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50章 误打误撞

作者:东方玉

却说金臂神将欧桓和铁判单世骅两人,一路朝西奔行。因对方有四个灰衣老人走在一起,目标较为显著,沿途只要询问客店伙计,或是沿大路的饭馆,果然有人看到这四个老人护送了一双青年男女,向西而去!

据说那一男一女,是他们少主人,路上得了急症,赶回家去的,两人这一追,可追远了,由江西迫入湖南,由湖南追入了广西!

欧老头只知毒沙峡在勾漏山中,单世骅却连毒沙峡在勾漏山都不知道,两人赶到勾漏山就再也打听不出前面四个灰衣老人的踪迹,向山居人家询问,也回说从没听过毒沙峡的地名。

欧老头怒哼道:“咱们一个峰、一个山壑挨个踏过去,那怕找不到这鬼地方?”

单世骅和他一路同行,已知这位金臂神将,上了年纪,火气却不减少年,闻言苦笑:“老前辈,偌大山区,峰峦何止上干,真要挨个搜索,只怕不容易呢!”

欧老头双目炯炯,问道:“依你老弟,该当如何?”

单世骅道:“在下之意,毒沙峡既然叫峡,一定是个峡谷……”

欧老头道:“老弟说得不错,两山之间,谓之峡谷,咱们光找峡谷,就省了一半力气。”

单世骅道:“峡谷而叫毒沙,定是人迹不到之境。”

欧老头大笑道:“对,对,咱们专找人迹不到的峡谷,又省了一半力气。”

单世骅说了两句话,都被他拦了过去,只好接着说道:“老前辈别急,在下话还没说完,据在下想来那毒沙峡虽在人迹不到之处,但他们既在江湖出现,而且又有问鼎中原之心,羽党定然不在少数。一日之内,必有若干人进出,咱们只要选择一处可以看清四下情形的高峰,来个守株待兔,定可发现他们进出的人,毒沙峡也就找到了。”

欧老头大笑道:“老弟此计大妙,咱们就这么办。”

两人计议已定,就选择了一座峻拔高峰,攀登而上,这座高峰,远出诸峰之上,纵目远眺,数十里情形,尽收眼底。

两人找了一处避风的石崖坐定下来,欧老头放下韦宗方,抡目四顾,笑道:“单老弟,找到毒沙峡,你也只要在附近找一隐蔽所在,守护韦大侠等候老朽,不用冒险深入,老朽一个人进去,就不易被人发觉,救人也较为容易。”

单世骅知道他说的确是实情,毒沙峡高手如云,他一个人进去,行动上自然方便得多,这就点点头道:“老前辈说的极是……”

话声未落,只见欧老头霍地站起身目注东首,说道:“来了,单老弟快瞧,那不是两条人影?”

单世骅顺着他手指瞧去,那只是两点极小的黑影,在山林之间,宛如星丸跳跃,飞驰极速!心头暗暗惊凛,忖道:“毒沙峡果然卧虎藏龙,就以这两人的轻功来说,不知要高出自己有多远?”

那两点黑影一路疾掠,但奔到一处山坳,忽然隐去不见。

欧老头全神贯注,说道:“单老弟,那里好像是一座峡谷!”

两条黑影投入之处,相距少说还在一二十里之外,单世骅那里看得清楚?

欧老头瞧了一会,回头道:“走,咱们过去瞧瞧!”

单世骅道:“老前辈看清楚了?”

欧老头笑道:“自然看清楚了,那谷外左首是一道山涧,水势极急,谷口似乎有许多乱石……”

单世骅听的暗暗钦佩,自己远远望去,只能看到那座山峰,连峡谷都没看出来,这位老前辈却连谷口的乱石都瞧到了,目力之强,委实非同寻常!

两人走下山峰,就由欧老头领先,朝东首那座峡谷寻去。不过顿饭光景,便已奔近峰下,果然是一座峡谷,左首一道宽阔的山涧,水势奔腾极急。谷口乱石纵横,杂树丛生,刚好把峡谷人口堵住,如若是从山势看去,决难发现里面是一座峡谷。

欧老头奔到谷口,驻足端详了一回,嘿然笑道:“就凭这点阵法,也想挡得住人?咱们南海雷岭布的阵法,就不知比它高明了多少倍?”说到这里,把韦宗方交到了单世骅手上,一面说道:“单老弟,你跟在我身后,看我举步,你也举足,不可走错一步。”

单世骅道:“在下自当谨记。”

欧老头不再说话,当先朝乱石丛中走去。

单世骅跟他身后,亦步亦趋走进去,原来在这杂树丛生的乱石之间,果然有着曲折迂回的小径。而人入谷之后,经过两个转折,但见眼前怪石嵯峨,纵横林立,路险难行。

欧老头略一辨认,就领先步入石阵,那知走了一阵,忽然发现眼前阵法布置,比自己知道的繁复得多,不由回身瞧去,那知就在这片刻工夫,来时门户,业已全失,心头不觉大惊!

单世骅抱着韦宗方,跟在他身后,见他突然停下步来,满脸都是惊愕神色,忍不住问道:“老前辈莫非发现了什么事吗?”

欧老头摇摇头道:“不瞒老弟说,这谷中石阵,外表看来和咱们雷岭布置相似,但门户变化,却又不尽相同,唉!老朽平日从不注意这些,要是咱们姑娘在这里就好了,她博览群书,对阵法机关,懂的可多着呢!”

单世骅虽然不懂阵法,但江湖上走久了,听的自然不少,这就说道:“老前辈觉得门户不同,咱们不如退出去再作计较的好。”

欧老头苦笑道:“老弟说的谈何容易,咱们退路已迷,只有前进,真正到了迷失方向,老朽拼着耗些气力,索性把它一齐毁去,看看还困得住咱们不?”

说话之时,人已继续朝前行去,这一阵急走,居然给他走对了门户,穿出山谷夹道,前面出现了两条叉路,一南一北,各自绕着峰脚而去。

中间竖立着一方木牌,上为:“游人误入此峡,前行凶险,循原路退出,自可无阻。”

原来两人身前只有两三丈开阔的一小块平地,再朝前去,一南一北两条山径上,依然怪石嗟峨,纵横林立,显然这两条山径,各有阵法布置。

欧老头回头道:“果然是毒沙峡了!既已至此,老弟还是随我进去的好。”

单世骅点头道:“老前辈只管请先。”

欧老头瞧瞧方向,举步朝北首一条山径上走去。此处山径,幽逢盘曲,无疑较前面谷口繁复了许多,两人一路前行,那知走了顿饭光景,居然发现又复到了原处。

欧老头走的火趁,呼的一掌,朝身前一棵石笋上劈了过去!他含怒出手,这一掌的咸势,果然非同小可,但听蓬然巨震响处,石屑飞溅,一棵高与人齐的石笋,接着就是“喀”的一声,齐腰折断!

单世骅看的暗暗咋舌,就在此时,只听南首那条山径上,同样响起蓬蓬两声巨震,接着忽听南首峰上飘来一个苍老声音,喝道:“什么人敢毁我石阵?”

话声未落,只听北首峰上,也同样飘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什么人敢毁我石阵?”

这两句话,南首峰上飘下来的,声音洪亮,北首峰上飘下来的,声音较为低沉,单世骅跟在欧老头身后,只当是山谷的迥音,也并未在意。

欧老头大笑道:“你这些玩意,挡得住旁人,如何挡得住我欧大佬?”

左手朝前一推,又是“呼”的一声,一股劲急无侍的狂飚,朝前直卷过去,但听一阵哗啦啦巨响,堆在山路上的一大堆乱石,被他掌风扫卷,飞滚出数丈之外!

掌风扫过,乱石堆中,忽然走出一个矮小枯瘦的黑衣老人,面情橘诡,站在两人面前厉声道:“你这老儿,什么地方都可以去,闯到老夫峡里来,毁我石阵,难道嫌命长了?”

欧老头问道:“这里是不是毒沙峡?”

矮小老人道:“莫管这里是不是毒沙峡,我只问你毁我石阵,该当如何?”

欧老头大笑道,“原来这里果然是毒沙峡了,我嫌这些石头碍路。”

矮小老人怒声道:“现在老夫碍不碍路?”

欧老头道:“自然碍路了。”

矮小老人道:“很好,那你不妨也打一掌试试看?”

欧老头道:“正有此意。”

矮小老人似是甚怒,嘿然道:“你先接我一掌。”

他蓄势已久,话声出口,右手一扬,迎胸拍出一掌。此人掌力阴柔,丝毫不带风声,但一股暗劲已先掌势直逼而来。

欧老头右手一抬,硬接对方一掌!两人所修内功,路数大异,金臂神将欧桓以阳刚之力见长,发掌出掌,讲求碎石裂碑的威势。而对方这个矮小黑衣老人练的却是阴柔劲力,出手无声无息,在外形上,很难看出他功力造诣的深浅。

两人一掌接实,欧老头但觉自己掌力,和对方一接之际,忽然被一股阴柔之力,化解了开去。心头不觉吃了一惊,忖道:“此人究竟是什么路数?内功造诣,大非易与。”

矮小老人感到欧老头内力强猛,竟然被震的心神动撼,口中嘿了一声,脚下移动,向后退出一步。其实他是被欧老头掌力震退出去的,但欧老头的掌风,已被他无声无息的化解开去,是以欧老头一点也瞧不出来。

两人互以内力拼了一掌之后,彼此都知遇上了从未遇到过的劲敌,谁也不敢稍存大意之心。

欧老头也后退了一步,回头朝单世骅道:“单老弟,你退后些,老朽倒不信他能接我几掌?”

单世骅抱着韦宗方,和欧老头原也相隔有五六尺距离,闻言答应一声,立时朝后跃退,这一跃退,正好回到了两条叉路中间。瞥见朝南去的那条山径上,也有一个黑衣枯瘦老人挡着去路。

枯瘦老人对面,是一个身材魁梧的蓝袍汉子,两人相距五尺,各自虎视眈眈的凝注着对方。蓝袍汉子身后,站了一个身材苗条的黑衣女子,一手按着剑柄,静静的瞧着两人。

单世骅心中暗暗忖道:“看来这两人也动上了手,似在拼内功?”

心念方动,但见两人身腿微屈,蓝袍汉子右脚徐徐移动,换了一个方位。那枯瘦老人同样向左移出。一个向右,一个向左,同时徐徐移动脚步,他们移动虽极缓慢,但看去却是十分吃力。两人炯炯目光,互相注视,谁也不敢丝毫分心。

单世骅久走江湖,自然知道这两人看去极是平静,丝毫没有惊险,但其实双方此刻正在各凝功力,不发则已,一发之下,就如石破天惊,胜负立判。

就在此时,猛听自己这边,那矮小黑衣老人大喝一声:“老儿,你再接我一掌!”

单世骅急忙收口目光,朝自己这边看去。

敢情两人已经拆了几招,因为矮小黑衣老人出掌无声,是以听不到什么声息,但矮小老人却被欧老头逼的连连后退。此刻已经从原先站立之处,退出七八尺远。只见他黑袍鼓动,表情更显得狞厉,随着喝声,双手在胸前一圈,全力推出。他这一招在出手之际,吐气开声,定是用了十成真力,但掌风出手却依然并不凶猛,看去轻飘飘的甚是柔和!

金臂神将欧桓功力入化,经验何等广博,在动手之初,就已看出此人武功路数,以阴柔专长。哈哈一笑,身一稳,气聚丹田,双掌平胸,直等那股柔风拂近身前,双掌突然往前推去,但听一阵狂啸,掌风势若狂飚,席卷而去!

那矮小老人发出的一股柔和掌力,乃是他凝聚了九成以上功力,全力一击,满以为这一招上,多少也可给欧老头一个厉害!那知双方掌风乍接,陡觉心神大震,自己一股潜力,竟被对方刚阳劲的掌风震散,真气反震,一股强大掌风,直逼过来,脚下浮动,再也站不往,登登的朝后直退了五六步,血气翻腾,几乎跌坐下去。

矮小老头一脸橘笑,道:“老夫要向你说明一点,老夫掌风之中,含有奇毒,你我硬拼五掌,中毒已深,若无老夫独门解葯,一盏茶之内,毒性就要发作了!”

欧老头洪声笑道:“你当老朽怕毒?”

矮小老人望了他一眼道:“阁下功力深厚,不失为老夫数十年来仅遇的高手,但老夫不信你内功已到了百毒不侵之境。”

欧老头仰天大笑道:“老朽生就不畏奇毒,你不信就算了。”

矮小老头怔得一怔,阴笑道:“天下虽大,没有不畏奇毒之人。”

欧老头还未开口,突闻身后“蓬”的一声,传了过来,急忙回头看去,只见单世骅好端端摔倒在地上,不觉嘿然问道:“是你偷放剧毒,暗算了他?”

矮小老人道:“此人在老夫第一掌出手之时,因相距较近,已吸入毒气,老夫几时暗算他了?”

欧老头怒哼一声,纵身后跃,掠到单世骅身旁,只见他双目紧闭,果然是毒发昏迷,这就抬目道:“你独门解葯呢……”

话声未落,又是“蓬”“蓬”两声,从右首传了过来!接着只听一个洪大的声音笑道:“小子,你们也只有这点能耐?”

欧老头心头大奇,回头瞧去,只见往南去的山径入口处,也有两个人同时摔倒在地上,乱石丛中,大步走出一个黑衣枯瘦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章 误打误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