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54章 以真易假

作者:东方玉

左边老妪答应一声,立即虎的逼近过来,喝道:“小子当心了!”

举起七修剑,直向韦宗方左肩刺来。

韦宗方心头大怒,左手剑诀一引,朝外带去,右手跟着一掌,劈了过去。

左边老妪一剑刺出,陡然之间,但觉剑尖一斜,竟然跟着韦宗方左手,一下被他引了开去。心头不由吃了一惊暗想:“这小子剑诀出手,丝毫不带风声,也没感到强大吸力,不知是什么古怪手法,竟会把自己刺去的剑势引开!”

一时无暇发掌迎击,急忙跟着剑势,向右跃出。他这一跃开,韦宗方击出的一掌,自然也落了空。

左边老妪跃开之后,那肯服气,白发飘飞,倏退乍进,沉喝一声:“好小子……”正待发剑!

软轿中人适时喝道:“石嬷,够了!”

左边老妪身形堪堪扑起,听到软轿中人的喝声,立即一吸真气,硬把扑起的身子,朝后暴退出去。

韦宗方目含怒色,大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软轿中人道:“我不过要石嬷试试你的引剑珠,看来你真是韦宗方了。”

韦宗方道:“在下不是韦宗方,难道还是冒充的不成?”

软轿中人说道:“因为在一月之前,我曾在浙西见到过你,和你现在的面貌不太相似,你会易容术么?”

韦宗方心中暗想:“原来如此?一面回道:“略懂一二。”

软轿中人道:“很好!”

韦宗方道:“你解葯呢?”

软轿中人道:“你心里很急是不是,我看你很关心她?”

她敢情误会到柳凌波是韦宗方的心上人,话声方落,“嗤”的笑了一声,忽然轿帘一动,飞出一粒白色葯丸,直向韦宗方投来!

韦宗方慌忙接住葯丸,只听软轿中人又道:“勾漏山不宜逗留,你们还是赶快离开的好。”

韦宗方听的一怔,抬目问道:“你究竟是谁?”

软轿中人忽然轻微一叹道:“告诉你也不知道,我叫铜夫人。”

“铜夫人,自己当真从没听人说过。”韦宗方心中想着。一边俯下身去,把白色葯丸纳入柳凌波口中,等到直起腰来,两个老妪已经抬了软轿朝殿后进去,地上不远,端端正正放着自己的七修剑,和柳凌波五口柳叶银刀。

他真没想到铜夫人会如此轻易放过自己,这人到底是敌是友?

柳凌波服下解葯,不到半盏茶的工夫便已醒了过来,突然翻身坐起,张目四顾,奇道:“韦少侠,那顶软轿呢?”

韦宗方道:“已经进去了,柳姑娘炔运功试试,是否没事了?”

柳凌彼略一运气道:“没事了,那铜人口中的毒气,发作极快,果然厉害,你解葯从那里来的?”

韦宗方道:“是铜夫人给的。”

柳凌波问道:“铜夫人是谁?”

韦宗方道:“我不知道,她自称铜夫人,就是坐在软轿中的那人。”

当下就把方才之事,约略说了一遍。

柳凌波骇然道:“软轿中只是一尊铜人,此事当真有些古怪!”说到这里,改以“传音入密”道:“咱们赶快回去,问问欧老丈,大师兄他们,不知是否知道铜夫人的来历。”

韦宗方点点头,两人收起兵刃,退出准提庵,赶回山洞。

一进门就听欧老头笑着道:“你们去了这么多时间才回来?老朽正想找你们去了。”

柳凌波眼看大师兄还没回来,但此事关系重大,对方敌友未明,忍不住问道:“老丈知不知道铜夫人这个人?”

欧老头道:“铜夫人?是怎么样一个人?”

柳凌波便把从进入准提庵,说到自已被轿中铜人喷出的毒烟迷倒为止,然后由韦宗方接着把后半段经过,详细述说了一遍。

欧老头听的奇道:“这事果然有些奇怪,铜夫人现在大概还在准提庵吧,老朽这就瞧瞧去。

说着站起身来,正待朝洞外走去。

恰好甘瘤子赶了口来,接口问道:“老丈要到那里去?”

欧老头道:“甘老弟来得正好!”

柳凌波忙着把事情经过,述说了一遍。

甘瘤子问道:“师妹的看法呢。”

柳凌波道:“大师兄在江湖上,有没有听到过铜夫人?”

甘瘤于道:“没有听说过,不过我先要听听师妹对她的看法。”

柳凌波道:“以我看来,她已经把我们迷倒,后来再三追问韦少侠的行动,忽然给我们解葯,从这一点推想,她极可能是韦少侠熟人。”

甘瘤子点点头。

韦宗方道:“兄弟不认识铜夫人。”

柳凌波道:“她戴着铜面具,你自然认不出来了。”说到这里,接着又道:“第二点,我觉得有人从毒沙峡传递消息给准提庵,那么隐身殿后的人和铜夫人,似乎都是毒沙峡的敌人。”

甘瘤子道:“够了,既然知道了他们是友非敌,那么咱们还是不要再去准提魔为宜。”

欧老头笑道:“老朽只是想去瞧瞧铜夫人究竟是何来历,甘老弟认为不去为宜,那就不用去了。”

柳凌波道:“小妹只是奇怪,毒沙峡高手如云,声势极大,怎么对他们附近的准提庵,丝毫不加防范?”

甘瘤子道:“方才欧老丈说过,这枯井人口,只是毒沙峡一处通路,并不是他们正式出口,也许在他们打通枯井这条路以前,准提庵早已在这里了,勾漏山白沙洞,是名闻遐迩的胜喷,常有游人登临,他们当然管不了这许多。”

欧老头道:“柳姑娘这话不错,从枯井进入毒沙峡,不但地势隐秘,而且险阻重重,又有他们布置的剧毒,不虑有人潜入,固此在毒沙峡的人的心目中,这条秘道,也决无人发现。”

柳凌波笑道:“但是被我们发现了!”

甘瘤子道:“时间已近午刻,大家肚子想必饿了,快来吃些东西再说。”

原来他从镇上回来,身后多了一个大麻袋,这时一包包的取将出来,有卤牛肉、酱蛋、大头菜、包子、馒头、大饼,买了一大堆。

柳凌波看到一大堆食物,不禁问道:“大师兄,你买了这许多吃的东西干么?”

甘瘤子笑道:“这里离开市镇,少说也有三五十里路程,来去不便,既然去了,就多买些回来,咱们进去了,这里还有欧老丈和单兄留守,至少也有两三日耽搁。就是束姑娘和蓝君壁两人,纵然被毒沙峡迷失本性,但也一样要吃东西,我还怕不够呢?”

欧老头笑道:“这个不要紧,这里有一座和尚庙,就不怕没东西吃,就是吃不到卤牛肉罢了!”

大家边说边吃,各自吃了个饱。

甘瘤子道:“咱们要待天黑了才进去,白天不宜露面,好在这座山窟,甚是深遂,大家还是坐息一回,养足精神,晚上好去救人。”

半天时间,眨眼过去,天色又渐渐昏黑下来!

大家改装完毕,快到定更时分,欧老头早已等得不耐,起身道:“甘老弟,咱们可以走了。”

甘瘤子、柳凌波、韦宗方三人跟着站起,别过单世骅,走出石窟,由欧老头领头,相继飞落枯井。

只听欧老头说道:“这条地道,深遂黑暗,又颇曲折,大家要小心才好。”

甘瘤子道:“韦兄弟,你和柳师妹走在前面,由我断后。”

韦宗方自知内功方面,逊过他们甚多,平日纵在黑夜,还有少许星月之光,只要内功稍具火候的人就可以看得清楚。但这里已是地底隧道,越到里面,必然越黑,没有精湛内功,那想看得清楚?当下答应一声,就跟在欧老头身后走去。

柳凌波、甘瘤子紧跟在韦宗方身后,鱼贯深入。这条地道,果然转折极多,约莫行了四五里光景,前面已可瞧到隐约微光,已近出口之处?”

只听欧老头又道:“大家小心,前面出口,就是一座剔透玲珑的岩洞,他们在开凿之时,早已就着天然形势,再加人工布置。”顿了顿,接道:“大家记住了,每逢洞穴,走最左边的一个就不会错,最要小心的就是石钟rǔ上涂有毒粉,大家别让毒粉沾上衣服。”

大家事先早已听欧老头说过秘道中情形,早有准备,听他一说,立时从怀中取出黑布,蒙上口鼻。走出地道,果然已在一座岩穴之中,但见石钟rǔ垂挂而下,间隔成许多大小岩洞。

好在有欧老头领路,而且事先已有警告,大家都小心翼翼,各自摒住呼吸,跟着欧者头穿行岩穴。不消片刻便已到了出口。

大家脚尖踏着嵯峨乱石,迅快跃落平地,但见前面两山夹峙,中间一道峡谷,地上铺着极细白沙,蜿蜒深入。

欧老头伸手指指右首崖下,说道:“老朽已在右首石崖下,每隔一丈,都放置了一块山石,大家注意就好。说完。当先大步走去。

莫看他迈开大步,和平常走路一般,其实步履如飞,走的轻快无比,好像在白沙上飘飞,当真足不扬尘!

韦宗方瞧的无限心折,一时那还敢怠慢,立时吸了一口真气,纵身跃去,果然每隔一丈,就有一块山石,足尖在石上轻轻移动,一路飞跃而去。

整条峡谷,不过半里来长,转眼工夫,便到地头!

欧老头已在前面不远,站定身子,等三人赶到,伸手朝前面一指,低声说道:“咱们姑娘就住在毒宫后面,靠右首第三幢石屋之中,那里守衙较严,咱们还是先把蓝君壁掉换出来,韦少侠就不用再走动了,可由甘老弟带着蓝君壁在此等候老朽就好。”

大家循着他手指望去,原来自己几人站立之处,是在一座峰腰之间,下面地势较低,黑暗之中,虽然看不真切,但依稀可以辨认,所谓毒沙峡,果然是一条略呈长形的峡谷。

毒宫座落在一座小山之下,正好是峡谷中心,四周黑越越的,围着不少石屋。整座毒沙峡,是在两座插天高峰之间,地势极为隐秘!

柳凌波略一打量,问道:“欧老丈,蓝君壁在哪里呢?”

欧老头道:“他在毒官南首的一间石屋之中,这里有竹林挡住,不易看到,大家随老朽来!”

说完就领着三人,从石壁间的一条小径,飞掠而下。

因为已经深入毒沙峡腹地,谁也不敢丝毫大意,借着树木掩蔽,一路疾行。

好在有欧老头领先,纵使遇上了峡中值岗的人,也已被他隔空点穴,糊里糊涂的制往了穴道。

不大工夫,已走近一所石屋前面,欧老头朝柳凌波打了个手势,以“传音入密”说道:“柳姑娘,你快进去,屋外两个看守的人,已被老朽制住了。”

柳凌波点点头,伸手一推,木门随手开启,从里面射出灯光,她身形一偏,便自闪了进去!

只听里面有人喝道:“什么人?”

那正是蓝君壁的声音,柳凌波举目瞧去,只见这所石屋,共有一明一暗两问。这外面一间,像是起居室,陈设还算讲究,敢情因蓝君壁是云南蓝家的人,毒沙峡对他故示优待,无非是想拉拢他老子蓝莘夫!

柳凌波看清屋内情形,就轻声应道:“是我!”

蓝君壁瞧到来的会是束小蕙,一时不禁喜出望外,急忙迎着道:“是……是束姑娘!”

他几乎脱口叫出“表妹”来,但想到总护法叮嘱过自己,目前仍然还是乔装韦宗方的身份,不宜泄漏,才叫出“束姑娘”三字。

这是受了某种毒葯控制,神智终究比平日迟钝之故。

柳凌波口中轻嗯一声,人已俏生生的走了过去,说道:“我一个人觉得无聊,才来找你,你可是不欢迎我来?”

蓝君壁道:“欢迎,欢……”

他第二个“迎”字还没出口,柳凌波闪电一指,朝他肋下点去。

双方距离既近,蓝君壁做梦也想不到束小蕙会在笑脸盈盈之下,出手突袭,口中“呃”了一声,身子一仰,往后跌坐下去。

这原是电光石火之事,就在蓝君壁往后跌下之际,等在门外的甘瘤子进来的比电还快,一把接住,挟到肋下,往门外退去。

韦宗方就悄悄的闪了进来,柳凌波跟着他大师兄身后退了出去。

木门同时掩上了,静闷得和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三条人影,早已像三缕轻烟,一闪而逝?

甘瘤子挟着蓝君壁,当先朝原路回去,退到峰腰之上。

欧老头引着柳凌波,却朝小山奔去。他退走之时,随手拍开了两名值岗人员的穴道,毒沙峡两名峡丁,只不过像打了个吨,那里想得到这是被人在身上做的手脚。

却说欧老头、柳凌波两人直向小山脚下一幢石屋奔来。束小蕙是南海门的掌上明珠,毒沙峡惹得起中原武林,对南海门可也不敢轻视。

束小蕙住的这幢石屋,可说相当精致,而且还拨了两名使女,伺候着她。当然这两名使女,另外也负有监视束小蕙行动的任务。

此刻晚餐刚过,束小蕙独自依窗而坐,一手支颐,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两名青衣使女,就站在她边上!蓦地两缕指风,无声无息的袭到两名使女身上,一条人影,比落叶还轻,倏然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章 以真易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