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37章 山顶奇遇

作者:东方玉

万剑会主道:“那么令堂呢?你知道她在那里?”

韦宗方道:“不知道,所以我必须先找到叔叔。”

万剑会主沉吟道:“这就难了,你不知道令叔是谁?又到那里去找呢?”

韦宗方低头道:“我总觉得叔叔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万剑会主突然举目四顾,道:“令叔是否一直跟在你身后?”

韦宗方道:“我只是有此感觉,但又说不出来。”

万剑会主点点头道:“也许令叔想让你在江湖上历练,但又不放心你,所以暗中跟在你身后,也未可知。”说到这里,忽然目光一转,又道:“兄弟倒有一个计划,不知韦兄肯不肯听?”

韦宗方道:“剑主有何高见?”

万剑会主笑了笑,道:“兄弟之意,韦兄明日还是先到剑门山去盘桓些时候,因为兄弟想到了三件事,都和韦兄有益。”

韦宗方道:“不知剑主说的是那三件事?”

万剑会主道:“据兄弟推想,令叔不肯告诉你身世,只有两点可能,一是韦兄的仇家,十分厉害,目前告诉了你,对韦兄有害无益,一是令叔也不知仇家到底是谁?这两点,自是先者的可能较大。”

韦宗方动容道:“剑主说的极是。”

万剑会主接道:“兄弟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以韦兄的仇家武功十分厉害而言,你要手刃亲仇,就必须先有惊人的技艺,我们剑门山存有天下各家剑谱,对用剑一道上,可以说集了大成,你如能化上些时间,不难练成剑术。”

韦宗方没有作声。

万剑会主又续道:“第二件事,是关于你的身世了,你前几天不是见到一个手捧描金箱子的老文士么?”

韦宗方点点头。

万剑会主笑道:“这人精擅奇门遁甲,易容之术,和铸剑之术,自号三奇先生,其实他博通今古,何止三奇?他还有一门擅长,那就是对自古迄今的武林人物,门派来历,无不如数家珍。令尊只要是武林中人,十六年前,江湖上发生过什么事故,有何人被害?三奇先生必可知道。”

韦宗方似已被他说动。

万剑会主笑了笑又道:“至于第三件事,就是寻访令堂下落,兄弟乔为万剑会主,手下剑士少说也有三百名左右,如论他们身手,在江湖上也足可当得高手之列。只要三奇先生能够指出韦兄身世来历,兄弟立可派他们分路寻访,不出三月,定可把韦兄令堂,迎上剑门……”

韦宗方感激的道:“兄弟之事,怎好如此麻烦剑主?”

卓九妹接口道:“我们剑主和韦少侠一见如故,兄弟论交,韦少侠的事自然也就是剑主的事了。”

话声方落,陡听竹林外有人喝道:“什么人?”

敢情竹林四周,还布了岗位。

接着只听响起一声洪亮佛号,道:“阿弥陀佛,贫衲广明。”

另一个人接道:“兄弟屠三省。”

先前那人道:“原来是两位副总管,剑主曾有交待,两位来了,立时就请进去。”

几句话的工夫,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两人已大踏步走了过来,朝万剑会主施礼道:“属下参见剑主。”

万剑会主含笑道:“两位副总管辛苦了,秦大成抓回来了么?”

秃尾老龙屠三省躬身道:“秦大成业已收押。”

万剑会主微笑道:“所有叛徒,都抓回来了么?”

屠三省道:“都抓回来了。”

铁罗汉合十道:“阿弥陀佛,人都抓回来了,只是属下实在弄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

屠三省把经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

万剑会主看看天色,微笑道:“你们马上就会懂了!”

正说之间,只听林外又有剑士喝问着:“什么人?”

那人答道:“兄弟屠三省。”

那剑士道:“剑主吩咐,第二位屠副总管来了,就请进来。”

那屠三省呵呵大笑道:“剑主已经来了么?”

那剑士道:“剑主就在林中,副总管请进。”

果然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又是一个秃尾者龙屠三省走将进来。

万剑会主笑道“屠副总管辛苦了。”

屠三省躬身道:“属下幸不辱命。”

万剑会主回头指指先来的秃尾老龙屠三省道:“这位是白穗堂余副总管余胜。”接着又向屠三省指了指笑道:“方才你们见到的沙天佑,就是屠副总管,你们现在都明白了吧?”

余胜慌忙擦去脸上的易容葯物。

铁罗汉恍然大悟,连连合十道:“阿弥陀佛,剑主早有安排,只是属下一个人糊涂。”

余胜道:“兄弟也不知道沙天佑,会是屠兄改扮的。”

韦宗方坐在边上,不禁对万剑会主的安排,无限折心。

万剑会主道:“好了,现在大家都回来了,我们也可以走了!”

屠三省道:“剑主还有什么差遣?”

万剑会主道:“三位副总管的任务,已经圆满达成,现在可随本座登山观战。”

余胜道:“剑主不要前去策应么?”

万剑会主笑道:“本座已有安排,毋须我们出手了。”

余胜又道:“剑主要登那一座山头观战?”

万剑会主道:“附近数十里,要算这里的泌姆山最高,我们自然要登上最高峰,才能看得清周围形势。”接着冷冷一笑,昂首道:“今晚一战,管教毒沙峡的人片甲不回!”

一面回头朝韦宗方道:“韦兄我们可以走了。”

韦宗方忙道:“剑主请。”

一行人由万剑会主为首,向峰上攀去。

泌姆山虽是不算太高,但馋岩陡峭,到处都是悬崖,这几人轻功造诣均深,不多工夫,已然登上峰顶。这时万里无云,一钧新月,斜挂中天,峰顶上一片静寂!

突然当先登上峰的万剑会主向身后的人,轻轻摆了摆手,往后疾退。

第二个是韦宗方,他瞧到万剑会主手势,心头不期一楞,暗想:“此时此地忽然打起手势,分明山顶上发现了敌踪!”

急忙停住身形,举目瞧去,这一瞧,他登时发现山顶一株高大的孤松下,正有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

这人一身宽大黑袍,白髯垂胸,一手持着竹杖,一手抚须,状极悠闲!

韦宗方暗暗吃了一惊,此人这身装束,正和沙天佑口中的毒沙峡主一般无二!心念转动,人已随着万剑会主退了下来,当然他身后诸人连山顶上发生了什么情况,都没瞧到,同时纷纷后退。

万剑会主退到一片崖石之下,才行停住,低声说道:“真没想到毒沙峡主,会先我们而至!”

卓九妹吃惊道:“是毒沙峡主?”

万剑会主冷笑道:“他也没想到我们会到山顶上来!”

任剑妹问道:“只有他一个人?”

万剑会主点点头,道:“这样也好,擒贼擒王,他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说到这里,目光朝驾前四侍一瞥,徐徐说道:“你们四人分由四个方向登峰,最好不要惊动了他,没有我命令不许轻易出手。”

卓九妹等四人齐声应道:“婢子遵命。”

万剑会主一摆手道:“快去吧!”

驾前四侍躬身领命,立时像四道轻烟,如飞而去。

秃尾老龙望了铁罗汉一眼,道:“属下呢,剑主有何差遣?”

万剑会主道:“等一会,你们随我上去,”

秃尾老龙、铁罗汉、余胜三人自知剑主驾前四恃,武功高强,剑主既然这么说了,大家自无话说。过了一回,万剑会主望望天色道:“她们大概都已上去了,咱们也该去了!”

说完,纵身一跃,飞上崖顶。韦宗方、秃尾老龙、铁罗汉、余胜也相继纵身而上。

这回万剑会主跃上崖顶,已不再隐蔽身形,大模大样的朝山顶中间走去!

这五个人纵然轻功全都不弱,但掠上崖顶,就算轻如落叶,多少也会带起一些衣袂飘风之声!照说毒沙峡主不会毫不察觉,但他却依然一手抚须,目视远方,连头也没回,做视武林,毒霸天下的毒沙峡主,果然有他不可一世的气概!

万剑会主真也不敢小觑了他,缓缓走到相距三丈来远,便自停步,这回走近了,毒沙峡主总该回过头来吧?谁知他依然连动也没动,他会连五个人的脚步声都没听到,那当然不可能,他是没把来人放在心上而已!

毒沙峡主愈是沉静,万剑会主也愈自小心,他两道目光,仔细朝四周打量了一下。

只听正南方一株大树上“嘶”的一声,一粒细砂,飞落身前,接着正西、正北、正东,也各有一粒砂石,弹了过来!

万剑会主微微一笑,那是卓九妹她们已经全到峰上,传来的暗号!

毒沙峡主仰首吁了口气,依然目视远方,对身前来了强敌,根本视若无睹,敢情他还不知道来的会是他逞雄江湖的唯一对手万剑会主。

万剑会主再也忍不住了,口中轻咳一声,抬问道:“尊贺就是毒沙峡主了!”

毒沙峡主这回也无法再装下去,缓缓收回目光,转脸朝万剑会主瞧来,口中低沉的道:“你是什么人?”

他这一转过脸来,大家才看清他面貌,果然深沉无比!

韦宗方暗暗忖道:“此人脸上一无表情,只怕是带着人皮面具!”

万剑会主手按着剑柄,突然朗笑一声,道:“兄弟一眼认出峡主的身份来了,峡主看不出兄弟是谁么?”

毒沙峡主朝万剑会主按着的剑柄上望了一眼,阴沉的道:“身佩金黄剑穗,你是万剑会主了?”

万剑会主拱拱手道:“正是兄弟!”

毒沙峡主一无表情的道:“幸会!”

此人当真自大的很,不但手没拱一下,连语气都生硬已极!

白穗副总管余胜瞧得大怒,冷笑道:“好个不识礼数之人,毒沙峡纵然没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须知万剑会也没把毒沙峡放在眼里。”

毒沙峡主冷峻目光,缓缓朝余胜望来,问道:“你此话怎说?”

余胜道:“在下说你连江湖礼节都不懂,难道说惜了!”

毒沙峡主嘿然道:“没有说错,老夫一生,从不和人拱人还礼,你知道为了什么?”

余胜大笑道:“这就是井底之蛙,夜郎自大!”

毒沙峡主徐徐说道:“老夫若是拱手还礼,你们万剑会就会群龙无首……”

万剑会主道:“峡主善于用毒,兄弟久闻大名,但兄弟经不起峡主拱手,倒叫兄弟难以置信,峡主何妨一试?”

毒沙峡主道:“要试,老夫还不想对阁下下手。”

余胜道:“在下从不信邪,你就拿在下试试看?”

毒沙峡主目光一抬,朝万剑会主问道:“阁下的意思呢?”

万剑会主见他说的这般认真,想起沙天佑之言,暗想万一真如他所说,自己总不能叫手下之人,平白送死,心头不禁迟疑了一下,才道:“兄弟自当向峡主领教。”

余胜道:“剑主何等身份,岂能以身试毒,有本领,你只管向我使来。”

毒沙峡主冷嘿道:“你要老夫相试,总该让老夫听听你的身份?”

余胜道:“在下白穗堂副总管余胜,够了吧?”

毒沙峡主一无表情的道:“那是人称贯日剑余胜了,久仰!”

“久仰”两字才一出口,双手果然遥遥一拱。

余胜也并不怠慢,对方双手堪堪作状拱起,他当胸双掌,也同时疾推出去。

要知余胜既然当上万剑会白穗副总管,一身武功,自非等闲,双手这一推劲,登时内劲如山,潮涌而出,但也就在此时,他身子突然摇了几摇,一声不作,倒了下去!

毒沙峡主这一手,当真把在当场之人全部瞧得大吃一惊。

万剑会主急忙俯下身去,问道:“余副总管怎么了?”

余胜双目紧闭,那里还能说话?

韦宗方慌忙探手从怀中取出镂文犀,山顶上没有水,一时情急,就把镂文犀笔尖,朝余胜的口中插入。

万剑会主站起身,道:“峡主请赐解葯。”

毒沙峡主冷冷地说道:“解葯虽有,可惜不在老夫身上,此人既是自愿替你以身试毒,那也不用救了。”

万剑会主剑眉一剔,冷笑道:“峡主纵然精干用毒,如若真要惹怒兄弟,只怕你也下不了此山!”

毒沙峡主淡然道:“那倒未必。”

万剑会主道:“峡主可知四周已有兄弟的人守住了么?”说到这里。突然举掌轻轻击了两下!只听四周同时响起“呛”“呛”轻响,四道银虹似的剑光,映月生辉,分由四株大树上划空而下,剑光敛处,现出四名身材苗条,手仗长剑的女子,正好每人各占一个方向,把毒沙峡主围在中间。

万剑会主冷然笑道:“此时只要兄弟一声令下,四剑同发想来普天之下,还没人能破万剑会的连环九剑!”

毒沙峡主道:“老夫听人说过万剑会主驾前四侍,精擅一套合搏剑法,名为‘九剑飞天,就是她们了?”

说话之间,举手朝四人指点了一下。

秃尾老龙屠三省擅用*葯,睹状大惊,急忙喝道:“四位姑娘速向后退!”

迟了!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山顶奇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