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66章 山鼠解围

作者:东方玉

柳凌波定了定神,道:“束家妹子,你快找找机关。”

束小蕙粉脸失色,道:“他们会在这里按上五虎闸!”

柳凌波问道:“五虎闸没有开启的机关?”

束小蕙道:“五虎闸每道重逾万斤,能放不能收,要收上去,也不能像别的机关消息,只要一按枢纽就好,它需要很多人力,用绞盘铁索,才能拉……”

柳凌波吃惊道:“这么说来,咱们就被困死在这里了?”

欧老头举手一掌,朝石闸上劈了过去,但听“砰”的一声,石闸动也不动。

欧老头嘿然道:“这石头倒是紧硬的很!”

第二掌正待劈去!

束小蕙道:“欧伯伯,不用劈了,这是最坚硬的青梗石。”

柳凌波轻笑道:“束家妹子,你怎么忘了手上的宝剑,咱们可以破闸出去。”

束小蕙摇摇头道:“没有用,这种青梗石,石性极坚,我手上的宝剑,纵能把它挖下几块,但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龙香君自从进入石窟,一直没有开口,这时忽然插口问道:“时间怎会来不及的?”

束小蕙道:“五虎闸每道只逾数尺,不通空气,不出顿饭时光,咱们就得窒息而死……”

柳凌波接道:“不错,这里果然使人胸口感到胀闷,小妹子,来,把宝剑给我,咱们总不能坐以待毙!”

一手从束小蕙手上,接过短剑,挥剑如风,朝石闸上刺去。

她虽然用尽气力,但那石闸果然十分坚硬,连刺带挖,砍了十几剑,也只砍下尺许见方,五寸来深的一个浅凹。

但束小蕙手上擎着的火筒,火光渐渐弱了下去。

束小蕙脸色苍白,望着渐渐少下去的火头,喃喃的说道:“爹啊,你老人家可知道女儿竟会死在这里……”

欧老头须发朝张,大吼一声,挥起巨灵似的铁掌,劈上石闸上,发出一连串“砰”“砰”闷响!掌风回荡,微弱的火头,突然熄去,大家眼前,顿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之中,大家只觉呼吸越来越感到困难,眼皮也渐渐沉重!

柳凌波知道这座石闸,又坚又厚,自己砍也无用,索性停下手来,吁了口气道:“看来咱们真要活活闷死在这里了!”

龙香君喘息着道:“我不相信我们真的会闷死在这里?”

束小蕙道:“难道这还是假的么?”

龙香君道:“就算我们都该命绝于此,但韦少侠是不会死的,我听智光大师对我爹说过,不要再和韦少侠作对,他……相很好……”

束小蕙听到她说起韦宗方,不觉精神一振,问道:“智光大师,就是那个番僧么?”

龙香君道:“他是西域来的,相法很准。”

束小蕙问道:“那番僧怎么说他?”

龙香君道:“智光大师说,韦少侠一生福泽绵远,履险如夷,别人就是想陷害他,也没有用。”

两人在这生死关头,谈到韦宗方,居然还津津乐道!

就在此时,突听一阵沙沙细声,从地底传来!欧老头道:“大家快听,这是什么声音?”

大家经他一喝,侧耳谛听,果然有一阵奇异的声音,隐隐传来,一回工夫,那声音越来越响,好像有人从背后第二石闸底下,爬了过来!

柳凌波凝足目力,循着声音瞧去,那声音是从和第二队隔断的石闸底下,发出来的,这就奇道:“好像有人从闸下挖地道过来了!”

话声未落,但见闸下泥土、碎石、渐渐松动,凸了起来。不觉喜道:“我们这许多人怎么没想到这一着上去……”

突然间,碎石四裂,波的一声,闸下挖开了尺许见方一个大洞,但见无数灰色东西,吱吱乱叫,一涌而出!

柳凌波大吃一惊,骇得叫出声来道:“老鼠,是老鼠……”

她武功再高,终究是个女人,女人好像生来就是怕小动物的,明明看到了一群老鼠,还是骇的退后不迭!

但这群老鼠,实在也确有可怕之处,只见它们只只都有小猫那么肥硕,首尾相接,箭一般朝第一道石闸窜射过去,少说也有百十来头之多!

一时这一丈长的一段通道中,吱吱之声大作!

这一行中人,除了韦宗方,卓九妹两人神智受迷,只有欧老头,柳凌波武功最高,目能夜视,其余的人,火筒一熄,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束小蕙、龙香君两位姑娘家听到柳凌波喊出老鼠,这时满洞一片吱吱乱叫,眼睛看不到,就好像有老鼠朝她们身上乱爬似的,又惊又怕,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挤在一起,几乎尖叫出来!

欧老头已经看出事出离奇,忙道:“姑娘们莫怕,这群老鼠,好像是替咱们挖地道来的。”

老鼠会替人挖地道?大家听的好奇。

柳凌波长长吁了口气,忽然感到方才透不出气的窒息情形,业已消失,正待开口!

突然一个尖细的声音说道:“在下来迟一步,诸位受惊了!”

随着话声,从地穴钻起一个人来。

欧老头大笑道:“原来是你!”

束小蕙忽然听到平空多出一个人来,急急问道:“这人那里来的?”

柳凌波忙道:“你快打亮火筒咯!”

束小蕙随手一晃,火筒果然冒出熊熊火光。

大家这才看清楚从地上冒出来的,正是那个生得尖头鼠目,嘴上翘着几根鼠髭的地行鼠张庆!

龙香君目光一瞥,伸手指着第一道石闸,失声道:“大家快瞧!”

原来第二道石闸底下涌出来的一大群老鼠,此刻爪喙齐使,勇住直前,奋力向第一个石闸底下乱钻乱挖,碎石泥土,就像潮水般往后涌了出来。

山鼠挖地洞,原是拿手本领,但这是难得见到的奇观,一时把所有的人全都瞧的目瞪口呆。

这群老鼠,果然是替自己一行人挖地道来的!

欧老头伸出巨大手掌,拍着地行鼠张庆的肩膀,大笑道:“老弟能役使群鼠,这份本领,武林中无人能及,老朽算是服了你啦!”

地行鼠耸耸肩,得意的尖笑道:“好说,好说,兄弟一无所长,就是这批小老弟,还算听我兄弟的话。”

这话令人喷饭,他居然把这群山鼠,称作了“小老弟”。

说话之间,突然吱吱两声尖叫,传了过来。

地行鼠笑道:“它们已经把隧道挖通了!”

转身走到第二道石闸,弯下腰,朝那洞穴嘬口发出“吱”“吱”两声鼠叫,然后直起腰来道:“好了,在下已经知会了甘大侠,咱们可以走了,在下替诸位带路、”

说完,身形一蹲,刷的朝第一道石闸下那个洞穴中钻了下去,好快,当真不愧是地行鼠。

欧老头道:“老朽先出去瞧瞧。”

话声一落,跟着地行鼠朝洞穴中钻了下去。

这边欧老头刚一钻下洞穴,第二道石闸底下,随着也冒上甘瘤子和辣手云英张曼两人。

柳凌波知道第二队人数较多,这洞穴又只能容一人爬行,通过甚费时间,这就招呼束小蕙、龙香君、韦宗方、卓九妹等人,尽速爬行过去。

接着第二队的人,也由甘瘤子领先,一个个从第一道石闸底下,爬了出来。

通过石闸,就是一道百来级的石级,柳凌波等二队的人全数通过石闸,就领先拾级而上。这百级石级,不再有什么陷阱,石级尽头,是一座丈许方圆的石洞,四壁都是水晶般透澈的石钟rǔ,经火光一照,明亮夺目,走了两丈左右,但见一块巨大岩石阻住了去路。

这块岩石,也是石钟rǔ结成的,色呈rǔ白,有人就着它原来形状,雕琢成一只三足蟾蜍,昂首扑在洞窟之中,比人还要高大,恰巧将去路完全堵死。

欧老头看见这只白石蟾蜍,心下暗暗皱了下眉,忖道:“咱们主人外号就是叫玉蟾蜍,这只蟾蜍,该放在咱们南海的百灵宫前面去才对!”

这时束小蕙已经走到石蟾蜍前面,伸手摸了一把,但听一阵轻响,石蟾蜍肚下左右两边石壁,忽然裂开了两扇门户,天光从门外透射进来。

大家微略低头,从石蟾蜍两只前脚中间进去,穿出门户,原来这只石蟾蜍只是像一座屏风,两旁门外,绕过石蟾蜍又合成一条通道,前面是一个高敞的圆形洞门,已可看到洞外的天光山色!

柳凌波回头问道:“已经到了么?”

龙香君抢着道:“到了,那妖女就住在前面石屋之中。”

大家步出石门,但觉眼前一亮,地势豁然开郎,一座里许方圆的山谷,四面峻峰围绕,高入天际!

在这片旷地上,建有数十座山石小屋,排列整齐,俨然是一个小小村落,但却静悄悄的瞧不到一个人迹。

地行鼠停足道:“奇怪,敝主人早已进来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欧老头道:“咱们过去瞧瞧,就知道了。”

柳凌波回头朝麻冠道人道:“道兄要他们青穗剑土中分出四人,守住洞口,这是咱们唯一的退路,其余的人,每两人一组,可在沿路布岗,遇到敌人,以啸音示警。”

麻冠道人答应一声,立即指挥四名青穗剑士,退守石窟,其余十二名青穗剑士,就随在众人身后,两人一组,每隔一段路,布了岗位,一直沿伸到村落前面。

这时两队已经合在一起,仍由柳凌波、束小蕙、龙香君三人为首,当先走进村落。

这里每幢石屋,没有围墙,也没有栏栅,一幢幢的矗立道路两旁,门窗紧闭,瞧不到一个人影,看去好像甚是安静!

这就是新毒沙峡!

在强敌临境,这份安静,就显得不大寻常!

因为这里的主持人已不是毒手天王龙在夭,而是在江湖上阴谋橘诡出名的鸠磐老妖了。这份安静后面,究竟藏着些什么诡计,谁也无法估计。

麻冠道人目光闪动,低声道:“柳女侠,这情形有些不对!”

柳凌波点点头道:“咱们总得进去瞧瞧。”

欧老头道:“老朽正要找鸠磐婆斗斗,替大家打个头阵!”

一步跨到了石屋前。呼的一掌,朝那紧闭着的木门上推去。

掌风甫出,两扇木门“伊呀”一声,竟然自动开启,这声音虽是从木门和户枢之间发出来的,但尖锐刺耳,听来怪不自在!

束小蕙、龙香君、辣手云英张曼三位姑娘,禁不住微微却步。

欧老头推开木门,正待举步走入,突见这间两丈见方的石屋之中,端端正正坐着一人!这人脸如淡金,剑眉凤目,身穿一件锦袍,腰间悬金黄色剑穗长剑,赫然正是万剑会主!

欧老头怔的一怔,迎目四顾,屋中只有一个人,而且坐着的姿势,丝毫不动,这就回头道:“里面只有万剑会主一人,似是被人制住了穴道!”

随着话声,人已缓缓走近过去,那万剑会主依然端坐如故,不言不动。

欧老头举手朝万剑会主身上推去,他原想拍开他穴道,那知这一推,万剑会主竟然应手而倒,扑的一声,一颗头离开躯体,骨碌碌滚了开去!

欧老头大吃一惊,定睛瞧去,原来那是一颗骷髅头,刹那之间,那黄烟已经迅速弥漫开来!

欧老头看出情形不对,赶忙闭住呼吸,身发如电,一下朝门外飞掠而出!

那知这黄烟煞是厉害,附上了欧老头衣服,在飞身冲出之时,黄烟还附在他衣上,袅袅不绝,生似从他身上冒出来的。

柳凌波见机的快,慌忙纤手一挥,叫大家赶快退开。

欧老头也已发现自己身上,沾上了黄烟,站定身子,双掌挥舞,拍了一阵,才算把那余烟拍去。

柳凌波道:“老丈可闻着什么气味了么?”

欧老头道:“没有,就是闻上一点,老朽也不在乎。”

口中说着,举步向另一间石屋走去。行近门前,这回他只轻轻一推,木门开处,屋内陈设,大致和第一间石屋相同,但见屋角一张桌子旁边,一手靠桌,坐着一个黑袍老人!

“是爸!爸……”

龙香君突然尖呼一声,纵身往屋中奔去。

原来那倚桌而坐的黑袍老人正是毒手天王龙在天。

他坐在左首屋角,面向门外,但因屋内较为幽暗,他又坐在角落上,面上表情,看不真切。

柳凌波很快伸手,一把抓住龙香君手臂,说道:“你莫要上当,那只是一个假人。”

欧老头笑道:“龙姑娘,你瞧着!”

举手一掌,遥遥推去。

龙香君忙道:“老伯伯,你手下轻一下。”

欧老头道:“你只管放心。”

掌风撞上毒手天王龙在天的身上,只见他摇了两摇,并未倒下,但在他身上晃动之际,突然抬头张口,似慾说话!

龙香君心头一恐,叫道:“他不是假的,是我爸,被人点了穴道……”

话声未落,突听一阵嘶嘶轻响,从毒手天王口中,喷射出一大篷蓝烟般的牛毛细针,蓝针飞射,正好把门口封死。

这些蓝烟般的牛毛针,显然淬了剧毒,见血封喉,真要有人进入门内,武功再高,也休想幸免!

柳凌波皱皱眉,怒声道:“这设计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6章 山鼠解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