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41章 往事如绘

作者:东方玉

蓝衣文士顿了一顿道:“你师祖直到晚年,才收了两个门人,大师兄就是你父亲方天仁,三师弟就是你不肖师叔了……”

韦宗方道:“你老人家原来是侄儿的师叔,咦,你不是说师祖只收了两个门人。”

蓝衣文士道:“不错,是你师祖有个女儿,比大师兄小二岁,比叔叔大了一岁,也就是你的生身之母。”

韦宗方道:“是我娘,哦,叔叔,我娘呢?”

蓝衣文士平静的接道:“你先听叔叔说下去,大师兄生性敦厚,为人正直,他是叔叔一生最敬佩的人……”他提到大师兄,不觉神色一黯,轻轻叹息一声,道:“大师兄出道江湖,大家因他平时喜穿白衣,就送了他一个美号,叫做白衣剑客,就在大师兄和二师姐结婚那年,我这不肖师叔,却因无心之故,被你师祖逐出了门墙。”

韦宗方不知叔叔为什么会被师祖逐出门墙,自然不好多问。

蓝衣文士见他没有作声,就接着说道:“那时叔叔只有十八岁,因见大师兄白衣剑客得了名,叔叔就决定要做一个蓝衣剑客……”

韦宗方心想:“难怪方才自己问他如何称呼,叔叔回答白衣剑客的朋友,自然是蓝衣剑客。”

只听蓝衣文士续道:“毛病也出在一心想做蓝衣剑客这上头,有一次,叔叔经过云台山附近,遇上一个卸任官吏,被一群强盗拦劫,一家五口全遭杀戮,叔叔激于义愤,追上去把十多个强盗,全都杀了,而且还在一株大树上,削去树皮,写上了诛杀凶徒者蓝衣剑客等字样。”

韦宗方道:“这也没错。”

蓝衣文士道:“错了,那不是强盗,是天地会的弟兄,卸任官吏是个旗人将军,在任上捕杀了天地会的一个首领,他们是替首领报仇,天地会是一个反清复明的帮会,在江湖上深得各方同情和支持的组织,这个纰漏,你说大不大。”

韦宗方道:“但叔叔当时不是不知他们来历,只当是强盗,这也是无心之失。”

蓝衣文士笑道:“这是你在替叔叔说话,杀了十几个人,还是无心之失?你师祖一怒之下,就把叔叔逐出门墙,要知当时天地会势力极大,师傅这一宣布把我逐出门墙,江湖上那里还有叔叔立足余地?差幸遇上武当天元子道兄,他同情叔叔遭遇,指引我投到修罗门下,从此没和大师兄见过面。”

韦宗方道,“后来呢?”

蓝衣文士接道:“直到十五年前,叔叔无意中听到谷胤为了凯觎引剑珠,和大师兄约在仙华山顶见面……”

韦宗方道:“谷胤就是毒沙峡主?”

蓝衣文士道:“毒剑谷胤,也是当年万剑会的八大护法之一,当年南海一役,万剑会罗致的各派高手,逃回中原,就各自星散,谁也不知谁的生死,没想到他却当了毒沙峡主,其实当时江湖上虽有毒沙峡之名,大家根本不知道毒沙峡究在那里,据叔叔后来多方调查,毒沙峡主并不是谷胤,而是谷老贼的女儿……”

韦宗方想起那晚被自己擒住的女郎,原来竟是仇人之女!

蓝衣文土续道:“那谷胤老贼,不知如何会知道引剑珠落在你师祖手里,也许师祖在日,他纵有觊觎之心,也不敢贸然出面,因此等你师祖死后的第三年,找上了大师兄,订了中秋之约。这消息给叔叔无意听来,不禁大吃一惊,大师兄的武功,叔叔是再清楚不过,这多年纵然精进,只怕也不是谷老贼的对手,叔叔左思右想,想出一个计策?”

韦宗方问道:“不知叔叔想了什么计策?”

蓝衣文士道:“修罗门易容之术,在武林上可说无出其右,当时叔叔想到只有釜底抽薪,乔扮大师兄,先赶到仙华山顶去,能把谷老贼打败,那是最好不过,否则也和他拼个两败俱伤……”

韦宗方含泪道:“叔叔,你真好。”

蓝衣文士强忍心中悲痛,继续说道:“那知大师兄是个守信的人,他竟然比叔叔到的还早……”

韦宗方惊啊一声,急急问道:“后来呢?”

蓝衣文士道:“叔叔和大师兄见了面,叔叔劝大师兄离去,大师兄也劝叔叔及早离开……”

韦宗方问道:“爹知不知道你是叔叔?”

蓝衣文士道:“大师兄先前也不知道叔叔是谁,后来他突然欺了过来,叔叔比大师兄要低上半个肩头,他已经发现是叔叔乔装的,但谷老贼这时也赶到了。”

韦宗方忍不往“啊”了一声。

蓝衣文士继道:“当时叔叔既然乔装了大师兄,自是要抢先和老贼动手,而且叔叔自问,如果由叔叔先动手,也许可以胜了谷老贼……”

韦宗方道:“结果是爹先和谷老贼动手么?”

蓝衣文士黯然道:“这是叔叔至今追悔莫及的事,当叔叔抢在大师兄前面,正待和谷老贼动手的时候,结果被大师已喝退下来,唉,这就是叔叔从小对大师兄心存敬畏的缘故,大师兄喝了句‘你退下去’之后,叔叔竟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韦宗方道:“爹就和谷老贼动上了手?”

蓝衣文士道:“大师兄如论武功,虽和谷老贼要差上一筹,但大师兄的‘乾三震’,三剑回环,威势也非同小可,你师祖仗以成名的这招‘乾三震’,震力极强,原是夺震敌人手上兵刃的剑法,但谷老贼手中是一条活的铁线竹节蛇,蛇被震脱手,却一口咬住了大师兄右腕……”

韦宗方惊的跳了起来,含泪道:“叔叔后来呢?”

蓝衣文士道:“叔叔睹状大惊,向谷老贼索取解葯,谷老贼不知我们两人谁真谁假,自然也不肯放过叔叔,他招手收回蛇鞭,就和叔叔打了起来,结果他被叔叔一剑削断……”

韦宗方喜道:“叔叔使的就是七修剑?”

蓝衣文士点点头,又道:“同时谷老贼也被叔叔的‘修罗刀’击中,那知谷老贼功力深厚,竟然被他负创逃走……”

韦宗方心头狂跳,问道:“我爹呢?”

蓝衣文土叹了口气道:“大师兄中毒甚深,此时已经支侍不住,昏倒地上,叔叔喂了大师兄几粒解毒葯丸,就抱起大师兄飞奔下山,还没赶到这里,大师兄就毒发身死……”

韦宗方哇的一声,扑入叔叔怀里,失声大哭。

蓝衣文士也悲痛落泪,轻轻拍着韦宗方肩头,道:“孩子,听叔叔说下去,”

韦宗方从他怀中抬起泪眼,问道:“叔叔,我爹真的没有救了?”

蓝衣文士拭拭泪水,道:“叔叔突然想到大师兄和二师姐伉俪情深,如果此时把大师兄突然送回家中,岂不让二师姐悲痛慾绝?”

韦宗方道:“那怎么办?”

蓝衣文士道:“因此叔叔没向这里来,就抱着大师兄向井研岭上跑去,叔叔仔细检查了一遍,大师兄确实蛇毒攻心,不但四肢已冷,心脏也已停止,就是大罗天仙,也救不活了……”

“爹……”韦宗方没等他说完,又失声痛哭起来。

蓝衣文士续道:“叔叔眼看大师兄气绝多时,只好把他尸体埋在岭上,然后略为整整衣衫,赶到此地。”

韦宗方含泪问道:“我娘还不知道?”

蓝衣文士道:“叔叔和大师兄自小同门,大师兄的一举一动,自然可以模仿得惟妙惟肖,二师姐看到叔叔,也不疑有他,那时叔叔早已想好了一番话,诡称今晚赴约,因见谷老贼还约了几个厉害高手,我自知不敌,才悄悄退去,对方如果发现我没去赴约,必然会赶来此地。二师姐听了我的话,果然信以为真,问我如何办好?我就说眼下时机已迫,赶快收拾细软,离开此地,同时为了避免贼人追踪,我们应该分头上路。二师姐问我逃到那里去,我说仙霞岭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地方,地头较熟,我们不如先去仙霞岭暂避,于是议定由二师姐带了细软,单独上路,叔叔带你同行。”

韦宗方道:“我娘还住在仙霞岭么?”

蓝衣文士没有回答,续道:“但叔叔并没有把你送到仙霞岭去,因为叔叔知道谷老贼一日没死,他决不放过你母子两人,你要报父仇,只有留在叔叔身边,你原名叫做方玮,叔叔给你取了韦宗方,就是暗示你是方家的后代……”

韦宗方道:“叔叔,你说了半天,你老人家究竟是谁?”

蓝衣文士笑了笑道:“叔叔信上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不知名就是毕知明。”

韦宗方道:“叔叔信上说过,日后母子重逢,也就是我身世大白,洗刷血仇之时,现在方儿身世已白,我娘究竟在那里?”

毕知明皱皱眉头:“你总记得去年中秋节前,叔叔不是下山去了么?我就是赶到仙霞岭,找二师姐去的,那知二师姐并不在仙霞岭……”

韦宗方心头一急,问道:“我娘去了那里呢?哦,叔叔,我娘一直不知道爹遏害的事么?”

毕知明道:“知道,我带你离开井研岭之后,就把你暂时寄在铁笔帮,那时铁笔帮老帮主陶前辈还没过世,叔叔一个人赶到仙霞岭去,把大师兄遇害之事,但直告诉了二师姐。”

韦宗方眼睛湿润,仰脸道,“我娘一定痛不慾生。”

毕知明道:“二师姐当时沉痛的说:玮儿那就完全拜托师弟了,等他到了二十岁,你再带他上仙霞岭来,父仇不共戴天,我要亲眼看珠儿手刃仇人。”说到这里,日气一顿,又道:“叔叔当时原想让你在江湖上历练上二年,然后再带你上仙霞岭去……”

韦宗方道:“你老人家不是说我娘不在仙霞岭了么?”

毕知明沉吟道:“我想二师姐也许有事离开,你今年才十九岁,等到二十岁,二师姐一定会在仙霞岭等你。”

韦宗方失望道:“那还要一年!啊,叔叔,你说谷老贼已经死了?”

毕知明道:“毒沙峡是个诡秘的地方,毒沙峡主也是极端诡秘的人,他们行事不但外人无法知道,就是毒沙峡的人,也未必清楚。叔叔探听来的消息,也只是零零星星的一些,经叔叔研判的结果,谷老贼该是死了多年了。”

韦宗方道:“叔叔,你说的清楚点好么?”

毕知明道:“叔叔其实也不大清楚,直到目前连毒沙峡究在那里,都还不知道,据叔叔推想……最先的毒沙峡主,应该就是毒剑谷胤,他从南海逃回来,发现了毒沙峡,就在毒沙峡居住下来,自号毒沙峡主,但他何以不以真面目示人,要把毒沙峡主扮成身穿宽大黑袍,白须垂胸,手持竹仗的老人,这就使人费解。”

韦宗方道:“也许是他故作神秘。”

毕知明摇摇头道:“不,其中必有缘故,而且后来据叔叔探听到的一项秘密,原来谷老贼当年并不是毒沙峡主,真正的毒沙峡主是他女儿谷天香,他自己却只当了毒沙峡的最高护法,这是十年前的事,如今他们总护法,换了四大天王中的毒手天玉龙在天,谷老贼已有多年不曾露面,自然已经死了。”

韦宗方道:“龙在天一再跟侄儿说,我爹没死,还说爹就在毒沙峡中。”

毕知明却没有立即开口,停了一会,才缓缓抬头,说道:“龙在天此举,叔叔也想不出他究竟阴谋何在?”突然起身说:“孩子,走!”

韦宗方跟着站起,问道:“叔叔,我们到那里去?”

毕知明道:“叔叔领你到大师兄埋骨的地方去,如今你已经长大成人了,叔叔要说的话,也都告诉你了……”

说到这里,忽然住口,转身朝门外走去。

韦宗方虽然听出叔叔似乎言有未尽,但眼看叔叔走了出去,也就紧跟在他身后,无暇多间,两人匆匆步出竹篱,就向岭上行去。

毕知明走在前面,袍角飞飘,步履从容自然,但速度却是快疾无比。

韦宗方从小由叔叔扶养长大,很少看到叔叔在自己面前展露轻身功夫,不觉脚下垫劲,运步如飞,想试试自己能不能跑到叔叔前面去?可是任你如何提吸真气,始终差了一大截,总是追赶不上。

毕知明一直悠然而行,连头也没口,片刻工夫;便已登上岭顶。

韦宗方忽听叔叔轻喝一声:“孩子,快来!”

人随声起,蓝影一闪,业已扑向三丈之外。

韦宗方不禁一楞,急忙抬头瞧去,只见叔叔远远的俯下身去,从地上拾起一张白纸。

韦宗方急忙赶了过去,只见叔叔手上拿着一张白纸,一脸怒容,一袭蓝衫,拂拂自动,不由问道:“叔叔手上拿的是什么?”

毕知明随手把白纸递过来。

韦宗方低头一瞧,只见上面用木炭写着:“汝父尚在人间。”

韦宗方心头“咚”的一跳,抬头道:“叔叔,你怎会知道这里留着这字条?”

毕知明朝地上一指,道:“这里就是大师兄埋骨之处,他们故意把字条留在坟前,那是算准咱们会来的了。”说到这里,接着道:“孩子,把剑给我。”

韦宗方从身边抽出长剑,双手递给叔叔。

毕知明接过长剑,往地上一插,突然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往事如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