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64章 不可思议

作者:东方玉

柳凌波突然如有所触,回头朝麻冠道人说道:“道兄,请把山前八名青穗剑士一起召来,我想和他们谈谈。”

麻冠道人点点头,立时要一名青穗剑士传下话去。

辣手云英张曼愁结眉心,抬目道:“柳姐姐,他们都中了贼人的迷魂葯,该怎么办泥?”

欧老头道:“不要紧,咱们不是配来了一包葯粉,那是咱们南海的辟毒金丹,区区迷魂葯,又算得了什么?一个喂他们服上一匙,立可醒转。”

辣手云英喜道:“这葯有这么灵?”

欧老头道:“南海门的辟毒金丹,善解天下奇毒,因此之故,武林中擅于用毒的人,到了咱们南海就有毒难使,黔驴技穷。”

麻冠道人取出一大包葯粉,单世骅,张曼两人立即动手,替大家喂了。

这时只见一名青穗剑士走了进来,朝麻冠道人行礼道:“启禀总管,山下的弟子,已经来了。”

麻冠道人道:“请他们进来。”

那青穗剑士应了声是,转身走到洞口,向外说道:“总管请大家进来。”

八名青穗剑士相继走入石窟,麻冠道人朝柳凌波指了指:“这位是天杀门下的柳女侠,咱们今晚行动,全仗柳女侠指挥,她有话要和大家说。”

八名青穗剑士朝柳凌波欠身为礼。

柳凌波笑了笑道:“我要说的话也包括留在石窟的八名剑士在内。”

石窟内的八名青穗剑士一齐躬身道:“在下等人但凭女侠吩咐。”

柳凌波朝石窟右首一指,道:“方才咱们截住了两位武当派的道友和韦少侠、广明大师、屠老哥,及十几位青穗剑士,后来金臂神将欧老丈又擒住了卓姑娘,现在全在这里,今晚来人中,还有武当天寄子道长和你们青穗总管慕容修等人,你们大概也看出来了?”

十六名青穗剑士齐声道:“看出来了。”

柳凌波又道:“诸位自然也看出他们全是被人迷失了本性。”

十六名青穗剑士都点头道:“看出来了。”

柳凌波笑道:“这样就好,咱们今晚处境,可说是十分险恶,敌人们既不正面和咱们为敌,却利用葯物,驱使咱们的人,自相残杀,这叫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最是恶毒不过……”

她话声一顿,目光徐徐扫过十六名青穗剑士,续道:“诸位身为万剑会青穗剑士,这种伎俩,本来不待我说,也全都明白,但咱们处在这恶劣形势之中,我不得不向诸位提醒一句,咱们的对策,应该以不变应万变,不论遇上任何情形,大家千万不可自乱步骤,致为敌人所乘……”

其中一个青穗剑士问道:“不知柳女侠认为今晚对方可能还有什么行动?”

柳凌波道:“这个很难说,咱们还有许多人落在对方手中,而且又被对方迷失了心神,随时随地都可向咱们袭击。”

另一个青穗剑士道:“柳女侠准备如何对付呢?”

柳凌波道:“如论人手,咱们也足可应付,对方纵有厉害人物,决难讨得半点便宜,但最棘手的就是投鼠忌器,咱们有人落在他们手中;因此我希望诸位不论遇上何人,千万不可坠入诡计之中。”

十六名青穗剑士齐声道:“咱们一切都听柳女侠调遣。”

柳凌波笑道:“诸位只要记住我说的话就好,现在不用再去林中埋伏了,就请大家在洞前守护,如果发现敌人,自有欧老丈和我等对付。”

十六名青穗剑士答应一声,欠身为礼,便自退出洞去。

麻冠道人问道:“柳女侠不要他们再去林中埋伏,想是为了集中人力,柳女侠认为对方会大举来犯么?”

柳凌波摇摇头道:“这倒不是,我想毒沙峡的人,占了有利地理,不可能大举来犯,但却可能有比大举来犯辣手的诡计,咱们不可不防……”

欧老头道:“柳姑娘要如何调度人手?还是仍按方才的分配?”

柳凌波道:“不用了,洞外已有十六名青穗剑士守护,咱们就在这里等候就好。”

辣手云英张曼道:“柳姐姐,他们服下解葯,怎么还不清醒过来呢?”

柳凌波道:“大概葯力还没发散……”

欧老头道:“不对,咱们的辟毒金丹,天下任何厉害的奇毒,只要一盏热茶时光,都可解了,今天虽是临时配制,没有咱们主人亲自制练的神效,但要解毒沙峡区区迷魂葯,应该不算难事。”

辣手云英道:“现在已经有两盏热茶时光了,怎么还没见效呢?”

欧老头搔搔头皮,道:“这个老朽也说不出道理来,除非他们不是被毒性迷失了本性。”

柳凌波道:“他们服的*葯,也许不是毒葯。”

欧老头摇摇头笑道:“凡是*葯,都有毒性,只要是有毒性的葯,辟毒金丹都可以解。”

甘瘤子沉吟一会道:“二师妹,欧老丈说的不错,他们只怕不是服了龙在天的‘迷魂散’,迷失的神智。”

柳凌波愕然道:“那是如何迷失的神智?”

甘瘤子接道:“二师妹怎么忘了下午从这里逃走的鸠磐门人,由此看来,只怕鸠磐婆果然已在峡中了!”

柳凌波抬目道:“大师兄是说他们是被鸠磐老妖的邪门手法所伤?”

甘瘤子点点头道:“据我所知,鸠磐门武功奇诡,这些人,极可能是被她使了什么手法所伤?”

欧老头道:“老朽记得从前听老主人说过,武林中有一种奇特手法,确可使人神智受迷,听从使术的人指挥,真要如此,咱们主人也许知道治疗之法。”

他口中的“老主人”,乃是指南海门上代掌门人而言,“主人”,才是指目前的掌门人束守谨。

辣手云英张曼听说连辟毒金丹都不能解救,不觉心头大急,问道:“是不是没有解葯,那可怎么办呢?”

甘瘤子道:“如说伤在武功之下,那自然是某处经穴受制,而这一穴道,正和神智有关,才会使人神智麻木,记意不清,但这是特殊手法,不懂诀窍,就无法解得开来。”

欧老头道:“这个容易,老朽先查查他们何处受制?再作计较。”

张曼问道:“老丈如何查法?”

欧老头道:“老朽以本身真气,催动他们血气,就可查出何处受制了。”

说话之间,人已走近韦宗方身边,盘膝坐下,伸手按到他背后“脊心穴”上,闭上双目运起真气,攻人韦宗方体内。

大家全都睁大双目,望着欧老头,谁都没有说话,石窟中一时静得坠针可闻。

但就在此时,突见洞口人影一闪,一名青穗剑士,匆匆奔入,向大家欠身一礼,说道:“山下出现敌踪,好像是朝咱们这里来的。”

柳凌波问道:“有多少人?”

青穗剑士道:“还看不清楚,大概有十几个人。”

柳凌波道:“好,你先出去,等他们到了洞前再说。”

那青穗剑士欠身退出。

柳凌波道:“大师兄,麻冠道兄和我出去应敌,这里就由单兄、张家妹子两位守护了。”

甘瘤子目光一抬,道:“他们来的很快,二师妹,我们可以出去了。”

三人走出洞窟,只见十几条人影,已如风驰电卷一般,由山下疾奔而来!

一回工夫,已到近前,这下,可把甘瘤子、柳凌波、麻冠道人瞧得一呆!

原来当前一人,锦袍悬剑,脸若淡金,来的正是万剑会主!他身后随侍三名劲装佩剑少女,一式淡黄剑穗,是剑主的驾前四侍。

稍后一个身穿青罗夹衫的中年文士,腰悬青穗长剑,看去温文洒脱,正是万剑会青穗总管抱剑书生慕容修!身后紧跟着八名青穗剑士,夜风中,剑穗飘飞,英风飒飒!

这一行人,谁也没有再用黑布蒙脸。

麻冠道人一眼瞧到万剑会主,立即躬下身去,说道:“属下参见剑主。”

十六名青穗剑士一个个手捧长剑,雁翅般在石窟前面,这时跟着麻冠道人,躬下身去。

柳凌波暗暗叫了声道:“糟糕!”

万剑会主龙行虎步大模大洋走来,顾盼之间,目光一转。只朝麻冠道人略微点头,立即双拳一抱,笑道:“甘大侠、柳姑娘原来也在这里。”

说话之时,脚下没停,大步朝三人行来。

柳凌波听他说话,不像神智被迷的人,心下大奇,一面迎着说道:“会主可是从毒沙峡来的么?”

万剑会主点头道:“不错,兄弟正是从毒沙峡而来。”

他依然朝三人走来,脚下并不停止。

柳凌波挡在他前面道:“会主请留步。”

万剑会主不得不停,抬头道:“柳姑娘有何见教?”

柳凌波脸含娇笑,一手按着剑柄,道:“会主脱险归来,最好先把脱险经过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万剑会主道:“柳姑娘似乎对兄弟心存怀疑么?”

柳凌波道:“情非得已,会主脱险归来,最好能让大家明白脱险的情形。”

万剑会主道:“兄弟和他们一起同来,难道还会有人假冒?”

柳凌波道:“假虽不假,真亦未必。”

万剑会主不悦道:“柳姑娘此话怎说?”

柳凌波的娇笑出声,道:“会主还不知道慕容总管和八名剑士,就是方才从这里逃走的么?”

慕容修道:“柳姑娘说笑了,在下几时来过了?”

他说来认真,似乎已把方才之事,忘得一干二净。

柳凌波瞧他不像有假,心下不禁大奇,问道:“慕空总管方才和我大师兄动手,前后不到半个时辰怎的如此健忘?”

慕容修张眉一轩,朗笑道:“柳姑娘越说越奇了,慕容修几时和甘兄动过手来?”

柳凌波望了甘瘤子一眼道:“要是不信,你不妨问问我大师兄,还有麻冠道兄和你手下的十六位青穗剑士,全部在场。”

甘瘤子也看出事有溪骁,接口道:“在下二师妹说的不错,方才有人夜袭,最先来的三人,是武当天寄子和静玄、静修被在下兄妹擒住,天寄子一人逃走。”

万剑会主目光炯炯,望着甘瘤子,问道:“后来呢?”

甘瘤子道:“后来慕容总管和广明大师,屠老哥三人为首,率领二十名青穗剑士赶到,同来的还有韦兄弟和会主手下黑文君卓姑娘两位。结果其余的人,全被留下,慕容总管听到竹哨之声,匆匆率了八名剑士,突围而去。”

万剑会主听得突然仰天长笑。

麻冠道人躬身道:“剑主明鉴,甘大侠说的全是实情。”

万剑会主目光一寒,冷冷道:“麻冠道人,你好大的胆子?”

麻冠道人听得一凛,连忙躬身道:“属下不敢。”

万剑会主冷笑道:“本座问你,你几时投到天杀门去了?”

麻冠道人悚然一惊,道:“属下蒙剑主开恩,委以黑穗总管,属下怎敢心怀二志?”

万剑会主怒叱道:“你勾结天杀门,劫持韦宗方、卓九妹、广明、屠三省等人,还说不是心怀二志么?”

麻冠道人惶恐的道:“剑主明察,韦少侠和卓姑娘、广明大师、屠老哥等人,全被毒沙峡迷失了神智……”

万剑会主凛然道:“韦宗方他们全被天杀门的邪术所迷,你当我不知道?”

麻冠道人虽然是多年老江猢,但这会也感到万分惊诧,连连躬身道:“剑主这是误会,现在里面还有南海门的金臂神将欧老丈和武当门下的辣手云英张姑娘可以作证……”

万剑会主冷喝道:“你既然没有背叛本座,还不快把韦宗方等人交出来?”

麻冠道人作难的道:“这个……”

柳凌波面色凝重,低声道:“麻冠道兄不用说了,贵会主身陷毒沙峡,已为鸠磐者妖巫术所迷,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麻冠道人骇然道:“这该怎么办呢?”

话声未落,欧老头大步走了出来,目光朝万剑会主等人扫了一眼,问道:“怎么,万剑会主也出了问题?”

甘瘤子道:“老丈来的正好,他们只怕都中了鸠磐婆的巫术。”

欧老头点点头道:“有可能,你们说的话,老朽全听到了。”

柳凌波问道:“老丈可曾发现他们伤在何处?”

欧老头道:“老朽运气检查,发觉韦小兄弟‘脑户穴’似有轻微阻力,舍此之外,就别无伤处。其他的人,也是如此,据老朽想来,这必是一种特殊手法,轻微震伤大脑重穴,使人神智受迷……”

柳凌波朝万剑会主等人呶呶嘴,道:“那么他们呢?会不会也是被某重特殊手法所伤?”

欧老头搔搔头皮,道:“只怕又是另一种手法了,韦小兄弟等人,对人对事,全都悟无所知,而他们同样受人控制,人却相当清醒。”

万剑会主不耐道:“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甘瘤子皱皱浓眉道:“会主是否还想得起陷身毒沙峡以前的事么?”

万剑会主冷笑道:“我自然想得起来。”

甘瘤子笑道:“那么会主就该明白,远来勾漏,所为何事?当不是和天杀门作对来的吧?”

万剑会主怒哼道:“不错,我是为了驰救韦宗方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4章 不可思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