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51章 毒云出峡

作者:东方玉

欧老头道:“打赌的题目,要双方同意,老朽答应过你么?”

枯瘦老人冷冷一笑道:“欧大侠自己说过的话,难道忘了?”

欧老头道:“我说过什么?”

枯瘦老人道:“欧大侠说过老夫划出来的道,你无不奉陪,那就承认老夫无论出什么题目,你都是同意赌的了。”

欧老头老脸一红,点点头道:“算老朽同意你说的赌法吧!”

枯瘦老人道:“其实你不打赌也没关系。”

欧老头道:“此话怎说?”

枯瘦老人道:“咱们的赌注是他们几个身中伤毒之人,欧大侠若是取消打赌,老夫兄弟自然不会替他们治疗的了。”

欧老头怔了一怔,心想:“他这话说的有理,取消打赌,他们自然不肯替中毒的人解毒了。”心念转动,不由呵呵笑道:“老朽说过的话,自然算数,赌就赌吧!”

矮小老人冷笑道:“欧大侠还是不要以身试毒的好,咱们兄弟的两颗毒葯,性道相反,同时服下,就无葯可解……”

欧老头是个倔强的人,经不得人家当面相激,不觉大声道:“拿来,老朽就是毒死了,也不会要你们抵命。”

枯瘦老人一脸诱笑,探手人怀,摸出一个小小磁瓶,倾了一颗梧桐子大的朱红葯丸,徐徐说道:“这是老夫的南极丹。”

矮小老人也从怀中摸出一个磁瓶,倾了一颗黑色葯丸,说道:“这是老夫的北极丹。”

欧老头呵呵笑道:“老朽不信真能毒得死我。”

伸手接过,把两颗葯丸一下纳入口中,吞了下去。

枯瘦老人脸含橘笑,望了矮小老人一眼,两人一语不发,各自后退了一步。

欧老头瞪目道:“你们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枯瘦老人诡笑道:“欧大侠服下老夫兄弟练掣各走极端,霸烈无比的毒葯,一盏热茶时间,即将发作……”话到此处,倏而住口不言。

欧老头道:“发作了如何?”

枯瘦老人又后退了两步,道:“葯性发作,势必癫狂而死。”

欧老头仰天大笑道:“老朽不信……”

话声未落,突然脸色一变,席地坐下,缓缓阖上眼睛,运功调息。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欧老头堪堪跌坐下去,正在运功之际,身子忽然起了一阵剧烈的抖动,平空跃起三尺来高,又砰的跌了下去。

枯瘦老人和矮小老人,不自禁的又后退了两步。两人四道目光只是注视着欧老头,只见他须发戟张,汗出如注,敢情他仗着修为功深,正在竭力运功,抗拒体内两种完全相反而已经发作的毒性。

枯瘦老人看了一阵,抬目道:“此人已经无救了!”

矮小老人点点头道:“两极丹是咱们练习独门毒功外用之葯,毒物何等霸道,不能入口之物,只要一粒入口,就已无救,可笑这老儿一口吞了两粒,那还有命?”

枯瘦老人道:“咱们可以回去了。”

矮小老人道:“不错,咱们可以走了。”

枯瘦老人躬身一礼,道:“师兄请。”

矮小老人抬抬手道:“师弟请。”

两人转过身子,一个往北.一个往南,各自朝山径上行去。

枯瘦老人走出几步,突然住足,叫道:“师兄,咱们着了这老儿的道!”

矮小老人闻声停步,略一运气,立时脸色大变,怒哼道:“这老儿原来也是用毒能手,居然在咱们身上,不知不觉被他做了手脚!”

枯瘦老人脸上肌肉*挛了一下,道:“师兄可觉得毒性已经发作了么?”

矮小老人哼了一声,道:“不错,来得很快!”

他正待举步,突然一跤跌倒地上。

枯瘦老人吃了一惊,只觉双脚一软,举步艰难,也缓缓坐了下去,口中叫道:“师兄,这是什么毒葯?”

只听有人阴笑一声,接口道:“你说对了!”

随着话声,从一块大石后面,闪出一个白髯老人,此人身穿一袭宽大黑袍,面含微笑,手持竹杖,缓缓朝两人走过来!

枯瘦老人双目直视,嘶声道:“毒沙峡主!”

矮小老人神色狞厉,喝道:“二十年来,咱们兄弟信守前言,始终未离开此谷一步,峡主何以自毁诺言,乘机暗算咱们兄弟?”

白髯老人橘笑道:“两位认识老夫,那是再好也没有了。”他缓缓走到两人身边,接着说道:“现在老夫取消前言,要请两位出山,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枯瘦老人等他走近,突然嘿一声,扬手一掌,劈了过去,他练的是阳刚掌力,一掌出手,足可裂石开碑,那知劈出去的掌力,竟然丝毫也没有劲风,力道尽失。

白髯老人冷冷一笑,道:“老夫对两位并无恶意,但两位若要激怒老夫,那是自讨苦吃了。”

矮小老人目注白髯老人,厉声道:“你……不是毒沙峡主。”

白髯老人道:“老夫如何不是?”

枯瘦老人大笑道:“你若是毒沙峡主,自然知道当年咱们如何约定的了?”

白髯老人道:“当年是如何约定的?”

矮小老人接道:“咱们兄弟昔年受峡主礼聘,担任护法之职,因与副总护法毒手天王龙在天意见不合,愤而离去,当日峡主以咱们兄弟既在峡中任事,就不能任意离去,因此指定咱们兄弟居住在此谷。曾说他一天不死,咱们就一天不准出谷,但也严禁毒沙峡的人擅人此谷,目前龙在天已然当上了总护法,咱们自无再返之理。”

枯瘦老人接口道:“咱们既非被峡主囚禁于此,你取消前言这句话,就有了破绽,何况朋友真要是毒沙峡主,也算是咱们旧日主人,进入此谷,就毋须隐身施毒,宜等咱们毒性发作,再现身相见。”

白髯老人点点头笑道:“不错,老夫确实不是毒沙峡主。”

矮小老人道:“那么朋友假冒毒沙峡主,究竟是何居心?”

白髯老人阴笑一声,道:“老夫此来,确实为了敦请两位出山,并无恶意。”说到这里,哈哈一笑道:“毒沙峡主曾说他一天不死,你们就一天不准出谷,两位这就上了大当。”

矮小老人道:“咱们兄弟如何上当?”

白髯老人道:“毒沙峡主老的死了,新的继任,永远是这身装束,你们一辈子也莫想出谷去了。”

矮小老人道:“咱们兄弟久居此谷,原有终老此谷之意,并不想再出去了。”

白髯老人口气一顿,又道:“两位认为老夫这身打扮,是假冒毒沙峡主么?”

枯瘦老人道:“难道不是?”

白髯老人哈哈一笑道:“你们可知当年毒沙峡主那身装束,也是假冒别人的么?”

矮小老人道:“这老兄倒是闻所未闻。”

白髯老人道:“两位当时身为毒沙峡护法,知不知道毒沙峡主究是何人?”

矮小老人道:“这个咱们也弄不清楚。”

白髯老人得意一笑,道:“他就是毒剑谷胤。”

枯瘦老人望了矮小老人一眼,疑信参半的道:“毒沙峡主会是毒剑谷胤?他当年在江湖上已是极负盛名的人,何用再自称毒沙峡主?”

白髯老人目中闪过一丝厉色,道:“毒剑谷溉从南海逃出,流窜至此,无意中在毒沙峡中遇上了九毒神君……”

“九毒神君!”矮小老人吃惊道:“昔年九毒神君,就在毒沙峡?”

白髯老人续道:“神君和他一见如故,延入峡中,不料谷老贼却觊觎神君一部毒经,又觊觎毒沙峡基业,终于下手杀害神君,以毒沙峡主自居,他那身装束,就是假冒神君的了。”

矮小老人道:“毒剑谷胤假扮九毒神君,想是为了统率毒沙峡的人。”

白髯老人道:“正是如此。”

枯瘦老人道:“听朋友的口气,像是九毒神君一派的人。”

白髯老人道:“神君就是老夫先师。”

枯瘦老人暗暗一惊,问道:“朋友如何称呼?”

白髯老人道:“老夫九毒教主。”说到这里,突然面容一肃道:“毒剑谷胤已死,两位不出此谷之约,业已解除,老夫意慾敦请两位,担任本教左右护法,不知尊意如何?”

矮小老人道:“教主这般敦请法子,老夫兄弟实在不敢领教。”

枯瘦老人接口道:“不错,这是胁逼,那里还是敦请?”

九毒教主道:“两位是指责老夫不该使毒,但老夫如果不把两位留下,如何能与两位唔谈?老夫立时替两位解毒就是了。”说完,大袖一抖,露出鸟爪般五指,屈指朝两人弹去。

都峤二老跌坐地上,但觉一缕异香,钻入鼻孔,精神为之一爽。

九毒教主拱拱手道:“老夫方才多有冒犯,现在剧毒已解,两位运气试试,内腑是否还有徐毒?”

两人其实那里要九毒教主交代,早已暗自试运真气,觉得果然已无馀毒,这就点了点头道:“没有了。”

九毒教主道:“老夫恭迓两位而来,那么就请收拾收拾,可以出山去。”

枯瘦老人怒嘿一声道:“咱们几时答应过了?”

九毒教主听的一呆,道:“两位不是说毒剑谷胤一死,两位就可解除当年誓约了么!”

枯瘦老人洪声笑道:“谷胤死后,咱们兄弟虽已解除出山之约,但咱们并不是非离开此谷不可。”

矮小老人道:“不错,老夫方才已经说过,咱们兄弟久居此谷,已有终老此谷之意,不想再出山去了。”

九毒教主厉声笑道:“老夫已然说出来了,两位不肯屈就,那也不成了。”

枯瘦老人大声道:“老夫就是不答应,你待如何?想和老夫动手?”

九毒教主阴笑道:“老夫毋须动手。”

矮小老人突然脸色一变,低哼道:“师弟,咱们身上之毒,并未解除。”

枯瘦老人心中惊觉,嗔目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九毒教主仰天大笑道:“都峤二老,岂是容易对付的人,老夫要是没有防到这一手,岂非纵虎归山了?”

枯瘦老人道:“现在你要怎么样了?”

九毒教主阴笑道:“谷外车马已备,现在就请两位护法上路。”话声一落,回过身去,喝道:“你们可以进来了。”

只见谷口人影姗姗,走进四个长发披肩,年约十六七岁的玄衣少女,朝九毒教主躬下身去。

九毒教主一摆手,指着两人道:“这两位就是本教左右护法,你们还不上去叩见?”

四名玄衣少女果然一齐朝都峤二老躬身施礼,莺声呖呖的道:“教下叩见两位护法?”

九毒教主又说道:“两位护法,中了毒沙峡妖人之毒,身子不能转动,你们可要小心挽扶,送出谷去。”

这倒好,他自己下了毒,推到毒沙峡主头上去了。

都峤二老听的又好气又好笑。

四个玄衣少女答应一声,果然悄生生走了过去,挽扶着两人,出谷而去。

再说欧老头原是仗着自己服过南海门解毒圣葯“辟毒金丹”,百日之内,可以诸毒不侵,才敢接受两人打赌,一口气吞下了都娇二老的“南极丹”和“北极丹”。要知这两颗葯丸,乃是两人外用的练功之葯。

矮小老人练的是寒毒无比的“九阴毒掌”,枯瘦老人练的则是阳刚火毒的“九阳毒掌”。这两种毒掌,顾名思义,就可知道:十足是左道旁门的外门毒功了。

练功之时,需以剧毒葯物,涂在手掌上,再以内功吸入掌心。他们取出来的这两颗葯丸,就是外用练功之物,不但剧毒无比,而且还配了极霸道的葯草。“九阴毒掌”是阴柔寒毒的功夫,配的当然是大冷大寒之葯。“九阳毒掌”则是阳刚火毒功夫,配的当然是大火大热之葯。

这两种大寒,大热的烈性毒葯,只限于外用,自然断断不可入口,欧老头却把葯性极端相反的两颗葯丸,一口吞了下去,怎不倒翻了五脏庙?

他只觉一股炙热如火,烫澈心肺,另一股奇寒如冰,冷入骨髓。这两股东西,按说一热一冷,一水一火,正好抵消。

那知外用葯力,何等强烈,不仅丝毫没有中和,却反而冷者更冷,热者更热,在肚内水火不容,冰炭异势,起了激烈的冲突。

于是欧者头的身子也就起了激烈的颤抖,激烈得*挛,甚至于不住的朝上蹦了起来。这要是换了旁人,早就报消了,但欧老头的内功精湛,体内又是服过“辟毒金丹”,诸毒不侵。

因此这两股邪恶力道,尽管冰炭异势,在肚内冲突,他依然瞑目跌坐,以意驭气,紧咬牙关,竭力忍受。这样过了顿饭光景,一冷一热两股力道,越来越加厉害。他既无法使它在体内化解,也无法把它们逼出体外,只是翻翻滚滚势如油煎。

以欧老的功力,也已实在难以忍耐了!忽然心中一动,想起方才自己接触到甘瘤子师兄妹两人,觉得他们身上炙热如火,单世骅的身体却又触手如冰。分明他们就是中了火毒和寒毒。

自己如能以无上内功把体内这一冷一热两股葯力分开,再以本身功力,度人他们体内,岂不正好以毒攻毒,互相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章 毒云出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