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01章

作者:东方玉

月到中秋分外明!

今晚正是中秋之夜!

万里无云,一轮玉盘似的明月,已经高悬中天,清光照澈三千里,大地像铺上了一层轻霜!

丁天仁每年中秋都要登上万佛顶来赏月,不,每逢佳节倍思亲,他是为了怀念母亲而登山的。

因为八月十五日,正是他母亲的诞辰。

峨嵋山以金顶最出名,但金顶游客多,尤其是八月半。

所以他宁愿走得远人点,万佛顶山势较为险峻,没有游客,自然要清静得多,今晚似乎例外!

丁天仁刚登上峰顶,就听到一声清越晾亮的长笑,接着朗朗高吟:

“我在巴东三峡时,

西看明月忆峨嵋;

月出峨嵋照沧海,

与人万里长相随……”

他吟的是李白的“峨嵋山月歌”,但刚吟了四句,突然回过头来,喝道:“是什么人?”

丁天仁暗暗吃了一惊,自己堪堪登上山顶,和他相距,少说也有三十丈,他在朗吟之中,居然还听到了自己轻微的脚步声!

人家既然出声相询了,自然不能不答,这就举步朝前走去,一面拱着手道:“在下丁天仁,有扰兄台清兴,请多多恕罪。”

直到走近,他才看清这朗声吟诗的竟是一个一身青衫的中年文士。

只见他生得修肩朗目,脸色红润,手持一柄彬扇,(峨嵋绝顶,到了八月中秋,已如严冬)含笑望着自己,气度十分潇洒,看去最多不过三十五六光景!

青衫文士含笑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丁天仁道:“在下丁天仁。”

“哈哈!”青衫文士笑一声道:“巧极了,小兄弟也有此雅兴,来此赏月?”

丁天仁道:“今天是家母生辰,在下身在异乡,只好登山为她老人家祝寿了。”

“很好,小兄弟孝思不匮,实在难得。”

青衫文士不住的颔首,接着间道:“小兄弟为什么不回去的?”

丁天仁道:“家母要在下投师学乞学成之后,才能回去,十年之内不准回去。”

青衫文士道:“还有几年?”

丁天仁道:“四年。”

青衫文士道:“小兄弟在那里学艺?”

丁天仁道:“伏虎寺。”

“峨媚派。”青衫文士点点头道:“你是无根禅师门下?”

丁天仁道:“你认识家师?”

“不认识。”

青衫文士摇了下捂扇;含笑道:“无根禅师峨嵋高僧,自然听人说过了。”

丁天仁拱手道:“在下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青衫文士道:“方才我不是说过巧极吗?咱们正好同宗,贱字大衍。

丁天仁喜道:“原来是宗兄,今晚真是幸会!”

“哈哈!”丁大衍朗笑一声道,“小兄弟,难得咱们一见如故,而且又是同宗,如不嫌弃,你就叫我一声大哥好了。”

丁天仁对他风仪隽异,为人爽朗,早就十分心折,闻言不觉喜形于色,慌忙拜了下去,说道:“大哥吩咐,小弟敢不从命?”

丁大衍一把把他挽住,大笑道:“我这大哥是当定了,咱们同宗兄弟,何须俗套,来,来,皓月当头,人生能得几回逢,咱们找块大石坐下来,好好聊聊!”

他一手携着丁天仁的手,走到一方大石上坐下,然后从身边摘下一块玉佩,交到丁天仁的手里,说道:“大哥四海为家,难得今晚结识了你这个小兄弟……”

丁天仁没待他说下去、望着他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小兄弟,你听愚兄说下去。”

丁大衍含笑道:“这方玉佩几十年来,一直佩在愚兄身上。咱们既是兄弟,所以举以相赠,见佩如见愚兄,你把它收好了。”

丁天仁迟疑的道:“这个小弟如何能收?”

“愚兄既然拿出来了,难道还会收回去吗?”

丁大衍微笑道:“何况此玉可以辟邪,一切魍魉山鬼见了它都会远避,你收着日后自有用处。”

丁天仁只好说道:“既是大哥所赐,小弟那就拜领了。”

说完,就把玉佩收入怀里。

丁大衍欣然道:“这才是我丁大衍的好兄弟,为人就要肝胆相照,爽爽快快,不可婆婆妈妈。”

丁天仁道:“大哥说得极是,小弟自当记注大哥的活。”

两人这一谈,天文地理,谈到历史人物,丁大衍议论横生,滔滔不绝,丁天仁对这位大哥博学强记,当真佩服得五体投地。

直到月落参横,丁大衍才站起身;笑道:“咱们兄弟两个谈得不知天之将晓,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明晚初更,愚兄仍在此地相候,不知小兄弟能不能来?”

丁天仁道:“小弟一定会来。”

“那好!”丁大衍颔首道:“你快回去吧!”

丁天仁拱手道:“小弟那就先走了。”

回到伏虎寺,天色已经大亮,一班师兄们正在大天井上练习拳掌。峨嵋“伏虎掌”名闻天下,他们一个个打得虎虎生风,好不凌厉!

大师兄明通看到丁天仁从外走入,立即脸色一沉,喝道:“丁师弟,你一大清早,不练功,去了那里?”

明通今年四十出头,是无根禅师门下的大弟子,平日代师传艺,师弟们都很怕他,平日他和丁天仁处得不错,但在练功的时候,却是十分严格。

丁天仁连忙躬身叫了声:“大师兄。”一面嗫嚅的道:“小弟刚从万佛顶回来。”

明通看着他,唔了一声,说道:“昨晚是中秋,你又在想你娘了,一晚未睡,快去休息吧!”

丁天仁忙道:“多谢大师兄。”

一溜烟的往里奔去。回到禅房,这时大家都在练拳,禅房中静悄悄的不闻一点声音!

丁天仁在自己的床铺上坐下,伸手从怀中取出大哥送给自己的那块玉佩,低头看去。

这方玉佩色呈淡青,晶莹透澈,雕刻了一头半坐半卧的辟邪,(兽名,汉人多雕刻辟邪为玉饰,佩之以避邪恶)雕工精细,栩栩如生。背面刻着四个篆书,“辟邪纳吉”,上首有孔,穿以紫红绳,可以佩挂。

丁天仁越看越觉得可爱,把玩了一阵,才上床睡觉。一觉醒来,已是午牌时光,膳堂传出悠扬钟声!

丁天仁匆匆赶到膳堂,排在小师兄明远身后,鱼贯进入膳堂。

明远只大了丁天仁三岁,平日也和丁天仁最谈得来,这时回过头来,悄声说道:“小师弟,上午你去了那里?监寺大师宣布,据可靠消息,雪山派的人近日又要来寻仇,本寺弟子无事不得擅出。”

雪山派和峨嵋派结仇,远在三十年前,雪山派门下和峨嵋伏虎寺的俗家弟子在成都一处庙会上因细故引起争执,双方各不相让,动上了手,结果雪山门下中了一记“伏虎掌”,伏虎寺门下也中了对方一记“透骨阴指”,落得个两败俱伤。

雪山派掌门人隗通天,人称通天教主,那时新任掌门不久,平日又是不可一世的人,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当即亲率门人,登门问罪,要无根禅师交出肇事门人,否则要峨嵋派公开道歉。

事为白衣庵主无垢师太得知,认为隗通天无理取闹,有辱峨嵋派威名,率徒支援伏虎寺,双方各有胜负,从此雪山、峨嵋结下不解之仇。

(峨嵋派以伏虎寺为主,但伏虎寺不收女弟子,白衣庵为峨嵋支派,门下俱是女弟子,不收男徒,这一寺一庵,俱是峨嵋派嫡传,但所练武功,又并不相同,伏虎寺以“伏虎掌”、“伏虎棍”、“光明剑法”、“峨嵋刺”为主,纯走阳刚一路。自衣庵则以“乱披风剑法”、“峨眉飞刀”为主,走的是阴柔路子。)

此后,雪山派几次寻仇,俱未得逞,两派宿怨,却越结越深。

丁天仁道:“雪山派有多厉害?咱们难道还怕了他不成?”

明远低声道:“听说雪山派通天教主的‘玄冰掌’和‘透骨阴指’十分厉害,只要被他指风击中,就像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会冷得你全身血液都结成冰……”

说到这里,左脚已经跨进膳堂、

膳堂中一片肃静,他自然不敢再说话了。

饭后,稍事休息,仍由大师兄明通率领二十名师弟,在第二进左首自成院落的伽蓝殿前面一片大天井中练剑。

这里是不准人进来的。因为大家练的“光明剑法”,威力极强,乃是峨嵋派不传之秘,为了防范被人偷窥,才在这里练习的。

一个下午,很快的过去。晚餐之后,丁天仁装作在寺前散步,偷偷的溜了出去,赶到万佛顶,已是初更时分。

八月既望,月亮还是很圆很亮。

月光洒在山顶上,真有如水的感觉!

丁天仁堪堪登上山顶,只听丁大衍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兄弟来了吗?”

他就坐在昨天坐的那方大石上。

丁天仁慌忙奔了过去,拱着手,歉然道:“小弟来晚了

“哈哈!”

丁大衍朗笑一声道:“是愚兄来早了,咱们约定初更,小兄弟来的正是时候。”

他站起身,一手握住丁天仁的手,含笑道:“走,愚兄今晚准备了酒果,还是到愚兄住处去坐坐吧!”

丁天仁道:“大哥住在那里?”

“就在山后不远。”

丁大衍携着丁天仁的手,含笑说道:“咱们就去。”

缓步朝山后走去,(仍在山顶上)山后壁立千仞,是一处深不可测的山谷。

丁大衍走近峭壁,目光俯视,说道:“就在下面,咱们下去,小兄弟不用怕!”

活未说完,突然纵身往崖下跳去。

丁天仁但觉自己被大哥带着朝石崖外面纵出去,两脚蹈虚,踏不到一点东西,心头方自一惊!

立即感到大哥握住自己的手,往上一提,自己一个人好像被一股无形气体托住,缓缓下降!但觉两耳生风,几乎睁不开眼睛,这样并没多久,接着脚下好像落到实地之上,堪堪站稳!

只听丁大衍的声音叫道:“到了,咱们进去。”

丁天仁凝足目力看去,原来自己站立之处,是在一个一人来高的石窟前面,有数尺见方的一片石台,石台外烟云迷茫,千仞绝壑,深不见底!石窟中,更是黑黝黝的看不到里面情形。

丁天仁道:“大哥,你就住在这里?”

丁大衍微笑道:“愚兄云游四海,到处为家,这里是愚兄偶然发现的,到峨嵋来,就偶而住上几天而已!”

说话之际,已携着丁天仁的手,举步朝石窟中走去。

丁天仁有大哥拉着自己的手,就不用担心看不见了。那知走没几步,忽然眼前一亮,只见大哥右手托着一颗核桃大的珍珠,散发出淡淡的rǔ白色珠光,把一丈之内,照得清晰可见。

石窟相当广大,复洞极多,丁大衍走向右首一个复洞,这里宛如一道长廊,走到尽头,已无去路,他伸手朝石首一堵直立的石壁缓缓推去。

丁天仁看得出大哥举止从容,其实却用上了很大的力气,石壁居然像门户一般,被他缓缓推开,门内随着射出柔和的亮光,看去如同白昼!

丁大衍回头笑道:“进来吧!”

当先举步走入。丁天仁紧跟着他身后走入石门。

丁大衍回身再把石门掩上,含笑道:“这道石门,半出天然,半经人工,关易开难,也不知是谁造的?被愚兄无意中发现,这中间的一切用具,也是原来就有的。”

这是一问相当宽敞的石室,窟顶嵌满了珍珠,大的如核桃,小的如樱桃,不下百十颗之多,光是这些明珠,都是稀世奇珍!

上首放一张石榻,榻前放两张石椅,一张石几,都色呈淡黄,晶莹如玉,左壁有石橱,橱中放着不少古籍。整间石室,不染半点尘埃,不着人间烟火,当真有如仙境!

丁天仁喜道:“这地方真好,从前的主人,一定是仙人无疑!”

丁大衍微笑着道:“小兄弟,你请坐,我去拿酒来。”

说着,走近右首石壁,伸手一推,原来这面石壁间,还是暗橱,他从里面取出一个酒坛和两支玉杯,然后又取出一个羊脂玉盘,里面盛着松子、黄精等干果,一起放到儿上。打开酒坛,倒了两杯酒,举怀笑道:“愚兄没有什么招待,这酒,乃是本山的猴儿酒,来,咱们先干一杯。”

丁天仁举杯道,“小弟敬大哥。”

两人对于一杯。丁大衍又倒满了两杯。

丁天仁望着大哥,说道:“小弟想不到大哥深藏不露,轻功之高,飞行绝迹,竟是一位隐迹深山的异人!”

丁大衍大笑道:“愚兄并没有说不会武功,异人两字可当不起,轻功虽属小道,但全须以内功为基础。不能一蹴即就,以小兄弟的资质;日后不可限量。”

说到这里,忽然“唔”了一声,问道:“小兄弟在伏虎寺待了六年,峨嵋光明剑法练得怎么样了?”

丁天仁脸上微微一红道:“小弟只练了三年,还不纯熟。”

“哈哈!”丁大衍大笑一声道:“一套剑法,已经练了三年。应该很纯熟了,小兄弟练给愚兄瞧瞧!”

丁天仁脸色更红,说道:“大哥这是要小弟出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