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10章

作者:东方玉

当下由总管于长寿领路,干千里陪同众人,穿行长廊,经过两进屋宇,进入院后一座广衰的花园。

此时夜色已浓,但见树影参差,不时可以看到亭台楼阁,这样走了一阵,已经来至一处水谢,波光潋滟,四周种着柳树。是一个相当大的人工湖。

于长寿走近湖边,嘬口发出一声轻哨,哨声甫落,但见一艘快艇,迅快的从一处柳树下驶出,缓缓泊到榭岸边。

于千里一抬手道:“大家上船了。”

他首先纵落中舱,接着大家也相继登船,于长寿最后一个上船,同时挥了下手,前后六名水手立即划起木浆,朝湖面驶去。

这艘快艇,中舱可以容纳十余个人,大家分别在三徘木板上坐下,还不算挤,驶行之中,稳而且快。

于千里问道:“长寿,来人从哪里走的,你查清楚了没有?”

于长寿连忙欠身道:“回庄主,那厮离去之后,属下已传令各处水上巡逻,密切注视,但不可露了行迹,方才李番已经赶下去了。”

于千里额首道:“你做得很好。”

几句话的工夫,船已从湖面转入一条小河,两岸依然遍植柳树,倒垂迎风,看不清岸上景物。

过不一回,小河已到尽头,前面横亘着一道高墙,但听一阵辘辘声响,墙脚下露出一个圆洞门,快艇驶出圆洞门,船后又响起辘辘声,一道水闸缓缓放下,敢情已经出了于家庄院。

围墙外,依然是一条小河,两岸也同样种植柳树,快艇有六名水手划桨,驶行极快,渐渐已可看到两岸野贩,和稀稀落落的民房。

又驶行了将近一刻工夫,前面出现一片浩瀚大江,江面辽阔,几乎一望无际,江边停着一艘两道桅的帆船,这时快艇已经缓缓驶近过去,靠着帆船停泊。

于千里站起身道:“诸位请上帆船。”说完,当先纵身而起,跃上帆船。

大家也跟着相继跃登。总管于长寿在快艇上躬躬身,道:“属下不送了。”

快船立即掉头,朝原路驶去。

帆船上早已有一名青衣人迎着于千里躬着身道:“庄主请贵客到中舱奉茶。”

他正是副总管李番。于千里陪同大家进入中舱。

这艘船大了,中舱自然也宽敞多了,舱板上铺着一层地毯,中间放一个小圆桌大小的木盘,盘中沏了一壶上好香茗,和十二个瓷杯,大家可以围着木盘坐下,喝茶聊天。

于千里请大家坐下之后,就回头朝李番问道:“来人从何处上船走的?可有他的行踪?”

李番躬着身道:“那人从何处上船,当时没有人跟踪出来,属下也不清楚,但咱们水上巡逻是在厂面上发现的,那是一艘梭形快艇,朝对江驶去。”

于千里哼了一声,又道:“现在呢?”

李番道:“属下奉总管之命,已要他们一路严密注意,不得稍露形迹,目前都在咱们监视之中。”

于千里点头道:“如此就好,咱们就跟他下去。”

李番恭声应“是”,迅速退了出去。水手立即挂起两道布帆,朝江面驶去。

李番站在舱后,指挥着舵手,浩瀚的江面上,不时可以看到来往的船只,驶行在黑夜之中,也不时可以看到船上闪烁的灯光。

李番就是要舵手按照那些闪烁的灯光行驶。这是特定的记号,只有李番认得出来。

两道风帆鼓足了秋风,滑行大江之上,当真快逾奔马,这样驶了将近一个多时辰,渐渐靠近江岸。

于千里问道:“李番,咱们可是要靠岸了?”

李番躬着身道:“回庄主,对方快艇就是在前面登陆的。”

季传贤道:“前面是虎牙山。”

荆门山和虎牙山隔江对峙,他自然很清楚。

李番应了声:“是。”

季传贤沉思道:“这一带并没有江湖啸聚,他何以会在这里登陆的呢?”接问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李番道:“大概在半个时辰以前。”

文中秀缓缓舒了口气笑道:“如此就好。”

于千里回首笑道:“军师想必有何妙计了?”

文中秀只是微微一笑道:“兄弟可以断言,此人已绝难逃、出咱们掌握之中。”

这时船已靠岸,只是岸边风浪较大,江涛拍岸,船只摇摆不稳。

文中秀道:“大家快请上岸了!”

说完,当先纵上岸去。

千千里看他抢先登上岸去,心知必有原因,于是也就跟着纵身而上,大家也纷纷跟了上去。

丁天仁回头悄声说道:“这里风浪较大,船身不稳,二位贤弟小心些才好。”

金澜道:“大哥只管先上,不用担心我们。”

易云英暗暗哼道:“你上得去,难道我上不去?”

三人也同样纵上岸去。最后是副总管李番,和八名劲装庄丁,也相继跃上岸来。

文中秀当先跃上江岸,并没闲着,他一手打开摺扇,一会俯身在四处寻寻觅觅,一会又仰首向天,好像用鼻孔嗅着天空。”

罗长发走近过去,问道:“文老二月,情如何了?”

文中秀道:“夜风太大了,但差幸他离去不久,还有一点蛛丝马迹可寻。”接着摺扇一指,又道:“他是往北去了,只是……他登岸之后,何以要在这里待上一阵才行离去……”

季传贤道:“会不会有什么诡计?”

文中秀道:“但留在这里的只有他一个人的气味,应该不会有什么诡计。”

巢湖蒙叟道:“也许他们早就约定在这里留有什么记号,为了不易被外人发现,往往都留在极隐秘之处,因此他上岸之后,要在这四周仔细察看了。”

他究是老江湖了,事情经他这一说,就解开了谜团。

于千里问道:“文老二,你可以确定他是往北去的?”

文中秀豁然笑道:“兄弟如果连这点都不能确定,这军师就不用当了。”

巢湖蒙叟笑道:“文老弟素擅‘捕风捉影’之术,大概错不

文中秀笑道:“蒙老夸奖,讲到追踪术,罗总舵主不知比在下高明多少呢?在下只是和他动手之际,想到咱们也许要找他落脚之处,才在他大袖上弹了少许‘追踪散,在三五个。时辰之内就算他上天入地,也不难找得到他。”

于千里大笑道:“文老二果然有一手,咱门还等什么?大家走吧!”

一行人仍由文中秀领路,立时展开脚程,往北奔行。

丁天仁听了他们谈话,心中暗道:“看来行走江湖,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武功之外,还要机智和经验,他们说的‘捕风捉影’、‘追踪术’、‘追踪散’、这类名称,自己简直闻所未闻!”

要知他是峨嵋弟子,堂堂正正的名门正派,就算在伏虎寺待上一辈子,也听不到这些。

一行人由文中秀领头,文中秀有“追踪散”可循,是以一路上并没有多大耽搁,只是放腿奔行。

长途奔行,就要施展“陆地提纵术”,提纵也者?提气纵掠是也,就是一般所说的轻功了。轻功只是技巧而已,必须有内力为基础,内功精纯了,轻功自然也相对的提高了。

这一行人中,只有丁天仁、金澜、易云英三人年纪最轻,内力自然也最弱了,时间稍长,和前面的人距离也渐渐拉远了。

就算三人不住的提吸真气,也没有用,内力比人家差得很多,怎能和人家相提并论?差幸他们身后还有副总李番和八名庄丁。

李番身为百里洲副总管,一身武功绝不会差到那里去,他一直跟在丁天仁三人身后,也许是于千里暗示过他,要他跟在三人后面,暗中也有保护之意,因为三人总是百里洲的“贵宾”让一个副总管都超过他们,对三人脸上总是不大好看。

何况李番还率了八名庄丁,这八名庄丁也是经过挑选而来,一个个身手矫捷,武功绝不会弱,但庄丁更不能越过“贵客”的前面了,所以由李番率同他们作为殿后。

现在已经是子夜了,一行人一路朝北奔行,少说也奔出两百里以外,前面领路的义中秀脚下渐渐缓了下来。

于千里问道:“文老二,是不是已快到地头了?前面就是归州了。”

文中秀微微摇头道:“兄弟也不知道,只是大家一口气奔行了这许多路,也该歇息了,还有后面的人,还没赶来,也好让他们坐下来喘口气再走。”

过没多久、丁天仁三人和副总管李番率领的八名庄丁也陆续赶到,大家有的溪边掬水喝着,有的掬水洗脸,坐歇了一会,体力也恢复了许多,才继续上路。

这样又走了一个更次,眼看群峰隐隐,山峦起伏,愈来愈见险峻!

巢湖蒙叟看得脸色微变,说道:“文老弟,前面是巫山十二峰了?”

文中秀点点头道:“是的。”

巢湖蒙叟攒眉问道:“欧阳生是朝巫山方向去的吗?”

文中秀道:“照目前的方向行进,如果不变的话,那就是朝巫山去的了。”

巢湖蒙叟摇摇头道:“巫山神女宫秦宫主立有一道禁令,不准江湖男子踏上神女峰一步,欧阳生如何会朝巫山去呢?”

罗长发道:“这只有一个理由,武林联盟的盟主说不定就是秦仙子亦未可知。”

巢湖蒙叟道:“这不大可能,秦宫主是个孤傲成性的人,数十年来,未闻她有什么野心。”

季传贤道:“目前离巫山还有一段路,说不定欧阳生只此经过而已!”

巢湖蒙叟道:“但愿如此,如果欧阳生真是上巫山来的,这麻烦就大了。”

于千里道:“真要如此,也是神女宫先找上咱们长江盟的,咱们并不是上门寻衅来的,江湖武林忠要讲一个理字。”

一行人虽在说话,脚下却丝毫未停,说话之间已经奔近巫山脚下。

文中秀已经站定下来,皱着眉头,说道:“现在已可确定,欧阳生是朝神女峰去的了。”

束大成道:“这么说,神女宫果然就是武林联盟了。”

季传贤道:“就算神女宫不是武林联盟,至少也和武林联盟有关了。”

巢湖蒙叟道:“老朽觉得咱们和神女宫一向河水不犯井水,不如等天亮之后,正式拜会秦宫主,较为妥当,不知大家的意思如何?”

于千里道:“咱们明着拜会秦宫主,如果她一口否认,并无欧阳生其人,咱们一点证据也没有,岂非空劳跋涉,一无所获,何况衅由彼起,咱们只要盯注欧阳生,有了证据,神女宫也就无活可说了。”

罗长发道:“不错,咱们不能让欧阳生脱身,否则就查不到武林联盟了。”

季伟贤道:“咱们已经追了一个晚上,岂能因到了巫山,就中途而废?”

于千里道:“那就追下去。”

文中秀道:“这就是神女宫摆明和咱们作对了,咱们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巢湖蒙叟为人持重,叮咛道:“文老弟,你务必谨慎行事,查清楚了才好。”

文中秀道:“在下省得,这一路上在下都十分小心,不敢有丝毫疏忽之处。”

现在已渐渐接近神女峰,巍峨的神女宫业已在望,走在前面的阴世秀才文中秀更是提起精神,小心翼翼的行进,他凭仗“追踪散”特殊的气味,追踪到这里,已可完全确定无敌阴手欧阳生正是朝神女宫去的。也由此可以推想神女宫和所谓武林联盟,必然有着密切关系,不然,欧阳生不会黄夜赶上神女宫来了。

干千里悄悄走上两步,问道:“文老二,情形如何?”

文中秀摺扇朝前一指,说道:“错不了,他已进入神女宫去了。”

于千里愤慨的道:“想不到神女宫居然真会是武林联盟!”

季传贤问道:“军师打算如何行动?”

文中秀道:“咱们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欧阳生,这样秦楚云就无话可说了,因此咱们仍须分作三路,暂以不惊动对方为宜,一切照原;议进行,李副总管率同八名庄丁,就留在这里,不用进去了。”

大家点着头,表示同意。

巢湖蒙叟道:“有一点,大家必须特别注意,双方能不破脸,最好不撕破脸。”

文中秀觉得他人老了,处处都畏首畏尾,但口中还是顺着他道:“蒙老说得是。”说着右臂向空一挥,低声道:“于兄、季兄、罗兄,咱们上去。”

这三路,由于千里、文中秀居中,季传贤、束大成居左,罗长发、赫连天居右,他们早已约好了联络讯号,这时就分三组。纵身掠起,朝神女宫扑去。

副总管李番在百里洲当了二十年的副总管,江湖经验老到,不待吩咐,早已指挥着八名庄丁,退入右侧一片树林之中,藉着树身掩蔽,各自隐藏起来。

现在剩下来的只有担任后援的巢湖蒙叟和丁天仁、金澜、易云英四人了。

丁天仁朝巢湖蒙叟问道:“蒙老,我们要不要上去?”

巢湖蒙叟提着旱烟管,笑道:“咱们是后援,自然要稍后上去,这时候不妨先坐歇一会。

说完,在一棵大树老很上坐下,装了一筒旱烟,吸了起来。丁天仁和二位义弟可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