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67章 鸠磐老妖

作者:东方玉

那两个黑衣女子迅速收起红绸,走上石阶,一左一右打起了球帘。

只见堂上正中间放一个紫檀木雕成的莲花形宝座,座上盘膝坐着一头赤发,鸠脸瘪嘴的黑衣老妇,正是昔年凶名久著的鸠磐婆!

紫檀莲座两旁,侍立四名黑衣垂地,脸上蒙着鬼怪面具的女子,双手合掌当胸,双目下垂,目不旁视。

从她们合掌当胸的春葱般纤指上看去,年纪都并不太大,而且指甲上还涂着鲜红悦目的凤仙花法,就是那张鬼脸,使人望之可憎。

鸠磐婆双目隐泛妖异碧光,一阵呷呷尖笑,道:“你们都进来了么?很好、很好啊!”

语声阴阳怪气,使人听来极不舒服。

欧老头洪声笑道:“鸠磐婆,咱们不是作客来的,似乎也用不着说什么客套话了!”

鸠磐婆道:“正是如此,你说的一点也惜,咱们既然相见,自然毋须客套了。”

她伸手取过一张名单,缓缓说道:“只是诸位和我还是初次见面,这名单是我刚才记下来的,老婆子尚未识荆,无法招呼,我想逐一点名,诸位如果不愿回答,点个头也行。”

这老妖婆似乎有一种神的力量,听的大家都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其实她说的也没错,一下进来了十个老少男女不同的人,自然认不得这么多,按着名单,先认识了人,才能有话可谈。

鸠磐婆目光缓缓掠过众人,咧嘴笑了笑道:“诸位那是同意了?”大家又点点头。

鸠磐婆低头朝名单上看了一眼,缓缓问道:“那一位是欧大佬?”

欧者头应道:“正是老朽。”

鸠磐婆含笑道:“原来者英雄是领头的人,老婆子久仰的很,不,真是久仰大名,但“久仰”这一类话,他可听得多了。

不过在平时听来,那也并不觉得如何,因为久仰原只是一句普通的应酬话,但此刻从鸠磐婆口中说出,钻进了欧老头的耳朵,就觉得不同,心想:“这者妖婆果然被自己威名所慑!”

一时老脸上不禁流露出沾沾自喜之色。

鸠磐婆朝他微微一笑,妖异目光转到甘瘤子脸上,道:“甘大侠是天杀门的高足,老婆子也久仰大名了。”

甘瘤子同样觉得脸上一阵光彩,连忙抱拳道:“仙姥好说,在下如何敢当?”

鸠磐婆语声更柔和,徐徐问道:“那一位是柳凌波柳姑娘?”

柳凌波和她目光一接,只觉她目光亲切,好像遇见了多年不见的亲人一般,连忙欠身道:“不敢,晚辈正是柳凌波。”

就在此时,突听龙香君尖声叫道:“老妖婆,我爸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死我爸,我和你拼了!”

她这一声尖叫,发的正是时候,把众人从如梦如幻的妖异魔力中,拉了回来。

欧老头大笑一声,喝道:“好个老妖婆,你竟敢施弄妖法,连我老头差点着了你的道。”

呼的一掌,劈了过去!他功力何等深厚,掌风呼啸,一团狂飚,势如奔雷,直向鸠磐婆凌空撞去。

鸠磐婆绿阴阴的妖异眼神,倏然一敛,双手缓缓伸出,如招如曳,作了个手势,然后呷呷笑道:“老英雄有话好说,何用动手?”

欧老头劈出的一记刚猛掌风、被她一招一曳,竟然很快消失,心头不觉大惊!

鸠磐婆坐着的身子,也在此时,突然起了晃动,脸上神色一变,目光陡射,骇然道:“你究是什么人,竟有这般深厚的功力?”

原来她虽把欧老头的一掌,接了下来,但也立时发觉那是一股前所未见的骇人力道,直震得她气血翻腾,几乎抵挡不住,只因她练的是纯阴功夫,是以欧老头察觉不出来罢了。

欧老头大笑道:“你说老朽是谁?老朽就是欧大佬!”

人随声发,宛如大鹏凌空,疾然朝厅上扑去!

鸠磐婆呷呷怪笑,双手一推,一股无形潜力,直向欧老头凌空飞去的身上撞来。

欧老头身子悬空,右手一挥,一团劲风,应手而生,和她击来的潜力一接,丝毫不闻声息,但两人全都身子一震,欧老头迅疾飘到地上。鸠磐婆坐着的人也禁不住身形摇晃。

就在这一瞬之间,站在厅门口的两个黑衣女子,忽然放下球帘。

欧老头落到地上,发觉这一掌,自己身悬半空,还占了上风,可见在内力上,鸠磐婆至少还比自己差上一筹,口中大笑道:“老妖婆区区一道球帘,也能挡得住人?”

鸠磐婆道:“你敢不敢进来?”

欧老头道:“有何不敢?”

话声出口,正待掀帘而入!

柳凌波急忙道:“欧老丈,当心帘上有毒!”

欧老头道:“有毒我也闯了!”

身形一偏,迅若风飘,掀帘直入!

但听一阵咖螂震响,四个脸如鬼怪的黑衣女子,各人手上,多了一柄蓝焰闪闪的钢叉,突然从左右西边闪出,挡在鸠磐婆宝座面前。

欧老头提着双手,大喝道:“老妖婆,你四个门人,不堪欧大铑一击,还不叫她们退下?”

鸠磐婆目射异光,一眨不眨的盯在欧老头身上,口中数道:“一、二、三、四、五、六、七……”

欧老头怒笑道:“你又想弄什么鬼名堂了?”

鸠磐婆乌爪一挥,低喝道:“你们退回原位。”

鸠磐婆惊诧的道:“老婆子这道球帘,是以七毒串成,平常人只要碰上此珠,立时毒发无救,你倒真是不怕剧毒的!”

欧老头大笑道:“老朽从不怕毒,你现在相信了。”

鸠磐婆道:“很好,你再接我老婆子七掌试试!”

喝声出口,右掌骤扬,一股悄无声息的暗劲,突然朝欧老头潮涌而来。

欧老头大喝一声:“来的好!”单掌平推,迎击而出。

两股暗劲一接,欧者头身形不动,宝座上的鸠磐婆却微微晃动了一下,只见她赤发飞扬,左手扬处又拍出一掌。

欧老头同样举手一掌,硬接来势。鸠磐婆右手再扬,又劈出了一掌。欧老头左手也立时迎劈,猛烈的掌风,划起了一阵呼啸之声。

鸠磐婆左手劈出,右手收回,右手再发,左手迅疾收回,双掌交替,瞬息之间,连续击出了七掌。

这七掌一掌比一掌沉重,而且每一掌都是含蕴不尽,留有余力,如山暗劲,一波接一波的涌出。直到最后一掌,已挟排山倒海之势,但依然丝毫听不到风声。

欧老头连接两掌,已然发觉对方推来的阴柔暗劲,力道之猛,甚是罕见,心中暗暗惊奇:“老妖婆这使的是什么掌法,她内功明明不如自己,但此种浪潮般奇特掌势,威力之强,却实是不可轻估!”

心念疾转,不觉运起神功,目光炯炯,望着鸠粱婆大喝一声,双掌连推,随着对方浪潮般掌势,迎击出去。

这下他使出了九成功力,威力之强,岂同小可?大厅上掌风回荡,呼啸飞漩,四个黑衣女子站在边上,衣袂狂飘,几乎站不住足!

这七掌硬接,欧老头也稳不住马椿,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

鸠磐婆赤发飞散,一张鸠脸汗如雨下,宛如虚脱了一般,委顿在莲座上,只是喘气。

厅外突然传来一阵喝叱之声,紧接着又是几声金铁击撞,敢情外面已经有人动手。

欧老头身形一动,疾快无匹飞身而起,一把抓住鸠磐婆后领,纵声狂笑道:“老妖婆……”

一阵“啷”“啷”轻震,四柄色呈暗蓝的淬毒钢叉,业已分四面指向了欧者头身上。

欧老头双目精光暴射,一手举起鸠磐婆身子,沉喝道:“你们谁敢妄动?”

鸠磐婆有气无力的道:“你们退下去。”

四个黑衣女子听到师傅吩咐,不得不往后退下。

鸠磐婆道:“老英雄快请放手,老婆子有机密之事奉告。”

欧老头道:“不用了,你总该知道咱们深入此谷,所为何来?”

鸠磐婆道:“老婆子和诸位无怨无仇,总不是为我老婆子来的吧?”

欧老头道:“咱们正是找你来的。”

鸠磐婆诧异的道:“找我老婆子作甚?”

欧者头道:“废话,你落在老朽手上,还装什么蒜?”

鸠磐婆道:“老婆子真的不明白。”

欧老头道:“很好,咱们出去,你就明白。”抓着她后领一把提了起来。

这一提起,欧老头才发现鸠磐婆双腿已僵,不能动弹,不觉冷哼道:“老妖婆,你双脚已残,何苦还要兴风作浪?”

鸠磐婆长叹一声道:“老婆子这是实逼处此,情非得已……”

话声未落,陡听一声尖锐刺耳的啸声响处,有人惨叫了半声,那是柳凌波使出回风刀来了,可见厅外情势已经十分紧急!

欧老头擒贼擒王,那还和她多说,一手提着鸠磐婆,往外就走。

四个黑衣女子眼看师父落在人家手中,投鼠忌器,只好紧跟在欧老头身后走去。

欧老头一步掠出珠帘,巨目一转,但见厅前人影游走,剑影刀光,打成了一片,一时之间,敌我难分,不觉舌绽春雷,大喝一声:“统统给我住手。”

这一声大喝,声如猩吼,震得在场之人耳鼓嗡嗡作响,音波激荡,隐隐不绝,激战之中,人人为之一怔!

欧老头一手举起鸠磐婆,洪声道:“鸠磐老妖已为老朽所擒,你们还不放下兵刃,听候发落?”

对方的人只不过是怔的一怔,突然呼啸一声,又发动攻势!

欧老头瞧的大怒,喝道:“老妖婆,你还不快叫他们住手?”

鸠磐婆嘶声道:“老英雄,你错了,他们不是老婆子手下,如何会听老婆子的?”

欧老头这下听的大奇,问道:“他们不是你的手下?”

鸠磐婆苦笑道:“不是,老实说,老婆子也是受人胁迫来的?”

欧老头越听越奇,道:“胁迫你的是什么人?”

鸠磐婆道:“峡主夫人。”

“峡主夫人”这四个字听到欧老头耳中,不由一怔,奇道:“她不是你门下?”

鸠磐婆道:“不是,此女年纪虽轻,精干用毒,老身也不知她的来历。”

欧老头听的将信将疑,略一沉吟,如炬目光迅速朝四下打了个转,眼看双方激战方殷,势均力敌,除非自己出手。

但自己手擒着鸠磐婆老妖,至少要有个功力较高的人,才能看得住她,自己才能出手。他目光一扫,已然看清了敌我形势,对方出现的这些人,自己全都认识。

和甘瘤子动手的是都侨二老,这两人当然是跟九毒教主来的,不知如何会帮着对方出手?

不,瞧着他们一声不作,奋不顾身的攻敌,显然神智已失,甘瘤子力敌这两个人,虽未落败,但也十分吃力。

三人全力扑斗,举手抬足,都带着强烈的嘶啸风声,猛恶绝伦。

和柳凌波动手的是番僧智光,此人练成“毒手印”,一手捏着诀印,右手如墨,掌掌如开山巨斧。但柳凌波一支长剑,也使得出神入化,剑光镣绕,而且还稍占了些上风。

韦宗方对青穗剑抱剑书生慕容修、卓九妹对二天王尚无求、束小蕙对毒爪狼寿一峰,也都稍占了优势。

麻冠道人的对手是煞星君沙无佑,却显得落了下风。

龙香君、辣手云英张曼、铁判单世骅三人力敌十五名黑衣汉子,对方全是毒沙峡的硬把子,已被围攻得手忙脚乱,形势发发可急。

欧老头目光一掠,立即低喝道:“老妖婆,你若想老朽放你,现在有个机会。”

鸠磐婆尖声道:“可是要老身和你们合作?”

欧老头道:“不错,你是否愿意?”

鸠粱婆尖笑道:“老身方才早有此意。”

欧老头道:“现在不晚,你此刻就要四个门下,去对付毒沙峡的十五个黑衣汉子。”

鸠磐婆道:“你说话算数?”

欧老头大笑道:“欧桓言出如山,说过的话,自然算数。”

鸠磐婆惊奇道:“你是独守南无门金臂神将欧桓?”

欧老头道:“正是者朽。”

鸠磐婆道:“好,老身相信你。”

话声一落,立即朝四个黑衣女子吩咐道:儿你们过去,把毒沙峡那十五个爪牙拿下了。”

四个黑衣女子躬身领命,身躯一扭,宛如四缕黑烟带着一阵啷啷叉声,飞扑过去。

鸠磐婆道:“你现在可以放下老身来了吧?”

欧老头笑道:“你只管放心,老朽答应放你,自然会放,不过暂时还要委屈一下,等我把他们放倒了,才能放你。”

话声一落,一手提着鸠磐婆身形暴起,直向麻冠道人身边掠去!人还未到,凌空就是一掌,朝那黑煞星君沙天佑劈去。

黑煞星君沙天佑名列四大天王,此刻虽被迷失了神智,(所有毒沙峡的人,全都迷失了神智)但武功仍在!

陡见一道快速无伦的身形,凌空长掠而来,一团罡风,已如迅雷下击,轰然劈落,立即双足猛顿,急往一侧暴闪。

欧老头人随掌落,转脸朝麻冠道人说道:“麻冠道兄,这老婆子已经答应和咱们合作,暂时交你看管。”

麻冠道人还没听懂他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7章 鸠磐老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