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61章 分头搜索

作者:东方玉

束小蕙点点头,笑道:“小妹从小看家父练制葯丸,还记得一些。”

柳凌波道:“这样就好,咱们若要进入假毒沙峡去,非有万全准备不可,妹子快把葯方写出来,咱们就到山外附近镇上去配,只不知是否配得齐全?”

束小蕙道:“这张葯方都是普通葯材,到处都可以配得到。”

麻冠道人道:“姑娘写出来了,贫道立即派人前去。”

束小蕙不再多说,从身边取出一支黛笔,没有纸张,就在一方手帕上写了十几味葯名,递给麻冠道人。

麻冠道人接过葯方,问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束小蕙道:“道长言重,就关照葯铺里研成细未就好。”

麻冠道人立即亲自走出石窟,派一名青穗剑士,赶去山外配葯。

柳凌波等麻冠道人回进石窟,问道:“道长可知假毒沙峡,是从何处进去的?”

麻冠道人道:“这个贫道就不详细了,当日沙道兄派人送来一封密柬,嘱贫道转呈侠主亲拆,贫道并未过目。”

柳凌波道:“道长和剑主同来,也不知道他们从那里进去的叶

麻冠道人道:“剑主因韦少侠落在他们手中,心切救人,临走之时,只命贫道三人在这里留守,并未多说,贫道听剑主口气,毒沙峡似是就在此峰背后,剑主一行,走的是一条秘道。”

韦宗方听得心头一阵感动,万剑会主为了自己,身陷假毒沙峡,一时大是坐立不安。

柳凌波蛾眉微瘦,沉吟道:“这就难了,那龙在天存心诱敌,只怕那条秘道,等万剑会主一行人引进之后,早就封闭死了。”

甘瘤子笑道:“二师妹,这回你可算锗了,龙在天志在引人入彀,况且他想引诱的人,并不止万剑会主一个,未达目的,不可能把秘道堵死。”

柳凌波道:“他既然处心积虑,想引人入彀,决不止一条秘道……”

欧老头道:“这个容易,老朽擒上一个毒沙峡的人,就可知道了。”

柳凌波摇摇头道:“龙在天为人城府极深,这种高度机密,只怕除了他本人,毒沙峡不见得会有人知道。”

韦宗方道:“柳姑娘,在下认为假毒沙峡既在此峰背面,咱们何不登峰去瞧瞧?”

柳凌波道:“没用,龙在天要诱人入伏,他设伏之处,自然是早已选择好的死谷,既须秘道出入,可见得别无通路,咱们就是登上峰顶,所能看到的,大概也不过是数百丈峭壁而已!”

韦宗方道:“那该怎么办?”

柳凌波道:“咱们自然也要上去瞧瞧……”她口气一顿,举目朝洞外望了一眼,又道:“不过这时候去了也没有用。”

韦宗方道:“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去?”

柳凌波道:“日正午时。”

韦宗方道:“为什么要到午时才能上去?”

束小蕙抿抿嘴,轻笑道:“瞧你连这点也不懂,日正午时,太阳才能直照到谷底呀——”

韦宗方哦了一声,失笑道:“原来如此!”

铁罗汉广明也一拍脑袋,大笑道:“不是姑娘说出来,贫僧竟也想不出要日正午时才能上去的道理来?”

时间渐近中午,依然不见万剑会主和抱剑书生回来,因此大家都相信万剑会主确已陷在假毒沙峡之中。

柳凌波看看天色,起身道:“现在我们可以上去了。”

她隐然已成了群龙之首,大家听她说走,立即纷纷站了起来。

麻冠道人回头朝秃尾老龙屠三省道:“屠兄请留在此地,也好有个照应,不知屠兄意下如何?”

秃尾老龙道:“但恁总管吩咐。”

于是一行人由黑穗总管麻冠道人和副总管铁罗汉广明陪同,走出石窟,朝峰上而去。

这座山峰,山势甚为峻陡,连纵带跃,约莫顿饭光景,便已攀登峰顶。

但见峰顶上一片平台,足有数亩大小,矗立着一方比人还高的巨石,上钩“天狼坪”三个大字。

欧老头呵呵笑道:“原来天狼坪在这里!”

甘瘤子道:“铜夫人想必已经知道万剑会主一行人赶来此地,才要咱们赶来的。”

柳凌波瞧到“天狼坪”三字,心中不觉一动,想起准提庵中年女尼曾说自己一行人,前去天狼坪,如有困难,她师叔自会派人接应。

由此可见铜夫人早已知道龙在天在这里布置假毒沙峡之事?这位铜夫人究竟是谁呢?他好像对毒沙峡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天狼坪北首,果然是一座幽深峡谷,虽在中午,依然云气满然,深不见底。尤其是北首这座峭壁,下临千仞,平整如削,别说下去了,就是你探头往下瞧上一眼,也会目眩心惊,双足发软!

大家俯着身子,探出头去,凝足目力看了半天,依然无法看得清这座峡谷底下的情形。当然一个人武功再高,也不可能透视云层,何况从峰顶石壁上往下瞧去,距离也实在太远了,纵使没有云气,只怕也难以看得清楚。

欧老头侧脸朝甘瘤子笑道:“甘老弟,看来咱们如果找不到人口,当真插翅也飞不下去。”

甘瘤子道:“龙在天既然设下陷阱,总有人进出,只要有人进出,就不难发现,毒沙峡枯井秘道,何等隐秘,还是给咱们发现了!”

欧老头大笑道:“老弟说的不错,毒沙峡是他们根本重地,咱老头还是来去自如,我不相信他这假毒沙峡,会有如何厉害?”

说话之时,回头瞧去,只见柳凌波只是目注谷底,沉吟不语,不觉问道:“柳姑娘你可想出什么计较来了?”

柳凌波摇摇头,沉吟道:“如果我猜想不错,这里也许是真的毒沙峡了!”

这话当真大大的出人意外!

欧老头吃惊道:“这里是真的毒沙峡,难道咱们去的地方,不是毒沙峡?”

柳凌波道:“自然也是,不过那里已经并不重要。”

欧老头搔搔头皮道:“这个老朽倒是听不懂了,柳姑娘可否说的详细一点?”

束小蕙站在韦宗方身边,低笑道:“韦少侠,你懂不懂柳姐姐说的意思?”

韦宗方摇摇头道:“在下也听不懂。”

柳凌波朝两人望了一眼,道:“我们去的地方,该说是原来的毒沙峡,这里则是龙在天新营的毒沙峡,龙在天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他也有称霸武林的雄心,自然必然铲除所有妨碍他的人,像万剑会主、大师兄、九毒教主、以及他认为是劲敌的人。”

欧老头点点头,甘瘤子也忍不住点点头。

柳凌波又道:“因此我想到他以蓝君壁扮演韦少侠,诱使大家人伏,不过是偶然之事,其实他早有诱人入彀的阴谋了。”

韦宗方道:“柳姑娘不是说这里比毒沙峡更为隐秘么?”

柳凌波道:“不错。”

韦宗方道:“既然这里比毒沙峡更为隐密,他怎会不把束姑娘、蓝君壁移来此地呢?”

柳凌波笑道:“你问的有理,因为他布置此处峡谷之时,进出秘道,少说也有三处以上,而且均可随时封闭,谷中埋伏,也远较毒沙峡厉害,因此他企图把赶来勾漏山的人,引人此峡……”

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除了使毒,就别无伎俩,老朽不相信龙在天还有什么鬼花样。”

甘瘤子道:“咱们如何行动,师妹可有良策?”

柳凌波道:“咱们如有行动,最好也在晚间,我想趁这半天时间,先看看此谷四周形势。”

甘瘤子道:“师妹要一个人去?”

柳凌波笑道:“我想请大师兄作陪。”

欧老头道:“咱们呢?柳姑娘有何差遣?”

柳凌波道:“老丈也有一件差使,不过你必须在山林之间,以极快速度掩蔽行藏,不能使人瞧到,老丈办的到么?”

欧老头听的一怔,道:“白天比不得黑夜,太阳之下,最快的身法,都可看到一点影子,姑娘如要老朽沿途飞驰,那么要不让敌人瞧到,实是一件难事,但如是短程飞行,再有树木掩蔽,老朽也许可以办到。”

柳凌波道:“就是短程飞行咯,我想要你暗中保护两个人。”

欧老头道:“姑娘要老朽保护什么人?”

柳凌波纤指朝韦宗方、束小蕙一指,道:“就是他们两个。”

韦宗方道:“姑娘可是有什么差遣?”

柳凌波笑道:“不敢,我想请你和束姑娘,下山之后,由此峰向东,查看峡谷有无入口?”

束小蕙听说自己和韦宗方一路,不觉面露喜色,偏头问道:“柳姐姐,你们呢?是不是朝西去?”

柳凌波点点头道:“不错,咱们分头搜索。”

束小蕙想了想,道:“是了,柳姐姐的意思,是要我们诱敌去的了?”

柳凌波道:“我想他们布置这座峡谷,志在诱人,说不定设有许多秘密通道,大师兄是龙在天计算中的人,但韦少侠和你两人,更是龙在天的主要目的,如果我料得不错,此行必有收获。”

韦宗方道:“咱们遇上劲敌,该当如何?”

柳凌波道:“这就要看情形而定,万剑会主失陷之后,对方必然会在各处秘道,严密戒备。因此咱们分头搜索,也必然立即会引起对方注意,说不定就故示破绽,露出行藏,好让咱们入伏……”

韦宗方道:“那该如何呢?”

柳凌彼道:“这就分作两种说法,第一、是对方门人子弟,假败诱敌,你们只要记住入口,不可穷追。第二、是对方主脑之人,率从围攻,企图把你们生擒回去,但有欧老丈在,也足可应付,不过不论胜负,都不宜深入。

说到这里,就回过头去,朝麻冠道人道:“道兄坐镇石窟,广明大师和屠老哥两位,最好也各率十名青穗剑士,搜索附近山谷,地点不拘,但必须在日落以前,赶回山下石窟,再作计较。”

麻冠道人眼看连金臂神将欧桓都听她指挥,连忙稽首道:“贫道遵命。”

柳凌波目光一转,环扫了群雄一眼,又道:“咱们走吧!”

一行人离开天狼坪,回转石窟,秃尾老龙已吩咐青穗剑士,准备好干粮,大家匆匆用过。

单世骅眼看每个人都有任务,只有他没被派上差使,他虽自知武功不济,但总觉脸上无光,面有愧色。

柳凌波自然看的出来,这就抬目道:“单兄。”

单世骅忙道:“姑娘有什么事么?”

柳凌波道:“还有一件事来,想清单兄辛苦一趟。”

单世骅道:“姑娘吩咐,在下赴火蹈汤,在所不辞。”

柳凌波微微一笑道:“单兄这般说法,叫我如何敢当?方才我想到韦少侠失陷毒沙峡之事,江湖上已然传开来,这原来是毒沙峡诱人入毅的手法,万剑会主已然兼程赶来,武当派和韦少侠颇有渊源,也可能赶上勾漏山来,因此我想请麻冠道长拨出两名青穗剑士,随同单兄在山下守候,如有武当派的人或其他武林同道闻风赶来,单兄就请他们前来此地一会,不可冒险深入。”

单世骅自然知道这是一着闲棋,柳凌波只是怕自己难堪,才派了这份差事。当下欣然道:“在下遵命。”

这时已快是未牌时候!

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各自率领了十名青穗剑士当先出发。

单世骅也带了两名青穗剑士往山下而去。

韦宗方、束小蕙也相继出洞,依照柳凌波的指示朝东首山脚行去,欧老头负有暗中保护两人之责,也自跟着走了。

柳凌波眼看大家都走了,也就起身道:“大师兄,我们走吧!”

两人别过麻冠道人,走出石窟,一路朝西行去。

走出一段路,甘瘤子低声埋怨道:“二师妹,我说你今天调兵遣将,分配错了。”

柳凌波抬目道:“我错在那里?”

甘瘤子道:“你平日还说要一手促成三师妹好事,怎么反而替束姑娘和韦兄弟制造机会了?”

柳凌波道:“我是按事实需要分配的工作,老实说,咱们这一次行动,只怕关键全在韦少侠和束家妹子身上,焉能为了私情,不顾事实?”

甘瘤子点点头道:“你说的原也不错,只是我总替三师妹担心,唉,除了束姑娘,还有一个万剑会主……”

柳凌波听得一怔,凤目乍睁,奇道:“大师兄,你说什么,万剑会主?”

甘瘤子道:“据说万剑会主也是女的。”

柳凌波愕然道:“大师兄听谁说的?”

甘瘤子道:“这消息大概错不到那里,我是听龙在天说的。”

柳凌波突然啊道:“这就是了,我第一次见到万剑会主,总觉得他一举一动之间,似乎有矫揉造作之感!连说话的声音,也显得低沉而不够爽朗,哈,这就难怪他对韦少侠有这般关心!”

甘瘤子苦笑道:“所以我说三师妹的事,暗礁甚多,并不乐观。”

话声方落,甘瘤子突然一把拉住柳凌波手臂,纵身后跃。

柳凌波被他这一拉,一个娇躯跃进了甘瘤子的怀中,粉脸骤然一红,失声道:“大师兄,你怎么啦?”

甘瘤子扶住柳凌波身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1章 分头搜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