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45章 玲珑山馆

作者:东方玉

单世骅道:“就是因为兄弟心中,始终觉得那老人,行迹诡秘,使人不无可疑,就派出几名心腹弟兄,暗中监视,这一来,果然给兄弟发现了不少痕迹。”

韦宗方道:“单兄发现了什么?”

单世骅道:“当时帮主因这位老人生性耽静,不愿有人打扰,特地把敝帮玲珑山馆,作为他们师徒三人的住处。那玲珑山半腰上,原是老帮主昔年养静之所,后来老庄主过世了,帮主就把他改为接待宾客之用。老人师徒住进去的时候,帮主曾派了几名帮丁、仆佣作为打扫庭院和炊事杂事,那知第二夭就被老人遣了回来,说他们用不着人伺候。后来又藉口浙西将流行疫疠,为了济人救世,需要炼制丹葯,不准任何人惊扰,这样一来,那玲珑山馆无形之中,成了他们师徒三人的禁地。”

韦宗方心想:“这也算不得有什么不对。”

单世骅又道:“那老人若是隐居静修,不愿有人惊扰,原也并无不对,但据兄弟暗中派去监视的弟兄回来报告,每夜二更之后,玲珑山馆都有人进出,而且进出频繁,不止一个,这些人个个身手极高,派去的弟兄,所能看到的,只是几条黑影来去而已……”

韦宗方动容道:“如此说来,倒果然不简单了!”

单世骅叹息一声道:“更有一件使人难于置信的事,就是帮主何必在每晚初更之后,要去玲珑山馆一次。”

韦宗方怔得一怔,道:“有这等事?”

单世骅道:“兄弟据报之后,也觉得难以相信,这是四天之前的晚上,兄弟暗中伺候,果然亲眼目睹,帮主在初更方过,就匆匆赶去,直到二更过后才行回来。帮主走后不久,就有四五条人影,陆续飞驰而来,直到次日清晨,仍未离去,以兄弟的估计,这几人身手之高,远在兄弟之上,那老人武功,自然更高了。”

韦宗方只觉丁大哥是一位豪迈重义的英雄人物,决不可能去勾结外人,来倾覆自己领导的铁笔帮之理。何况他身为帮主,他说出来的话,就是命令,整个铁笔帮,谁敢不遵,也毋须使用什么手段?这倒真是使人百思不解之事,一时但觉心中一片混乱,说不出所以然来。

单世骅又道:“兄弟这多天来,实感彷徨无计,惟有盼望韦大侠听到帮主回来的消息,能够早日赶来……”

韦宗方沉吟道:“单兄认为这老人究竟有何阴谋?”

单世骅道:“这很难说,也许他觉得铁笔帮在江南一带,还有些实力,志在统治敝帮。也许他另有图谋,想利用敝帮现有基业,作为他们扩展势力的基础,也许是,他们另有强仇大敌,意图利用敝帮实力,去为他卖命。”

韦宗方听的暗暗佩服,对方这帮神秘人物,如果真有图谋的话,单世骅说的三点,确实已经全包括了。想到这里,不觉点点头道:“单兄说的,果然有理,丁大哥真要被那老人下了什么葯物,兄弟自然决不袖手……”话声才落,蓦地抬头问道:“单兄,玲珑山馆在仟么地方?”

单世骅道:“韦大侠可是想去瞧瞧?”

韦宗方点头道:“不错,兄弟想去瞧瞧,此人究竟是何等人物?”

单世骅沉吟道:“兄弟之意,韦大侠最好暂时住上几天,帮主不是说过要替你引见么?”

韦宗方想了一想,道:“兄弟另有要事,实在无法多耽,而且如果由丁大哥引见,也决难看得出他的阴谋行动来,既然他们每晚都有进出,必有重大图谋,兄弟决意前去一探。”

单世骅毅然道:“难得韦大侠如此热心,好,兄弟这就替你带路。”他抬头望望天色道:“此时二更未到,帮主只怕还在那里。”

两人迅速下山,由单世骅领路,展开脚程,朝南奔去,行了约有十里路。

韦宗方奇道:“还没到么?”

单世骅朝前一指,道:“面前那座孤峰独峙的,就是玲珑山了,只是玲珑山馆还在南首,咱们须由北面登山,才不致被人发现。”

说话之间,两人脚下加快,片刻工夫便已赶抵北首山麓。

单世骅提吸真气,领先朝一条羊肠小径上飞纵直上,韦宗方脚尖在山石上连点,毫不费力的跟在他身后,不到盏茶工夫,单世骅当先跃上山顶,身形堪堪落地,陡听唰的一声,一条人影飞落面前!

单世骅只当是韦宗方抢在自己的前面,跃上山顶,不觉含笑道:“韦大侠轻功造诣,远胜……”

话声未落,月光底下,只见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一个蒙面汉子,两道炯炯眼神,盯着自己,冷声道:“朋友是什么人!”

单世骅蓦然一惊,正待伸手去取兵刃!

那蒙面汉子冷哼道:“朋友最好别动兵刃。”

一支长剑,已然抵住了单世骅的心口。

就在此时,只听韦宗方的声音,在蒙面人身后,笑道:“朋友也别动兵刃,须知在下只要掌力一吐,震碎朋友心脉,该是轻而易举之事。”

单世骅根本没看到韦宗方是如何上来的,怎会一下闪到蒙面人身后?闻言不觉大喜过望,说道:“韦大侠,好快的身法!”

蒙面人被人一掌抵住后心,果然不敢再动,只是冷冷的道:“朋友要待如何?”

韦宗方一手点了蒙面人穴道,一手夺下他手上的长剑,含笑道:“放心,在下不会要你性命,只是想和你谈谈。”

蒙面汉子冷冷道:“若要想从我口中讯问什么,那是休相”

韦宗方道:“朋友不说,只怕不成吧!”

那蒙面汉子望了望韦宗方一眼,默不作声。

单世骅问道:“朋友可是那老人门下?”

蒙面汉子冷笑一声,依然没有作声。

单世骅道:“朋友若是不肯回答,那是自我苦吃了。”

蒙面汉子横目冷笑道:“死在临头,还……”

目光有意无意的朝山下望去。

韦宗方没待那蒙面汉子说完,突然一指,点了他哑穴,低声喝道:“单兄,有人来了,快来换他的衣服。”

单世骅悚然一惊,依言很快的脱下蒙面汉子的长衫,穿到身上,又蒙上了眼,然后把那汉子一把抓起,拖到一块大石之后,匆匆藏好。

只听韦宗方以“传音入密”说道:“单兄快来,站到兄弟前面……”

单世骅一下掠到韦宗方面前,韦宗方向他使了个眼色,笑道:“朋友问我是谁,你最好先说说你是什么人?”

单世骅久走江湖,立时会意,学着蒙面人的口气,冷哼道:“朋友夜闯玲珑山,自然是有为而来的了。”

“刷”!一道黑影飞掠而下,又是一个蒙面人落到韦宗方身侧,道:“老五,你和他噜嗦什么,闯上山来的,一律拿下,去见教主。”原来先前那人是叫老五!

单世骅道:“他就是声称要见教主,所以要问问清楚。”

那蒙面人回头过去,打量了韦宗方一眼,问道:“你是什么人,要见教主何事?”

韦宗方心中暗暗忖道:“不知他们教主,又是何等人物?最好能从他口中,探出些口风来。”

心念疾转,傲然仰首道:“你是什么人,在下要见教主,自然有事。”

那蒙面人见他言词倨傲,不觉一怔,抱拳道:“在下玄字三号,朋友报个万儿,在下即须回宫,当替朋友通报。”

韦宗方道:“在下韦宗方。”

玄字三号吃惊道:“你就是韦宗方?”说着回头道:“老五,你在这里陪韦朋友稍待,我这就报告教主去。”

韦宗方含笑道:“且慢,你去通报教主,该带我名刺去才对!”

说完,果然探怀取出一张纸来,随手递去。玄字三号听得一怔,武林中人很少有人使用名刺。但因“韦宗方”这三个字,目前在江湖上可说名气极大,连万剑会主都败在他剑下,一个成名的人,身边带着名刺,那也算不得什么,他想到教主几次提到过韦宗方的名字,自然是亟慾一见的人,一时倒也不敢怠慢,自然也不疑有他,伸手去接名刺。

韦宗方出手如电,突然一把扣住了他的脉门,轻笑道:“朋友原来资格也不老。”

玄字三号蓦然一惊,正待运力挣扎。

单世骅已经一指点上他“志堂穴”,说道:“老三,你安静一点。”

玄字三号骇然道:“你不是老五?”

单世骅道:“老五在那里,我是你老子!”

玄字三号突然仰着吸了口气,韦宗方冷哼道:“你想引吭长啸,那是办不到的。”抬手一指,点在他“天突穴”上,笑道:“在下想去看看你们教主,那是不假,只是想借你这身衣服穿穿,朋友总不会拒绝吧?”

说罢,立时动手,脱下玄字三号衣服,穿到自己身上,解下他蒙面黑中,在脸上蒙好。

这一动手,发现他身上还挂着一块铜牌,上面刻着“玄三”两字。

韦宗方把自己的七修剑贴身藏好,佩上他的长剑,然后又挂上铜牌,一面抬头问道:“单兄,你快看看,身上铜牌是什么字号?”

单世骅取起铜牌,低头瞧了一瞧道:“宇五,大概是字字五号了。”

韦宗方问道:“单兄是否看出他们来历来了?”

单世骅摇摇头道:“江湖上虽有许多秘密帮会,但还没听人说过有什么教来?”

说话之间,韦宗方已把玄字三号也拖到大石后面,笑道:“两位将就一点,在这里过上一夜吧!”说罢,大步走出,朝单世骅笑了笑道:“单兄,现在可以下去了。”

单世骅道:“咱们这样下去,虽能混入里面,但如何瞒得过他们教主?”

韦宗方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只要随机应变,看看他们究竟有何图谋,也就够了,又不是真想一直混充下去。”

单世骅道:“好,韦大侠要去,兄弟自然奉陪。”

韦宗方道:“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轻易出手,而且咱们必须在天亮之前,离开玲珑山馆,把他们两个人秘密带回帮去。”

单世骅点点头道:“这个兄弟知道。”

当下仍由单世骅领路,沿着山径,朝山下走去,一回工夫,已下了山腰!

韦宗方举目瞧去,只见一片苍松翠柏,环拥一座屋宇,此刻将近子夜,星光暗淡,夜色深沉,山风劲烈,松涛如啸,这座黑沉沉的玲珑山馆,充满了诡秘阴森之气。

两人还没走近,瞥见前山飞起一道黑影,奔驰而来,身法轻快,眨眼已到玲珑山馆前面,略一住足,立即纵身飞起,越墙而入。

韦宗方在这一瞬之间,业已瞧清那人一身装束,和自己两人一般无二,脸上也同样着黑中,心中不觉怔得一怔,暗道:“此人只在馆前停一停,就立即飞身入内,自己两人是不是也该飞身进去呢?”

只听单世骅低声说道:“从此人飞入的方向看去,当在东首清心轩,莫非他们教主就住在清心轩不成。”

韦宗方身形朝后一缩,轻声道:“又有人来了,我们看他是不是也朝同一方向进去的?”

话声未落,果见又是一条黑影,连纵带跃,一路疾奔而来,他也和方才那人一样,接近馆前,略微一停,就纵身朝屋馆投去。

单世骅道:“是了,他们都是到清心轩去的,韦大侠请紧随兄弟身后,咱们也进去吧!”

说罢,纵身跃起,直向玲珑山馆掠去。韦宗方那还怠慢,立即跟了过去,一连几个起落,便已奔近馆前。

单世骅略一吸气,双足顿处,身形腾空飞起,越墙而入,韦宗方和他相差半步,两条人影先后投入院中。玲珑山馆,单世骅再熟悉也没有了,他领着韦宗方直奔清心轩。两道目光,却不住在四周打量,脚下虽然不慢,心头可十分审慎,丝毫也不敢大意。

两人一路疾行,奔近清心轩,只见先前两个蒙面人此刻面向轩中,垂手站在阶前,状极恭敬,轩中帘幕低垂,看不清里面情形。

单世骅江湖经验老道,瞧到两个汉子比自己先到,肃立阶前,自然是未奉召唤不敢擅入,这就放轻脚步,站在两人身后,同样垂手肃立。

韦宗方立即跨上了一步,站到了单世骅身后,凝神听去。

只听里面一个苍老声音道:“很好,你可以去了。”

有人应了一声“是”,接着响起一阵轻轻的步履声,帘幕挑处,射出一丝灯光,一个青衣蒙面人走了出来。

他才行跨下石阶,就长身掠起一条黑影,比箭还快,朝院外激射而去。

韦宗方瞧得暗暗赞道:“此人身法之快,已可列入江湖一流身手了!”

正想之间,只听里面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教主命天字一号人见。”

站在最前面的蒙面人躬身应“是”走了进去,韦宗方因自己势必要进去,因此更加留神谛听。

只听那天字一号恭声道:“弟子叩见教主。”

他这一开口,韦宗方心头蓦然一震,暗想:“这天字一号口音听来极熟,不知是谁?”

那苍老声音问道:“你的事情如何了?”

天字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 玲珑山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