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52章 白沙枯井

作者:东方玉

甘瘤子点点头道:“单兄说的极是,这可能是毒沙峡内部,也各怀心机,甚至在四大天王中,也互不信任,因此有人擒住了韦宗方,毒孩儿得到消息,就要连夜向他师傅报告了。”

韦宗方道:“在下既非大有名头的人,他们何用如此?”

甘瘤子笑道:“不说韦兄弟如今已在江湖上是无人不知的英雄人物,光是你身上的镂文犀,引剑珠两件异宝,就足以使他们眼红了。”

柳凌波手上捧着一块棱角不平的山石,瞧了半天,递给甘瘤子道:“大师兄,你瞧瞧吧!”

甘瘤子接到手上,正待问话。

欧老头已开口问道:“姑娘没瞧出来?”

柳凌波笑道:“我自然瞧出来了,这贼人多坏?他在凹凹不平的地方,用钢针划着发丝细的小字,还东一个,西一个的,害得我看了半天,才算看懂。”

欧老头道:“石头上有字?这就对了,老朽就是看到这小子假作拔鞋后跟模样,从怀中取出一块石头,放到地上,才转身回去,觉得事有可疑,才把它带回来。”

刚说这里,只听甘瘤子捧着石块,低低念道:“番僧智光,练成毒手印。”

“噫!”甘瘤子口中喧了一声,道:“奇怪,这明明是向外。传递的消息,由此看来,毒沙峡好像有人卧底?”

柳凌波道:“有人卧底,也并不稀奇呀,噢,我想最好把这石块放回原处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来把它取去?”

甘瘤子道:“这话不错,咱们该把它放回去才好。”

欧老头发现了毒沙峡入口,心头已是极急,从甘瘤子手上取过石块,说道:“老朽这就把它放回原处去。”他抬头望望天色,接道:“此刻已快近三更天了,你们四位就在这里息歇,老朽想进去瞧瞧。”

韦宗方道:“在下和老丈同去。”

甘瘤子道:“既然知道了他们入口,要去自然大家都去。”

柳凌波道:“大师兄,我认为这还是欧老丈一个人去的好。”

甘瘤子道:“二师妹有何高见?”

柳凌波笑道:“今晚只能让欧老丈一个人去。”说完,回头朝欧老头道:“不过老丈只能探路,对里面的路径,越详细越好,对你的行动,越隐密越好,纵然找到束姑娘,纵然只要举手之劳,就可以把她救出,也切莫救人。”

甘瘤子笑道:“二师妹,你……”

柳凌波没待他说完,急道:“我自有道理。”

欧老头怔道:“姑娘有什么计划,说出来让老朽听听。”

柳凌波道:“咱们几个人中,以老丈的武功最高,如果光去觑探里面虚实,定可使对方一无所觉,完成任务回来,欧老头点点头道:“这一点,老朽决可办到。”

柳凌波笑了笑道:“但是你如果把束姑娘救了出来,对方一经发觉,必然加强戒备,那么韦少侠要想进去,探听他令尊消息,岂不就棘手了么?”因此,我想了一条计策,既要把束姑娘安然救出,而且韦少侠也可以探出他令尊的消息。同时也不惊动对方,使他们有所警觉,但最紧要的就是老丈今晚只探虚实,暂时不采取行动。

欧老头道:“姑娘这条计策,真要有把握,老朽自然遵命办理。”

甘瘤子道:“我这位二师妹小有才气,她既然这么说了,也许不假。”

柳凌波道:“还有一点,老丈要记住了,他们既以毒沙名峡,说不定里面到处布有剧毒,老丈服过‘辟毒金丹’不畏奇毒,最好也能留心一二,看看那里有毒,那里无毒?”

欧老头道:“这个容易,老朽身边带有试毒针,一探即知。”

柳凌波道:“这样就好,这条计全仗老丈此行,现在老丈可以走了。”

欧老头道:“姑娘还没说出这条计来?”

柳凌波抿抿嘴道:“天机不可泄漏,目前还不到说的时候,老丈可以去了。”

欧老头道:“好,老朽听姑娘的就是了。”

说完身形一闪,掠出洞去,月光之下只见一条淡淡影子,浮空虚掠,去势极快,眨眼之间,已是不见。

甘瘤子赞叹的道:“欧老丈一身功力,只怕比师傅也相差无几了呢!”

柳凌波道:“那不见得,师傅真要施展身法,就是大白天里,也只能看到一条淡淡的影子,这时候月光之下,终究不是大白天。”

单世骅坐在边上,心中暗想:“他们师傅不知究竟是何来历?听他们口气,好像武功比金臂神将欧桓还要高得多!”

韦宗方在上饶安远镖局,听到过天杀娘的声音,但没有看到天杀娘的人,那正是在大白天里,因此听了甘瘤子师兄妹的话,并不觉得惊奇。

大家因欧老头已经进入毒沙峡去了,各自全神贯注,望着对面山脚那口枯井。其实相隔太远,连枯井都看不到,大家目光只是瞧在那块地方附近而已!

约莫过了半个更次,依然不见欧老头出来,大家都感到有些不耐。

柳凌波道:“欧老丈此时还不出来,莫要不相信我的话,出手救人,那就破坏了我整个计划。”

甘瘤子笑接道:“我想不会的,这位老人家为人直爽,去的时候,他既然一口答应,不至于中途变卦。”

单世骅道:“莫非被人发现了?”

甘瘤子道:“那更不可能,以欧老丈的武功,只要留神一些,守衙的人大半是门人弟子,决不会发现他。”

对面山脚,忽然冒起一条人影!

韦宗方道:“欧老丈出来了!”

甘瘤子急忙摇手道:“不是!”

话声未落,只见又是一条黑影,跃了上来。

这时前面那条黑影,业已洒开脚步,飞奔而去。后面那人也施展轻功,疾快朝山外奔去。这两人去的方向不同,但脚下都十分快速,似是急于赶路一般。

四人之中,自然要数甘瘤子内功最深,目力最强,他凝足目光,注视了一会,低声道:“这两人的身手,只比毒孩儿略高,似是毒沙峡的门人弟子。”

柳凌波问道:“大师兄,你看清他们是谁?”

甘瘤子道:“距离大远了,看不清楚他们面貌,只是前面一个穿着一身蓝缎长袍,看去上了年纪,后面一个身穿黑衣,是他们毒沙峡的装束……”

山脚下,又有一条人影,飞腾而起!

这人身法奇怪,才一现身,就箭一般朝山腰掠空飞来。

甘瘤子笑道:“这是欧老丈了!”

话声甫落,只听微风飒然,欧老头已经弯腰跨进石窟,接口道,“你们等急了吧?”

柳凌波忙道:“老丈快坐下来再说,里面情形如何?”

欧老头笑道:“姑娘要老朽办的,幸未辱命,此行收获还着实不小。”

柳凌波道:“老丈没被他们发觉吧?”

欧老头大笑道:“老朽留上点神,当然只有发觉他们的了。唔,姑娘急于想知道些什么,你请先问吧。”

柳凌波道:“我看还是老丈自己说的好,我们问的,未必都是你看到听到的。”

欧老头点点头道:“好,老朽先从人口路径说起,他们似乎有两条出入路径,从枯井下去,只能算是一条秘道,通到他们峡后……”

柳凌波问道:“枯井下面真的会有座山峡么?”

欧老头道:“自然有峡,而且里面还相当宽广,那另外一条路径,大概直通前峡,老朽时间不多,来不及去察看。”

柳凌波问道:“从枯井下去的情形如何?”

欧老头道:“枯井下面是一条黝黑的地道,其中转折极多,约有三里多长,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地上。那是一个岩石剔透玲珑的洞窟,好像假山一般,里面有许多石钟rǔ,形成大小洞穴,都可以走的通,也最容易使人迷路。穿行洞窟,只要记住进去的时候,每逢洞穴,走最左边一个,出来的时候,走最右边一个,那就不会错了。嗅,还有一点,就是石钟rǔ上涂有毒粉,进去必须用布蒙住口鼻,而且不可沾上一点,才可无事了。”

柳凌波问道:“再进去呢?”

大家都在凝神细听,只有柳凌波一人发问。

欧老头道:“穿出这座石窟,是一条两山夹峙的峡谷,不到半里来路,地上铺着极细的白沙……”

柳凌波道:“这白沙可是有毒?”

欧老头一拍膝盖,笑道:“姑娘说对了,这细沙就是极厉害的毒粉,不过老朽一路行去,随手攀下山石,每隔一丈,就置放了一块,只要靠右边崖壁下行去,就可通行无阻。”

他顿了一顿,接着说道:“走出山谷,就是毒沙峡的后山,这里是一片竹林,再下去,就是毒沙峡主居住的毒宫。竹林四周有四五座石屋,那是峡中地位较高的人住的。周围还有许多较大的石屋,那就是手下人住处了。西首峡底,地势偏僻,大概是囚人之处……”

他一边说话,一边用手在地上划着峡中的形势,解说十分清楚。

正说之间,突然身形掠起,闪电朝石窟后面扑去,口中喝道:“什么人?”

甘瘤子敢情也已察觉,脸上神色一变,和欧老头几乎是同时站起,但欧老头快了一步,抢在前面扑去。

只听“吱”的一声,欧老头足尖蹴到了一只老鼠,那老鼠受了惊,一下朝洞穴中钻了进去。

欧老头似乎呆了一呆,没有作声。

甘瘤子脸上不期飞过一丝惊奇之色,抬目道:“老丈,没有人吧?”

欧老头道,“是老鼠,那就没有人了。”

甘瘤子心中暗想:“自己明明听到了人的鼻息,难道老鼠的呼吸也和人一样?”

这话他没说出来,因为欧老头既然说没人,当然不会错了。”

柳凌波道:“老丈,你再说下去咯!”

欧老头回身坐上,说道:“蓝君壁好像被他们强迫服下了某种葯物,这毒葯,说来真是厉害,能使人把心中隐秘,全说出来……”

柳凌波道:“你看到他了?”

欧老头道:“自然看到了,室中只有他和龙在天两人,对面而坐,好像老朋友谈家常一般,龙在天主要目的,原是为了追问他引剑珠和镂文犀的下落,没想到蓝君壁说出来的,竟是他奉九毒教主之命,劫持咱们姑娘之事,老朽去的时候,他正好说到这里。”

柳凌波道:“这消息对龙在天也是非常重要。”

欧老头道:“没错,龙在天根本不知道江湖上有九毒教主其人,更不知道九毒教主网罗高手,蓄意要夺回毒沙峡基业,尤其蓝莘夫和九毒教主已有勾结,更使他吃惊不小。”

“哦……”欧老头忽然“哦”了一声,问道:“方才你们可曾见到有两个人从枯井中出来?”

柳凌波问道:“看到了,那是什么人?”

欧老头赫的笑出声来,道:“前面一个是蓝莘夫,后面一个则是龙在天的门人。”

甘瘤子奇道:“蓝莘夫也赶来了?”

欧老头笑道:“当然不是真的,是龙在天手下一名姓刘的护法改扮的。”

柳凌波道:“那是干什么?”

欧老头道:“这两人自然是奉命之事,假扮蓝莘夫的人是去九毒教卧底的。他门人则是携了龙在天亲笔信,赶云南见蓝辜夫去的。”

柳凌波道:“是了,他有蓝君壁做人质,自可威胁蓝莘夫了。”

欧老头道:“姑娘说对了,蓝莘夫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自然非就范不可。”

柳凌波道:“欧老人家,还有没有?”

欧老头道:“老朽不是跟着两人后面出来的?看到、听到的都说来了,难道还不够?”

柳凌波点了点头道:“够了,就是你说的这些,已经足够咱们用了。”

欧老头道:“姑娘现在也该谈谈你的妙计了?”

柳凌波含笑道:“这条计叫做移花接木,以真乱伪。”

欧老头笑道:“我老头头脑简单,姑娘别打哑谜,还是直说的好。”

柳凌波目光朝大家一转,笑道:“我这条计,第一步先是救人,由韦少侠扮蓝君壁,我扮束姑娘,混进毒沙峡,把假韦宗方,真束姑娘先掉包出来。”

甘瘤子道:“咱们把蓝君壁救出来作甚?”

柳凌波微然一笑道:“蓝辜夫在云南道上,是响当当的人物,又精于用毒,真要让他和毒沙峡勾结上了,对整个武林而言,也是一件大害,咱们把蓝君壁弄出来之后,也就是减少了毒沙峡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甘瘤子道:“咱们把他弄出来了,安顿到那里去?”

柳凌波道:“这个以后再研究,反正对咱们是利多于害。”

甘瘤子道:“好吧,依你的妙计,就把他弄出来再说!”

柳凌波道:“大师兄假扮蓝莘夫……”

甘瘤子道:“这就不对,龙在天的信还没有送到,蓝莘夫怎会马上赶来?”

柳凌波道:“九毒教主已经在勾漏山出现,蓝莘夫自然也得到消息了,他儿子被掳,兼程赶来,有何不对?你还可以和龙在天讨价还价,谈谈条件,最后透个消息给他,就是九毒教主也来了,而且还收了都峤二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章 白沙枯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