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09章 绿衣之恋

作者:东方玉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韦宗方虽然缺乏和人动手的经验,虽自幼得他不知名叔叔的倾囊传授,练武之人,讲究眼快手快,他一掌撞歪蓝衫少年的扇头,眼看幻影倏没,对方一柄银扇,朝自己左首荡开。好不容易有了这个破绽,那肯轻易放过?左手五指轻轻朝外一翻,一把抓住了扇头。

蓝衫少年做梦也想不到对方一掌,会有这般威势,居然把自己这招“百鸟朝王”一齐撞歪,居然一把抓住了自己招扇!心头不禁大吃一惊!

要知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反应自然极快,他手上银扇堪堪被韦宗方抓住,口中沉哼一声,左掌如刀,已决逾电闪,顺着银扇削出。

韦宗方见他一掌削来,右掌一立,迎掌出去。

两掌接实,但听“啪”的一声脆响,两人各自被震处血气浮动,身不由己的后退了半步,但两人另一只手,却依然紧握着银扇,谁也不肯放手。这一掌可说是半斤八两,铢两悉称!两人心头各自明白,对方武功,不在自己之下。

蓝衫少年一张俊脸,白中泛青,望了韦宗方一眼,暗中运气,立时把全身功力贯注右腕,一股强烈的暗劲,直向银扇上冲去。

韦宗方发觉紧握着的扇头,微微一震,对方劲力突然增强,那肯松手?暗运内劲,五指也同时更加握紧。彼此互运内力,一较暗劲,依然是平分秋色,谁也胜不了谁。

蓝衫少年铁青着脸,冷冷说道:“阁下武功果然高强的很!”

韦宗方道:“阁下过奖!”

蓝衫少年面含怒色,喝道:“你还不松手?”

韦宗方被他一喝,不觉依言松手。

蓝衫少年疾退了三步,目光冷厉,说道:“阁下如何称呼?”

韦宗方心中暗想:“此人这般冷傲,他突然问我姓名,这场梁子想是结定了!”

一面昂然答道:“在下韦宗方。”

“很好!”蓝衫少年冷笑一声,突然转身,一连几掠,如飞而去。

韦宗方暗暗摇头,自己无缘无故和他打了一架,还平白结上嫌怨,想来真是不划算,心中想着,正待举步,突听一声轻微的冷笑,随着夜风飘入耳际!这笑声虽然极轻,但可以分辨的出那发声之人,定然是个女子,只是声音显得有些冷峻!”

韦宗方听的不期一怔,忍不住回头瞧去。星月朦胧之下,只见一个苗条人影,款款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

苗条人影渐渐走近,那是一个长发披肩的绿衣少女,她有一双剪水般的眼睛,眼角上膘,瞧人的时候,天生的存有鄙夷之色。

她有一张红菱似的嘴chún,但嘴角下撇,好像遇上了一件不惬意的事儿。容貌姣美,虽非绝色,但也楚楚动人!

那绿衣少女柳腰轻摆,莲步款款的直走过来,右手拢了拢被夜风吹乱的秀发,抬眼问道:“你就想走了么?”

她话声清脆,神情也并不冷做,但听到耳中,却有一种冷淡和轻蔑之感!

韦宗方暗暗皱了下眉,心想:“今晚怎么搞的,老是碰到这些说话冷冰冰的人?在这荒凉的野,昏黑的夜晚,这口气冷漠的绿衣少女,看来也决非常人!”

绿衣少女看他只是望着自己,没有作声,冷冷道:“我问你的话听到了么?”

韦宗方“哦”了一声,“姑娘可是和在下说话吗?”

绿衣少女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道:“不和你说话在,难道是和鬼说话?”

韦宗方心中暗想:“这位姑娘容貌美好,怎么说话如此粗野?”但却只好答道:“在下是赶往上饶城去的。”

绿衣少女道:“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条路自然是到上饶城去的。”

韦宗方忖道:“你既然知道,还问我干么?”

绿衣少女见他没有答话,接着道:“我是说,你这样就走,难道不要命了?”

韦宗方听得一怔,心想“这倒好,看来这位姑娘,和蓝衫少年一样,敢情也想和我打一架了?”心中想着,不由目注对方,问道:“姑娘之意……?”

绿衣少女泛着一双亮晶的眼睛,她此刻才瞧清楚对面这个少年,竟然生得甚是英俊,尤其他那双朗若晨星的眼睛,正瞪在自己脸上,好像从他眼中方有一丝暖气透过来,自己脸颊上有些暖烘烘的感觉。

她轻轻的淬了一声,忽然觉到自己的头不自主的低了下去,这是自己从来未有过的,于是她又抬起头来,声音故意说得冷冷的道:“你方才不是和他对了一掌么?”

韦宗方道:“姑娘原来也看到了?”

绿衣少女轻哼道:“我自然看到了,只怕你自己还没看到呢!”这话怎么说法?

韦宗方张口结舌,几乎答不上话去,自己和蓝衫少年对的掌,自己怎会还没看到?

绿衣少女道:“你以为我说的不对?”

韦宗方觉得肚中一阵饥饿,心想:“自己一天没吃东西了,还是赶路要紧,别再和她缠夹不休,顺着她口气敷衍上两句,也就是了。”这就点点头道:“姑娘说得是,旁观者清……”

绿农少女道:“不用旁观,我也知道。”

这话越说越奇!

韦宗方心急赶路,连忙拱拱手道:“是,是,在下……”

绿衣少女没待他说下去,披披嘴道:“你知道什么?”

韦宗方当真不知云。

绿衣少女道:“我说你自己还没看到,你难道看到了?”

韦宗方不知她说自己还没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绿衣少女瞧他一直没有作声,哼道:“聪明面孔笨肚肠,我说得这么清楚了,不看不知道,活像一只呆头鹅!”

她忽然笑了,脸上冷淡神情,宛如春风解冻,笑得极甜!但她只笑得一笑,马上又板下脸孔,冷声道:“你不会瞧瞧你的手掌?”

韦宗方被她说得满腹狐疑,果然举起左手,低头瞧去。

绿衣少女哼道:“真是笨得变不转的,你和他对了一掌的,是这只手么?”

韦宗方连忙换了一只手掌。

绿衣少女道:“你掌心有没有针尖大小的一点血痕,此时血已经凝住了,只有很小一点黑血。”

韦宗方经她一说,果然发现自己掌心有这么一点极小的血痕,不知是什么时候刺破了皮?

绿衣少女道:“这就是你和他对掌之时,被他“蓝家毒针”刺伤的。”

韦宗方心中登时明白过来,心想:“难怪蓝衫少年和自己对了一掌,就冷笑而去,原来他掌心暗藏毒针。”心念一动,立即问道:“他针上想是淬过剧毒的了?”

绿衣少女道:“这还用问,他使的“蓝家毒针”,虽然不像见血封喉,发作得快,但毒性可比见血封喉还要厉害,子不见午,除了他独门解葯,天下只有……”

韦宗方怒形于色道:“在下和他无怨无仇,他居然暗中施毒!”

绿衣少女道:“施毒还要告诉人吗?”

韦宗方听她口气,这“蓝家毒针”好像毒性甚烈,而且经她一说果然觉得一条右臂隐隐发麻!心想:“趁目前尚未发作,不如赶去上饶,找个治疗毒的大夫及早医治才好!”

他初出江湖,那里知道这种独门练制的毒葯暗器,岂是寻常大夫所能治疗的?当下朝绿衣少女拱拱手道:“在下承蒙姑娘赐告,在下告辞了。”

绿衣少女冷冷的道:“且慢,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韦宗方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

绿衣少女嘴角泛起一丝笑道:“我看不惯他那种目中无人的狂态,你教训的很好。”

韦宗方道:“姑娘如果别无见教……”

绿衣少女道:“你要走了,是么?”

韦宗方道:“在下既蒙姑娘赐告,想趁毒性未发,赶去上饶就医。”

绿衣少女目光一闪,道:“你认识横山逸士?”

韦宗方道:“不认识。”

绿衣少女冷笑道:“蓝家毒针剧毒无比,岂是普通医生都能解救得的?你今天差幸遇上了我……”

她从衣袖中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手上托着一个扁形的白玉小瓶,递了过去,冷冷道:“这瓶中有三粒解葯,每隔一个时辰一粒,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之后,你这条命,就算保住了,在三个时辰之内,不得妄运真气,好,你现在可以走了。”

韦宗方接过玉瓶,拱手道:“姑娘赐葯之德,在下感激不尽,不知姑娘……”

他想说“不知姑娘如何称呼”,但话到嘴边,觉得在这荒郊黑夜,孤男寡女,怎好再问人家姑娘姓名?不禁脸上一热,底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绿衣少女淡淡的道:“你不用谢我,我也不是有心救你的,我只是要让他知道,“蓝家毒针”并不值得狂傲。”

她边说边走,夜风吹着她罗襦,体态轻盈,飘飘慾仙!

韦宗方手上拿着玉瓶,直到她身形在夜色中消失,陡然想起这位绿衣少女姑娘口中似乎对那蓝衫少年深感不满,又好像他们之间,甚是熟悉。

自己纵然不好意思问她的姓名,但总可以问问她蓝衫少年到底是何来历?

时光已是不早,他把玉瓶塞入怀中,就放腿朝上饶城奔去。赶到城下,城门自然早已关上,他找了一个僻静之处,纵上城墙。

陡然他发现了七八丈外,也有一条人影,越过城墙,宛如流星一般,疾向正东方向投落。

夜行人身法竟然奇快无比,眨眼之间,已去得无影无踪。

韦宗方心头暗暗赞叹:“此人去得好快,光是这份轻功,自己就不如人家远甚!”

跃落城垣,勿勿朝大街走去。

这时华灯初上,街道上还是相当热闹,赶到高升,刚一跨进大门,就看到那个熟识的店伙含笑迎了过来,说过:“客官才到?你老那天住的房间,今天赶巧还空着,你老快请。”

他巴结着领了韦宗方直上上房,打开房门,一面又道:“你老想是在街上用过饭了,小的替你沏壶茶来。”

韦宗方道:“且慢,我还没吃饭,你叫厨下弄一份吃的送来。

店伙唯唯应是,迅速退出。

韦宗方经过一阵奔跑,一条右臂已是沉重得提不起来,头脑也昏胀慾睡,心知毒伤已渐渐发作。

这就取出绿衣少女所赠玉瓶,倾出一颗梧桐子大小的黑色葯丸,分作两半,半粒投入口中,另外半粒用水调开,敷在伤口。正待把玉瓶收起,目光一瞥,只见玉瓶中间,刻着一个方形印章,好像是“束氏练制”四个古篆。

再看玉瓶的下角,还有一个正楷“蕙”字,笔画细如发丝,心中暗忖:“这名字刻得笔画极嫩,似是女子手笔,敢情就是那绿衣少女的名字了。”

想到这里,眼前不觉浮现出绿衣少女苗条的傅影,和她娇美的脸孔上那种天生的冷淡神情,一时不觉对这个羊脂玉瓶,摩挲不释。

房门外,一阵脚步声,才把韦宗方从沉思中惊觉过来,迅速收起玉瓶。

晚饭之后,他依照绿衣少女所说,把两颗红丸,按时敷服,才收起玉瓶。熄灯就寝。

这一觉睡的十分香甜,醒来之时,天色已经大亮。试一活动手臂,果然伸缩自如,已无麻木之感,再运气一试,也丝毫不觉有异,心知剧毒已去。

这就在床上盘膝坐好,调息行去,他连日都没有做个功夫,这一行动,但觉身气升腾,直上十二重楼,渐渐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待得醒转,已然日影潇窗,着衣起床,打开房门。

店伙打着脸水进来,陪笑道:“你老睡得真好,小的已经来过几次,看你老没开房门,不敢惊动,这时候近响午啦!”

韦宗方一面盥洗,一面说道:“伙计,待会有位丁爷前来找我……”

话还没说完,只听外面响起一个清朗声音说道:“伙计,这上房可有一个韦爷……”

这真是说起曹操,曹操就到!

韦宗方听出那说话的声音,正是丁之江,不觉大喜,放下面中,一个箭步,掠到门口,迎着叫道:“丁大哥,小弟就住在这里。”

丁之江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一脚跨了进来,笑道:“韦兄弟,真难为你了。”

韦宗方道:“丁大哥,快请坐下来休息。”

店伙不待吩咐,沏了一壶热茶送来,替两人面前倒了盅茶,才行退去。

韦宗方道:“丁大哥这时候才来,把小弟急坏了!”

丁之江道:“那倒没有什么,小兄弟听他口气,好像兄弟持了修罗律令,硬把小弟保出来的,修罗律令,乃昔年修罗真君的令符,可是天杀门甘瘤子借给你的?”

韦宗方道:“不是,那是小弟一位不知名的叔叔,留给小弟的东西,小弟先也不知它竟会有这么大的权力,还是甘瘤子说的,那天天杀娘,也就看到了修罗律令,才肯退去。

丁之江似乎十分注意韦宗方口中的“不知名的叔叔”,随口问道:“你不知名的叔叔是谁?”

韦宗方抬目道:“那天小弟不是告诉过大哥了?小弟就是他老人家一手扶养长大,小弟一直把他当作是我的生身父亲,后来才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绿衣之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