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55章 毒女深情

作者:东方玉

龙在天大笑道:“兄弟如若不知蓝兄为人,那也不把敝峡之事奉告了。”语气一顿又道:“其实让蓝世兄继续扮演韦宗方倒也并非全为九毒教主,哈哈,毒沙峡也未必把区区九毒教放在心里。”

甘瘤子心中又是一动,佯作不解道:“龙兄方才不是承认以犬子为饵,企图九毒教主人彀么?”

龙在天道:“据兄弟所知,那韦宗方实是昔年白衣大侠方天仁之子,他有一位师叔,叫做毕知明,原是姜南山的逐徒,后来改投在修罗门下,此人最近曾在江湖出现,如果听说韦宗方被掳,必会闻风赶来……”

甘瘤子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开口。

龙在天又道“此外韦宗方不知如何,却和天杀门下的甘瘤子交谊极深,当日韦宗方落在万剑会手里,就由甘瘤子出面,硬向秦大成要人,因此据兄弟推想,那甘瘤子如若听到风声,也必然会赶来勾漏山。”

甘瘤子一手捻着胡子,道:“兄弟也听到过中原武林中,有甘瘤子这号人物,据说此人武功,大是不弱!”

龙在天大笑道:“蓝兄擅于用毒,自然知道一个人武功再高,遇上了毒,那也无能为力了。”

甘瘤子心头悚然一惊,一面连连点头道:“龙兄说得极是。”

龙在天道:“兄弟最近还得到了一项惊人消息……”

甘瘤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抬目笑道:“在龙兄口中,要把消息加上惊人两字,这项消息,想来定然确是惊人了?”

龙在天望了尚无求,寿一峰两人一眼,才道:“这是尚兄此次出山,得来的消息,据说那万剑会主实是一个女子。”

这下连甘瘤子也蓦然一怔道:“这倒确是惊人消息。”

龙在天笑道:“她不但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少女,据尚兄判断,此女也极可能暗暗恋上了韦宗方。”

甘瘤子暗自皱了下眉头,心想:“龙在天这话是否属实,三师妹陆绮岂不又多了一个情敌?”

龙在天道:“因此,万剑会主如果听到风声,必然也会赶来。”

原来他想利用蓝君壁扮演韦宗方,一网打尽这许多人!

甘瘤子笑道:“龙兄设想果然不错,只是大子究非韦宗方,哪会有许多人上当?”

龙在天道:“只要有人传出韦宗方为敝峡所擒,所谓事不关心,关心则乱,这些人抱着救人如救火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也非赶来勾漏山不可,何况韦宗方被擒,是武当门下梅花剑张君恺兄妹亲目所睹,自然更使人不疑有假……”

甘瘤子听的暗暗点头,心想:“这老狐狸说的果然有理,自己和柳师妹就是遇到张君恺兄妹,才兼程赶来的。”

想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动:“他如此安排,必然另有诡计,自己何不探探他口气?”这就抬目道:“龙兄把许多强敌,全引来了,可是已有万全之计?”

龙在天诡笑道:“敝峡地势隐秘,除了九毒教主可能识得途径之外,其余的人,决难找到,此事峡主已有指示,蓝兄到时自知。”

毒手天王龙在天多年老狐狸,紧要关头的话,就不肯说了!

甘瘤子暗暗哼一声,心想:“你把事情推到峡主身上,还当我不知道峡主就是你女儿?”但因对方既然不肯多说,自己初来,一时也不便多问。

大家喝了一回酒,时间已快近黎明,当下由龙在天陪同,到宾馆休息,暂且按下。

再说韦宗方移花接木,进了蓝君壁的石室,掩上木门,四下仔细察看了一遍,觉得这幢石屋,似是只有蓝君壁一人居住,外面是一间起居室,布置简单雅洁,跨入卧房,锦榻罗被,都相当考究。

边上还有一张书案,放着文房用具,和几部书籍,看来毒沙峡对假冒自己的蓝君壁,不但相当优待,而且还十分放心!

当然,已经服了他们的迷神葯,绝不会再生二心,用不着再对他肪范了。

韦宗方把七修剑贴身藏好,和衣在床上躺下,暗暗想着:“自己总算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入谷来,第二步该是如何探听自己父亲的下落了。”

他虽然不知毒沙峡囚人之处,究在那里?但想到整座毒沙峡,地方似乎并不太大,自己既然进来了,总可以找寻得到。心中想着,也就闭目睡去,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醒来天已大亮,起身下床,打开室门。

只见一名小童,已在室外等候,瞧到韦宗方起来,连忙躬身道:“韦大侠早安。”

韦宗方朝他点点头。

那小童神秘的笑了笑道:“方才龙姑娘已经来过了,小的因少侠还没睡醒,不敢惊动。”

韦宗方暗暗忖道:“他口中的龙姑娘,莫非是龙在天的女儿?不对,龙在天的女儿装扮毒沙峡主,这小厮应该称她峡主才对,难道毒沙峡还有第二个龙姑娘?

啊,是了,龙在天的女儿装扮毒沙峡主,那是一个黑白髯老人,这秘密连四毒天王中的黑煞星君沙天佑都不知道,一名小厮,又如何会知道呢?大概毒沙峡的人,只是不知道她是龙姑娘罢了!”

那小童眼看韦宗方没有作声,陪笑道:“龙姑娘说,她待会再来……”

韦宗方嗯了一声,毫无表情的道:“知道了,她找我则甚?”

小童讶道:“龙姑娘说,她昨天和你老先约好了的,所以一清早就来了。”

昨天约好了的?韦宗方心头暗暗一怔,不知龙姑娘和蓝君壁约好了什么?

韦宗主低声问道:“她真是总护法的女儿么?”

这句话问的有些冒险,但他脸上却装出一副私底下问话的模样。

小童更加惊异,道:“龙姑娘没告诉过你?”

韦宗方摇摇头道:“没有。”

小童道:“她没告诉你老,小的可不敢说。”

韦宗方道:“你很怕她?”

小童道:“峡里谁都怕她,因为龙姑娘是峡主的徒弟

他终究是个童子,口中还说着不敢说,却说了出来。

韦宗方暗暗好笑,一面故意“哦”了一声,道:“原来她是峡主门下,难怪我看到许多人都对她很恭敬。”

小童微笑道:“龙姑娘对人一向冷冰冰的,从没有这么好过,从前她一直躲在宫里,很少出来,自从你老来了,龙姑娘就天天往这里跑……”说到这里,忙道:“小的给你老去打脸水去。”转身匆匆而去。

韦宗方心中暗暗作难,忖道:“听这小厮的口气,好像龙姑娘已经暗暗恋上了蓝君壁,他原是假冒着自己,这一点,龙姑娘既是毒沙峡峡主的化身,她自然早已知道,如今自己又假扮自己,冒充蓝君壁,别的事情,还不要紧,这男女相悦之事,自己如何能代蓝君壁谈情说爱呢?思忖之间,那小童已经捧脸水进来。

韦宗方匆匆水洗完毕,小童替他端上早餐,那是一锅白粥,一盘热腾腾的肉包子,和四碟小菜。韦宗方正感腹中饥饿,就在桌旁坐下,正待食用!

忽然木门开处,一阵香风裹着一条纤小的人影,冲了进来!那是一个穿着银红短装的少女,手上提着一个小小布囊,一下冲到了韦宗方身边。

那小童赶忙躬身行礼,道:“龙姑娘来了。”

那少女朝他瞪瞪眼,说道:“我方才早就告诉过你,今天不用替韦少侠准备早餐了,你难道没听清楚?”

那小童脸都吓黄了,嗫嗫的道:“小的听……听清楚了,这……这是厨房里送来的。”

韦宗方一眼就认出这位少女,正是那晚在泌姆山顶乔装毒沙峡主,被自己揭下面具的那个姑娘!后来才知道她是毒沙峡总护法毒手天王龙在天的女儿,也是真正的毒沙峡主!

龙姑娘朝小童冷冷的哼一声,回过头来,却换了一脸娇嗔,问道:“他有没有告诉你,我已经来过啊?”

韦宗方忙道:“说过了,说过了,姑娘不可怪他。”

龙姑娘披披嘴道:“昨天说好了的你怎么忘了?”

韦宗方暗暗忖道:“你和蓝君壁约好了的,叫我如何知道?”一面苦笑道:“是在下睡迟了。”

龙姑娘小蛮靴轻轻一跺,气道:“瞧你,还赖在椅子上,快走咯,我们到山顶上去吃,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早点,人家一清早就起来,等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原来是约好了爬山去的!

韦宗方那有心情和她一同出游,但听到是爬山,心头不觉一动,暗想:“他约自己去爬山,当然不会到毒沙峡以外去,自己有她作伴,正好居高临下,看看毒沙峡全貌,也许可以从她口中探听到一些口风,也未可知。”心念转动,人紧跟着站了起来,口中说道:“好吧!”

龙姑娘咕的一声娇笑,扭着腰肢,当先朝屋外走去,回眸道:“我们快走!”

韦宗方跟着她走出石屋,龙姑娘和他走成并肩,目光一溜,轻笑道:“你瞧,今天天气有多好,阳光明艳,就是风吹到身上,也一点不冷!”

少女们谈上恋爱,一颗心就暖洋洋的!

韦宗方举目瞧去,但觉一轮红日,从峡谷东首两座高峰的缺口,照射下来,石壁间小松藤蔓,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果然使人有清新之感!他趁机朝四外打量了一眼,发觉偌大一片山谷,阳光普照,却不见一个人影,心中暗暗感到奇怪。

龙姑娘侧脸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呀?”

韦宗方道:“在下就在看着阳光。”

龙姑娘道:“是了,你来了几天,还没有看到过太阳,说实在,咱们这里一年四季,很难得看到几次太阳的。”

韦宗方道:“那是为了什么?”

龙姑娘道:“除了秋冬晴朗的日子,云收雾散,才射得下阳光,这座山峡长年都在云雾之中。”

韦宗方暗暗“哦”了一声,忖道:“外人找不到毒沙峡,敢情就是因此之故。”一面随口说道:“原来如此。”

两人并肩而行,韦宗方鼻孔中,不时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也不时瞧到她偏过头来,朝自己盈盈浅笑!

说实在的,她在明艳的阳光之下,越发显得明艳照人,巧笑情兮,韦宗方不敢朝她多看。就是不看,一颗心也有些飘飘忽忽的!

他们绕过竹林,渐渐踏上小径,龙姑娘走在前面领路,一路朝山径上走去。韦宗方发现这条路,正是昨晚自己一行人的来路,不多一会,就到了那条铺着白沙的山道。

韦宗方故意喜道:“原来到了这里,路就开阔了。”

龙姑娘大惊失色,一把抓住他臂胳,说道:“那里去不得。”

韦宗方道:“那里去不得?”

龙姑娘道:“那白沙上。”

韦宗方道:“为什么?”

龙姑娘道:“那沙上有毒。”

韦宗方心中暗想:“她大概认为自己服了他们的毒葯,才毫不隐瞒,看来只要自己略用上点心机,就不难从她口中,探听囚禁父亲所在了!”

龙姑娘领着他从一条羊肠似的小径上走去,这条路简直都是危崖峭壁,逼厌险陡,仅容一足,成人字形盘曲而上。

两人都有一身轻功,轻蹬巧纵,倒也并不觉得难行,只是山势又高又陡,足足走了顿饭工夫,才算登上峰顶。

龙姑娘早已累得只是喘气,一张粉脸,娇红慾滴,手上拿着一方罗帕,不住的拭着汗水。

韦宗方忖道:“原来她内功果然不如自己远甚。”

他也故意装作喘息模样,两手叉腰,长长的舒了口气,凝目下视,狭长的毒沙峡,悉呈眼底,但也引起了心中的疑虑,因为这座峡谷,夹在两座高峰之间,根本是一座死谷,中间较为开敞,东西两边地形较狭,均无出路。

欧老头口气,好像那口枯井,还不是他们正式通道,那么他们平日究竟从那里出入呢?

只听龙姑娘叫道:“喂!你肚子还不饿么?快过来呀!”

韦宗方转过身去,只见她已从提着的布囊中取出一只精致食盒,放到一方大石上,一面拍拍她身边的石块,说道:“快坐下来咯,我们边吃边看不好么?”

韦宗方见她留出了一半坐位,自然是给自己坐的,脚下不觉稍现迟疑!

龙姑娘斜眼瞅着他不悦的道:“你怎么啦,和昨天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韦宗主听的悚然一惊,心想:“糟糕,昨天不知蓝君壁对她怎样?不错,蓝君壁原是好色之徒,他一定对她大献殷勤,看来自己倒不可过份拂逆了她。”心念转动,不觉朝她潇洒一笑,缓缓走了过去,傍着她身边坐下,柔声道:“姑娘觉得有什么不对么?”

龙姑娘“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双颊飞红,俏皮的道:“我知道你在想着心事。”

韦宗方坐是坐下来了,心里总有些尴尬,笑了笑道:“在下那里有什么心事?”

龙姑娘披披嘴道:“我自然知道。”她伸手揭开盒盖,里面分成四格,装着春卷、虾饺、豆沙糕、酥饼四式点心,一面抬眼道:“快吃吧,你喜不喜欢吃甜的?”

韦宗方点点头道:“喜欢。”

龙姑娘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章 毒女深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