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07章 尔虞我诈

作者:东方玉

麻冠道人阴森一笑道:“贫道也只是就事论事,加以推断罢了,铁笔帮的人,拦袭邵明山,一击成功,又起了内哄,于是杀了卢兆骏,但真的宝物,却被卢兆骏藏了起来,卢兆骏并未离开石人殿,这东西自然藏在附近,丁之江从上饶赶来此地,显然宝物尚未取走。”

铁罗汉广明道:“道兄推断极是,只是他如何又发现得到的是赝品呢?”

麻冠道人道:“这东西共有三件,两伪一真,完全一模一样……”

他说到这里,忽然住口。

铁罗汉道:“道兄可知此物,究竟有何妙用,值得江湖这许多人群起觊视?”

麻冠道人乾咳一声道:“这个贫道就不清楚了。”

秃尾老龙道:“江湖上传说,得到此物,即可无敌于天下,咱们只要找到了,还怕研究不出它的妙用来?”

正说之间,那白发老妪已战兢兢的替三人送上酒菜。

那当然也只有蔬菜、竹笋、炒鸡蛋和咸鱼,只是多了一壶酒。

白发老妪乾瘪的脸上,流露出畏惧和不安之色,结结巴巴的道:“三位多多原谅,咱们穷苦人家,住在山里头,实在弄不出吃的东西,这壶酒还是老头前天从市镇上买回来的,三位将就点儿……”

秃尾老龙从身边摸出一锭银子,随手递了过去,道:“麻烦你了,这绽银子,你且收下。”

白发老妪瞧到银子,目光不禁一直,贪婪的望了一眼,却又不敢去接,摇摇手,陪笑道:“家常便饭,老婆子怎好收老爷的银子,只求老爷高抬贵手,放了我那老伴……”

秃尾老龙道:“银子你只管收下,等咱们走的时候,老夫自会释放于他。”

白发老妪听他答应释放自己老伴,果然依言接过银子,偷偷瞧了躺在地上丁之江、韦宗方两人一眼,千恩万谢的退了下来。

秃尾老龙替麻冠道人、铁罗汉两人面前,斟了碗酒,然后自己也倒了一碗,笑道:“道兄、大师请吧,咱们酒醉饭饱,就得开始讯问宝物下落了。”

说着端起酒碗,大口喝了一口。

麻冠道人脸色阴沉,只是端坐不动。

铁罗汉广明较为爽直,此时腹中早已饥饿,但眼看麻冠道人并没有举筷,也迟疑不敢下筷。

秃尾老龙屠三省自然瞧得出来,不觉呵呵一笑道:“两位可是怀疑兄弟这酒菜之中,也暗下了“入口迷”么?”

麻冠道人阴恻恻笑道:“镂文犀只有一件,三个人分,不嫌太少了么?”

铁罗汉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行走江湖,防人之心不可无。”

秃尾老龙屠三省怔得一怔,惶恐的道:“道兄、大师如此见疑,兄弟何以自明?”说着,举起竹筷,在每盘莱肴上,各自夹了一筷,先行吃了,一面抬头说道:“两位现在总可相信了?”

麻冠道人点点头道:“贫道自然信得过屠兄,不知屠兄能否取出“入口迷”,让贫道见识见识?”

秃尾老龙知道麻冠过人生性多疑,闻言立即从怀中掏出两个白玉小瓶,随手递过,含笑道:“道兄请看。”

麻冠道人接过玉瓶,仔细一瞧,只见装着淡青色粉未的瓶上,锈有“入口迷”三个蝇头细字。另一个玉瓶中,却是梧桐子大小的红丸,瓶上也锈有“入口迷解葯”等字样。这就抬目笑道:“屠兄果然豪爽,不知这瓶中解葯,可肯见赐几粒?”

秃尾老龙大笑道:“道兄只管自取,这解葯每次只须一粒就够。”

麻冠道人阴笑道:“如此,贫道就领拜三粒。”

打开瓶塞,取了三粒。

铁罗汉广明忙道:“贫僧也要乞取三粒了。”

秃尾老龙道:“大师好说,咱们既然精诚合作,这解葯自应奉赠。”

铁罗汉广明也取了三粒解葯,才把两个玉瓶,一起还给秃尾老龙。

麻冠道人手上拈了一粒解葯,徐徐起身,朝丁之江走去。

铁罗汉道:“道兄还没吃饭,就要询问丁之江?”

麻冠道人回头阴笑道:“先把姓丁的弄醒,再吃饭不迟。”

说话之时,已把那粒解葯,迅速塞入丁之江口中。

秃尾老龙多年老江湖了,自然知道麻冠道人此举无非是要证明解葯是否可靠?心中不禁暗暗冷哼:“这老杂毛当真狡猾如狐!”

这解葯说也真灵,不过盏茶光景,丁之江果然倏地睁开眼来。

麻冠道人出手比电还快,屈指轻弹,便点了丁之江两处穴道。

丁之江目光转动,已然知道自己和韦兄弟两人着了人家的道,不觉冷冷一哼道:“三位成名多年,这般在酒菜中暗下*葯,不怕有失身份么?”

麻冠道人阴笑道:“这只能怪怀壁其罪了!”

丁之江道:“道长此话怎说?”

麻冠道人道:“目下江湖上,盛传镂文犀落在你们铁笔帮的手里,觊视之人不知凡几,咱们不取,别人也要取的,丁帮主何用抵赖?”

丁之江道:“在下真的不知道,”

麻冠道人阴声道:“知不知道都是一样,丁帮主方才已经吃饱了,贫道三人折腾了一个上午,还空着肚子,丁帮主且请稍待,等贫道吃过饭,再作长谈。”

秃尾老龙听他说出吃过饭再说的话来,心知他试过解葯疑念已除,暗暗哼了一声,一面拱手笑道:“丁兄暂时委屈,只要了兄肯和咱们合作,自有你的好处。”

丁之江大笑道:“丁某既然落在你们手里,也用着说什么好处坏处,只是丁某这位韦兄弟,和丁某结交不久,对三位来说,安远镖局也有过解围之德,自该把他放了。”

秃尾老龙好笑道:“丁兄误会了,咱们对丁兄并无恶意,等咱们吃过饭,自会替这位小兄弟解去*葯的。”

麻冠道人证实秃尾老龙的解葯无误,便自吞服了一粒,把剩下的一粒收入怀中,回到桌上,便自放心吃喝起来。铁罗汉广明自然也依祥葫芦,暗自吞了一粒解葯。秃尾老龙瞧在眼里,只作不见,心中却止不住暗暗冷笑。

顷刻之间,三人已把一壶酒喝完,秃尾老龙拿着饭碗起身装饭。

麻冠道人突然脸色一变,目射凶光,阴哼一声道:“屠三省,你好大的胆子!”

口中喝着,分子霍地站起,向秃尾老龙走了过去。

铁罗汉也及时警觉,闪身从旁窜出,喝道:“秃尾老龙,咱们吃的酒菜中,你也下了入口迷?”

秃尾老龙连退了几步,狞笑道:“方才麻冠道兄说得极是,镂文犀只有一件,三个人分,不嫌太少了么?”

铁罗汉广明白胖的脸上,登时气得通红,喝道:“原来你解葯是假的!”

秃尾老龙好笑道:“解葯一点也不假,不然,丁兄怎会很快就醒过来了?不过兄弟交给老婆子的*葯一共有两种,下在丁兄他们菜中的是“入口迷”,下在咱们酒里的,却是另一种毒葯,叫做……”

麻冠道人脸色阴森,冷笑道:“屠三省,你可知贫道和广明大师纵然误服剧毒,但凭咱们的内功修为,未必就会发作,如果拼着毒发,第一个倒下的,只怕不是咱们两人!”

说话之间,右掌畜势,一步步朝秃尾老龙逼去。

铁罗汉广明匡!然知道此时只有制住秃尾老龙,才能逼出解葯,早已配合麻冠道人,一左一右,逼近过去。

秃尾老龙就站在屋角上,一手摸着山羊胡子,动也不动,好笑道:“兄弟早已知道两位功力深厚,兄弟可以奉告的,是兄弟这种毒葯叫做“七步散”,只要走动七步,功力全散,哈、哈,两位……一、二、三、四、五……”

麻冠道人听得心头一凛,走到第五步便自停住,眼看双方只有六尺距离,他脚下一停,枯瘦无肉的手掌,已经直劈过去。

秃尾老龙还是神色不变的站在那里,身子一动不动,根本不架不接,视若无见。

麻冠道人一掌劈出,不知怎的,身子突然摇了两摇,一屁股朝地上坐去,双目圆睁,口吐白沫。他本来就生得瘦骨嶙峋,脸上无肉,此刻更是阴森可怕。

铁罗汉广明瞧得大惊,怒吼一声,飞扑而起,但他臃肿的身子,方自扑到空中,便“拍达”一声,跌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

丁之江眼看他们这场狗咬狗的把戏,心头也大感凛骇。

麻冠道人和铁罗汉广明两人的武功,江湖上也算得是一流高手,纵然服下毒葯,也足可运气逼毒,支持个一时半刻。没想到秃尾老龙的“七步散”真会有这般厉害,发作得好快!

秃尾老龙眼看两人一齐倒下,不由得仰天大笑!

“哈哈……”但他只笑了两声,便自刹住,紧接着,面色也变了!

右手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连打开瓶塞都嫌不及,用力一咬,忙不迭倒转玉瓶,一口气吞下四五颗红丸,他身子也开始摇晃了,额角上的冷汗,像黄豆般一粒粒绽将出来,目光乱转,已露出惊恐疑惧之色!终于也一屁股坐了下去,颤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变故,来得大以兀突,瞧得丁之江也大出意外,心中暗想:“难道他的独门解葯失灵了?”

躲在厨下的白发老妪,敢情听到声音弓着腰探出头来,吃惊的道:“咦,屠老爷,你怎么了?你老方才吩咐,我放在酒里的一包葯粉,不是叫什么“七步散”?老婆子因咱们山里,黄鼠狼时常来咬我养的母鸡,什么毒葯,只要用上一次,它就再也不肯上当,老婆子听说你的“七步散”,无色无臭,黄鼠狼一定闻不出来,所以我偷偷的换了一包,老婆子放在酒里的,是前天咱们老伴刚从市镇里买回来毒黄鼠狼的毒葯,听说这种毒葯,只有人粪可解,要不要我替你老到粪缸里去舀一碗来?”

说是不错,古老传说,人粪确是可以解毒的。

秃尾老龙方才一连吞下四五粒独门练制的解毒葯丸,虽然葯不对症,未必有效,但总算把毒性托住了,不像麻冠道人和铁罗汉广明那样发作得快。

此时他直瞪瞪的两只眼睛,还瞧得见,耳朵也听得到,只有四肢麻木,不能动弹,脸上肌肉也麻麻的,连想张口说话,却辨不到;但他心中却是明白,白发老妪说得全是鬼话。

毒黄鼠狼的葯,岂能瞒得过自己三人,她在酒中下的毒葯,分明比自己练制的“七步散”,还要厉害得多!

丁之江穴道受制,躺在地上,也暗自惊奇不止,他自然听得出来,只是这两老夫妇,三天前,自己也曾在这里歇过脚,分明是不会武功的人……心中想着,突然听到躺在竹床上的老头,低声笑道:“好娘子,小老儿可以起来了吧?”

丁之江心头又是一怔,暗想:“他不是被秃尾老龙点了穴道?”

白发老妪突然直起腰来,笑着骂道:“杀千刀的死老头,你舒舒服服的睡着装死,姑奶奶又烧菜、又做饭,直忙了大半天,你嘴上再敢不千不净的讨我便宜,看我饶了你才怪?”

奇怪她连苍老发颤的声音,全都变了,忽然间声音变得又娇又脆!

不!就在她说话之时,连人也变啦!只见她伸手一扯,满头白发随手扯了下来,再朝脸上一抹,揭下一张又丑又老的人皮面具。一个鸡皮鹤发颤巍巍的丑老太婆,转眼变成了一头青丝,眉眼盈盈,花信年华的妖艳少妇!

竹榻上躺着装死的老头,也在此时一跃而起,顺手拿过旱烟管,朝花信少妇连连拱手,呵呵笑道:“卓姑娘,恕小老儿失言。”

花信少妇格格娇笑道:“好啦,这里没我的事了,这些人都交给你了!”

说完,身形扭动,翩然朝门外出去。好快的身手,一闪就不见了!

丁之江瞧到这里,不由暗“哦”了一声:“敢情又是天杀门的人!”

瘦小老头敲去烟筒里的烟灰,装了一筒烟,“擦”“擦”两声,打着火绒,猛吸了两口,脚下迎着丁之江走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丁朋友方才蹲在草堆里,想是找着老朽的烟丝了,但奇怪的老朽明明把烟管挂在竹榻旁,丁朋友却会想不起老朽来,嘿嘿,不但是丁朋友,连黄山麻冠、部阳老龙,都会瞎了眼睛……”

丁之江睁大眼睛,沉思片刻,脸上突然泛现出惊愕神情,问道:“尊驾莫非是昔年号称……”

话声未落,瘦小老头口中哼了一声,早烟管轻轻一敲,丁之江昏穴被点,底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韦宗方醒来,只觉眼前景物已是大变。自己好像靠壁坐在地上,一时不知身在何处?睁眼望去,但见一片黑暗,如在深夜,心中暗暗感到惊奇!

他竭立思索,也只是记起自己和丁大哥离开上饶,赶来石人殿……中午时分,在山下农家歇脚,那人家只有两老夫妻,男的卧病在床,由那位弓腰的老妪替自己两人张罗午餐,以后……

以后就想不起来了!

总之,自己两人好像没有离开那间茅屋……这是什么地方呢?自己怎会到这里来了?

他暗自提气一试,只觉真气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尔虞我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