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53章 尼庵隐秘

作者:东方玉

韦宗方右掌一立,正待劈出。

柳凌波嘴皮微动,以传音说道:“韦少侠暂勿出手,让我试试她!”

原来她看出这中年女尼屈指轻弹,使的竟是沙门中的“多罗叶指”,具有隔空点穴之功,心头暗暗一惊,怕韦宗方不知究竟,吃了眼前亏,故而才出声阻拦,一面暗运功力,左掌轻舒,掌心向外,斜斜引出。

中年女尼指风出手,口中原想喝声“倒下”,但一眼瞧到柳凌波脸含娇笑,生似毫不在意一般!心中还在冷哼,陡觉一股潜力,把自己指风,向旁侧引了开去。一时不觉大吃一惊,喝道:“导实返虚,你倒真有两手!”

随着话声,倏地欺近一步,两手齐发,突袭而出。她出手神速,左抓右指,各成家数,使的辛辣异常!

柳凌波见她右手使的依然是“多罗叶指”手法,指风劲急,左手使的竞是“玄冰爪”。不禁“噫”了一声,侧身让开对方左爪,自己右手当胸,左手仍然使了一记“导实返虚”,把对方指风引开。

就在把对方指风引开之际,当胸右掌,立即跟着竖斫出去。这一记掌势极快,江湖上能挡得住她一击之人,已是无多,但中年女尼身形像陀螺般一个急旋,闪了开去。

柳凌波瞧的暗暗一凛,心想:“此人武功,竟然不在自己之下,这会是什么路数?”

两人一合即分,即听殿后那个冷冰的声音道:“听她掌风,好像是峨眉青衣庵的‘破风掌’,你问问她,可是青衣庵的再传弟子?”

柳凌波越听越惊,江湖上从没一个人认得出师傅来历,不料此人身在殿后,光听自己掌风,就被她一口道破,看来此人身手之高,当真非同小可!她因师傅从不喜人提起她老人家的来历,这就回道:“不是。”

那冰冷声音重哼一声,道:“徒儿,把她拿下,放一个回去,要他们师傅到准提庵来领人。”

这口气好不自大?

柳凌波明知对方极非易与,也不禁柳眉一挑,冷笑道:“只怕未必!”

那冰冷声音喝道:“素月,你先用破字诀前三式对付她。”

中年女尼躬身道:“弟子领命。”

缁衣飘摆间,人已欺到柳凌波面前,伸出白净手掌,掌根一吐,呼的一声,迎面劈来。

柳凌波口中虽然说出“只怕未必”,其实内心对殿后这位冰冷声音的人,也莫测高深,未尝不深具戒心,听她喝出要以“破字诀”前三式对付自己,不知所谓“破字诀”是如何厉害的招式?

这时眼看中年女尼倏然欺近,一掌迎面劈来,不禁脚下一提,后退一步,原来她一掌疾风飒然,只是极普通的一记“五丁开山”。她师傅居然另外起了个名字,叫什么“破字诀”前三式!

要知“五丁开山”乃是一记硬功夫,使掌之人,必须有裂石开碑之力,不适宜于女子使用。这正合上了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柳凌波那会把中年女尼这一招“五丁开山”放在眼里?右手扬处,硬接对方一掌。

这时双方掌势业已触上,中年女尼本来是掌根吐劲,此刻忽然五指如刀,改吐为削,一股劲风突朝柳凌波手腕削来。

柳凌波但觉对方掌力突然转强,宛如冰刀一般,锐利无匹,难以震开,不由一凛,但此时已无暇变招,手腕微沉,原式击去,但听“拍”的一声,双掌接实,两人娇躯一晃,各自被震开了半步。

柳凌波只觉自己手掌,好像拍在刀锋之上,掌心一凉,隐隐生痛,心想:“这是什么邪门掌法?”心念转动,不觉怒笑一声,左手起处,一记“手摘星辰”,疾向中年女尼头上抓去。

中年女尼身向左晃,右手上扬,使了一招“手挥五弦”,正好挡开了柳凌波的招式,纤纤五指拂上手背。

柳凌波心头怒极,掌上运劲,就以手背反击。这又是一记硬接,又是“拍”的一声,中年女尼内力不如柳凌波,被震得斜退出去。

柳凌波也后退了半步,又感到手臂一凉。

中年女尼冷叱一声,跟着身形一晃,一掌从侧翼拍入,她使的是内家大胜挪身法,神速无伦,柳凌波身形斜绕开去,随手一招“疏影斜横”,掌势横扫出去。

中年女尼左掌一带,架开柳凌波掌力,缎衣飘动,人已到了柳凌波正面,双手疾发接连拍出四掌,但听四声“拍”“拍”脆响,四掌接实,柳凌波突然觉到不对!

自己功力,原是远胜对方,但不知怎的,这四掌明明是全力击出,存心要给对方一个厉害,却感到无法发挥!全力击出去的力道,最多只有七成光景,这样一来,这四掌接实,双方竟然成了功力悉敌,两人各自震退了半步。

适时只听殿后那人忽然响起了一声咳嗽。中年女尼突然一退即上,两臂一分,格开柳凌波双手,前进之势,忽然加速,不知如何,一下已抢入柳凌波手臂长度以内,双手化掌为指,一左一右,闪电朝柳凌波双*之下的“rǔ根穴”点来。

柳凌波和她四掌接实,发现自己功力,忽然间减弱了三成,心头大感凛骇!想起方才殿后那个冰冷的声音,曾叫中年女尼使展“破字诀”对付自己之言,莫非使的是什么左道旁门怪异手法不成?

她这一分神之际,突见中年女尼格开双手,像小鸟投怀般欺了进来,两缕指风,业已袭上身前。

柳凌波久经大敌,虽然大吃一惊,但却心神不乱,左手一记“自下湘帘”横时护胸,足尖一点,身形纵起,朝后疾退。

那知中年女尼双手作势,袭取她“rǔ根穴”,竟然只是一记虚招,左手疾收,右手突出一缕指风,突然向下直落,点在柳凌波左膝“中读穴上。”

柳凌波纵后倒跃出去,身形还没落地,但觉左膝一麻,身子一个斜倾,几乎栽倒。但她终究是天杀娘门下的得意弟子,武功已臻上乘,身形一倾之际,右足一点,接着飞跃而起。左手迅疾朝下一拍,解开穴道,人已一下掠出去一丈来远。

中年女尼一指得手,那肯错过机会,双肩一晃,欺身追上。

韦宗方站在边上,袖手旁观,做梦也想不到以柳凌波的身手,只在几招之内,就败在对方手下,眼看柳凌波突然身形斜倾,脚上似已负伤,中年女尼如影随形的追了上去,心头一惊,不觉大喝一声,扬手一掌,朝中年女尼身前劈去!

他一时情急,这一掌发出去的,正是被武林中视同和道家“无形剑”同样使人无可抗拒的“修罗刀”!

掌风出手,但听空中登时响起一声轻微细长的“嗤”声,好像把空气都齐中部了开来!

殿后那冰冷的声音,突然喝道:“徒儿速退!”

中年女尼堪堪掠起,听她师傅的喝声,心头一惊,急忙提气后跃,但韦宗方拍出的掌风,已从她侧面劈到。

中年女尼疾退之中,突然右手一挥,使了一记“移山填海”,掌风横拍。这一招她并没有使错,“移山填海”正是封拒侧面敌人攻势的招法;但她封拒“修罗刀”,这就错了!

但听殿后那冰冷声音,厉喝道:“接不得……”

但已经迟了!中年女尼闷哼一声,身躯跌跌撞撞的退了五六步,一条左臂废然下垂,再也举不起来。

这原是眨眼工夫的事,这同时,柳凌波倒跃出去,一掌拍开腿上穴道,她出道以来,可说从没受过挫折。

此刻无端败在中年女尼手下,早已气得粉脸通红柳眉倒竖,岂肯甘休?身子落地,迅速探手入怀,取出五柄寒光灿然的柳叶银刀托在左掌,右手纤纤玉指,拈起刀尖,随手丢起!她手法熟练,这一丢,但见银刀在殿上划了半个弧形,突然发出尖锐刺耳的啸声!

“嘘聿聿……”一道银虹,迅若掣电,猛向中年女尼当胸激射而去!这时,正当中年女尼伤在韦宗方的“修罗刀”下,左臂若废,连连后退!

韦宗方曾在安远镖局见识过天杀娘的“回风刀”,此刻听到“嘘聿聿”的尖啸,急忙抬头瞧去,只见那柄银刀好像长着眼睛一般,锐啸刺耳,跟着朝中年妇尼刺去。

韦宗方暗暗皱了下眉,心想:“这中年女尼纵然可恶,但也罪不至死。”

心念方动,但听“叮”的一声,银刀才到中途,好像被人用石子砸中,震荡了开去,这颗石子,不知来自何方,敢情还是一粒砂子。

是以连韦宗方也没看得清楚,当然决不是中年女尼打出来的;但天杀门的回风力,岂同寻常?才被震开,那飞刀在半空划了个弧形,重又“嘘”的一声,朝中年女尼射了过去。

“叮”!又是一声清响,急射而去的银刀,又被人家一粒细沙震荡开去。

“叮……”这回对方不待银刀在空中打转,接连又是一粒细砂打在银刀之上,回风刀接连被震,势道已竭,“当啷”一声坠落地上。

韦宗方站在边上,竟然看不出那三粒细砂,究竟来自何方?

甚至连发刀的柳凌波,也丝毫看不出来,她脸色铁青,凛然站在殿前,冷冷喝道:“老尼姑,你何用躲在后面,鬼鬼祟祟的出手,有本领,就让柳凌波见识见识……”

只听另一个冰冷的声音,喝道:“臭丫头,好大的口气?”

这声音来自身后,柳凌波傻然一惊,急忙回过身去,原来这后殿天井上,不知何时,抬来了一顶黑色软轿。

此时那软轿已经停在阶前,抬轿的是两个黑布包头的小脚老太婆,这时一左一右伺立轿前,一动不动。那黑色软轿。四周都围着黑布,无法看的清楚轿中之人。

柳凌波心头暗暗震惊,无论自己方才把一口真气如何贯注在刀上,无论自己面向着殿上,但身后数丈之内,来了一顶软轿,都一无所觉,光是这两个抬轿的老太婆的轻功,就已大有可观!

她心知来了强敌,而且殿后还隐藏着一位神秘高手中年女尼的师傅,尚未露面。这一来自己两人,岂不陷入了腹背受敌之境?

柳凌波虽然暗暗吃惊,但心神不乱,嘴皮微动,以“传音入密”朝韦宗方说道:“韦少侠,你快过来,目前形势险恶,你替我守住背后。”

韦宗方依言走了过去,手按剑柄,站在柳凌波身后,目光一瞥,大殿上已不见中年女尼的影子,敢情她闪进殿后去了。

适时只听殿后那个冰冷声音说道:“师妹来得正好,这两个无知小辈就烦你一并拿下,女的好像是峨嵋青衣庵的再传弟子,男的方才施展‘修罗刀’,自是修罗门下。”

但听轿中那个冰冷声音说道:“师姐只管放心,这两人交给我就是了,到咱们准提庵来惹事的人,那管他是青衣庵的弟子,修罗门的传人?”

韦宗方听她辱及修罗门,不禁大声喝道:“在下不是修罗门的人。”

轿中那人道:“我不管你们是谁。”

柳凌波哼了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轿中人冷冷说道:“你们也不用问我是什么人,恁你也不配问我是谁。”

柳凌波道:“方才击落我飞刀的,就是你么?”

轿中人道:“区区回风刀,何足为奇?”

柳凌波冷笑道:“很好,我会让你试试回风刀厉害的。”

她说话之时,疾快的后退几步,弯腰从地上拾起方才被击落的那柄银刀,就在她直起腰来的刹那之间,突然素手连扬,五柄柳叶银刀,同时脱手丢出。

这一下当真快如掣电,刹那间银光盘空,锐啸刺耳,五柄银刀连成一道直线,朝黑色软轿中飞射而去!

银光一闪而没,投入软轿,刺耳啸声,同归静止,五柄柳叶银刀宛如泥牛人海,音无消息!

软轿前两个黑布包头的小脚老太婆,还是一左一右伺立如故,她们好像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一般!

软轿四周围着黑布,轿帘低垂,看不到轿中的人,飞刀投入之后,也不见软轿中有何动静。意外的沉寂,就使人有莫测高深的恐惧!

“躲得过千刀万刀,躲不过天杀娘一刀”,回风刀是天杀门的绝技,五刀同发,武林中还是很少有人躲闪得开。

五柄飞刀射入软轿,会一点声息也没有,这一下,直把柳凌波瞧得心头大凛!蓦地娇叱一声,抬手抽出长剑,身形一晃而至,欺近轿前,挺剑向那软轿轿帘挑去!

就在她欺近轿前的刹那之间。站在边上两个老枢,不慌不忙从左右两边把轿帘掀了起来!这真是电光石火一般之事,一分不迟,一分不早,和柳凌波的欺近,配合得恰到好处!

柳凌波掠到轿前三尺,轿帘也正好掀起,抬目瞧去只见轿中端坐着一个一头绿发的铜头怪人

这人决不是戴着面具,她的脸孔宛如用熟铜雕琢出来的一般,眉目如画,像一尊观音大士的铜像,身上穿着一大红绣花裙,一双古铜色的手,搁上横板上,翘着手指,也和庙里的观音大士一样!五柄银刀,就放在这尊铜像的面前。

柳凌波瞧的一怔,方才明明有人在轿内发话,明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章 尼庵隐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