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59章 各展其毒

作者:东方玉

白髯黑袍老人手提长剑,笔直走到软轿前面,还不见轿中有何动静,不由大喝一声道:“光棍眼里不揉砂子,朋友何用躲躲藏藏,还不给老夫出来?”

口中喝着,人已欺到轿前五尺,倏然住步,双目炯炯注视着轿中,暗自凝神戒备。

那知过了半晌,仍然不见有人答话,连轿帘也不见动上一动。

轿中人这般意外的沉着,使人顿有神秘之感!心头不觉大怒,蓦地欺上一步,一振手中长剑,疾向软帘中刺去!

这一剑,他功凝右腕,推出的剑招上,含蕴了强烈的内力,那知一剑刺入,竟然毫无抵抗。三尺青锋,刺进去了两尺有余,轿中竟似空无所有,剑尖接触不到一点东西。

不,白髯黑袍者人只觉自己手上有些空荡荡,轻飘飘的感觉,心知不对,急忙抽剑。但这一抽,不由使他心头猛凛,原来刺入轿中的长剑,竟然无声无息,被人用宝刃削去!

轿中人不但武功极强,而且还有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刃!

白髯黑袍老人手握断剑,霍然向后跃退了两步,喝道:“阁下武功高强,身怀利刃,自非江湖无名之辈,怎的藏头缩尾,躲在轿中,不敢出来?”

那小尼姑听的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真是活见鬼,轿里坐着的明明是瘟神娘娘,那里是人?”

中年女尼道:“这位老施主既不肯相信,嬷嬷就打开轿帘,让他瞧瞧吧!”

两个抬轿的小脚老婚,原先放下软轿,躲的老远,此刻听中年女尼一说,果然答应一声,朝软轿两侧走去。

白髯黑袍老人自然不会相信截断自己长剑的真会是什么瘟神娘娘,此刻看她们自顾掀起轿帘,正是求之不得之事。只要掀开软帘,接下自己一掌,又截断自己长剑的究竟是神是人,立时可以证实了!

此时他六个门人,也已醒转,纷纷站了起来。

蓝袍老人把手中挟着的人,交给两名黑衣汉子,缓缓走了上去。

两个抬轿的小脚老妪一左一右走近轿前,伸手打起软帘,但见轿中果然端坐着一座绿发铜面的神像。

白髯黑袍老人不禁微微一呆,嘿然笑道:“老夫不信你会是铜像!”

伸手从竹杖中抽出一支玉尺,闪电朝神像铜头上敲去。

“嘿……”铜像口中忽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冷哼,铜头倏偏,搁在横木上的铜手,很快的抬了起来,一把朝玉尺抓来。

白髯黑袍老人原是用毒能手,击出玉尺迅疾一缩,就在这刹那之间,陡然发觉一股肉眼无法看清的淡烟,迎面洒来!他久经大敌,心头一惊,暗暗忖道:“此人能在毫无举动之间,施放剧毒,今晚倒是遇上了高人!”

思忖之际,大袖迅速朝前挥去。

那铜像左手突然屈指一弹,发出铮的一声轻响!

白髯黑袍老人冷笑一声,左手伸出大袖,同样屈指轻弹。铜手屈指连弹,还可听到铮然有声,白髯黑袍老人的屈指连弹,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这种屈指连弹,在旁人看来,既无凌厉指风,也不见打出什么暗器来,似乎只是空弹指甲。但焉知在这俄倾之间,双方已经互相克制,施展六种剧毒,每一种剧毒,都能在无声无息之间,使对方中毒,失去抵抗。

白髯黑袍老人突然纵身后退,目注铜像喝道:“你是毒沙峡主?”

铜像缓缓站起,从轿中跨了出来,冷峻的道:“不是。”

蓝袍老人道:“那么朋友究是何人?”

铜像道:“你们听到过铜夫人么?”

蓝袍老人道:“老夫从未听人说过。”

铜夫人冷哂道:“孤陋寡闻。”

白髯黑袍老人阴笑道:“你听到过九毒教主么?”

寒星暴闪,玉尺突然迎面击出。

铜夫人口中又是一声冷哼,右手一挥,长袖飞动,射出一道寒光,那是一柄不过尺余长的短剑!

剑柄深隐袖中,无法瞧见,但只要看它一掠之间,就闪动起一片冷辉,就可知道是一柄锋利绝世,断金切玉的宝刃了!

白髯黑袍老人正是九毒教主,他手中寒玉尺虽是不畏刀剑,但因铜夫人手上那柄短剑,隐泛异彩,无法认出它的来历。他寒玉尺上,曾被韦宗方无意中用镂文犀凿穿了三个小孔,所谓一朝被蛇咬,三年怕草绳。一时那敢和铜夫人的短剑硬碰,只得倒跃数尺,才把一剑避开。

铜夫人冷冷说道:“堂堂九毒教主,原来只会偷袭!”

说话之中,连攻七剑。这七剑招招如电闪风飘,快疾无与伦比,迫的九毒教主连连后退。

铜夫人七剑出手,突然身形一停,转脸喝道:“蓝莘夫,你有多少道行,敢向我施放剧毒?”

原来在她向九毒教主追击之际,蓝袍老人无声无息的施放了剧毒!

铜夫人剑招一缓,九毒教主有了反击机会,玉尺一送,一招“天龙寻穴”疾向铜夫人咽喉点来。

铜夫人剑势一转,斜向九毒教主王尺上撩去,口中喝道:“你们还不服输么?”

九毒教主见她有意用短剑砸自己玉尺,越发不敢和她硬接,身形一偏,避开剑势,纵声大笑道:“胜负未分之前,你这话似乎说的大早了一点。”

铜夫人冷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

九毒教主怒喝道:“你当老夫怕了你么?”

铜夫人朝中年女尼招招手道:“素月,你替我接他几招,让他们见识见识。”

中年女尼躬身应了声“是”,一跃而出,目光扫过九毒教主、蓝莘夫两人、冷冷的道:“你们谁想开开眼界?”

说得好大的口气,她居然没把这两位一派宗主放在眼里。”

蓝莘夫清癯的脸上,陡现怒容,喝道:“好狂妄的尼姑。”

中年女尼冷笑道:“贫尼狂不狂,你们一试就知道了。”

蓝莘夫怒声喝道:“老夫就教训教训你。”

中年女尼道:“很好,贫尼有僭!”

突然屈指轻弹,几缕指风,劲急如矢,直向蓝莘夫身前击来。

铜夫人冷冷说道:“素月,不必和他们纠缠。”

蓝辜夫见多识广,自然认得出中年女尼使出来的竞是佛门“多罗叶指”,心头暗暗一凛!身形向旁侧一闪,避让开中年女尼的指风,突然欺身而上,掌出如风拍向中年女尼右肩,沉声道:“你也接老夫一掌!”

中年女尼不加思索,右手疾出,迎着蓝莘夫掌上击来,蓝辜夫雄霸云南,不仅擅于用毒,掌上工夫,也极深厚。

此刻眼看中年女尼居然挥掌硬接,心中不禁暗暗冷嘿,双掌接实,响起了蓬然一声大震!

这一掌硬拼之下,中年女尼固然被震的脸色一变,后退了两步!

蓝莘夫只党中年女尼内功极强,竟然也被震的向后退出一步!心头感到一震,突然一阵头昏,朝地上跌坐下去。他心头清楚,探手入怀,取出一颗葯丸,纳入口中,就闭上眼睛,就地坐着不动,正在运功调息。

九毒教主瞧得心头大骇,恁蓝宰夫的武功,决不可能连中年女尼一掌都接不下来!

铜夫人冷峻的道:“素月,也给他一掌。”

中年女尼应道:“弟子尊命。”忽的欺身而来,一招“直叩天门”朝九毒教主当胸直击过去,口中喝道:“轮到你了!”

九毒教主眼看蓝辜夫被她一掌震的坐到地上,心疑中年女尼也许掌上有什么花样,那肯硬接。身形横跃,右手一抬,竹杖使了一记“横澜千里”,猛向中年女尼拦腰扫去。

中年女尼冷笑一声,突然中途换招,横劈出掌,潜运功力,一招“横架金梁”,手掌硬向竹杖上劈来!

这是一记以徒手和对兵刃的硬打手法,除非你自认为功力胜过对方,才敢出此!中年女尼如论功力,当然要比九毒教主逊上一筹,这一招瞧的九毒教主也不禁一呆!

双方出手极快,这原是电光石火一般,中年女尼右掌快要和竹杖接触之际,上身倏然右转,左掌也闪电拍来,双掌一合,“拍”的一声,把杖头合住,双手不放,奇怪无比的随势朝前送出,反向九毒教主当胸捣去。

这一记说不出招式,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吧?

中年女尼从出掌、变招、合掌,以至借九毒教主之杖,捣九毒教主胸腹,当真是一气呵成,快得无以复加!

九毒教主没想到对方一个中年尼姑,居然会有这般高强的武功,心头不禁微生凛骇!他竹杖被人双掌合住,那还敢怠慢,立即功运右腕,猛力一抖,沉声喝道:“去吧!”

在他想来,以自己的功力,这一抖之势,至少也可以把中年女尼摔上一个筋斗!那知喝声方出,陡觉一股潜力,透过竹杖,撞上身来!

九毒教主连转念都来不及,猛吸一口真气,运集全力功力,“呼”的一声,一袭黑袍登时鼓了起来!

潜力和潜力接触,外人听不到半点声息。

中年女尼忙不迭的双手一松,放开竹杖,飘身横跃,还是被震的身躯晃动,后退了一步。

九毒教主这一提聚真气,运集全身功力,一阵硬拼,突然感到一阵头重脚轻,双目眩晕,再也站立不住。双腿一软,和蓝莘夫如出一辙,砰的朝地上坐了下去!

他心头突然明白过来,蓝莘夫功力不在自己之下,他是和自己一样,并非武功不如人家!而是在不知不觉之间,中了人家暗算,又妄动真气,引发毒性!

这下毒的人,当然是铜夫人无疑!

恁自己——九毒神君的传人九毒教主。恁蓝莘夫——江湖闻名的用毒世家云南蓝家的掌门人!还着了人家的道,这还有什么话说?”

九毒教主坐在地上,长叹一声,缓缓阖上眼皮。

这下可把九毒教主门下两女四男六个门人,惊骇得不知所云,教主和蓝莘夫全被人家制住了,剩下他们六个人,还管什么用?

铜夫人冷冷一笑,忽然从她大袖中飞出两个纸包,分别落到九毒教主和蓝莘夫身前,说道:“这是我秘制的解葯。”

九毒教主双目蓦然一睁,道:“你有何居心?”

铜夫人冷晒道:“并无居心,我只是不想杀你们。”

九毒教主阴狠的望了铜夫人一眼,一声不作,取出纸包,把葯未倒入口中,吞了下去。

蓝莘夫自己已经服过解毒葯物,此刻正在运功逼毒,他自然知道用毒一门,各有练制之法,自己服下的解毒葯物未必能解对方的奇毒,也就放弃运功,取过解葯,纳入口中。

一回工夫,两人都已觉出所中奇毒,果然消解,同时站了起来。

铜夫人冷声道:“你们可以走了,不过要留下这两人。”

伸手朝韦宗方,柳凌波指了一指。

蓝莘夫道:“夫人要留下犬子,究是为了什么?”

铜夫人冷声道:“他不是你儿子,他是韦宗方。”

九毒教主道:“你究是何人?”

铜夫人道:“我就是铜夫人。”

九毒教主回头道:“后会有期,蓝兄咱们走吧!”

九毒教主、蓝莘夫等人走后,铜夫人也带了韦宗方、柳凌波两人而去。

欧老头、甘瘤子两人一个假扮毒沙峡主,一个假扮了蓝莘夫,居然一吹一唱,骗过奉命扼计白沙峡出口的毒爪黄狼寿一峰,大模大样的走进山窟。一路疾行,跃出枯井,欧老头不觉仰天大笑。

甘瘤子道:“老丈,咱们快追下去。”

欧老头摇摇头道:“不忙,九毒教主和蓝莘夫把人劫走,咱们有蓝君壁在手里,还怕他则甚?目前要紧的倒是毒沙峡出了乱子,咱们又是从枯井秘道出来的,龙在天必然要倾巢出动,大举搜索。

对面石窟中只有单老弟一个人守护,而且姑娘和蓝君壁*葯未解,此洞距离枯井极近,岂非立时就会被他们搜到?咱们还是先回去把姑娘和蓝君壁一起运走才好,”

甘瘤子点点头道:“老丈说的有理,那么咱们也得快了。”

两道人影宛如电闪风飘,急急赶返山腰石窟,欧老头当先,甘瘤子在后,跨进石窟,目光一转,两人心头同时一震,已经出了事啦!

不是吗?铁判单世骅一个人蒙着头呼呼大睡,石窟中那里还有心神被迷的柬姑娘和蓝君壁的影子?

欧老头心中一急,猛地一个箭步,掠到单世骅身侧,一手掀开他蒙在头脸上的一件短褂。

只见单世骅张开大口,嘴角还在流着口涎,看去睡得极熟,似是被人点了睡穴,这就伸手一掌,朝他背上拍去。

单世骅蓦地一跳,骤然睁开眼来,一眼瞧到面前站着两人,正待开口!

欧老头已急急问道:“单老弟,什么人点了你穴道?”

单世骅愕然道:“没有啊,什么人也没有进来,在下只是睡熟了。”

欧老头道:“你再想想,姑娘和蓝君壁呢?给谁劫走了?”

铁判单世骅听的悚然一惊,举目四顾,果然不见了束小蕙和蓝君壁两人,不觉急得满脸通红,道:“在下不知怎会睡的这般死法,束姑娘、蓝君壁方才还在洞里躺着,这是给谁劫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 各展其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