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60章 数语退敌

作者:东方玉

地行鼠道:“在下就住在这里,决不说慌。”

欧老头无暇和他多说,匆匆退出石窟,三人一路疾奔。赶到准提庵,欧老头艺高胆大,连打量也不打量,脚下没停,陡然一吸真气,身形如天马行空,凌空飞掠而起,直向墙头上落去。

堪堪飞落墙头,只见阶前天井中,仰首停立一个中年女尼,似在等候着人一般,一眼瞧到欧老头飞落墙头,立即躬身说道:“家师命贫尼在此恭候,请三位施主到后进待茶。”

她说话之时,甘瘤子、单世骅也相继飞上墙头。

欧老头问道:“你师父就是铜夫人么?”

中年女尼躬身道:“家师道号,上飞下云,铜夫人乃是贫尼师叔。”

欧老头可不管什么飞云师太,沉声道:“咱们姑娘和蓝君壁,就是你们劫持来了么?”

中年女尼道:“老施主到了后进,自会知道。”

欧老头怒声道:“别说小小一座尼庵的后进,就是龙潭虎穴,欧大佬也未必放在眼里,甘老弟、单老弟,咱们下去。”

话声一落,一步跨了下去。

这座小庵的围墙,少说也有八尺来高,中年女尼站在阶前,天井虽然不大,双方少说也有五六丈距离,但欧老头就是这么一步,就跨到了中年女尼身前,说道:“小师傅请在前面带路。”

中年女尼瞧到欧老头一步跨到面前,心头也自暗暗凛骇,但脸上却丝毫不露,淡淡一笑道:“老施主误会了,家师不问尘世已久了,就是师叔也并无恶意。”

欧老头洪声笑道:“普天之下,欧大佬对任何人的恶意,都从不在乎。

中年女尼没再说话,领着三人越过大殿,进入后进。这里又是一个小夭井,天井左右各有两排房屋,她走近左廊,便自停下,回身合什道:“三位施主请进。”

欧老头跨进屋去,甘瘤子、单世骅、中年女尼也相继跟人。

欧老头目光一转,口中不觉咦了一声!原来这间小客室中,已有四个人坐在那里!

这四个人竟然是两个韦宗方,两个束小蕙!其中一个韦宗方和一个束小蕙,见到三人,立时站了起来。

韦宗方喜道:“欧老丈、甘大哥、单兄果然来了!”

束小蕙道:“大师兄,你们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不用说,这两个一个是真韦宗方,另一个则是假扮束小蕙的柳凌波了。

甘瘤子大笑道:“你们怎会也到这里来了?”

韦宗方道:“小弟和柳姑娘被潜入毒沙峡的九毒教主、蓝辜夫两个所劫持,多蒙铜夫人中途相救,送来此地。”

欧老头眼看韦宗方、柳凌波已然脱险,只有束小蕙、蓝君壁两人仍坐椅上一动没动,显然穴道受制,这就朝束小蕙走去。

中年女尼叫道:“老施主且慢。”

欧老头道:“小师傅有什么事?”

中年女尼道:“敝师叔方才交代,束姑娘和蓝施主是中了毒沙峡龙在天特制*葯。”

欧老头道:“这个老朽知道。”

中年女尼道:“此种*葯,只有龙在天的独门解葯能解,敝师叔也无能为力,好在甘大侠已经得到了两颗解葯,在*葯未解之前,不可解开他们受制穴道。”

甘瘤子听的暗暗一惊,心想:“龙在天送自己解葯之事,铜夫人如何会知道的?”

当下就从怀中掏出两颗解葯,给两人喂下。

欧老头搔搔头皮道:“老朽有一件事,想请教小师傅。”

中年女尼道:“老施主请说。”

欧老头道:“令师叔把他们弄来,想必另有高见?”

中年女尼道:“敝师叔得知龙在天已在大举搜山,诸位歇足之处,距枯井极近,你们又只留下一个人守护,给他们搜索到了,岂不依然把两人送进毒沙峡去了?”

欧老头道:“这么说来,倒是老朽错怪令师叔了。”

话声方落,只听庵外传来一个苍劲的声音说道:“龙在天有事拜访飞云老师太。”

这是龙在天的声音,毒沙峡的人,果然一路搜索下来了!

欧老头道:“姓龙的来的正好,甘老弟,咱们出去把他打发走了。”

中年女尼道:“龙在天是找家师来的,不劳老施主费心,还是由贫尼出去打发了他就是。”

她好大的口气,毒手天王岂是好打发的?

中年女尼话声一落,转身道:“诸位请在此稍坐,贫尼去去就来。一说完,翩然朝外走去。

欧老头等她走出,低声道:“咱们出去瞧瞧,毒沙峡不乏高手,这小师傅决非龙在天对手,万一动手,咱们也好暗中助他一臂。”

甘瘤子点了点头接道:“老丈说的极是,咱们既在这里,自然不容毒沙峡的人,动了准提庵一草一木。”

柳凌波道:“我也去。”

甘瘤子道:“束姑娘、蓝君壁尚未醒转,师妹和韦兄弟,单兄三人,还是留在这里的好。”

说完,便和欧老头跟在中年女尼身后,走了出去。

恁欧老头和甘瘤子两人一身武家造诣,跟在中年女尼身后,中年女尼自然一无所觉。她连头也没回,径自走出大殿,越过天井,开了山门,走将出去。

这时欧老头、甘瘤子两人早已掠上大殿屋脊,隐入暗处,只见庵门外站着二十来名手仗淬毒扑刀的黑衣大汉,为首三人,中间是毒手天王龙在天,左首是副总护法尚无求,右首则是毒僧智光禅师。

三人身后鸽立着四个青袍白髯老人,和八个灰衣老人,那正是龙在天门下,每人都练有一身奇特毒功的四令八公。

欧老头嘿然笑道:“龙在天居然把他全部精锐都搬出来了!”

甘瘤子笑道:“这倒不是对付咱们来的,他和九毒教主势不两立,自然志在必除……”

两人说话之际,只见中年女尼目光一转,朝龙在天打了个讯,冷冷的道:“龙老施主爱夜而来,有什么事么!”

毒手天王龙在天主持毒沙峡,名震武林,但见了中年女尼,却也不敢得罪,拱拱手,笑道:“老朽无事不敢惊拢贵庵,只是今晚敝峡发现敌踪……”

中年女尼冷声道:“贵峡发现敌踪,和小庵有什么相干?”

龙在天碰了她一个钉子,依然陪笑谊:“那潜入敝峡的人,还劫走了敝峡两个人,老朽手下已经搜遍本山数十里方圆,依然不见踪迹,也许对方并未远去。”

中年女尼冷笑道:“老施主是不是认为小庵窝藏了什么人吗?”

她口气极冷,而且咄咄逼人,听得甘瘤子心中大奇!她究竟何所恁恃,敢对毒手天王如此无礼?

龙在天阴笑道:“小师傅误会了,老朽不是这个意思。”

中年女尼得理不让人,冷冷一哼,道:“龙老施主若无此意,何至三更半夜,率领多人,声势汹汹的赶来小庵,龙老施主大概是想搜索小庵来的了?”

龙在天还未答话,智光禅师早已听得忍耐不住,洪声喝道:“小尼姑,咱们自然要搜,快去叫你师傅出来。”

中年女尼脸色一变,还未开口!

只听从庵中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素月,什么事?”

中年女尼慌忙向里躬身禀道:“师傅,毒沙峡的龙老施主说他们峡中丢了两个人,要到咱们庵里来搜……”

那低沉声音道:“要他们搜吧!”

龙在天朝空抱抱拳道:“老师太言重,龙在天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老师太面前放肆,在下原是怕手下人惊动了老师大,才来瞧瞧,在下告辞了。”

说完,挥了挥手,率着众人,匆匆退走。

这情形,瞧的隐身暗处的欧老头、甘瘤子好不惊奇,不知中年女尼的师傅,究竟是何来历?居然会使毒手天王这般忌惮?两人眼看无事,便自悄悄退回客室。

柳凌波迎着问道:“大师兄,龙在天走了,没动手?”

甘瘤子点点头,只听一阵脚步声,中年女尼也跟着走了进来。甘瘤子连忙朝师妹来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多问。

中年女尼目光一转,落在束小蕙,蓝君壁两人身上,道:“这两位施主,服下解葯,已有顿饭工夫,毒性已解,可以替他们解开穴道了。”

说完,疾快的在两人身上,拍了一掌。

束小蕙、蓝君壁同时身躯一震,倏地睁开眼来!

柬小蕙一眼瞧到韦宗方,也瞧到了欧老头,口中樱咛一声,奇道:“欧怕伯,这是什么地方啊!”

欧老头早已守在她边上,忙道:“姑娘醒过来了,没事了吧?”

束小蕙眨眨眼睛道:“没有什么啊,我……我好像做了一场恶梦……”

蓝君壁睁开眼睛,当然看清了眼前是些什么人。

他虽是迷失神志,堪堪清醒过来,但看到了眼前这些人,心头立时有几分明白,霍地站起,一声不作朝外走去。

柳凌波身形一动,正待朝他身后迫去。

甘瘤子低声道:“师妹,让他去吧!”

中年女尼道:“敝师叔方才曾有交代,等这位姑娘醒了之后,诸位就该离开小庵。”

欧老头拱拱手道:“老朽一行,多蒙令师叔赐助,自该当面致谢。”

中年女尼道:“敝师叔另有要事,早就走了。”

欧老头道:“尊师呢?是否容老朽等人……”

中年女尼没待欧老头说完,合十道:“老施主原谅,家师已有多年不见外客了。”

欧老头道:“既然如此,咱们不打扰了。”

中年女尼道:“诸位且慢!”

欧老头道:“小师傅还有什么见教?”

中年女尼道:“敝师叔行前交代贫尼,转告诸位,离开小庵之后,务必前往天狼坪一行,那里有人等候,如有困难,敝师叔自然派人接应。”

甘瘤子心中暗道:“自己一行人如果真有困难,只怕你师叔也帮不上忙了。”

柳凌波问道:“天狼坪在那里?”

中年女尼道:“由此往西,大概有二十二三里路程。”

欧老头道:“令师叔既然这般说了,必有事故,咱们这就走吧!”

大家起身辞出,跨出庵门。

中年女尼双手合十,说了声:“贫尼不送了。”便自关上庵门。

这时已快天亮,一行人以欧老头为首,离开准提庵,走出一段路。

柳凌波忍不住问道:“大师兄,方才龙在天如何会走的?”

甘瘤子就把当时情形,说了一遍。

柳凌波道:“大师兄,你说她师傅会是什么人?”

甘瘤子摇摇头道:“武林中,要令毒手天王龙在天如此忌惮的人,实在想不出来。”

束小蕙偏头道:“欧伯伯,你呢,知不知道?”

欧老头道:“连甘老弟都想不出了,咱们很少到中原走动,那就更想不出来了。”

束小蕙道:“这里可不是中原呀,啊,欧怕伯,我倒想一了一个人,不知对是不对?”

欧老头道:“姑娘想到了什么人?”

束小蕙道:“我听爸说过,云南无量山不是有一位神通!”大的老尼姑……”

甘瘤子突然手掌一拍,道:“姑娘说的是无名神尼了。”

束小蕙笑道:“原来甘大哥也知道。”

她跟着韦宗方,也叫甘大哥。”

甘瘤子道:“无名神尼,乃是武林中的公认第一位方外奇人,在下自然听人说过。”

欧老头道:“据说神尼自从昔年以无上神功,在无量山石壁上,徒手塑成三尊如来佛像,从此就没有再下过灵山岩一步。”

柳凌波道:“是了,准提庵老尼姑和铜夫人是师姐妹,她们可能是无名神尼的传人。”

束小蕙喜道:“是啊,柳姐姐说的,我心里也这么想咯!”

柳凌波望了她一眼,束小蕙是三师妹的情敌,她对她自然不无芥蒂。但这一眼看去,只觉束小蕙一脸纯洁,我见犹怜,心中不期对她生出几分好感。

束小蕙本来和韦宗方走在一起,忽然赶上几步,口中叫道:“欧伯伯,我想起来了,我是被一个坏人假扮韦少侠,把我劫持来的,后来呢?”

欧老头道:“这话说来长着,天狼坪快到了,咱们到了那里再说。”

东方渐吐鱼白,群山之间,起了一层蒙蒙晨雾!

一行人就在晨光熹微中奔行,二十几里山路,不稍顿饭工夫,便已赶到一处峰下。

大家对勾漏山路径不熟,不知到了天狼坪没有?

欧老头、甘瘤子两人走在前面,正待停下步来瞧瞧山势!

突见前面一片松林中,唰的一声,掠出两条人影,拦住去路,喝道:“来的是什么人?”

欧老头侧目朝甘瘤子笑道:“这大概就是等候咱们的人了。”

甘瘤子目光一掠,看清前面两人,一身青色劲装,背负长剑,飘洒着青丝长穗,这就说道:“他们是万剑会的人。”

正说之间,那两名青穗剑士已然看到了韦宗方,急忙趋前一步,拱手说道:“原来韦少侠已经脱险了。”

韦宗方还了一礼,道:“两位在此,想必慕容总管也赶来了?”

其中一个青穗剑土道:“慕容总管是随同剑主来的。”

韦宗方听说万剑会主也来了,不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0章 数语退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