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65章 双重迷魂

作者:东方玉

甘瘤子道:“你知道韦兄弟如何被迷失神智的?”

龙香君道:“我知道,他是被一种特殊手法所伤,只有这颗解葯才能救他。”

甘瘤子望望柳凌波道:“看来她说的不假,二师妹,我看就让韦兄弟服了吧!”

柳凌波沉思了一会,摇摇头道:“不行,这葯只怕有诈。”

龙香君道:“我可以起誓,这是真的解葯。”

柳凌波手上拿着葯丸,回头朝甘瘤子道:“大师兄,我想还是找一个人试试的好。”

甘瘤子点点头,表示同意。

龙香君急道:“不成,我只有这一颗解葯,我是救韦少侠来的,连我爸也中了她们暗算……”

她忽然住口不说;但底下的话,谁都听的出来,她爸爸也中了人家暗算,可能也需要解葯。

这话要是让龙在天听到,准会吐血!

她急也没有,柳凌波已把手上一颗解葯,很快塞入了韦宗方边上的一名青穗剑士口中。

场中争论,立时静止下来,所有目光,全投注到那青穗剑士的身上。

甘瘤子一掌拍开青穗剑士身上穴道,只见他身躯一阵抖动,突然倒了下去,口中登时流出黑血,业已死去、这一变化,瞧得龙香君娇躯陡震,口中尖叫出声!

辣手云英柳眉一挑,扬手就是一记耳光,朝龙香君脸上掴去,口中骂道:“臭丫头,原来你想毒死他来的!”

龙香君心头正在惊怖慾绝,那会躲闪,“拍”的一声,掴个正着。这一掌打得她如梦初醒,双手掩面,哭道:“我为了救他,才偷偷的取了一颗解葯,我不是存心害他来的……”

辣手云英一掌出手,呛的一声掣出剑来,喝道:“臭丫头,你还说不是害他来的,你……”

突听洞外响起一阵吃吃阴笑,声音如在半空,像流星般划空而过!

甘瘤子勃然变色,喝道:“什么人?”

欧老头怒嘿道:“早已逃走了,好家伙,居然敢躲在洞外,听咱们说话。”

龙香君泪流满脸,呜咽说道:“我没救成韦少侠,我却害了爸啦!”

辣手云英手中宝剑直指龙香君胸口,冷叱道:“你几时安着好心,你们究竟用什么恶毒手法,害了这许多人?”

龙香君哭道:“你杀了我吧,我是冒险偷来的解葯,你们不相信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啦!”

她胸脯一挺,当真朝辣手云英剑上凑去!

柳凌波听出她口中语气,似是另有隐情,连忙朝张曼说道:“张家妹子快把宝剑收起,这位龙姑娘,我相信她确是一番好心。”一面回头朝龙香君道:“姑娘这颗解葯,虽是受人之骗,但也可看出你确是想救韦兄弟来的,咱们方才有约在先,你只要回答我三个问题,我仍然可以放你回去。”

龙香君泪流满面,道:“你们就是放我,反正我也回不去了,你要问什么,只管问吧!”

柳凌波道:“姑娘是龙在天的女儿,也就是毒沙峡主,还有谁会难为于你?”

龙香君道:“毒沙峡主,是我爸爸要我扮的,从前是,现在不是了。”

柳凌波问道:“现在由什么人担任了?”

龙香君迟疑了一下,啃着樱chún,似有难言之隐!

忽然间,她似乎下了决心,毅然抬头道:“这里是新毒沙峡,是爸在十年前开始秘密营建的,我只听爸说起,但从没来过,直到今天,爸才把我带来,我才知道这新毒沙峡,是由一个年轻貌美的峡主夫人所主持。”

毒沙峡主是龙香君,龙香君是一个女孩儿家,自然不会有夫人,但如今却冒出一个“峡主夫人”!

大家听龙香君这一说,谁都心头明白,原来这新毒沙峡,是龙在天藏娇之地!

龙香君粉脸上现出一股忿然之色,恨恨的道:“那女子利用美色,诱惑了我爸,却在暗中下毒,控制了我爸……”

柳凌彼耸然动容,道:“她是鸠磐老妖门下?”

龙香君道:“不知道,今天我是以毒沙峡主的身份去的,那妖女引我到了一间密室之中,就命我脱下毒沙峡主的装束,我先前不肯,她才告诉我,爸已经中了她的剧毒,只有我交出毒沙峡主,才能保住我父女性命,我被迫无奈,只好把面具,衣服都脱给了她。”

柳凌波道:“她当时没有难为你?”

龙香君道:“没有,她只是把我关在一间石室中,禁止我外出,不让我和爸见面,直到晚上,她把我叫去,指着万剑会主的面具、衣服、要我假扮万剑会主。”

麻冠道人问道:“姑娘可知剑主如何了?”

龙香君道:“我不知道,当时我只听她说有一批人,都被一种叫做‘降龙指’的特殊手法,点迷神智,派出去对付天杀门的人,她还告诉我,这批人中,有韦少侠在内……”

柳凌波道:“这颗解葯,你是如何弄来的?”

龙香君道:“就在那时,忽然有人来报,说派出去的人全被天杀门截仁,她匆匆出去,我想起爸中了她剧毒,她房中可能留有解葯,匆忙之间,只找到了一个标着‘降龙指解葯’字样的磁瓶,我因听她说过韦少侠就是被‘降龙指’点迷了神智,就偷偷取了一颗……”

她就到这里,双颊禁不住飞上两朵红云。

柳凌波望了甘瘤子一眼,说道:“如此看来,整个毒沙峡,目前已被鸠磐老妖控制了。”

欧老头搔搔头皮为难的道:“不知又是什么邪门武功,唉,咱们主人要是在此,也许会想得出解救之法……”

话声来落,突听石窟外起了一阵叱喝,接着只听一个娇脆声音道:“是我啊,你们快让开!”

欧老头悚然一惊,道:“是咱们姑娘……”

一条娇小人影,很快闪了进来,那正是束小蕙,只见她掠人石窟,一手接着胸口,不往的喘息。

欧老头瞧到束小蕙,吃惊的问道:“姑娘怎么了?”

束小蕙定了神,伸手掠掠鬓发,嫣然笑道:“不要紧,我只是跑累了。”

柳凌波瞧她说话神气,似乎神智极清,但因她是从毒沙峡来的,心中不无戒心,缓缓朝他行去,说道:“束家妹子,你快坐下歇息。”

束小蕙道:“不用啦,我已经好了。”

欧老头睁大双目,急着问道:“姑娘如何逃出来的?”

柬小蕙娇笑道:“欧伯伯,你不是知道的,爸教了我移气过穴?他们那想制得住我?下午我们落在陷讲里,我看韦少侠被他们擒住,我就故意让他们擒去,原想到了里面,再解开韦少侠穴道,那知他们把我关在另外一间石室里,我偷偷逃了出来。”

柳凌波只觉她说的太简单了,忍不住问道:“他们没有看守?”

束小蕙道:“石室按有机关,在他们来说,认为被囚的人,万难逃脱,自然不须有人看守,那里知道他们的机关消息,都是从咱们南海偷去的法门,我就顺利逃了出来,只是这一路上,把我跑累了。”

柳凌波道:“你对他们的机关布置,都知道么?”

束小蕙道:“纵然他们另有变化,但我知道的,总也在十之六七。”

柳凌波道:“这就够了,可惜我们有这许多人神智被迷,否则就直捣他们巢穴了!”

欧老头道:“咱们分出一部份人在此地守护就够了,老朽正想去斗斗鸠磐婆。”

甘瘤子道:“新毒沙峡,似乎只是由她门人主持,鸠磐婆本人并不在此。”

突然听洞口响起两声“吱”“吱”尖细的叫声,一条人影像轻烟似的闪了进来!

此人来的毫无声息,居然瞒过了守在洞外的十六名青穗剑士!

柳凌波似有所觉,突然转过身去,喝道:“什么人敢潜入洞来?”

扬手一掌,朝那人劈了过去。

甘瘤子连忙喝道:“二师妹不可鲁莽。”

但听“砰”的一声,掌风击在山石上,打得石屑四溅。

那人轻灵无比的闪了开去,连连摇手,低笑道:“柳女侠快请住手,在下张庆。”

这下大家都看清楚了,那是一个秃头尖腮,豆眼鼠髭,形貌诡奇的灰衣老人,正是地行鼠张庆。

柳凌波看清来人,自己并不认识,但想到他居然能瞒过守在洞外的十六名青穗剑士,自非常人。这就冷冷喝道:“尊驾是什么人?”

甘瘤子忙道:“二师妹,他就是地行鼠张庆。”一面拱手道:“张兄黄夜而来,可是有什么见教?”

地行鼠缩头弓腰霎着两颗鼠目,连连陪笑道:“是,是,在下是奉主人之命,替诸位送葯来的。”

送葯,那是铜夫人已经知道这里有人神智被迷,遣他送来的解葯了!

铜夫人不知究竟是何来历,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

地行鼠一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磁瓶,陪笑道:“在下路上有些耽搁,以致迟来了一步。”

一边说话,一边把那磁瓶送到甘瘤子面前。

龙香君站在边上,一眼瞧到他手上磁瓶,不禁脸色一变,急急说道:“甘大侠,他这瓶不是解葯,是家父的迷神散。”

甘瘤子听的一怔,地行鼠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这位姑娘说对了,这是毒手天王龙在天秘制的迷魂散,咳,咳,在下奉主人之命,刚进去拿来的。”

他口中所谓“进去拿来”那是刚取来的了。

龙香君道:“你拿了迷魂散来,那有什么用?”

地行鼠耸耸肩,道:“用处可大呢!这是敝主人说的,韦少侠等人全被‘降龙指’闭住了神智,敌友不分,只听命于某一个人,或某一种暗号,只要穴道一解,就会群起反抗,除了独门解法之外,只有南海门‘一元复始丹’能解。”

束小蕙吃惊道:“一元复始丹,葯方已失,我们家里,早就没有了。”

地行鼠道:“是、是、所以敝主人才命在下潜入毒沙峡,从毒手天王身边盗来迷神散,这迷神散同样是迷失神智的葯,但若是给被降龙指闭住神智的人服了,就可使他们不再听对方之命。”

辣手云英道:“这不是越厉害了么?”

地形鼠笑道:“就是要他们越迷越厉害,才能解开他穴道,不会再跑到敌人那边去。”

辣手云英望望柳凌波,道:“柳姐姐,这怎么行?”

柳凌波没有作声。

地行鼠嘻的笑道:“这有什么不行的?敝主人说这不过是暂时权宜之计,迷魂散有的是现成解葯,还怕什么?但降龙指可不同了。据说被这种歹毒功夫点伤的人,如若过了十六个时辰,那就终身白痴,无法再解,因此目前最要紧的,就是解开他们降龙指所闭的经穴了。”

大家听说“降龙指”竟有这么厉害,不禁相顾失色。柳凌波点点头道:“贵上要你前来,自然已有良策了?”

地行鼠耸耸肩道:“敝主人曾说,目前唯一的办法,只有生擒鸠磐婆,才能逼令她替大家解开被禁穴道,”

甘瘤子瞧瞧柳凌波,道:“二师妹,你看如何?”

柳凌波道:“那也只好如此了。”

辣手云英吃惊道:“柳姐姐,你要给他们服迷魂散?”

柳凌波点头道:“舍此之外,确实没有最好的办法了。”

束小蕙两眼望天,低低的道:“不知爸知不知道降龙指的解法?”

欧老头道:“老主人传下来的‘搜奇经’上,纵有记载,但主人没有练过,也是无用。就算主人能解,此去南海,在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柳凌波从甘瘤子手上,取过迷神散,一手朝龙香君递了过去,说道:“迷神散是令尊制练的,每人该服多人份量,你自然知道,这件事,就请姑娘偏劳吧!”

龙香君欣然接过磁瓶。

辣手云英眼看柳凌彼竟要龙香君替众人喂服迷神散,立时抢着道:“柳姐姐,我来喂他们。”

柳凌波笑道:“小妹子,你只管放心,龙姑娘只有和咱们合作,才能救她父亲,她是可以信任的。”

辣手云英不再说,龙香君低着头,开始把瓶中迷神散分别喂了受迷的人。

此时大家目光都注视着韦宗方等人,麻冠道人略一回顾,忽然发觉那地行鼠不知何时,已经走得没了影子,心下不禁大疑,口中咦道:“甘大侠,那地行鼠已经走了,咱们莫要上他的当。”

欧老头回头瞧去果然不见了地行鼠,怒哼道:“这老鼠真敢有什么花样,下次再遇到我欧大佬,一掌把他劈个稀烂!”

甘瘤子笑道:“此人喜欢卖弄,在下想来,他不至于会有歹意。”

过了一回,只听龙香君朝柳凌波道:“现在已过了一盏热茶时光,葯性已经行散,柳女侠可以解开他们穴道了。”

甘瘤子道:“还是我来。”

龙香君道:“且慢,家父的迷神散,原可使人有部份清醒,必须有一个使他们服从的人指挥他们,这人就是在葯力行开后,第一个和他们说话的人。目前他们都是被降龙指闭住经穴,只怕难以清醒,但拍开穴道之后,仍须有一个人领导他们,不知诸位之中,由那一位担任?”

欧老头道:“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5章 双重迷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