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05章 飞刀逞凶

作者:东方玉

穿云弩李元同浓眉一轩,翻腕拔出长剑,随手一抡,划起一道银虹,喝道:“站住,在下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黑衣女子对她身前划起的森森寒锋,依然视若无睹,举步缓缓行来。

穿云弩李元同行走江湖,却从未遇到这等镇静的人,连剑锋快要划到面前,她依然会迎着走来,不觉呆了一呆,又大声喝道:“你再前进一步,可别怪李某剑上不长眼睛。”

黑衣女子根本连望也不望李元同一眼,仍然若无其事的缓步而进。

这下可把穿云弩激怒了,冷笑一声,暗运功力;手腕一抬,蓦地撒出一片剑影,疾向黑衣女子身前洒去。

穿云弩李元同虽以“三箭穿云”驰名江湖,他一手“达摩剑法”,却也造诣极深,这一剑出手,但见旋飞的寒光,笼罩了数尺方圆。除非黑衣女子立即停住身形否则近在咫尺,要想闪开这等流动的剑影,却也并非易事。

忽然一声清冷的哼声,从黑衣女子蒙面黑布中传出,她竟然视若等闲,右手衣袖轻轻挥起。这一挥,丝毫不见风声,但立时有一股阴柔暗劲,随袖而出,把穿云弩的剑势逼住!不!穿云弩李元同但觉手上一震,有如被一股无形吸力吸住了一般,突然引向一旁。

这一下别说刺入,就是想立即撤招,都嫌不及,身不由主的跟着剑势朝左侧冲了出去。总算他武功不弱,及时沉气站桩,只冲了两步,便已站住。

和他同时走出厅来的过天星罗亮,瞧得大吃一惊,冷哼一声,扬手拍出一记“小天星掌”,直向黑衣女子击了过去。要知“小天星掌”,乃是属于内家重手法的一种,过天星罗亮,身为铁笔帮四大护法之一,内功造诣极深。虽然只是随手一掌,但劲风飒然,势道极猛!

黑衣女子手托银盘,缓缓前行,这回她连哼也不哼,依然只是衣袖轻扬,朝前拂了一拂。

过天星罗亮劈空拍来的强劲掌力,和她衣袖一触之下,顿觉胸中血气翻腾,被逼得连退了数步。

黑衣女子不理不睬,还是缓缓的朝前走来,对两人的袭击,生似根本并没这回事一般!

穿云弩李元同一剑被她向旁引开,和过天星罗亮的被震后退,虽有先后,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穿云弩冲出的身子才一站停,回身如风,正待举剑扑去!也正是过天星罗亮后退了三步,冷嘿一声,右手迅速解开腰间扣把,抖出一条链子鞭,作势待发!

只听胜字旗孟坚和大声叫道:“你们快回来!”

穿云弩也已觉出这黑衣女子武功诡异,强过自己甚多,如和过天星罗亮两人联手或可不败,但胜算也不大,听师兄一叫,立时长剑一收,和过天星一起退下。

这时那黑衣女子已走到厅前五六丈远处,便自停下步来。

胜字旗孟坚和身为主人,脸色凝重,凛然站在厅前,只当对方站住身子,或许有什么话说。

那知等了半晌,黑衣女子依然手托银盘,既不向前,也不开口,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黑衣女子还是没有开口。

“无量寿佛!”静玄道人突然起座,朝孟坚和单掌一礼,道:“天杀娘既是为敝师弟万里镖局失镖之事而来,还是由贫道问问她吧!”

他这一站起,静仁道人、梅花剑张君恺,辣手云英张曼也跟着起身。

这么一来,左首席上的人,已经全站起来了。

右首席上也只有麻冠道人、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和那个青衫儒生四人依然端坐如故。

就在静玄道人起身的同时,追风刀夏候年怪笑一声道:“什么天杀娘,这丫头敢在咱们面前装模作样,老子从来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废了你再说!”

喝声出口,一闪身抢在静玄道人面前,朝厅外奔去。

黑衣女子依然静立不劝,她黑布蒙面,谁也瞧不到她的脸孔,但在追风刀夏候年奔出大厅的刹那,只听她冷哼一声!

这声冷哼,冷得出奇,简直不像是从人的鼻孔哼出来的,使人听了有机伶伶的感觉。倏地她右臂一抬,从宽大的黑衣袖中,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

她这双手可真美极了,细腻白嫩,肤光如玉,纤纤玉指,又尖又细,生得像青葱一般,指甲上还涂着娇红的凤仙花汁!

光凭这双王手,就可知道黑衣女子,年纪极轻,说不定还是一个美若天仙的人?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女子,纤纤玉手,迅速无比从银盘中取出一柄七寸来长的柳叶银刀,随手朝空中丢去。

大家这才知道原来她银盘中放着的是刀,就是方才飞进大厅来的柳叶飞刀!

她朝上丢起,这是干啥,但奇事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黑衣女子手法熟练,丢起飞刀的时候,笔直朝上,可没带半点声息,但银刀在半空中不知怎么转了一下,朝下飞来,登时挟着锐利刺耳的啸声!

“嘘聿聿……”

一道银虹,迅若掣电,猛向追风刀夏侯年当胸激射而来!

江北双杰在大江以北,也是响当当的黑道巨掌,追风刀夏侯年纵横江湖,自然反应灵敏。瞧到黑衣女子取过银刀,向空中丢起,早已暗暗留神,此时眼看那柄银刀,急射而来!不禁大笑一声:“原来你只有这些伎俩……”

手腕一抬,雁翎刀疾翻而起,朝银刀磕去,喝声未落,只听一阵“当、当”金铁轻震,紧接着响起一声凄厉惨曝……

银光一闪而没,柳叶飞刀快若闪电,已从追风刀夏侯年身上穿胸而过,划了半个弧形,又是“当”的一声,自动落到黑衣女子手托着的银盘之中!

这真是电光石火般事,这边银刀“咱”的落入盘中,追风刀夏侯年才“噗”的一声,仰面跌倒,鲜血四溅!

大家方才看到追风刀和毒孩儿动手,他那一手连环刀法,使得快疾如风,纯熟无比,变化精妙,谁也想不到他会这么快就丧在飞刀之下。

马王神顾大通一见他盟兄遇害,双目通红,厉喝一声:“丫头拿命来!”

双脚顿处,向黑衣女子扑去,人到刀到,一刀猛然朝黑衣女子前胸刺去。

这回大家连黑衣女子如何出手都没看清,但听那尖锐刺耳的飞刀啸风之声,重又响起。银光乍闪,惨曝相继,又是“当”的一声,银刀回到盘中。

马王神顾大通一个高大身躯,早已仆倒在地上,一股血箭,从背心冒出!

这是触目惊心的一幕,大厅上的人。全都瞧得凛然变色!

黑衣女子两道晶莹有光的眸子,从覆面布孔中透出,冷冷的瞥了地上两具尸体一眼,哼道:“躲得过千刀,躲不过天杀娘一刀。

语色冷漠已极,好像是从寒冰地窖吹出来的一般,每个字都会凝结成冰,使人听了直冒寒气。

毒孩儿面无人色,躲到大厅角落上,嘶声叫道:“屠杀开始了!”

“善哉,善哉!”

静玄道人单掌当胸,向空打了稽首,突然修眉一轩,翻手从背上撤下长剑,朗朗说道:“姑娘何人,如此心狠手辣,贫道说不得要试试你飞刀究有如何锋利?”

他这一撤出长剑,但听“呛”“呛”连响,静仁道人,梅花剑张君恺,辣手云英张曼,全都一下撤出剑来!

大厅上顿时拔弩张,声势为之一壮!

麻冠道人自双目微益,神色漠然,此时突然目光一抬,冷冷地瞧了众人一眼,才徐声喝道:“武当道友,且慢……”

静玄道人听得一怔,稽首道:“道长有何高见?”

麻冠道人阴森一笑,道:“此女身后,只怕另有能人,指挥着飞刀。”

秃尾老龙屠三省大笑一声,道:“老夫就不信邪。”

身形一晃,人如大鹏凌空,电闪云飘般,猛向黑衣女子扑去。

静玄道人刚走到厅前,眼看秃尾老龙抢先纵出,只好留了下来。

“蓬……”大家连人影都没看清,厅前已经响起一声巨震,狂风四卷。

秃尾老龙屠三省身形坠地,暴喝一声:“什么人偷袭老夫?”

原来这一瞬之间,他面前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人来!又是一个混身黑衣,仅露双目的怪人!

秃尾老龙刚才和他凌空对了一掌,发觉此人功力奇高,心头暗暗一怔,目光暴射,口中咯咯笑道:“很好!”

欺身直进,抡手一掌,直击过去。

秃尾老龙屠三省威震鄱阳,武功果然不同凡响。但见他身形一晃,霍地移近了丈余,手掌一探,恰好够到黑衣怪人前胸。右手五指勾屈,似掌非掌,朝黑衣怪人抓去,疾快无侍,诡异无比,功力之深,端的武林少见!

黑衣怪人见他一下欺近,旋身发掌,疾劈而出!

两人这一动上了手,当真快捷得使人眼花缭乱。举手投足,无不杀机隐伏,就是每一片衣角袍带,俱都潜蓄着无比力道,只要对方沾上一点顿时便有杀身之危!

这一场搏斗,不禁吸引了厅上所有人的目光,看到精彩之处,一个个摒息凝神,暗暗点头。看到危机一发,又露出凛然惊骇,张口慾呼。

正当两人打得舍生忘死,观战的人,目怵心惊之际!

“嘘聿聿……”尖啸起处,一声惨曝,同时响起,大厅上“噗嗵”有人倒了下去!

“当”!那是柳叶飞刀落到银盘上的声音!

大家心头一沉,急忙回头看去,安远镖局副总镖头穿云弩李元同已经倒卧在血泊之中。不用看,是柳叶飞刀穿胸而过,又是那黑衣女子逞的凶!

胜字旗孟坚和目睹师弟惨死,狂吼一声:“好丫头,老夫和你拼了!”

双掌一抡,顿足飞扑出去!

丁之江心头一惊,他知道孟坚和身为主人,身上自然不会携带兵刃,对方那个黑衣女子武功诡异,怕他有失,那还迟疑,探手取出一支金光灿烂的文昌笔,纵身跟了出去,口中叫道,“孟老哥,这丫头,还是交给小弟吧!”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胜字旗孟坚和堪堪扑出,耳中突然听到有人娇喝一声:“回去!”

一团白影,疾然从檐前飞坠,连人影还没有看清,只觉劲风飒然,呼的横扫而来,他人在半空,连闪避都来不及。不觉大怒,双掌疾推,掌先人后,猛力向前撞去!

这一下是孟坚和在急怒攻心之下,奋不顾身的全力一击,威势之强,足可裂石开山。那知掌力才发,好像撞上了一道柔韧无比的东西,跃起的身子,吃对方轻轻一震,登时由半空跃落实地。

心头蓦地一怔,定睛瞧去,那从檐前飞落,袭击自己的白影,原来是一个面蒙白布,只留两个眼孔的瘦小的白衣人。手上抡着一条十丈余长的彩带,宛如一道匹练,盘空匝地,呼呼有声,已和丁之江打在一起。

孟坚和终究是成了名的人,不愿两打一,双肩晃动,正待朝黑衣女子抢去!那知身形才动,白衣人清叱一声:“替我留下!”

飘飘彩带,忽然“呼的一声轻啸,掉头朝孟坚和卷来!

丁之江大喝一声,金笔疾点,一招“凤凰点头”,金笔幻起了数点光影,直向白衣人点击过去。

孟坚和疾发一记掌力,挟着啸风,同时朝白衣人劈去。

白衣人左手斜斜一抡,彩带的另一头,飞卷而出,封住了丁之江点来铁笔,左手随着抖动,彩带横卷,迫退了孟坚和扑来的身躯。

丁之江挥笔侧攻,铁笔化为点点寒芒,快得有如急风骤雨。

孟坚和也双掌交替,倏忽之间,连发了五掌。

白衣人双手抡动,一条丈余的彩带,使得忽长忽短,匹练绦绕,运用自如,变化多端,应付两人的联手猛攻,似乎还绰有余裕。

静玄道人为武当首徒,为人持重,他因方才秃尾老龙抢先掠出,还没扑到黑衣女子身前,中途就被另一个黑衣女人把他接住。

孟坚和、丁之江才一出厅,同样又被白衣人拦住。

好像大厅上的人,只要出厅,就会受到阻拦,他们出字阻拦的目的,似是不让有人冲出厅去。

自己这边,已经有三个人丧命在飞刀之下,面对大厅的那个黑衣女子,依然手托银盘,静静的站在那里。

难道真是屠杀开始?不让厅上的人,活着出去了?由此看来,厅前站着的黑衣女子,就是主持屠杀的人,她、莫非就是天杀娘?

静玄道人脸色凝重,手仗长剑,缓缓举步朝阶下走去,他脚下一动,静仁道人和梅花剑兄妹,也跟着下去。静玄道人志在察看对方动静,是以走得极缓,他知道身后三人是他师弟妹,自然不敢超过他面前,他凝聚全身功力,目视四方,缓缓跨下第一级石阶。果然对面的黑衣女子,就在此时,突然伸手从银盘中抓起一柄银刀丢起。

静玄道人方才听麻冠道人说过,此女身后,另有能人指挥着飞刀。此时眼看对方飞刀脱手,立即凝注目力,随着她丢起的银刀,迅速抬目瞧去。

晴空万里,只有一抹淡淡的白云,天空当然不可能有人,他看到的只是那柄柳叶飞刀,直飞而上,到了三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飞刀逞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