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63章 诡异伎俩

作者:东方玉

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最多是使毒,咱们……哦,那位去配葯的剑士,回来了没有?”

麻冠道人道:“葯已配回来了。”

欧老头道:“那就不用怕他们再使毒了,道兄可先把此葯,分给大家吞服了。”

柳凌波道:“此葯既能预防中毒,为防万一,大家自然先吞服了较好,但我认为今晚如果真有强敌来犯,用毒的机会不多。”

欧老头道:“毒沙峡舍了他们老行当不用,会和咱们拼力?”

柳凌波道:“当然也不会和咱们拼力,他们可能另有诡异伎俩。”

欧老头道:“诡异伎俩?那是指什么?”

柳凌波道:“老丈总听说过鸠磐婆其人吧?”

欧老头双目一睁道:“老朽江湖上人,知道的不多,但这老妖婆,倒是听人说过,姑娘怎会突然提到她身上来了?”

柳凌波就把方才鸠磐门人假冒张君恺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欧老头道:“这老妖婆果然有点邪门道,她会被龙在天勾引出来?”

柳凌波道:“详细情形,目前也无法推测,但她门下已在此地现身,显然已和毒沙峡有了勾结。”

欧老头目射精光,朝几人环顾了一眼,说道:“今晚是老妖婆亲来,老朽倒是不信邪,正好斗斗她,咱们人手也并不缺少,除了老妖婆,其余的人,诸位也足可应付了,咱们就不妨在洞外迎击来犯之敌。”

他外号独守南天门金臂神将,可说是南海门中第一高手,这番话,由他口中说出,自非夸大之词。

柳凌波道:“老丈武功卓绝,在整个武林而言,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今晚之事,老丈说的,和我所构思的,恰巧相反。”

欧老头自从上次柳凌波定下计谋,进入毒沙峡救人,对她已是十分信服,闻言不由搔搔头皮笑道:“姑娘既有了良策,怎不说出来让老朽听听?”

柳凌波娇笑道:“老丈别往我脸上贴金,我想的那里是什么良策?只有在没有办法之中,稍作防敌之计而已!”

辣手云英柳眉一扬道:“柳姐姐,你想出什么防敌之计?别卖关子啦,快说出来咯!”

柳凌波道:“我想的实在并不高明,但除此之外又别无良图。”

她缓缓说来,石窟中的人,都在静心聆听,所有的目光也全已投注在她脸上。

柳凌波语气略微一顿,接着说道:“咱们已有不少人一去不返,全落在他们手中,可说已经吃了大亏,因此我想到今晚咱们如果也能擒下对方来犯的人,形势也许稍可改观。”

欧老头一拍巴掌,说道:“对,对,柳姑娘果然不愧是女中诸葛,这几句话,说得简单有力,已经确定了今晚应战的纲领。”

柳凌波脸上微微一笑,道:“老丈夸奖了。”接着回头朝麻冠道人问道:“我先想请问道兄一声,目前贵会还有多少剑士在这里?”

麻冠道人道:“随同剑主来的,只有青穗堂下三十六名弟兄,除了方才由广明大师和屠兄率领去的二十名之外,目前还有十六名。”

柳凌波点点头道:“人手也差不多了,我想咱们第一件事,就是每人都须预先服下解毒葯物,以防对方施毒。第二步,咱们再来分配任务,这一点,我先说个腹案,再请大家商量决定。”

欧老头道:“不用商量,干脆就由姑娘发号施令,大家一体遵照就是了。”

甘瘤子一直沉默不言,此刻突然接口道:“二师妹也毋庸客气,有什么计划,就说出来吧!”柳凌波道:“我想的是‘以虚为实’,麻冠道长和单兄、张家妹予以及八名青穗剑士,镇守石窟,如有强敌来犯时,由大师兄和我两人出去应敌,麻冠道兄只是替咱们掠阵,敌人不冲近石窟,千万不能出手……”

麻冠道人江湖经验何等老到,为人又极工心计,听柳凌波的口气,是要他坚守石窟。

试想石窟是自己一行人的临时歇脚之地,并不重要,何用坚守?他心念一动,立即问道:“柳女侠要贫道坚守石窟,是否另有指示?”

柳凌波笑道:“道兄说对了,这座石窟,我另有用处。”接下去又道:“另外八名青穗剑士,值兄可命他们隐伏石窟前面左右两边林中,不听招呼,不得现身出来。”

麻冠道人道:“贫道遵命。”

辣手云英道:“柳姐姐,单大侠和小妹守在洞内,就没有事做了。”

柳凌波笑道:“小妹子别性急,自然有你的工作。”

说完,回头朝欧老头道:“现在该老丈了,离这里六六丈处,有几株合抱大树,老丈可隐身树上,以不让来人发觉为主。石窟前面地方不大,不论来多少人,都由大师兄和我对付……”

欧老头没待她说完,摇头道:“不成,姑娘要老朽躲在树上观战?”

柳凌波道:“我话还没说完哩,老丈别忘了咱们今晚有一个主要目的。”

欧老头道:“好,好,你说下去。”

柳凌波道:“我方才说过,咱们今晚最好把对方来人一鼓成擒,因此在我和大师兄出面对敌之时,老丈就可施展隔空点穴之术,把他们一一制住……”

欧老头道:“妙,妙,这办法不错!”

柳凌波朝辣手云英笑道:“那时麻冠道兄可指派四名剑士,由单兄和张家妹子指挥擒人,押回石窟。麻冠道兄和另外四名剑士只负责守护,不得离开石窟。如果来人向后撤退,由埋伏中的八名剑士,听我日号,阻拦对方退路。”

麻冠道人由衷的赞道:“柳女侠设想周到,调度有方,今晚这般布置,已是万无一失了。”

柳凌波道:“这是我的如意算盘,对方如何行动,还不知道呢!”

欧老头道:“咱们就这么决定。”

大家用过干粮、麻冠道人把解葯粉分给大家吞服,八名奉派到林内埋伏的青穗剑士,也自依计退出。

柳凌波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欧老丈该早些出去了呢!”

欧老头笑道:“姑娘只管放心老朽决不会误事。”说完也自朝洞外走去。

柳凌波朝大家道:“咱们趁这段时间,各自坐息片刻,也许今晚就没有坐息的时间了,”

石窟中媳去灯火,大家依言各自盘膝坐下,运气调息。

辣手云英张曼心头紧张,一会摸摸身边宝剑,一会又摸摸身边的暗器,那里静得下来?

夜色渐深,山风较强。

石窟外面,一片黑沉沉的,该是个风高月黄之夜!

大家足足等了半个更次,依然不见动静。

柳凌波目光微抬,心中暗暗奇怪:“此时二更已过,对方如有举动,这时候似乎该来了!”

心念方动,突听一声尖厉的啸声,远远传来!这声音凄厉刺耳,听来似在山下!

辣手云英耸然一惊,悄声问道:“柳姐姐,他们来了!”

甘瘤子道:“这啸声似是千里传音之术,由正东方传来,长啸之人,少说也在三里以外,声音仍能凝而不散,功力之高,倒是不可轻估。”

麻冠道人吃惊道:“千里传音,已使咱们提高了警觉。”

甘瘤子接道:“道兄说的不错,不说咱们今晚已有准备,就算毫无准备,听到了啸声,也会及时警觉。”

柳凌波道:“今晚情势,当真有些奇怪。”

辣手云英听的不懂,问道:“柳姐姐,今晚的情势有什么奇怪?”

柳凌波道:“很像有人向咱们示警。”

甘瘤子道:“我出去看看!”

突听欧老头从五丈外以传音入密朝洞中说道:“甘老弟不用去了,已经有人来了。”

他身在五丈以外,洞中几人的低声谈话,居然被他听的十分清晰,还出声音告警,这份功力,委实惊人!

欧老头的话声,大家全听到了,立时纷纷跃起,举目朝洞外望去。

朦胧月色之色,果见三条人影,由山脚飞掠而来,眨眼工夫,已到洞前。

这三个人一色黑衣,脸蒙黑布,只露出两个眼孔。左右两人,手上各仗长剑,只有居中一人,空着双手,一柄长剑,斜背肩头。

这三人到了距离石窟三丈远处,便自停步,并肩站立。

甘瘤子眼看三人飞掠而来的身法,轻快迅疾,不是平庸之辈,心中暗想:“这三人不像是毒沙峡的人。”

柳凌波低声道:“大师兄,咱们出去。”

两人并肩跨出石窟,甘瘤子拱拱手说道:“三位朋友,爱夜而来,有何见教?”

三个蒙面人站在当地,恍如不闻,竟然无人开口答话。

柳凌波冷笑一声道:“朋友们这般藏头露尾,难道是见不得人么?”

三个蒙面人六只炯炯眼睛,盯着两人依然一言不发。

柳凌波道:“大师兄请替我掠阵,我先去会会他们。”话声一落,缓步朝三个蒙面人走了过去,纤手一抬,喝道:“你们三个人一齐上吧!”

站在中间的蒙面人突然挥了挥手,左右两人一声不作,手中长剑一摆,忽然一跃而上,举剑朝柳凌波刺来。

柳凌波冷哼一声,双手一分,使了一招“夭女散花”,把两人剑势,化解开去。

那两人剑上造诣,大是不弱,出手一剑,被柳凌波封开,两柄长剑,忽然左右圈动,相继攻到。

柳凌波寸步未退,玉手挥处,拍出两股阴柔劲风,又把两人洒出的一片剑光,尽数挡了回去。

那两个蒙面人不待柳凌波还攻之势出手,长剑又迅快的左右摆动,瞬息之间,连续攻出了四剑。

甘瘤子瞧的心头一震,低喝道:“二师妹,他们使的是武当派‘两仪剑法’!”

喝声甫出,只听站在对面的那个蒙面人,突然嘿了一声,反腕掣剑,身形一闪而至,三朵剑花,闪电般分向甘瘤子三处大穴袭到。

甘瘤子吃了一惊,暗道:“此人出手剑势,竟有这般神速,倒是不可轻敌!”右手拍出一掌,逼住蒙面人剑势,口中喝道:“尊驾是武当派什么人?”

那蒙面人一声不作,长剑疾挥,幻起一片剑光,攻势极锐!

但甘瘤子乃是夭杀门的大弟子,武功造诣,自有独到之处,蒙面人攻到剑势虽然极凌厉,却无法把他迫退一步,而且均为他随手拍出的掌风,化解开去。

两人交手几招,蒙面人手上突然一紧,但见剑光一盛,幻起了如山剑影,挟带着嘶嘶轻啸,剑上激荡起的剑风潜力,冷森逼人!

甘瘤子和他对拆了几招,只觉对方每一剑招之中都含蕴了强劲绝伦的内力,一面封逼蒙面人剑势,心中却暗暗奇怪,此人一身功力,少说也有数十年火候!不可能是武当门人,但他使的却是正宗武当剑法!”

思忖之间,柳凌波一双空手,力敌两支长剑,几个照面下来,她突使绝技,纤指轻弹,已然把两个人点住穴道。

铁判单世骅、辣手云英张曼双双抢出,把两人擒了进去。

那和甘瘤子动手的蒙面人突然大喝一声,震腕挥出一片护身剑光,舍了甘瘤子,朝石窟冲去,甘瘤子大笑一声,呼呼两掌,逼住了蒙面人去势。

蒙面人又是一声厉吼,长剑疾抡,恶狠狠朝甘瘤子攻来。这一下他敢情含愤出手,剑势更加凌厉,宛如惊霆迅雷,绵绵攻出!

甘瘤子双掌开合,使的呼呼有声,才算把对方连绵不绝的攻势逼住,双目精光暴射,惊奇喝道:“太极慧剑!你到底是什么人?”

要知“太极慧剑”,乃是武当派镇山绝学,每一代中,除了掌门人之外,只有派中护法长者,才有资格练习,而且规定不得超过两人。

蒙面人突然使出武当镇山剑术,那么除非他是武当三子。但武当三子,天元子出身修罗门,武功之高,不在自己师傅之下,此人决不会是天元子。

天衍于是武当派掌门人,从不轻易下山,当然更无可能。至于天寄予,已在昨晚陷身假毒沙峡之中,那么此人……

甘瘤子以一双徒手,和对方长剑相拒,尤其对方使出来的,是武当派最为精奥的“太极慧剑”,想要胜他,也甚是吃力。

双方搏斗之势,看去已不似方才那等快掌急剑的打法,表面看去,两人剑掌之势,已经缓慢下来,实则一剑一掌,不但各具精妙变化,而且各自含蕴了上乘内功,干钧一击,发如奔雷!

正当此时,只见辣手云英张曼,突然从石窟中急奔而出,叫道:“柳姐姐,柳姐姐,那两人竟然是静玄师兄和静修师兄,他们都是失陷在毒沙峡的人……”

失陷在毒沙峡的人,会帮着毒沙峡,前来偷袭!

柳凌波心头猛然一震,回身道:“张家妹子你看清楚了,莫要又是假冒来的。”

辣手云英道:“不会错了,他们确是静字辈的两位师兄。”

甘瘤子道:“不错,和我动手的大概是天寄子了!”

他双掌大开大合,凌厉无匹!

对方蒙面人已被迫的有些招架不住,听甘瘤子喝出“天寄子”三字,神情突然一楞,茫然道:“你说什么人?天寄子?天寄子是谁?”

甘瘤子道:“你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3章 诡异伎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