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38章 一着失算

作者:东方玉

此人声音飘忽,竟又换了一个方向,从左首传来,但却始终看不到他人影!

万剑会主淡淡说道:“江湖上谁也没见过毒沙峡主,焉知不是她乔装的?兄弟既然把她拿下,昭告天下武林,说万剑会生擒了毒沙峡主,有谁不信?”

那阴森声音道:“这倒确是妙着,可惜明天昭告天下武林的,不是你万剑会主了!”

这几句话,竟然从十余丈外传来,那十余丈已是一片悬崖,壁立百切,他总不可能会腾云驾雾,站在空中说话!

韦宗方,铁罗汉已被他这一阵忽东忽西的话声,听得惊诧无比。

万剑会主依然凝立不动,冷笑道:“兄弟还当你精通魔教中的“木石遁形”之术,原来只是从南海门偷学来的“百步绘声”,尊驾何用在兄弟面前,故弄玄虚?”

“哈哈!”那阴森声音大笑一声,道:“万剑会主果然高明!”

这一声大笑,重又回到第一次发话之处。

韦宗方转脸望去,只见就在万剑会主对面数丈远一片嗟峨岩石后面,缓缓走出一个人来!

韦宗方不觉暗暗佩服万剑会主始终凝立不动,果然大有见地!他仔细看去,只见那人一身黑衣,脸上也戴着黑色面具,只露出两只眼眶,闪闪有光,黑夜之中,此人宽袍大袖,看去诡奇无比。

万剑会主只望了他一眼,沉静的道:“你大概就是毒沙峡主了?”

那黑袍人又是一声阴笑,道:“峡主武功通玄,用毒如神,在下何敢比拟?”

万剑会主道:“那么尊驾是谁?既敢出面,怎不以真面目示人?”

黑袍人道:“在下不过是毒沙峡一个无名小卒,就算取下面具,会主也未必认识。”

万剑会主心中暗暗忖道:“此人自称无名小卒,看来倒是毒沙峡主持大局的重要人物无疑!心念转动,朗朗一笑,道:“尊驾既非毒沙峡主,见我何事?”

这一句话,说来虽是平易,却显出他一门之主的气概来!

黑袍人干笑了两声道:“在下想和会主商量一件事。”

万剑会主道:“商量什么?”

黑袍人朝昏迷不醒的卓九妹等五人,指了指道:“会主五位手下,为天毒指所伤,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毒发身死,那时就无葯可救了。”

万剑会主道:“那是说,现在还有葯可救?”

黑袍人道:“会主说的极是。”

万剑会主伸手道:“解葯呢?拿来!”

黑袍人阴笑道:“解葯就在在下身边,只是在下奉上解葯之后,想请会主释放了她。”

他随着话声。又朝假扮毒沙峡主的女子指了一指。

万剑会主心头不禁一动,暗想:“此女莫非真是毒沙峡主?”目光盯着黑袍人,问道:“解葯真在你身上么?”

黑袍人道:“在下既来以葯换人,解葯自然带来了。”

万剑会主冷冷说道:“很好,不过本座不愿以人换葯。”

黑袍人道:“以贵会六条性命,换回敝峡一人,会主还觉得不划算么?”

万剑会主问道:“此女在贵峡是何等身份之人?”

黑袍人似乎不防万剑会主会有此一问,呆得一呆,才道:“她是敝峡主的一名侍婢。”

万剑会主冷笑道:“只怕不是吧?”

黑袍人阴笑道:“会主把这丫头看作了什么身份之人?哈哈,会主若是为了留下一个丫头,不顾六人性命,等到毒性发作,那就来不及了!”

万剑会主道:“解葯不是在你身上么?本座丝毫没有来不及的感觉!”

黑袍人嘿然笑道:“在下不解会主之意。”

万剑会主道:“你听说过杀鸡取卵么?”

黑袍人微晒道:“杀鸡取卵,万人愚事,智者所不取。”

万剑会主朗声道:“本座既不想以人换葯,那只好杀了鸡再取卵了!”

黑袍人道:“会主是把解葯比作鸡卵?”

万剑会主两道眼神,射出了逼人寒光,“呛”的一声,掣剑在手,朝黑袍人一指,朗笑道:“本座就是把你比作了鸡?”

黑袍人仰天发出一阵尖笑,道:“天下许多聪明人,偏要做出愚蠢的事来!”

万剑会主喝道:“本座无暇与尔多说,你取出兵器来吧!”

黑袍人道:“会主以剑术冠冕武林,在下倒是不敢不亮兵刃了!”说完,大袖一展,手上登时多了一柄黑黝黝的量天尺,躬身笑道:“会主志在杀鸡,那就请赐招吧!”

万剑会主冷笑道:“本座岂会与毒沙峡一个无名小卒动剑过招?不错,本座志在取卵,取卵必先杀鸡,咱们就以目前四丈距离为限,只要你能躲过本座三剑,就让你把此女带走。”

黑袍人大笑道:“在下久闻万剑会主精擅驭剑之术,在下能以身试剑,深感荣幸之至!”

万剑会主长剑一举,目注黑袍人喝道:“小心了!”

喝声出手,一道银虹脱手飞出,直向黑袍人贯胸射去!

黑袍人那敢丝毫大意,两支精芒毕露的眼睛,早已紧紧盯在万剑会主剑上,此时只见他吸了口气,右手一举,量天尺化作一道玄光,迅疾无侍对准了剑光投去。

这当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万剑会主的剑光才到中途,便被黑袍人量天尺截住,一白一黑两道光芒,倏然撞到了一起!但听“当”的一声金铁大震,两件兵器,一齐朝地上落去!

万剑会主精于剑术,他这一手脱手飞剑,并不是把长剑当作暗器,投掷出去了,就一去不返。这是剑术中最上乘的驭剑之术,一口真气,贯注剑身,收发由心,一击不中,招手之间,就可把飞射出去的长剑重行收回,自然不该朝地上落去。

万剑会主长剑出手,和对方量天尺一接之下,便觉自己剑光,被一股巨大吸力,紧紧吸住,量天尺落了下去,长剑也跟着下坠,再也收不回来。心头不觉一惊,忍不住朝地上望去。

剑、尺虽已落地,但两件兵器依然紧紧的碰在一起,并没因坠地而分开。

万剑会主心头登时明白,对方使的磁铁尺,看来毒沙峡的人,对万剑会早有准备,连兵器都以磁铁铸制,正好克制长剑。心念转动,不觉怒哼一声,但听呛然龙吟,他手上又多了一柄三尺寒锋,精光如雪的长剑,抖手投了出去!

这一次长剑脱手,射飞出去还不到一丈,万剑会主手掌轻扬斜斜拍了一下!他这一扬一拍,原只遥遥作势,但飞射出去的剑光,甫到一丈左右,突然盘空一翻,改直射为横扫!精光飞旋,匹练席卷,这份声势,端的非同小可!

黑袍人身形疾转,双目凝注剑光,右手迅速一探,从左手大袖中抽出一柄铁尺。这回他并没把铁尺脱手打出,只是斜竖前胸,直等到涌来剑光,席卷而上,他猛地吐气开声,迎着挥出!

“当——”一声震夭价的金铁狂鸣,剑、尺乍接,两件兵器,又紧紧吸在一起!

黑袍人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铁尺拼力朝前一推,趁着这一推之力,立即五指一松,身形也快若飘风,弃尺横闪而出!这一下,若非他功力深厚,而且拿捏得准,剑光扫过,纵然躲闪开去,他非重创不可!

黑袍人身法,真也快到无以复加,他闪出去八尺左右,才听到“当”的一声响,一剑一尺方始堕地!

万剑会主两次脱手飞剑,和黑袍人的两次挡住剑光,攻拒的手法,都是上乘武学,真把韦宗方、铁罗汉两人,瞧得暗生凛骇。

万剑会主心头也大是惊凛,他已经发觉黑袍人的武功,尚不止此,对方似是有意深藏不露!

“此人到底是何身份?”心念电转,脸上却是丝毫不露,朗笑一声,洒脱地挥了挥手,道:“尊驾果然高明,你把她带走吧!”

黑袍人阴笑道:“会主还有一剑,尚未出手。”

万剑会主道:“不用了,就凭尊驾方才露的两手,兄弟已可推想得到尊驾是谁了。”

黑袍人身形微震,双拳一抱,大笑道:“会主过奖,在下只是毒沙峡一个无名小卒而已!”

万剑会主微微一哂,转脸朝韦宗方道:“有劳韦兄,拍开她穴道;放她去吧!”

韦宗方依言拍开了那女子穴道,那女子穴道甫解,突然哼了一声,玉掌扬处,朝韦宗方脸上掴来。韦宗方想也没想到,自然连躲闪也都来不及,“拍”的一声,脸颊上清清脆脆被她掴个正着!

韦宗方方自一怔,那女子早已低着头朝峰下疾奔而去。

黑袍人拱拱手道:“韦少侠幸勿介意,在下替你陪礼了!”

韦宗方摸摸脸颊,碰上了野丫头,只好自认倒霉。

黑袍人话声一落,徐徐自袖中取出一个磁瓶,阴声道:“会主剑下留情,三剑未满,便释放了敝峡之人,这是天毒指解葯,服下少许,立可醒转,只要在一个时辰之内,不妄动真气,自可无事,咱们在这一回合上,就两不赊欠了!”

万剑会主迟疑道:“贵峡毒名满江湖,这解葯靠得住?”

黑袍人大笑道:“久闻会主雄才大略,怎的如此多疑,在下这解葯是奉送给万剑会主的,如果解葯不是解葯,毒沙峡今后在江湖上,还有谁敢相信?”

万剑会主点点头道:“好,兄弟相信你就是。”

说完,接过磁瓶,交给了铁罗汉。

铁罗汉接过磁瓶,就和韦宗方两人,分别替余胜、屠三省及驾前四侍,服下了解葯。这解葯倒确实货真价实,不到一盏热茶工夫,昏迷中的六人,果然全都醒了过来。

卓九妹双目一睁,立即一跃而起,手按剑柄,朝黑袍人喝道:“方才暗施毒指的就是你么?”

万剑会主摆摆手道:“你们剧毒初解,一个时辰之内,不可妄动真气。”

黑袍人尖笑道:“他们都醒过来了,会主现在总相信了吧?”

万剑会主道:“兄弟如果不相信尊驾,也不会让他们服下解葯了,尊驾请吧!”

黑袍人嘿嘿干笑了两声道:“怎么?会主下逐客令了。”

万剑会主目光一抬,看他依然站着不走,心中不觉生疑,问道:“尊贺还有什么事么?”

黑袍人耸耸肩道:“在下还有一事,想请会主高抬贵手。”

万剑会主道:“什么事?”

黑袍人朝山下一指,阴声道:“敝峡百余高手,悉数困在贵会奇门大阵之中,四周又有贵总管率领剑士扼守,别说他们此刻已无突围之力,就算他们能破阵而出,也无一幸免之人,因此在下想请会主网开一面,免伤两家和气。”

韦宗方、铁罗汉、屠三省、余胜等人,只知万剑会主调遣人马,内府总管樊公朴去了贲丘,白穗总管陆云霖去了板桥铺,青穗总管慕容修去了樟树街,只有新任黑穗总管麻冠道人留守泌姆山。那来什么“奇门大阵”,各人心中都觉得奇怪,忍不住举目朝下望去!这一望,顿使大家惊疑不止。

原来泌姆山土地公庙前面半里方圆,此刻竟然笼罩了一层灰蒙蒙的烟雾,烟雾之中依稀似有幢幢人影,左冲右突,互相扑斗,除了这一团低笼的烟雾之外,就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左边路口的一族人,穿的是浅灰色衣服,每人都飘着白色剑穗,一望而知乃是陆云霖统率的白穗剑士。右边路口也有一族人,一色青衣,飘着青色剑穗,那正是慕容修统率的青穗剑士了。南首山径狭窄,人数最少,守在那里的敢情是内府总管樊公朴。土地公庙前面,排列了数十名黑衣穗剑士,为首一人道装打扮,正是麻冠道人!不用说,中间半里方圆,烟雾笼罩的,准是什么“奇门大阵”了。

四位总管这一堵,真把所有通道,全扼住了,毒沙峡的人落在包围之中,当真成了瓮中之鳖!只不知这座“奇门大阵”,是什么时候布成的,何以大家全会一点也不知道?

万剑会主听黑袍人一说,不觉朗声笑道:“尊驾总该清楚,今晚之事,是贵峡尽出高手,向敝会寻衅而来?”

黑袍人道:“在下言出至诚,会主如果肯下令放人,我等立刻撤走,彼此互不侵犯。”

万剑会主冷哼一声,并未作答。

黑袍人道:“会主是笑在下么?”

万剑会主道:“不错,我笑贵峡未免一厢情愿!”

黑袍人道:“会主那是不肯放人了?”

万剑会主道:“毒沙峡高手,尽入伏中,自该由你们峡主亲来,和本座谈判解决才是。”

黑袍人道:“如此说来,会主是嫌在下身份不够了?”

万剑会主冷冷笑道:“尊驾身份也许够了,但这等有关你我两派,是敌是友存乎一念,多少人的生命,决乎一言的大事,尊驾自称无名小卒,如何能担当大事?”

黑袍人道:“可惜今晚来人,除了在下,和在下四个助手,八个随从之外,全已被困在贵会阵中。只有在下可以谈判,会主如果坚持非敝峡峡主,不足以和会主谈判,那么只好有劳会主,跟在下去一趟敝峡了。”

万剑会主心中一动,道:“尊驾能勉强本座去么?”

黑袍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一着失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