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11章

作者:东方玉

文中秀道:“咱们要知道的就是秦宫主赴什么人之约去的,现在既已知道是长江盟向秦宫主下战书,约你到白帝城去的,这就够了,秦宫主前去赴约,到了白帝城,自然没遇上长江盟的人了?”

散花仙子怒声道:“你们使调虎离山之计,前来愉袭神女宫,自然没人前去白帝城了。”

文中秀道:“在下再请问秦宫主一句,就算是咱们使用调虎离山之计,把秦宫主引开,试问咱们为什么要偷袭神女宫?就是为了残杀留在神女宫的十九名女弟子?还是要毁去你们神女宫?但目前神女宫不是好好的并未毁去,那么咱们究竟目的何在?好了,现在,请秦宫主再听听在下等人找上神女宫来的前因后果……”

他从自己等人集会百里洲,当晚宴会中,有人自称奉武林盟盟主之命,希望长江盟加盟,并曾和自己等人动手,以及自己在和他动手之际,暗下“追踪散”,自己等人如何夤夜追踪,上直找上神女宫……

散花仙子听得疑信参半,一面问道:“你们分三路进入神女宫,那么其他的人呢?”

巢湖蒙叟道:“现在该由老朽来说了。”

接着就把自己和丁天仁等三人,曾在峰下息足,以及一路上山,丁天义(易云英)如何在大殿右首发现一具尸体,经自己查验,是死在“大龙爪”下。

后来第二进,第三进都发现有人被杀,其中最使自己震惊的是有人死在和自己相同的烟斗之下,而且还是被言门内功震碎内腑而死。

自己才想到这是有预先布置的阴谋,急于进去,找于千里、文中秀二人希望大家急速退出,免中敌人圈套。等到自己找到两人之后,就不见了丁天仁三人,及至退出大殿,竟连荆门山主季传贤,冷面屠夫束大成、排教总舵主罗长发、黑手神赫连天四人也一个不见,踪影全无,大概说了一遍。

散花仙子愈听愈奇,以巢湖蒙叟——雷公言武的身份,当然不至于说谎,尤其和他同行的人中,有荆门山主季传贤、排教总舵主罗长发等人,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居然一夕之间,全数失踪。

更重要的还有丁天仁,江湖上盛传他是昔年大名鼎鼎的天杀星丁天行的兄弟,身边有他紫虹神剑玉辟邪,如今竟在神女宫离奇失踪,这要让天杀星听到消息,不把神女宫倒翻过来才怪。心念迅速转动,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巢湖蒙叟道:“就在老朽三人从大殿上出来前的事,大概前后也不会超过半柱香的工夫。”

散花仙子抬目朝站在阶前的白衣女子问道:“素素,你们从宫后进来,可曾发现什么没有?”

原来那白衣女子正是白素素,她连忙欠身道,“没有,如有什么动静,小妹岂会放过他们?”

散花仙子道:“这就奇了,咱们神女宫山后只有一条通道,这些人怎么会无端失踪了呢?”

巢湖蒙叟道:“这就是咱们双方应该精诚合作,才能找出隐身暗处的武林联盟盟主来。”

散花仙子颔首道:“看来我是给你说动了。”

巢湖蒙叟大笑道:“秦宫主果然爽快!”

散花仙子刚抬了下手,还没开口,陡听一声厉笑划空而来,一道人影疾如鹰隼,朝阶前泻落。

同时也响起一个尖厉的老妇人声音喝道:“小丫头,你叫白素素,是你杀了我两个师侄,对不?”

白素素面前此时已经多了个高大的缁衣老尼,这人生得面长如驴,眉浓如帚,目光森冷如电,直盯着白素素大有把她撕裂之感,如果这老尼不是出家人,也不像是个女人。

她正是武林中出名难惹的屠龙师太、熊耳山黄竹庵的当家。

白素素面前突然泻落了一个盛气凌人的老尼姑,她纵然没见过屠龙师太,但总听人说过屠龙师大的模样,心头虽然暗暗震惊,但对方这声“小丫头”,可把她叫火了,这里是巫山神女宫,谁还怕你不成?

她脸上丝毫不露,依然笑吟吟的道:“老师傅,谁是小丫头?谁杀了际两个师侄了?你是谁?你两个师侄又是谁呢?”

屠龙师太性如烈火,右手抬处,一道寒光从袖中飞出,那是一柄狭长如银的屠龙刀,口中厉笑道:“小丫头,你叫白素素不错吧?”

白素素道:“不错,我就是白素素。”

屠龙师太道:“那就对了!”

话声甫出,寒光飞洒,举手之间,就刺出了三刀。

这三刀宛如一片银雾,令人分不清左右前后,凌厉到使人油生寒栗,好像被刀锋刮去了一层皮似的。

白素素想不到屠龙师太出手竟有这般厉害,快到自己几乎连拔剑都来不及,只好闪动身形,施展“云迷巫山身法”,连退带闪,才把对方三刀避升。

正好及时响起散花仙子的声音说道:“道友请注手,有话好说。”

她说来轻柔,但已施出巫山派的无上神功。

屠龙师太声音入耳,心头猛地一凛,这所谓“一凛”乃是心神不由自主的一凛,如非这说话的人功臻上乘,决不可能使屠龙师太这样的高手,闻声生凛的。

身形乍停,屠龙刀也只一闪就缩入袍油之中,目注散花仙子冷然道:“你就是秦宫主了?老尼是替我两个师侄女报仇而来,这有什么好说的?”

散花仙子看她盛气凌人也佛然道:“秦楚云吞掌巫山神女宫,白素素是我师妹,她就算犯了天大的罪,非死不可,也总该先和我这个掌门人说上一声吧?屠龙师大名满武林,这点礼数总是懂的,怎会没什么好说的呢?”

她虽是心有不悸,但说来依然十分柔美,好像说得很婉转。

屠龙师太沉哼一声道:“很好,既然有秦宫主出面,白素素在观音庵门前明明是杀死我两个师侄,杀人尝命,你就要白素素拿命来好了。”

白素素听她说观音庵门前杀死她两个师侄女,顿时想起那晚自己追踪石破衣之事,急道:“我没杀你师侄。”

屠龙师太冷笑道:“你掩饰得很好,因为你是用石子打穴杀死我两个师侄的。

当时正好有石破衣在场,他在十年前曾以石子打穴分别击中郊山五鬼眉心穴,认为可以掩饰过去了。

但经老尼检查的结果,却发现击中我两个师侄女的石子上暗含‘蚀骨功’,正是你们巫山一派的独门秘技,你现在还有何说?”

白素素道:“当日我是跟踪石破衣身后,从乐山山庄追出来的,石破衣轻功胜过我甚多,他趋近庵前俯身察看两具尸体之时,我才赶到,那时师太也及时出现,和石破衣起了争执,我就隐身在庵前一棵大树之后。

后来看你们已经解说清楚,我也就悄俏退走了,试想我到得比石破衣还迟了一步,如何会是杀害你两个师侄女的凶手?”

屠龙师太道:“你说的只是片面之词,有谁相信?”

白素素冷冷的道:“我白素素一向说一不二,别人相不相信,我并不在乎。”

屠龙师大厉声道:“你不跟老尼交代清楚,老尼岂能轻易放过了你?”

散花仙子温道:“我师妹不是已经向你解说清楚,杀害令师侄的并不是她?”

屠龙师太嗔目道:“不是她,那是什么人杀死我两个师侄的?”

白素素冷声道:“那就不干我的事了,该你自己去查才是。”

屠龙师太拉长马脸,森笑道:“老尼已经查清楚了,就是你们巫山‘蚀骨功’,这还不够吗?”

白素素粉脸气得煞白,冷笑道:“这就证明是我杀死她们的了?”

屠龙师太道:“这还错得了吗?”

“不错!”白素素道:“是我杀的,你又待怎样?”

散花仙子道:“素素……”

“你终于承认了!”

屠龙师太厉笑一声道:“老尼就亲手劈了你!”

话声甫出,人已闪电欺来,左手一招“独劈华山”,掌风如涛,朝白素素当头直劈过来。

白素素是神女宫的第二高手,面对屠龙师太这样一位强敌,早就有了准备,没待对方掌风撞到,身形一侧,从左首朝前闪出,一下欺到屠龙师大右侧后方,右手挥处,反手一掌拍向屠龙师太右肩。

屠龙师太欺来的人,何以出手第一招上,会使左手的呢?

那是因为她屠龙刀就藏在右手衣袖之中,左手劈出一掌,右手抬处,屠龙刀也已出鞘,(此时白素素已欺到她右首,反手一掌朝肩后拍来)口中沉哼道:“小丫头,这是你自己送上来的!”

一记“龙尾挥风”,一道亮银刀光由下而上,朝身后挥出。

白素素急忙后跃,右手衣袖已被刀光截断了数寸长一角。

屠龙师太岂是等闲之辈,她堪堪后退,还未站稳,左手一记劈空掌紧接着拍出,人随掌上,右手屠龙刀一片刀光又相继涌到。

白素素空有一身武功,却连拔剑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往后连退。

屠龙师太厉笑道:“小丫头,你拿命来吧!”

身形突然凌空而起,右手连挥,屠龙刀幻起一片银色光华,如缨络下垂,朝白素素当头罩落!

就在此时,但见另一片白色云朵冉冉飞起,迎着上去,一下把银色刀光托住,适时响起散花仙子的声音说道:“老师太刀下留情,两位令师侄,其实并非我师妹杀的。”

她这片托住银色刀光的,竟然是她手中一支白玉拂尘,因此没有任何交击之声,两人各自后退了一步。

屠龙师太狭长银刀一收,冷冷的道:“秦宫主包庇令师妹,想和老尼动手吗?”

散花仙子把拂尘挂在中指中,一面拱手道:“老师太误会,秦楚云并无包庇敝师妹之意,方才她说的只是气话而已!”

屠龙师太道:“不是她杀的,她为什么要承认。”

散花仙子笑了笑道:“试问老师太,如果有人硬指你是杀人凶手,更不听你的解说,老师太又会如何?”

“以我想来,一向生性刚强的老师太,也会一口承认:是我杀的,你又待怎样?这么一来,无非逞一时之气;但却把真正的凶手放置到了一边了,即使老师太把敝师妹杀了,是不是真正替二位令师侄报了仇呢?”

屠龙师太还没开口,只听老远有人笑道:“还好,总算给我赶上了,你们还没动上手,一旦动上手,我这和事佬就做不成了。”

随着话声,一条人影已从西首围墙上跃落,耸着肩朝天井中间走来。

在场的都是行家,这人只说了两三句话,一个人就能从远处赶到,这份轻功,岂非已到了上乘境界?

这人头盘道髻,身上却穿了一件洗得快发白的蓝布大褂,一个非道非俗的瘦小老头,他,正是邛崃石破衣。

就在他走近之际,一眼看到阴世秀才文中秀,两颗深邃的小眼珠忽然一注,口中发出一声轻咦,说道:“你老弟就是人称阴世秀才文中秀对不?哈哈,江湖上大家都谬许我假道士轻功还算不错,如今看来你文老弟就胜我石某多了,刚才咱们还在白帝城西遇上的,你老弟居然先到这里了。”

他随口说着,人已走到散花仙子和屠龙师太两人之间,连连拱手,堆起一脸皱纹,陪笑道:“秦宫主、老师太,两位请了,石某听说老师太朝神女宫而来,心头一急,拼着老命一路急赶,总算给石某赶上了。”

散花仙子还了一礼道:“石道长定有什么见教了?”

“见教不敢。”

石破衣耸耸肩道:“因为那天在观音庵遇上老师太,石某曾和老师太说起白大姑娘的事,今晚听到老师太巴巴的找上神女宫来,一定和她两个师侄之死有关,那就一定认为白大姑娘是杀人凶手。

这一来,岂不把误会认了真,所以老朽非赶来作证不可。”

屠龙师大道:“你来作什么证?”

石破衣连忙陪笑道:“那天石某被人引去观音庵,白大姑娘是跟踪老朽追下来的,说句不客气的话,老朽在轻功上,稍胜白姑娘半筹,赶到观音庵的时候,她落后老朽总在二三十丈左右。

老朽走近观音庵,她就闪身隐入右首一片林中,还当老朽没发觉哩,那时两位令师侄早已中人暗算,身死多时,所以老朽可以证明白大姑娘决不是凶手。”

屠龙师太道:“但我两个师侄被石子击中眉心,石上暗含‘蚀骨功’力,又作何解?”

“唉”这个老朽也说不上来。”

石破衣搔搔头皮,说道:“事情确实有些复杂,但江湖上稀奇古怪的事儿,也不能说没有。”

“譬如四十多年前,就有一个擅‘百变神功’的人,专门仿冒各门各派的独门绝技,闹得江湖各大门派之间天翻地覆,鸡飞狗跳,你老师大的‘点睛指”,好像也被仿冒过,所以石子上暗含‘蚀骨功’,也是极有可能之事了。”

屠龙师太双目寒光迸射,寒声道:“你说我两个师侄,是百变道人杀的?”

石破衣耸耸肩道:“这个老朽不敢说,老朽只是打个譬喻罢了。”

屠龙师太怒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