带,把紧握着沙天佑的右腕,朝韦宗方手上递来。

韦宗方见她突然把沙天佑手腕,朝自己递来,不觉吃了一惊,慌忙伸出手去,一把扣住了沙天佑脉腕。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卓九妹一手放开沙天佑,人已像箭一般,跟着朝板门窟窿中追了出去,口中喝道:“沙天佑,你还往那里跑?”

韦宗方听得一怔:“逃出去的是沙天佑,那么她交给自己的是谁?”

心念一转,举目一瞧,只见被自己执着右腕的人不是黑煞星君沙天佑还会是谁?只是他左臂下垂,除了怒目瞪着自己,丝毫没有挣扎,分明已被卓九妹点了穴道,心中还觉不大放心,又伸手点了他两处穴道,才行放开。

这时他才看清楚那躺在地上之人,面貌、身材竟然和自己一般无二,心中不觉又是一怔,想起昨晚卓九妹之言,顿时恍然大悟,此人敢情就是青穗总管慕容修手下假扮自己,任由毒沙峡擒去的那名剑士了,他此刻昏迷不醒,想是中了他们的毒。

只见那名胁下挟着描金箱的青衫老人一言不发,打开破板门,走了出去,只听一阵得得蹄声,渐渐去远,敢情他骑着马走了。

这时门外走进霜儿的大哥、二哥,两个庄稼人打扮的汉子,很快挟起沙天佑,奔入右厢。

韦宗方心中暗想:“卓九妹假扮了霜儿,那么这两人,当是两名青穗剑士改扮的无疑。”

卓九妹像一阵风似的飘了进来,两个庄稼汉也从右厢退去,随手掩上了房门。

卓九妹抬目朝韦宗方问道:“程先生走了么?”

韦宗方知她问的就是那个青衫老人,就点点头道:“走了,姑娘追上了没有?”

卓九妹淡淡一笑,道:“没有,让他去吧!”

韦宗方道:“那逃走的到底是谁?”

卓九妹笑道:“他已经逃走了,说也无用。”边说边走,朝那假扮韦宗方的青穗剑士走了过去,一面回头笑道:“我不是说过,他会自己回来的。”

韦宗方道:“他中了毒?”

卓九妹道:“这个容易。”说着朝两个庄稼汉吩咐道:“你们去倒些水来。”

那扮作三哥的人答应一声,倒了半碗水送上。

卓九妹接过水碗,仔细的把水灌人镂文犀笔管之中,然后俯下身去,竖直镂文犀,笔尖悬空,对准了那昏迷不醒的青穗剑士口上。

一回工夫,只见从笔尖中渐渐渗出一点淡青色的水珠,朝青穗剑士口中滴去,直等滴了三滴,卓九妹站起身倒去笔杆中的水,把镂文犀收入怀中,回头朝韦宗方嫣然笑道:“韦少侠只管放心,等过了明天,我自会还给你的。”

韦宗方根本不知镂文犀的用法,不觉问道:“三滴就够了么?”

卓九妹道:“镂文犀善解天下奇毒,有此三滴,已经足够,而且三数日内,诸毒不侵,多用了岂不暴殓天物?”

韦宗方道:“姑娘把余下的倒了,岂不更是可惜?”

卓九妹格的笑出声来,道:“原来你还不知道镂文犀的妙用,我倒去的只是水罢了,灌入笔管中的水,要从笔尖中滴出来,才有解毒功效。”

韦宗方道:“原来如此。”

说话之间,那青穗剑士忽然睁开眼来,翻身坐起,一眼瞧到卓九妹,正慾张口说话。

卓九妹道:“你剧毒初解,快调息运功,不可说话。”

那青穗剑士点点头,果然阖上眼睛,盘膝运起功来。

卓九妹轻轻舒了口气,望着两名庄稼汉子笑了笑,道:“咱们要办的事,总算全办妥了。”

两名庄稼汉子一齐躬身道:“全仗姑娘妙算。”

韦宗方道:“姑娘精擅易容,化身神妙,在下还当确有霜儿姑娘其人。”

卓九妹笑道:“谁说没有其人?你日后自会遇上。”

韦宗方道:“那就是姑娘了。”

卓九妹正容道:“不,我只是扮成她的模样罢了,霜儿姑娘和卓九妹并不是一个人。”说到这里,回头吩咐道:“时光不早,快去收拾收拾,我们该要走了。”

两名庄稼汉子躬身应命,立时朝右厢奔去。

韦宗方道:“姑娘还有事去么?”

卓九妹道:“我们行踪已露,此地不能久留。”

说话之际,人已匆匆往里走去。

等她回出身来,已经换回了一身玄色衣裙,头包黑纱,背上斜背一柄淡黄剑穗的长剑,显得黑中带俏,风情撩人!

那两个庄稼汉子,也同样换上了青穗剑士的装束,两人扛着一个大麻袋,从右厢出来。

韦宗方心中暗暗“哦”了一声,忖道:“那口大麻袋中,装的敢情是黑煞星君沙天佑了!”

此时只听跌坐运功的青穗剑士,吁了口气,站将起来。

卓九妹回头问道:“你已经好了么?”

那青穗剑士躬身道:“属下已经好了。”

卓九妹道:“很好。”

那青穗剑士道:“属下听到一项消息,毒沙峡谷主似已亲来中原……”

卓九妹哦了一声,道:“知道了。”说完,朝韦宗方嫣然一笑,道:“韦少侠,我们先走吧!”

转过身子,俏生生朝门外走去。

韦宗方只觉这位卓姑娘,体态轻盈,炯娜之中,另有一股刚健之气,但她在扮作霜儿之时,却又温婉娇稚,和目前的黑文君,竟然判若两人!

心中转念,人却随着她身后,举步跨出茅屋。

卓九妹走在前面,步履渐渐加快,韦宗方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自然也加快了脚步。卓九妹身形越来越快,脚尖轻触那些荒草的尖端,玄裙飘曳,宛如御风而行。

韦宗方也只好提足一口真气、施展轻身之术,较之卓九妹也毫不逊色,始终和她保持着数尺距离,相继而行。

这时已是初更时分,东方在际,冉冉升上一轮明月,月光之下,两人一前一后,有若两点流星,贴地低飞!

一回工夫,奔近一座高耸的山峰底下,卓九妹回头娇笑道:“你轻功不错啊!”

说完,腰肢一扭,直向山上奔去。

韦宗方暗道:“好,我还当你有什么急事,奔的这么快法,原来你是有意在和我比赛脚程!”

他少年气盛,岂肯落后,猛吸一口真气,脚尖连点,腾身直上!

这山并不太高,眨眼工夫,便已到达山顶,卓九妹身形堪堪站停,韦宗方也已落到身边。

卓九妹胸脯起伏,似乎有些娇喘,转动着一双清澈的眸子,盯在韦宗方脸上,抿抿嘴,低声道:“我们已经到啦!”

韦宗方突然感觉到她眼中柔情如水,心头暗暗一凛,连忙避开她目光,问道:“姑娘赶来此地,想必有事来的了?”

卓九妹举手理了一下鬓发,点头道:“是啊,两位总管今晚可以赶到,我和他们约在这里见面。”

韦宗方道:“那是红穗总管和白穗总管了。”

卓九妹微笑道:“不是,来的是内府总管樊公朴,和白穗总管陆云霖。”

韦宗方道:“在下听说贵会以剑穗颜色分为育、红、白、黑四等,那内府总管,想来就是率领红穗剑士的总管了?”

卓九妹道:“不是,内府总管是会中总理会务的总管,当年秦大成被西北武林同道,联手追缉,被逼的走投无路,就是由樊总管把他引到本会来的,所以樊总管非得赶来不可。红穗总管宫天仇,因为樊总管来了,他就走不开,所以我想请你韦少侠暂时改扮一下宫总管。”

韦宗方心中暗暗哦了一声:“难怪她在自己剑柄上,安了红色剑穗。”一面问道:“在下像么?”

卓九妹格的笑道:“这山后面,有个水池,你不会下去照照看?”

韦宗方道:“这么说来,在下一定有几分和宫总管相似了。”

卓九妹笑道:“本来只有几分,现在可说完全像了。”

韦宗方问道:“姑娘可是替在下易了容么?”

伸手摸摸脸颊,觉得又并无异样。

卓九妹轻轻推了他一把,笑道:“你快到水池去照照看咯,像不像你了?”

韦宗方听的奇怪,果然依言朝后山下去,那口水池,就在半山腰上,此刻经月光照射,清澈如镜,韦宗方面对月光,朝池中望去。

这一望,他发觉自己苍老了许多,鬓发花白,眼角眉稍,也满是皱纹,粗看这付面貌,确有几分和自己相似,但仔细看来,却又不像。

韦宗方知道准是卓九妹早已计算好了,在自己尚未醒转之时,就替自己易了容,不然,自己怎会一无所觉?难怪方才铁罗汉广明和沙天佑,看到了自己,和不认识一样。

回到山顶,卓九妹已在一棵大树底下闭目调息,听到韦宗方的脚步声,星目微睁,低低的道:“时间还早,你也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会,天亮之后,我们就要上路,也许还有一场厮杀。”

言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扑朔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