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04章 群英会

作者:东方玉

迫风刀夏侯年大怒道:“小子你敢瞧不起我?”毒孩儿道:“你可想在我手底下试试?”

追风刀夏侯年虎的站起身来,喝道:“小子,你站出来,夏候年倒要伸量伸量你有多少本领?”

毒孩儿忽然夹了筷子菜,边吃边道:“不用比了,我懒得和你动手,你真要不服,不会冲出大门去试试?”

迫风刀夏侯年怒不可遏,哼道:“夏侯年纵横江湖,还有什么地方不敢去的?”

他当真转过身子,大踏步朝厅外走去!

孟坚和连忙拦着道:“夏侯老哥远来是客,且请宽饮几杯,兄弟吞为主人,还是让兄弟先去瞧瞧,究竟是什么人明目张胆的和兄弟过不去?”

穿云弩李元同眼看总镖头站起身来,也连忙起身拦道:“师兄在这里陪客,还是先由小弟出去瞧瞧吧!”

原来穿云弩李元同也是少林俗家弟子,和孟坚和是同门师兄弟一孟坚和点点头道:“师弟小心。”

穿云弩李元同答应一声,立即转身朝外走去。

丁之江同时起身道:“李兄慢行,兄弟和你一同出去瞧瞧。”

两人走后,大厅上登时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几乎全都跟着两人身形,朝门外投去。

毒孩儿放下筷子,朝追风刀夏侯年道:“你不出去,可还想和我比划比划吗?”

追风刀夏侯年浓眉一剔,厉笑道:“很好。”

毒孩儿目光掠过厅上诸人,说道:“我想你们如果能胜过我,也许还有一线逃命的机会。”

坐在上首的麻冠道人,只是注意着毒孩儿一举一动,此时突然问道:“小施主你叫什么名字?”

毒孩儿冷做的道:“毒孩儿。”

麻冠道人也不以为侮,他只是推想着这黑小子的来历!

追风刀夏侯年已经站了起来,走到大厅下首宽敞之处,撤下雁翎刀,随手一摆,喝道:“小子,要动手,就快些亮出兵刃来!”

毒孩儿年纪虽小,功架却大,慢斯条理的走了过去,双手一叉,笑道:“来吧!”

追风刀夏侯年在江北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看他如此托大,早已是气炸了心肺,但对方终究是个小孩,心中虽然恨不得一刀研他个两截,却又不能不顾自己身份,这就怒笑道:“你兵刃呢?”

毒孩儿厌烦的道:“真噜嗦,别管我,你手上不是已经亮出刀来了么,斫过来就是了!”

这话不错,有刀不斫,尽说不动手,岂不是浪费时间?厅上众人,逼觉得这黑小子太狂,但都想瞧瞧他出手来历!

夏侯年两眼瞪着他,几乎冒出火来,狂笑道:“这是你自己说的!”

毒孩儿冷冷道:“劈杀了,怨我学艺不精。”

“好……”夏侯年大喝一声,抡动雁翎刀,横里斫去!

此人天生膂力过人,挥刀一击,带起这一片啸风之声!

毒孩儿没亮兵刃,也没硬接,只是纵身一跃,轻轻避开。夏侯年又是一声大喝,第二刀接着劈出。

毒孩儿看他刀势沉重,刀法也着实精奇,虽是平平常常的一招,但却隐含着甚多变化一般,不觉心头吃了一惊。依然没接没架,又向旁边避了开去。

夏侯年连劈两刀,看他既没撤出兵刃,只是一味躲闪,不由停下手来,喝道:“你怎么搞的,还不动手?”

毒孩儿毫不在意的道:“我要先瞧瞧你刀法如何,才能决定我用不用的着使兵器?”

追风刀这会再也忍不住,狞笑道:“只怕你永远使不出来了。”

突然欺身急进唰唰唰连劈三刀。他真火已动,这三刀招招相连,一气呵成,刀法精纯,暗蕴奇妙。

毒孩儿被他这三招直壁横斩的快攻,迫的向后连退了三四步远。

追风刀夏侯年丝毫没停,三刀才出,身形如风,又是一连三刀。这三刀,比刚才三刀,更是凌厉,一片刀光,快若闪电,果然不愧为迫风刀之名。

毒孩儿被他连环三刀,逼的险象环生,几乎伤在刀下!但就在此时,只听他冷笑一声,道:“好刀法!”

突然双腕一振,呼的一声飞起一道乌光,疾扫而出,追风刀夏侯年一个高大身子,已被他摔了一个跟斗。

夏侯年虽被摔了一个跟斗,但根本没看清毒孩儿这一招是如何出手的,甚至连对方使的是什么兵刃都未瞧清,心头大为惊骇,从地上跃起,一张脸老羞成怒,色若猪肝,一挺手上钢刀,正待扑去!

坐在上首的麻冠道人,突然站起,低喝一声道:“夏侯施主且慢……”

追风刀闻声收势。麻冠道人侧脸朝毒孩儿道:“小施主是毒沙峡来的?”

东西两席的人听到“毒沙峡”三字,不禁全都心头一震,这也难怪,毒沙峡的人,已有多年没有在江湖出现了,经人提起,难免使人感到惊奇。

毒孩儿突然脸色大变,摇摇头道:“不是,我不是……”他口中说着,一面很快的收起兵器。

大家只见毒孩几手上原来是一条六七尺长,全身乌光闪闪,粗如拇指,似索非索,似鞭非鞭的柔软兵器。转眼间,已被他圈了几圈,塞入怀中。

毒孩儿收起软索,迫风刀夏侯年也同样收起钢刀,两人重又回到原位坐下。

韦宗方初出江湖,自然不知毒沙峡的来历,此时眼看那麻冠道人说出“毒沙峡”三字之后,厅上的人,好像全都被蛇咬了一口似的,噤口不言,心中暗暗觉得奇怪。

辣手云英张曼附着她哥哥梅花剑张君恺的耳朵,低声说话,可能询问的也是有关毒沙峡的事。

平日狂傲不可一世的梅花剑,这回却也凝重的微微摇头,似乎不愿多说。

大门外两条人影,并肩急步而来,那是铁笔帮主丁之江,和安远镖局的副总镖头穿云弩李元同回来了!

胜字旗孟坚和急急站起身来,迎着问道:“丁老弟,你们可曾遇到什么人?”

丁之江摇摇头,笑道:“没有,小弟和李兄在附近一带,搜索遍了,什么也没有。”

毒孩儿大声道:“难道是我捏造出来的不成?”

这话不错要是没有人拦截他,他肩,腿上的刀伤,又从那里来的?丁之江微笑道:“你碰上的人,也许已经走了。”

毒孩儿冷哼道:“走?哼……”

话声未落,只听一阵歌声,从远处传来!

那是一个女子声音和一个男子声音的互相唱和,女的先唱一句,男的跟着相和:“大白现西方……”(女)“太白现西方……”(男)“江湖多杀伤……”(女)“江湖多杀伤……”(男)“借问谁主宰……”(女)“借问谁主宰……”(男)“老太天杀娘……”(女)“老太天杀娘……”(男)女的清脆甜美,声震屋瓦!

男的高亢雄壮,声震屋瓦!

歌声既像来自远处,又好像在眼前,飘忽嘹亮,不可捉摸。

声音并不阴森,但奇怪的听到耳中,却使人有一种不祥之感,心灵上油生怖意,好像立刻就有大祸临头一般!

果然是天杀娘,厅上群雄不禁全都脸色大变!

毒孩儿不安的举起杯子,大口喝了一口,哼道:“听到没有,天杀娘已经来了!”

秃尾老龙屠三省皱皱眉问道:“你说的天杀娘,究竟是谁?”

毒孩儿道:“你问我,我又问谁?”

铁罗汉广明回头瞧了麻冠道人一眼,道:“道长望重东南,可曾听说过天杀娘其人?”

麻冠道人生性阴沉,只是微微一笑道:“大师都没听到过,贫道怎会知道?”

要知厅上诸人,就算麻冠道人,铁罗汉广明,和秃尾老龙屠三省三人,资格最高,名气也最大。如今连这三人都不知天杀娘来历,旁人自然更不知道了!

铁罗汉广明洪声笑道:“这倒好,咱们今天就见识见识这位主宰江湖的人物!”

屠三省举杯一干而尽,目中精芒闪动,接口道:“大师说得不错,老朽活了这大一把年纪,从没听说过江湖杀伤之事,还有什么人主宰的?”

蓦地一声凄厉而又阴恻的冷笑声,如幽灵鬼赃般从大厅上响起!

这声音来的异常奇特,紧扣心弦!

厅上群雄不觉一阵心悸,刹那间,厅上一片静寂,每个人,均以一种惊凛而诧异的眼神,向四周搜索!

然而这是大白天,正当午未未初,阳光普照,大厅上除了东西两席,那有什么人影?可是方才这声阴森冷笑,明明起自厅上,谁也不会听错!胜宇旗孟坚和在江湖上数十年来,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但像今天这般情形,真还是第一次遇上。他身为主人,又在自己镖局中宴客,脸上自然挂不住,凛然站在厅上,虎目环顾,大声向空喝道:“何方朋友,如果是冲着孟某来的,就请现身相见让孟某见识见识?”

他这一声大喝,回音嗡嗡,声震屋宇,显见他心头已极气愤。

但喝声出口,过了一会,依然没人回答。生似方才那一声冷笑,根本没有这一会事。

麻冠道人摇摇手,冷哼一声道:“孟总镖头且请坐下来再说,此人少说也在一里之外,方才冷笑只不过是千里传音之术。”

要知一个人内功到了登峰造极,能够把所发声音,用真气练成一缕细丝,出我之口,入彼之耳,即使同在身边之人,也难以听到,即是“传音入密”,但必须面对,相隔不远,才能施展。

至若再进一步,练到所发音丝凝而不散,能够传出一二里外,依然清晰可闻,如同对面说话一般,那就叫“千里传音”,江湖上会“传音入密”的人,已是不多,会“千里传音”的人,自然更少之又少。

大家听麻冠道人一说,正在惊愕之际:“呷、呷、呷、呷……”

大厅上又响起慑人心神的一阵呷呷怪笑,声若夜枭,刺耳已极!

这回大家都听清楚了。这怪笑声却是从大厅上发来的,不、声音在大厅上回旋,飘飘忽忽,使人捉摸不定!

麻冠道人脸色为之一变,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也变了色。

凭他们三人在座,此人还敢如此卖弄,岂非意存轻视?胜字旗孟坚和纵然心知对方不是好惹的人,也感到心头气结,忍不住又霍地起身,抱拳问道:“尊驾可就是天杀娘?”

只听一个破竹似的老婆子声音,冷冷笑道:“这还用问?”答的又冷又硬,如在眼前,但大家还是听不出来自何方?胜子旗孟坚和突然纵声笑道:“尊驾代孟某邀约了许多平日难得一见的高朋,惠临敝局,孟某极感荣宠,如今高朋全已在座,尊驾既然代盂某邀客,姑且不论敌友,自该和大家一见,孟某以主人身份,在此恭候。”

他果然不愧是南五省镖行中的领袖人物,虽在极度气愤之下,说来依然不卑不亢,极为得体!

破竹声音冷冷的道:“不用了!”

“无量寿佛!”

一声清朗铿锵的道号,起自右桌首席。自从入席之后,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武当静玄道人,此刻缓缓起身,向空打了个稽首,抬头问道:“老施主代孟大侠邀约贫道师兄弟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这话也正是大家心里都有的问号,他话声出口,大家不禁全都屏息凝神,仰首倾听!

但那天杀娘破竹般声音,并没回答,只听另一个粗大声音,洪声笑道:“你们这些人,不是都为了万里镖局失落的那件东西来的?让你们碰碰头,死在一起,岂不是好?”

这人声音粗壮,一听就可辨认出正是方才高声唱和的那个男子声音!

此人内功,居然也极精湛,话声不但震人耳鼓,同样不可捉摸。

坐在静玄道人下首的静仁道人勃然变色,朗笑道:“施主这般说来,邵师弟就是你杀害的了?”

这句话更是大家急于想知道的事,左首席上诸人,无不凛然动容!

一点也没错,这些人全是为万里镖局失落的那件东西而来!

只听粗大声音大笑道:“哈哈,死上一百个邵明山,也和咱们无关。”

梅花剑张君恺怒喝道:“不是你们,是谁干的?”

粗大声音冷嘿道道:“凭我夭杀门下甘瘤子,杀了人,还用抵赖?”

“天杀门下甘瘤子”这自然是他自报的名号了!但厅上许多成名了几十年的人,谁也没听到过江湖上还有什么“天杀门”?自然更不知甘瘤子是何许人物?梅花剑还想开口,静玄道人向师弟摆了摆头,然后向空稽首道:“听施主的口气,自是知道邵师弟这次出事的原因,不知邵师弟保的究是何物,施主能否赐告?”

甘瘤子的声音道:“天衍子派你们出来,不是替邵明山打接应来的么?你们也许不知道,你们师父心里可清楚得很。

静玄道人听得一怔,心想:“自己两人果然是奉命接应邵师弟来的,在半途上得到邵师弟噩耗才兼程赶来,此事他如何会知道的?”

静仁道人接口道:“邵师弟一行既非施主杀害,你们企图何在?”

甘瘤子冷冷的道:“那件东西,天杀门志在必得!”

静仁道人追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群英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