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35章 指挥若定

作者:东方玉

麻冠道人立即躬身道:“属下遵命。”

万剑会主转过头,朝白穗总管陆云霖道:“陆总管。”

陆云霖迅速起立,应了一声“是”。

万剑会主道:“你可率领所属白穗剑士,在黄昏前,赶去泌姆山东南板桥待命。”

说话之时,同样用嘴皮动了一动。

陆云霖赶紧躬身道:“属下遵命。”

万剑会主又朝青穗总管慕容修道:“泌姆山西北,地名樟树街,离此约有七八里路,慕容总管可率领所属青穗剑士,黄昏前赶去,在那里待命。”

说完,也同样动着嘴皮。

慕容修也躬身道:“属下遵命。”

万剑会主又道:“如果本座料的不错,咱们东北责邱,地势最为偏僻,毒沙峡的人,大举来犯,受到挫折,极可能以责邱作为退路。”

樊公朴道:“剑主说的极是,那里原是一处坟场。”

万剑会主点点头,朝樊公朴道:“樊总管可率领所属,黄昏之后,前去埋伏,不准放过一人。”

当然他说完之后,同样也动着嘴皮。

樊公朴双目精芒暴射,呵呵大笑道:“属下如若让他们逃脱一人,甘受剑主重罚。”

万剑会主道:“今晚一战,关系重大,此刻虽只申牌时候,但大家都须早作准备。”说到这里,朝边上三名青穗剑士吩咐道:“你们把那东西放在那里?”

其中一名青穗剑士躬身道:“留在前殿,有白穗剑士轮流守护。”

万剑会主道:“很好,现在你们可以把它抬进来了。”

三名青穗剑士答应一声,一齐往前殿而去。一会工夫,一个仗剑押护,另外两人抬着一只大麻袋进来,大家都不知那麻袋中放的究是什么东西?周大年站在边上也只是偷偷的打量着麻袋。

万剑会主没待他们放下,便吩咐道:“把它送到本座休息室去。”

三名青穗剑士果然直向甬道中走去。

万剑会主朝韦宗方道:“宫总管请随本座进去。”

说完,转身朝甬道中走去。

韦宗方躬身领命,跟在万剑会主身后,驾前四侍,却随在韦宗方身后,穿越甬道,进入万剑会主那间布置精雅的客室,三名青穗剑士已把那大麻袋放到地上。

万剑会主抬目吩咐道:“你们可以守在门外,不论何人,未经本座允许,不准擅入。”

青穗剑士躬身领命,立即退了出去。

万剑会主朝韦宗方拱拱手道:“韦兄且请稍坐,容兄弟换过衣服,再来奉陪。”

黑文君卓九妹娇笑道:“属下穿了这身衣服,别扭死了,也要去换下来才好。”

韦宗方真不知道万剑会主究竟是男是女,只觉他当真是一位神秘人物,他扮黑文君卓九妹,就是卓九妹,连那份婀娜刚健之气,也学得惟妙惟肖。他扮村姑霜儿,就娇婉得像个乡村小姑娘。但他一旦恢复了万剑会主,也立时有了严肃威仪,甚至指挥若定,使群雄臣服,此刻以朋友之礼对待自己,却又风度潇洒,连笑声也爽朗了!心中想着,一时怔怔的瞧着万剑会主,忘了回答。

万剑会主微微一笑,道:“韦兄请坐呀!”

缓步朝房中走去,黑文君卓九妹也很快的跟了进去。

韦宗方脸上一热,在一把绣披椅上坐下。

一名侍女替他倒了杯茶,送到面前,低声说道:“韦少侠请用茶。”

韦宗方慌忙站起,含笑道:“多谢任姑娘,在下如何敢当?”

那任剑妹妙目凝注,诧异的道:“少侠认识我么?”

站在边上的林天妹抿抿嘴道:“是啊,韦少侠早就认识你了。”

任剑妹双颊飞红,轻啐了声。

韦宗方道:“万剑会主驾前四侍,早已名满江湖,在下那会不识?”

说话之间,黑文君卓九妹业已换好了一身玄色衣裙,款款走来。

林天妹问道:“大姐,你什么时候认识韦少侠的?”

卓九妹斜睨了韦宗方一眼,笑道:“我认识他可早呢!”

她这一说,引得任剑妹、许飞妹、林天妹三人都扑啼笑出声来。

卓九妹脸上一红,轻叱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万剑会主换了一身锦袍,步履潇洒,从房中走出,在中间一张锦披交椅上坐了下来,抬手朝大麻袋一指,道:“你们去放他出来。”

卓九妹道:“里面是人!那是什么人?”

许飞妹、林天妹已经走了过去,打开袋口紧扎的麻绳,从袋中拉出一个人来。

卓九妹瞠目道:“会是黑煞星沙天佑,剑主,你把沙天佑擒回来了?”

韦宗方暗暗“哦”了一声,自己早该猜到麻袋里装的是沙天佑,只是那个冲破板门,逃出去的沙天佑会是谁呢?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莫非逃出去的沙天佑,是他改扮的?”

万剑会主取起茶碗,呷了一口,徐徐说道:“解开他穴道。”

许飞妹依言解了沙天佑全身穴道,驾前四侍已迅速退到万剑会主身边两侧站定。

黑煞星君沙天佑伸动了下四肢,睁开双目,挺身坐起,目光四顾,突然打了个哈哈,一跃而起。

万剑会主驾前四侍都知沙天佑是四毒天王之一,武功极高,早已暗作准备,只要他一有反抗举动,立可出手。

沙天佑呵呵一笑,拱手道:“原来兄弟被贵会擒来了,这里昏暗不见天日,想来定是泌姆山山腹无疑。”

韦宗方瞧他才一转醒,就镇定如恒谈笑自若,心中暗暗点头,这老家伙果然厉害!

万剑会主起身拱手道:“沙道长请坐。”

沙天佑也不客气,在韦宗方对面一把椅上坐了下来,林夭妹替他倒了杯茶送上。

沙天佑道:“万剑会主驾前四侍,剑术精奇,艳名满江湖,怎敢劳姑娘替兄弟倒茶?”

林天妹道:“沙道长到了这里,便是剑主嘉宾了”。

沙天佑大笑道:“贵会解开兄弟穴道,那是有诸位在此,不怕兄弟逃走,何况这室外布有奇阵,埋伏重重,沙某纵有逃走之心,也自知没有逃走之能,姑娘美其名为会主嘉宾,其实沙某依然是贵会的阶下囚而已。”说到这里,回头朝卓九妹拱拱手道:“卓姑娘武功惊人,居然把兄弟擒来了,兄弟佩服得很。”

卓九妹格格的笑出声道:“沙道长这回可惜了,我在安远镖局领教过高招,凭我这手功夫,那能赤手空拳把道长请来?”

沙天佑奇道:“不是卓姑娘,还有什么人?”

卓九妹娇笑道:“那是我们剑主!”

沙天佑目露奇光,望了万剑会主一眼,点点头道:“不错,江湖上赤手空拳,能把兄弟擒下的人,错非剑主,那也不多了。”

万剑会主微微一笑道:“沙兄过奖。”

沙天佑道:“会主把兄弟擒来,又解开了兄弟穴道,是想逼问口供,还是另有见教?”

万剑会主淡淡一笑道:“方才毒沙峡派人下书,要兄弟和贵峡合作……”

说到这里,故意住口不言。

卓九妹等人给会主一提,顿时想起方才那封信来,就是沙天佑具名的,心中不觉大奇,一齐拿目朝眼前这位沙天佑瞧去。

只有韦宗方心头明白,脸上微露笑容!

沙天佑目光一闪,阴声笑道:“会主若能和我们毒沙峡精诚合作,那是一件好事,不知会主答应了没有?”

他言词之间,已流露出得意之色!

万剑会主道:“沙兄说的不错,合作原是好事,只是万剑会岂能受人要挟?”

沙天佑故意道:“会主手下,全是天下第一流剑客,怎会受人要挟?”

万剑会主徐徐说道:“贵峡派人暗中下毒,不但在泌姆山的青穗剑士全已中毒,就是赶来驰援的红白剑士,也悉数遭了暗算……”

沙天佑听到这里,忍不住呵呵大笑,道:“会主之意,那是想把兄弟留作人质,交换解葯,还是逼兄弟交出解葯来?”

万剑会主平静的道:“都不是,兄弟怀疑擒错了人,阁下也许并不是真正的沙天佑,所以想问问清楚。”

沙天佑身子一震,道:“会主何出此言?”

万剑会主从身边取过信纸,随手递过,缓缓说道,“因为这封信上,具名的也是沙天佑。”

沙天佑接过信去,看了一遍,掩不住一脸狐疑,自言自语说道:“此人是谁?”

万剑会主微笑道:“兄弟倒不在乎贵峡要挟,因为敝会中毒的人,早已解了剧毒,而且兄弟也清除了会中姦细。”

他说话之间,目光朝沙天佑瞧去。

沙天佑老好巨滑,心中暗暗想道:“你是分明在探我口气,嘿,嘿,沙某岂会上你的当?”

万剑会主没待他开口,又道:“敝会不幸,黑穗总管秦大成暗怀贰志,偷下毒葯,兄弟业已把他拿下,至于所中剧毒,那更不在兄弟心上了,沙兄不信,请看这是什么?”

他从怀中取出镂文犀来,缓缓放到几上。

沙天佑脸色微变,勉强笑道:“原来镂文犀已经落在会主手中了。”

万剑会主道:“兄弟这是向沙兄说明敝会不但无人中毒,也清除了姦细,根本不受毒沙峡要挟,兄弟所以请沙兄来,实是想和沙兄谈谈合作。”

沙天佑不安也不信的道:“会主不受胁迫,那是真正想和敝峡合作了?”

万剑会主目中精芒闪动,朗朗一笑道:“毒沙峡倾巢而来,今晚一战,保管他们片甲不回,兄弟何须和他们侈谈合作,兄弟只是想沙兄和咱们合作了。”

沙天佑干笑道:“会主这般瞧得起沙某,兄弟极感荣宠。”

万剑会主冷冷一笑,道:“沙兄如肯和敝会合作,兄弟自可替你解去内腑所中奇毒。”

沙夭佑突然脸色一变,凛然道:“会主何以知道兄弟内腑中毒?”

万剑会主道:“兄弟听说贵峡中人,都被贵峡主在身上下了奇毒,虽然精干用毒,又善解多种剧毒如沙兄等昔日号称四毒天王的人,都难以自解,不知此说确也不确?”

沙天佑目光掠过镂文犀,黯然一叹,默不作声。

万剑会主道:“沙兄三十年前,就名满武林,怎会甘心受制于人?”

沙天佑神色微沧,苦笑道:“树大招风,兄弟就是因为擅于用毒,才受毒名之累……”

他敢情被万剑会主激起了积压在心头的愤懑,言词之中,隐含满腹牢愁!

万剑会主道:“是了,毒沙峡主,既以毒沙峡作为名号,自是精干用毒,也自然要罗致擅长用毒之人,沙兄可是被他强迫下了毒葯?”

沙天佑大笑道:“如论真实武功,兄弟还不致被人强迫服下毒葯……”

他忽然想到自已被万剑会主擒住,如是要强迫他服下毒葯,也只是举手之劳,是以话到一半,便尔住口。”

万剑会主道:“那是他乘沙兄不备,暗下了毒葯!”

沙天佑摇头,接着说道:“兄弟师门,有一种无形之毒,十步之内、使人中毒于无形之中,但中毒之后,必然会在一定时间之内发作。”

万剑会主道:“不错,兄弟听说过无形奇毒之名。”

沙天佑突然脸现愤慨,说道:“毒沙峡主施于兄弟身上的奇毒,同样中人无形,兄弟当年明知已中奇毒,只是查不出毒在何处?而且十年来也从未发过。”

万剑会主道:“沙兄可是觉得奇毒永在身上?”

沙天佑道:“不错,普通剧毒,毒循血行,只要剧毒攻心,也就是毒发身死,兄弟身上之毒,却是和在血液之中,遍及全身,永不发作,但也永难消解……”

卓九妹忍不住插口道:“既然永不发作,那中毒和没有中毒就一样了。”

沙天佑脸现郁怒,沉声道:“自然不一样,此人手段毒辣无比,而且能控制奇毒,发与不发,随心所慾。”

万剑会主道:“有这等事?”

沙天佑道:“会主想必听到过九毒仙童柳七步其人?”

万剑会主颔首道:“兄弟听人说过,此人好像练成一种奇毒指功,七步之内,中指必亡,才有柳七步之名。”

沙天佑道:“他就是沙某同门师弟。”

万剑会主道:“原来他是沙兄同门,但江湖上久已没有柳七步的消息,想来业已金盆洗手了?”

沙天佑切齿道:“柳师弟早在八年前身故,他就是因事触忤了毒沙峡主,当时兄弟亲眼目睹,只听他说了两句话,柳师弟就毒发身死……”

韦宗方一直没有开口,听到这里忍不住道:“说两句话,就能引发奇毒,那倒是闻所未闻之事!”

沙天佑目光一转,瞧着韦宗方道:“你是韦少侠?”

韦宗方听他叫出自己名字,心下暗暗一怔!

万剑会主道:“沙兄说的不错,他正是韦兄。”

沙天佑点点头道:“难怪镂文犀会在这里了。”

卓九妹问道:“沙道长,那两句究竟是什么话?”

沙天佑道:“这与引发奇毒无关,他当时因柳师弟激怒了他,而且也是有意在大家面前示威,兄弟见他指着柳师弟道:‘姓柳的,你触怒者夫,老夫只要由一数到三,你就会毒发身死’。”

韦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指挥若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