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42章 故园易主

作者:东方玉

黑衣人没待他说完,嘿嘿道:

“你可是不放过我么?”

韦宗方道:

“不错,我方家宅园,不容外人占住,除非你说出主人来历。”

黑衣人道:

“在下要是不说呢?”

韦宗方道:

“在下自有使你说出来的办法。”

左手如钩,迅疾朝黑衣人肩头拿去。

黑衣人冷嘿一声,右肩倏沉,避开韦宗方手势,右手扬处,呼的一声,迎面劈来!

韦宗方一抓落空,身形业已欺到黑衣人面前,对方劈来的一掌,势到极快,只好一扬右手,挥掌硬接,但听“蓬”的一声,双掌接实,黑衣人只是上身晃了晃,韦宗方却被震的后退两步。

只听黑衣人冷声道:

“看在你是此屋小主人的份上,我不下手伤你,嘿嘿,换了旁人,此刻早已被我毒掌所伤。活不过一个时辰了。”

“毒掌所伤”,这四个字钻进韦宗方耳朵,心中蓦地一动,嗔目喝道:

“你是毒沙峡的人!”

黑衣人冷哂道:

“毒沙峡,那些人是什么东西!”

他黑纱蒙面,纵然看不到他神色,但语气之间,似乎对毒沙峡十分轻蔑!

韦宗方暗自一怔,忖道:

“自己怀疑他是毒沙峡派来的人,但听他口气,竟又不像,那么此人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呢!昨晚叔叔对他已经十分动疑,后来到处找不到他,今天给自己遇上了,倒不可轻易放过了。”心念疾转,不觉目射凌光,喝道:

“昨日我爹墓前的纸条,也是你留的了?”

黑衣人道:

“你爹没有死!”

韦宗方不由心头激动,大声叫道:

“你还说不是毒沙峡的人,在下不给你一点厉害,谅你也不肯承认……”

“呛”的一声,随手掣出剑来!

黑衣人冷哼道:

“你想和我动手么?”

韦宗方喝道:

“不用多说,朋友亮出兵器来!”

黑衣人双手一扬道:

“我不过瞧在你是此屋小主人份上,真要动手的话,可莫怪我出手伤人?在下从不使用兵器,你只管进招就是了。”

他已经三次提到“看到你是此屋小主人份上”了!

韦宗方沉喝道:

“既然如此,我要不客气了!”

话声出口,右腕一圈,正待发剑!

只听有人在远处叫道:

“方公子快请住手……”

韦宗方不觉停住剑势,转脸望去,只见又是一个身穿黑衣,面蒙黑纱的人,疾奔而来,转眼已到面前。

韦宗方暗暗哼了一声:

“来的是他的同党!”心念方动,只见后来的黑衣人朝先前那个黑衣人道:

“沈大妈,你怎的和公子动起手来的?”

韦宗方听的一怔,暗想:

“原来和自己动手的黑衣人,竟是女的!”

先前那黑衣人冷冷的道:

“他要和我动手、难道我就让他宰了?”

后来的黑衣人道:

“现在你可以进去了。”

先前那黑衣人果然不再作声,正待转身朝屋中走去。

韦宗方大喝一声道:

“站住,在下已经说过,方家宅院不准外人占住。”

后来的黑衣人拱了拱手道:

“方公子不可误会,沈大妈只是奉家主人之命,来此看守房屋,打扫宅院,并非占住。”

韦宗方道:

“你们主人是谁?”

后来的黑衣人道:

“家主人听说公子来了,特命在下前来迎迓,务望公子屈驾一行。”

韦宗方心里充满了疑惑,不知他们主人究是什么路数?一面沉声问道:

“你们主人何在?”

后来的黑衣人道:

“离此不算太远,山下已准备好了马车。”

韦宗方暗想:

“不管他们主人是谁,自己自是非去瞧瞧不可。”这就朝后来的黑衣人点点头道:

“好,在下答应去了。”

说话之际,回头一瞧,先前那黑衣人,在这一瞬工夫,业已走得不见,敢情在自己和后来的黑衣人说话之时,他就回身进屋去,心想:

“他既是奉命看屋来的,那就让他去吧!”

后来的黑衣人躬身道:

“方公子请吧!”

韦宗方没有说话,大步朝山下走去,黑衣人跟在他身后,也没作声。

不消片刻,便已到了路口,黑衣人道:

“方公子请留步。”

韦宗方道:

“什么事?”

黑衣人道:

“在下已经替公子准备了马车。”说话之时,招了招手。

韦宗方举目瞧去,果见林边停着一辆黑漆马车,那驾车汉子看到黑衣人招手,立时一带缰绳,把马车驰了过来,在两人身前停住,一跃下车,迅速卷起车帘。

黑衣人道:

“方公子请上车。”

韦宗方也不客气,跨入车厢,黑衣人跟着上车,驾车汉子不待吩咐,放下车帘,在外面扣好。这一放下车帘,韦宗方才发觉车中遮得十分严密,竟然不透一丝天光。

他现在事情经过得多了,阅历自然也深了,一看就知对方此举,无非不想让自己认出路径!大凡行动诡秘的人多数都没有安着好心!

自己身上现有镂文犀、引剑珠两件武林中人垂涎的宝物,还有一册万剑会不传之秘的“万剑归宗”剑法。这三件东西,无论如何不能失去,也许他们主人早已打听清楚,心存觊觎,才故意使人把自己引去,看来此行倒是大意不得。

马车开始上路,车轮辗转,发出辘辘巨响,韦宗方坐在车中,根本不辨南北东西,不知他们究竟要把自己带到那里去?车厢中伸手不见五指,但韦宗方目能夜视,依然可以清晰看到黑衣人默默的坐在左首横头,闭着眼睛打盹,他似乎不愿和自己多说,当然他是怕说多了,会泄露什么秘密。

韦宗方也没说话,他知道即使问他,也问不出所以然来,反正就可以看见他们主人了,又何必多费chún舌?

车行极快,差不多已经驰了一个多时辰。现在车身开始颠,而且颠簸越来越厉害了,显然马车已由大路折入小径,走的路越来越是荒僻!

韦宗方并不在乎,既然来了,就是龙潭虎穴,也得闯他一闯。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车子又渐渐平稳下来,这情形十分明显,经过很长一段崎岖不平的道路,又趋平稳,那是快到地头了!果然行不多久,车子就停了下来,黑衣人还当韦宗方也在打吨,低声叫道:

“方公子,咱们到了。”

韦宗方应道:

“到了么?”

黑衣人道:

“只是有一件事,要委屈公子。”

韦宗方道:

“什么事?”

黑衣人道:

“家主人已有多年不在江湖出现,不慾人知,因此进出的人,都要面蒙黑布。”

韦宗方道:

“可是要在下也蒙上黑布么?”

黑衣人道:

小这是暂时委屈。”

韦宗方心想:他既然说出来了,除非自己不想进入他们巢穴,否则是非答应不可,这就慨然道:

“好吧!”

黑衣人喜道:

“难得公子如此爽朗,真不愧是白衣大侠的后人!”

说话之时,探怀取出一块黑布,替韦宗方蒙在脸上。驾车汉子很快解开篷上扣子,掀起车篷。

阳光迎面射来,韦宗方只觉眼前一亮,但因有黑布蒙住了眼睛,无法看到四周景物,他让黑衣人蒙上眼睛之时,早已气凝百穴,右手暗暗蓄势,对方如敢出手点自己穴道,立可发出“修罗刀”,把他一掌劈死。

只听黑衣人道:

“方公子可以下车了,在下扶你一把。”

韦宗方道:

“不用了。”

说罢,一跃下车,竟然和没有蒙住眼睛一般。

黑衣人微微一怔,目光注视着韦宗方脸上,仔细瞧了一瞧,只觉蒙在他脸上的黑布,依然包得好好的,并没动过。

韦宗方道:

“朋友还不走么?”

黑衣人略一迟疑,道:

“从这里进去,还有一小段路,还是让在下牵着公子的手吧!”

韦宗方道:

“你只管在前面领路好了。”

黑衣人见他这般说法,只好走在前面,韦宗方立时举步跟了过去。

黑衣人故意加快脚步,眼看韦宗方依然如影随形一般,跟在自己身后,丝毫不曾落后,心中不觉暗暗佩服。

两人在树林里三转两转,走到一座宅院前面,黑衣人停了下来,由衷的赞道:

“方公子听声辨位,好高明的轻功!”

韦宗方道:

“已经到了么?”

黑衣人道:

“待在下把公子领到里面,自当替你解开黑布,还望再忍耐一下。他不待韦宗方回答,上前扣了几下门,大门开启,黑衣人口身道:

“方公子请随我进内。”

韦宗方一手紧按剑柄,昂然走了进去。

越过一座天井,跨上石阶,只听黑衣人道:

“好啦,在下可以替公子解开黑布了!”

韦宗方没待他说完,一手撕下黑布,举目瞧去,只见自己站在厅上,随手把黑布交给黑衣人,一面问道:

“你们主人呢?”

黑衣人躬身道:

“公子请在厅上稍坐,容在下进去通报。”

说完,又躬了躬身,匆匆朝厅后走去。

韦宗方略一打量,只觉这座宅院,屋宇不少,但人手似乎不多,静悄悄的,听不到一点人声,当下就走到一把椅子前面,坐了下来。

只见另一名黑衣人端着茶盘从厅后走出,把一碗茗茶,放到身边几上,说道:

“方公子请用茶。”

此人虽没蒙上黑纱,但面目冷漠,分明戴着面具。

韦宗方心中冷哼,心想:

“这家人家处处显得诡秘,看来决非什么好路数!”

望了几上的茶一眼,动也不动它一下。

过了片刻,只见黑衣人回出厅来,躬身笑道:

“方公子久候了,家主人请公子到后堂相见。”

韦宗方缓缓站起身道:

“朋友请带路吧!”黑衣人再次躬身道:

“方公子请随我来。”

韦宗方随他身后行到了后堂,黑衣人闪身一侧,招手道:

“方公子请进。”

韦宗方昂首跨进堂中,抬目望去,只见中间一张方桌上,摆了几式佳肴,一壶美酒,和一副杯筷,除此之外,不见一个人影,心中暗自纳罕。

黑衣人跟着韦宗方身后而入,但很快朝屏后走去,片刻之后,只见从屏风后面转出一个约二十四五岁的黑衣使女,朝韦宗方福了福道:

“家主人因公子远来,时已过午,想必腹中饥饿,特吩咐厨下做下儿色粗看,公子将就用些酒食。”

韦宗方听她口音正是和自己同来的黑衣人,心中一怔,连忙抱拳道“原来方才就是姑娘,在下失敬了。”

那黑衣使女笑了笑:

“方公子不可客气,请自行用饭吧!”

韦宗方暗暗忖道:

“此间主人处处透着诡秘,自己别上了他们的当。”想到这里,一面说到:

“贵主人邀在下前来,必有见教,酒饭不敢打扰,姑娘还是请贵主人出来吧!”

黑衣使女微微不悦道:

“公子可是疑心这酒菜中放了毒葯么?”

韦宗方道:

“在下和贵主人素昧平生,岂敢有此想法。”

黑衣使女道:

“公子心里只怕不是这么想吧?”

话声方落,只听一阵囊囊履声,传了过来,一个身穿宽大黑袍,白髯垂胸的老人,一手持着手杖,缓步从屏后走出。

韦宗方暗暗哼声:

“果然是她!”

白髯老人怔的一怔,两道清澈目光,注视着韦宗方,淡淡笑道:

“是了,方公子一定把我看作了毒沙峡主了?”

韦宗方道:

“你难道不是?”

白髯老人幽幽吁了口气道:

“从前是。”

从前是,难道现在不是?

韦宗方暗暗哼道:

“你分明就是毒沙峡主,何用故弄玄虚?”

白髯老人见他没有说话,又道:

“公子见到毒沙峡主了么?”

韦宗方道:

“不错,在下和她见过一面,”

白髯老人道:

“他也是这身打扮是不是?”

韦宗方冷冷的道:

“正是如此。”

白髯老人朝桌上望了一眼,道:

“公子真不饿么?”

韦宗方半天没吃东西,腹中其实早就饿了,但瞧到此间主人,竟是擅于用毒的毒沙峡主,自然更不敢吃了,闻言冷冷道:

“在下不饿,你有什么事,就请说吧!”

白髯老人点点道:

“这也难怪,江湖上谁都知道毒沙峡擅于用毒,我纵是一片诚心,公子也未必见信……”说到这里,目光一抬,道:

“公子请随我来。”

原来这后堂还有一间套房,他话声一落,缓缓朝套房走去。

韦宗方跟了进去,只见里面布置精雅,似是一间起居室,门内站着两个黑衣佩剑使女,瞧到白髯老人领着韦宗方进来,立时躬身为礼。

白髯老人回头:

“这里不用伺候,你们都出去。”

两个黑衣使女应了声“是”,退出屋去。

白髯老人自己在一把锦椅上坐下,一面指对面椅子,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 故园易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