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56章 禁地探秘

作者:东方玉

龙香君道:“你可是觉得奇怪么?我们若要出去,还得坐船呢!”

韦宗方怕她起疑,没有再问。

龙香君见他没有作声,也怕他不高兴,偏着头道:“今天来不及了,明天好不?我回去要他们赶制一双,最快也得明天才能做好。”

韦宗方道:“我只是说说罢了,你中午有事,还是早些下去吧!”

龙香君甜甜一笑道:“我以前恨死你了,其实你很好!”

韦宗方虽是和她虚与委蛇,心中也不觉怦然一动。

龙香君收起食盒,两人开始朝山下走去。

刚刚口到山下,只见一名使女匆匆迎了上来,说道:“总护法已经来找过你几次了,小姐请口去才好!”

龙香君道:“我不是回来了么?”

韦宗方道:“令尊既然在找你了,你还是快回去吧!”

龙香君道:“真烦死啦!”随手把食盒交到使女手上,说道:“我马上就来。”

说着依然和韦宗方并肩向里走去,一直把他送到门口,才行往足,皱皱眉道:“我下午只怕没空来了。”

韦宗方道:“姑娘只管请便。”

龙香君望了他一眼,转身匆匆而去。

韦宗方跨进石屋,那小童赶忙迎了过来,巴结的道:“少侠回来了,小的已经给你沏好茶了。”

韦宗方点点头。那小童又道:“少侠可要开饭了么?”

韦宗方道:“也好。”

小童匆匆出去,一回工夫,就端上饭莱,韦宗方心头有事,食不甘味,勉强吃了两碗饭,就停下筷来。

小童收过盘碗,便自退去。

韦宗方回进卧室,和身躺到床上,心中暗自盘算,自己这一趟,总算不虚此行,很快就探出眉目来了!

要是父亲真在毒沙峡的话,无疑就在西首峡底那两排石屋之中!但使他感到为难的,是他已经在大雁门山谷夫人那里见到过一个形同白痴的人,谷夫人说他就是自己父亲,据说那是因为中了蛇毒,未能及时施救,以致神智昏迷,无法恢复,纵然见了面,也无法分辨真伪。

谷夫人说的那番话,如今仔细想来,似有可信之处,但龙在天两次告诉自己,明明说父亲是在毒沙峡中!

万一那石屋中被囚的也是一个神智已失的白痴,那么自己依然无法确定,那该如何是好?自己母亲又要等到明年中秋,才能见面,除了母亲,只怕谁也难以辨认。

一时但觉思绪紊乱,纷至沓来!

尤其龙香君,照今天的情形看来,她对自己却是一往情深,不说她父亲龙在天是自己的仇人,就算她不是仇人之女,自己也不能接受她的情爱。

今天虽是出于不得已的情况下,但自己终究是欺骗了她……

想着,想着不觉敬枕睡去,等到醒来,已是上灯时分。晚餐之后,那小童替他沏好一壶开水,道了晚安,就退出屋去。

韦宗方知道毒沙峡的人,只因蓝君壁服了他们的迷神葯物,不再有什么防范,才只初更方过,韦宗方装作入睡,吹熄灯火,带上七修剑,正待出门!

突见木门启处,一条人影,很快闪进屋来。

韦宗方目能夜视,看清来的正是柳凌波,不觉心头一喜,慌忙迎着叫道:“柳姑娘。”

柳凌波掩上木门,低声说道:“此刻他们正在毒宫大厅上替大师兄接风,咱们正好趁机去查探令尊下落。”

韦宗方道:“在下已经探到一些眉目,他们囚人之处,似在西首峡底,两排石屋之中。”

柳凌波目光一转,问道:“你这消息,从那里来的?”

韦宗方择要把早晨的情形,说了个大概。

柳凌波点点头道:“我是怕他们故意吐露口风,试试你的,既是龙香君迷恋上蓝君壁,那就不会错了,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快去!”

两人蒙上面布,闪出石屋,一路朝西行去,好在他们已从龙香君口中,知道这半里光景的沙砾地带,含有剧毒,早就在路上捡了许多石块。

由柳凌波当先,施展绝世轻功,以手代足贴地低飞,有如蜻蜓点水一般,她经过之处,每隔一丈已点尘不扬,在沙砾上轻轻放下了石块。

这一手轻功,直瞧得韦宗方佩服不止,心中暗忖:“自己先前原想一路投掷右块,以登萍渡水身法飞掠过去,殊不知石块落到沙上扬起毒尘?纵然飞渡过去,也难保不沾上毒沙,若非柳姑娘心细,自己只怕非中毒不可了!”

心念急转,立即提吸真气,跟着柳凌波身后,飞掠过去。

不到盏茶工夫,业已渡过沙砾地带。

眼看两边山势,愈来愈狭,黑夜之中,但见两排石屋,一边五间,依山而筑,中间只有两人并肩可行的一条狭窄山径。

此刻两边屋中,丝毫不见灯火,生似无人居住的一般。两人奔进石屋,柳凌波朝韦宗方打了一个手势,身形腾起,一下飞上屋面,隐人暗贩。

韦宗方毫不怠慢,双手一划,同样飞纵而起,轻轻落到屋上。

柳凌波低声说道:“这时夜色已深,屋中如果有人,此刻也已人睡,咱们总不能一间间的敲门而入的察看!”

韦宗方被她说的一怔,问道:“那该怎么办呢?”

柳凌波道:“你可曾看清这里共有十一问石屋么?我想尽头那一间,定是看守的人住的了,咱们只要制住此人,就不怕他不说出来。”

韦宗方点头道:“这话不错,柳姑娘请在这里替在下把风……”

柳凌波突然低喝一声:“快伏下,有人来了。”

韦宗方依言伏下,凝目望去,果见两条黑影,一前一后,踏月而来!

那是两个黑衣劲装大汉,走的并不太炔,只是大步行来,到了尽头处那间石屋,便自停步。前面一个举手在门上叩了几下,叫道:“胡管事快开门,金领班查禁来了。”

门内有人答应一声,立时亮起灯火,木门开处,只见一名五十来岁的黑衣人,慌忙迎了出来,朝后面那个黑衣人连连拱手道:“金领班请到里面来。”

金领班大模大样的点点头,当先朝屋中走去,黑衣老人等金管事等两人进入屋中,立时关上木门。

柳凌波低声道:“你快下去瞧瞧!”

韦宗方一点头,急忙飘身落地,闪到窗前,那是石条窗,里面还有一层木板,韦宗方找到一条缝隙凑着眼睛瞧去。

只见金领班和身后那名黑衣人才一进屋,就朝那黑衣老人胡管事躬下身去,道:“属下金一鸣参见领班。”

韦宗方瞧得奇怪:“他自己明明就是金领班,怎么到了屋内,反称胡管事做领班?”但他心念一转,就明白过来,敢情那胡管事从前是他们的领班,如今他当了这里的管事,姓金的升到领班了。

胡管事低声道:“金老弟快不可多礼,咱们谈正经事要紧,今晚可有什么消息?”

韦宗方心中一动,急忙凝神瞧去。

那金领班道:“报告领班,方才厨下李师傅带来一个萝卜。”

胡管事神色紧张,急急问道:“萝卜里怎么说?”

金领班压低声道:“主人已经来了!”

“啊!”胡管事面露惊喜,兴奋的“啊”了一声,道:“主人就要举动了么?”

金领班摇摇头道:“主人要李师傅转告大家,目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个九毒教,他们教主的装束,和主人完全相同,而且也可能对毒沙峡有所图谋,不论发生何事,如果没有主人的铜符命令,希望大家不可妄动。”

韦宗方心中暗暗忖道:“不知他们主人是谁?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毒沙峡中,他们的羽党竟然还不在少数……”

胡管事忿然作色道:“九毒教主什么东西,敢打扮得和咱们主人一样!”

金领班道:“属下该要走了。”

胡管事道:“好,你可以把东西带去了。”

说完,点起一盏灯笼,回身打开木门。

韦宗方慌忙闪身隐入暗处,只见金领班大模大样的走了出来。他后面跟着一个黑衣大汉和胡管事两人,走近右边第一间石屋,只见伸手挥了一挥。

胡管事慌忙趋了过去,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开启铁锁,推开木门,口中喊道:“李中发,你快起来,金领班查禁来了。”

屋中有人答应一声,胡管事首先打着灯笼进去,接着金领班也跟着走入,另一名大汉则一手叉腰,站在门口。

韦宗方凝目瞧去,只见金领班朝屋中一个蓬头垢面的人,约略问了一两句话,便自退出。

胡管事锁上木门,接下去又开启了第二间石屋,把人叫起,金领班跟着进去,情形和先前相同,随口问了几句,又退将出来。

这五间石屋中间关着的人犯,敢情都是毒沙峡犯了差错的人,金领班是查点人数来的,是以每一间都要亲自查到,查完右首五间,现在轮到左首第一间来了!

胡管事启锁开门之后,没有喊人犯的姓名,就领先入屋,金领班依然大模大样的跟在胡管事身后,跨进屋去。

灯光照射,韦宗方目光一注,心头登时起了一阵激烈的波动,这间石屋之中,囚着的人犯,赫然是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人!

韦宗方因为黑衣人守在门口,不敢过于逼近!他凝足目力瞧去,只觉这白衣人脸型瘦削,没有在大雁山见到的那个白衣人生得又白又胖,但脸上轮廓,却有些相像,和自己的容貌,也依稀相似!

龙在天没有说谎,毒沙峡果然也有一个白衣人,但他到底是否是自己父亲呢?

事不关心,关心则乱,韦宗方竭力镇定,还是感到心头狂跳,连呼吸都急促起来,恨不得立刻冲过去问问清楚!

只听耳边传来柳凌波极细的声音,说道:“韦少侠冷静一些,不可鲁莽!”

金领班入屋之后,没有说话,迅速从袖中取出一个纸团,寒到白衣人手上!

那白衣人坐在一把靠椅之上,怔怔的瞧着两人不言不动。

金领班忽然俯下身去,从白衣人椅边上,拾起一块拳头大的山石,迅速藏入怀中,然后朝胡管事摆了摆手。

胡管事立即打着灯笼当先退出,金领班也大摇大摆跟着走出。

敢情这一排石屋,全都空着,是以金领班没有再查下去,停身拱手道:“辛苦胡管事了。”

胡管事连连躬身道:“金领班好说,这是兄弟份内之事。”

金领班没有说话,转身带着一名黑衣汉子,朝外走去。

胡管事一直送到峡口,陪笑道:“领班好走。”

目送两入去远,才提着灯笼,回转石屋,关上木门。”

他真也不愧是老狐狸了,就在这一瞬之间,突然感觉不对,身形一晃,右掌疾向后面拍出,身随掌转沉声喝道:“什么人?”

疾风飒然,一个黑布蒙面人很快欺身而上,出掌如风,朝胡管事右肩拍来。

胡管事大喝一声道:“朋友胆子不小,居然敢潜入毒沙峡禁地!”

左手疾出,迎击蒙面人的掌势,同时身形一侧,右手五指如钩,闪电抓去。

蒙面人冷哼一声,右手如刀,拍的一掌,和胡管事迎击的手掌接实,左手骈指如就,朝他抓来手肘上点去。

胡管事自恃掌上练有外门功夫,敌人只要和他掌力接实,势必无法承挡,那知道这一掌硬拼,他立时觉出不对,对方掌上,竟然潜力极重!

双掌闪电般接实,但听“拍”的一声,蒙面人脚下横跨一步,胡管事却被震的气血翻腾,口中闷哼一声,后退了四五步。

蒙面人一掌震退胡管事,身形疾快的跟着欺上,左手一抬,一缕指风,嗤的一声,激射而出,点中了胡管事右胸“将台穴”!

那胡管事和蒙面人硬对一掌,被震的气血浮动,头昏目晕,那里还能躲闪得开?

蒙面人指风击中了他穴道,右手一探,一把抓住胡管事右腕脉门:“冷冷说道:“胡管事,我想你一定知道如何保全自己的性命吧?”

胡管事目光望着蒙面人道:“朋友是什么人?”

蒙面人冷声道:“你不用问我是谁?”

胡管事道:“那么朋友有什么事?”

蒙面人道:“你如果还想活下去,就该好好回答我问的话。”

胡管事道:“朋友要问什么?”

蒙面人道:“左首第一间石屋,住的是什么人?”

胡管事不加思索答道:“白衣大侠方天仁。”

蒙面人心头一震,问道:“在这里有几年了?”

胡管事道:“大概有十多年了。”

蒙面人道:“是什么人把他弄来的?”

胡管事道:“这个我不大清楚,自从我派到这里来,他就住在里面。”

蒙面人道:“他平日有没有和你说过话?”

胡管事道:“没有……”

蒙面人手上微一用力,冷冷说道:“你说的都是实话?”

胡管事咬了一下牙道:“自然全是实话。”

蒙面人道:“他没和你说过话,你怎知他是白衣大侠方天仁?”

胡管事道:“名册上这样写着,自然不会错的了。”

蒙面人道:“很好,你如果有半句谎言,我也用不着亲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禁地探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