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12章

作者:东方玉

丁天仁从身边取出竹筒跟了过来。

金澜用手掬着水洗了把脸,然后掬水喝了两口,等丁天仁蹲下身来舀水,就把易云英说的话,低低说了一遍。

丁天仁听得愕然道:“三弟说他不是蒙老?”

金澜道:“很有可能。”

丁天仁道:“问题是他为什么要改扮成蒙老呢?”

金澜道:“自然是要把我们骗到某一个地方去了。”

丁天仁道:“我们那要怎么办呢?”

金澜道:“我们自然要和他摊牌了,我们三个人,还伯他不成?”

丁天仁道:“那也只好如此了。”

他舀了一竹筒水,回到原处,把竹筒朝易云英递去,说道:“三弟,你喝水了。”

易云英接过竹筒,说了句:“多谢大哥。”

巢湖蒙叟眯着双目,问道:“三位少侠好像在商量什么事儿?”

丁天仁道:“没有,二弟只是问我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在下也不知道。”

巢湖蒙叟道:“这里是在大巴山脉之中。”

丁夭仁问道:“大巴山一定很大了?”

巢湖蒙叟嘿然道:“广袤千里。”

金澜道:“蒙老,你一向烟不离嘴,现在正在休息的时候,怎么不抽筒烟呢?”

巢湖蒙叟看了他一眼嘿然道:“你没看老朽的烟袋掉了吗?”

金澜道:“你老烟袋一向挂在旱管上的,怎么会悼的?”

巢湖蒙叟深沉一笑,问道:“你们究竟想说些什么?”

易云英道:“我看蒙笔一定连旱烟管也一起掉了,昨晚吃过饭,你老吸烟时、就不是这支旱烟管咯!”

巢湖蒙叟忽然大笑道:“你果然心细得很!”

金澜倏地后退一步,冷声道:“那就对了!”

巢湖蒙叟张目道:“什么对了?”

易云英道:“因为我们发现你不是蒙老了。”

巢湖蒙叟颔首道:”三位果然聪明,老朽本来就不是言武。”

说完,随即站起身来,双臂向天一张,腰骨一挺,只听他全身骨节发出一阵连珠般的暴响,本来瘦小的弯腰老头,一下变成了瘦高个子。

金澜、易云英怕他淬起发难,同时掣出了长剑,和大哥站到一起。

丁天仁并没掣出剑来,只是凛然而立,问道:“老丈改扮蒙老,把在下兄弟诓来此地,究竟意慾何为?”

假巢湖蒙叟笑道:“老朽把丁老弟三位引来,其实并无恶意。”

易云英道:“那是什么意思?”

假巢湖蒙臾道:“第一、是为了三位老弟别让人利用,卷入江湖是非纷争之中。”

金澜道:“我们如何被人利用了。”

“哈哈!”假巢湖蒙叟大笑一声道:“你们三个不是被于千里从乐山山庄运出来的吗?他不想利用你们,何用千里迢迢的把你们接到百里洲去?”

易云英轻哼一声道:“你胡说什么?我们是被人迷翻了,由于庄主救出来的。”

“哈哈!”假巢湖蒙叟又是一声大笑,说道:“老朽若是把三位迷翻了,再用解葯把你们救醒,不也是老朽救了你们吗?”

丁天仁听得将信将疑,问道:“于庄主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假巢湖蒙叟道:“那自然有他的理由了。”他不肯说明原因。

金澜问道:“那么我爹他们无故失踪,也是于千里干的了?”

假巢湖蒙叟道:“这个老朽并不清楚。”

易云英问道:“你假扮蒙老把我们诓来,是不是也想利用我们?”

“不是。”假巢湖蒙叟道:“老朽只是奉命把三位领去见一个人。”

丁天仁问道:“老丈奉何人之命?”

假巢湖蒙叟道:“这个老朽就无可奉告了,三位到了地头,不就知道了吗?”

易云英道:”你不说,我们也猜得出来,你是武林联盟的人,你奉命行事,自然是奉武林联盟盟主之命了,那么要见我们的,自然是自称盟主的人了。”

假巢湖蒙叟沉笑道:“丁二少侠果然聪明,三位那是同意随老朽去了?”

易云英笑道:“既然是你们盟主请我们去,老丈总先该告诉我们武林联盟盟主是谁?他叫什么名字?”

假巢湖蒙叟为难的道:“这个老朽实在无可奉告。”

易云英又道:“那么你呢?你究竟是谁?总可以说了。”

假巢湖蒙叟干咳一声道:“老朽只是给三位领路之人,三位毋需知道老朽是谁?”

金澜冷笑道:“老丈藏首藏尾,什么都不肯说,我们如何信得过你?”

假巢湖蒙叟目中寒芒飞闪,嘿然道:“老朽话已说得很多,你们信不过也只好信一次了。”

易云英道:“我们不去,你又能怎样?”

假巢湖蒙叟冷然道:“老朽奉命行事,既然说出来了,自是非把三位请回去不可,三位最好想清楚了。”

金澜怒声道:“听你口气,好像要和我们动手了?”

假巢湖蒙叟大笑道:“不错,老实说,老朽要把你们三个擒回去,易如反掌,但只要你们肯随我走,咱们就不用动手了。”

丁天仁拱拱手道:“老丈方才说过,你是为了我们别让人家利用,卷入江湖是非之中,才把我们引来的,因此在下兄弟不想见任何人,也不想到任何地方去,老丈请吧?”

假巢湖蒙叟沉笑一声:“看来真要逼老朽出手了!”

话声甫出,右手疾探,五指如钩朝丁天仁左腕抓来。

这一下出手奇快无比,但丁天仁早就提防着他,左手迅速翻起,五指扬动,点点指影朝他右手洒出。

他这一手正是八长老无能师叔送他的“点穴法”。说也真险,丁天仁纵然早有准备,也只是毫厘之差,就会被对方抓往手腕了。”

假巢湖蒙叟当真是八十岁的老娘倒绷孩儿,自己这一记擒拿手法,应该十拿九稳,没想到手指已快要触到丁天仁手腕,他会忽然洒出五点指影,袭取自己“少府、脉筋、前谷、少泽、液门”五处穴道。

只要一处被指风扫中,整条手臂就会若废,尤其这一记截穴手法,神奇莫测,自己竟然无法化解。

他早就知道丁天仁是昔年大名鼎鼎的天杀星丁天行的兄弟,那么这一记手法自然出之于这位大魔头所教,他心中早就有了这一点忌讳,更是不敢硬接,急急后退了一步。

双方这一接触,当真快得如同电光石火般一闪间的事,等站在丁天仁边上的金澜、易云英发觉,假巢湖蒙叟已经被逼后退了一步。

易云英道:“好哇,你真的向我大哥出手了!”

身形疾欺上去,刷的一剑朝假巢湖蒙叟刺去!不,她这一生气,出手当然不止一剑。

不,她虽非白衣庵弟子,但却蒙无垢师大收为记名弟子,峨嵋“乱披风剑法”一剑出手,至少也有八九剑连续劈出,否则就不会称之为乱披风了。

乐山庄庄主擎天手金赞臣是少林俗家的高手,少林寺僧很少使剑,但不是说少林武学中没有剑法,少林寺七十二艺中,却有两套著名的剑法。

一是“达摩剑法”,只有寺中长老才能练习,一是“准提剑法”,是俗家弟子防身的剑法,金澜使的就是“准提剑法”。

“准提剑法”有一好处,内功有相当火候的人,剑法展开,可以贯注真力,使得大开大阖,有如长江大河,源源不绝,内力较差的人,只要剑法练纯熟了,一样可以使得如行云流水,变化繁衍。

金澜从小练剑,对这套剑法自然纯熟无比,眼看三弟已经出手,也毫不迟疑,口中清叱一声,挥动长剑攻了上去。

假巢湖蒙叟堪堪退下,就见易云英挥剑攻来,心中暗叫:“是峨嵋乱披风剑法!”一面沉哼一声,旱烟管直向易云英劈来的剑上敲去。

要知易云英也是从小练剑,一套“乱披风剑法”早就练得十分纯熟,一剑出手,七八道剑光,会同时朝四面八方劈来,使人虚实莫测。

但这回遇上假巢湖蒙叟,就好像小孩子耍大刀,一无是处了,明明劈出去了八九剑,应该剑光已是十分绵密。

但假巢湖蒙叟的一支旱烟管,竟然会一下直入剑光之中,敲上了剑叶!

耳中听到“呛”的一声大响、虎口奇痛,长剑几乎脱手飞出,口中惊“啊”出声,急急往后跃退。

金澜是看到易云英长剑出手,才挥剑攻上去的,以收夹击之功;但怎知假巢湖蒙叟一身武功奇高,出手快逾闪电。

金澜堪堪挥剑攻去,易云英已在一声金铁狂鸣中急急往后跃退。

这一来,金澜就成为要和假巢湖蒙叟单打独门了;但此刻那里还有犹豫的时间,长剑连挥,剑光如闪,一个人顿时像是多出了七八条手臂,气势自然极盛!

假巢湖蒙叟口中大笑一声道:“乱披风剑法劈得再乱,也未必劈得上老朽一点衣角。”

人随声进,右手旱烟管朝左右一挡,就响起“当、当”两声金铁狂鸣,一下格开金澜两剑,左手似爪非钩,闪电朝他执剑右腕抓来。

金澜连变招都来不及,只好上身一仰,往后倒纵出去。

假巢湖蒙叟嘿然道:“老朽手下如果任由你轻易退走,那就不能说是老朽了。”

人随声上,旱烟管一指,朝金澜左肩“肩井穴”上敲落。

他可以直取金澜前身任何一处大穴,所以取“肩井穴”者,就是留有分寸,不好伤了他也。

易云英、金澜出手的同时,丁天仁已经迅快的从身边取出紫虹剑,眼看金澜连对方一招都没接下,就纵身后跃。

假巢湖蒙叟直逼过去,旱烟管迅疾敲落,心头猛吃一惊,口中大喝:“老丈不可伤人!”

一道紫虹骤然涌出,“啪”的一声击在假巢湖蒙叟的旱烟管上,把旱烟管斜格开去。

这一招、在丁天仁来说,他为了不愿用剑锋削断假巢湖蒙叟的旱烟管,才改用剑脊去拍架他旱烟管的。

但在假巢湖蒙叟心中可不是这样想了,他早就知道丁天仁是昔年黑白两道,各大门派没有一个人不头痛的大魔头天杀星丁天行的兄弟。

他怎么也算不清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还会有年甫弱冠的兄弟?但不论他是亲兄弟,还是堂兄弟,丁天仁总究是丁天行的兄弟,这可一点也不假!

尤其传说紫虹神剑玉辟邪两件昔年丁天行随身的东西,如今都在丁夭仁身上,这就更不假了。

丁天行的兄弟,自然已得了天行的真传,才会行走江湖的。

他有了这一想法,对丁天仁出手的每一记招式,都不敢丝毫轻视,这一记丁天仁只是心急二弟安危,随手挥剑格出,又因不好削断他的旱烟管,才改用剑脊横格的。

但看到假巢湖蒙叟眼里,对方“不用剑锋而使剑脊,说不定隐藏玄机,另有奇招,如何肯接?”

这一犹豫,才被丁天仁一下格了开去,被这一格,竟然脚下浮动,身不由己的向右跨出了一大步。

心中暗暗哼道:“好小子,你故意用剑脊封格,果然是诱敌之计,老夫岂会上你的当?”

但举目看去,丁天仁封开自己剑式之后,并无什么变化,再仔细一想,他这一式除了随手而发,根本不成招式,也毫无变化可言,自己岂不是上了这小子的恶当!”

心念一动,不觉怒气上升,厉笑道:“丁老弟,再接老朽一招试试!”

身形扑起,旱烟管幻起二点流星,朝丁天仁迎面袭来。

丁天仁自己知道论武功比对方差得太远了,自是不敢和对方硬拼,急忙挥剑护身,向左闪出。

假湖巢蒙叟扑来的人,双脚离地数尺,来势奇快,看到了丁天仁向右(丁天仁向左闪出,方向是他的右首)闪出,口中呵呵一笑,原式不变,凌空向右移出,旱烟管依然疾若流星迎面袭到。”

而且这回比方才更近了数尺,离丁天仁胸前已不过两尺光景。

丁天仁心头一急,连转个念头都来不及,手中短剑一扬,朝前左右摆动了下,再行刺出。

这一招正是大哥丁大衍(丁天行)教自己的“鸿蒙一剑”,他虽已练得极熟,但也只是依样葫芦,无法领悟它的精妙之处,这回是因心头又惊又急,被逼出手的。

就在他短剑甫发,耳中陡闻“嚓、嚓”两声轻响,紧接着是假巢湖蒙叟的一声惊“啊”,眼前人影顿杳,急忙定睛瞧去。

只见假巢湖蒙叟已退出一丈开外,手中一支旱烟管已经剩下了半截,(方才嚓嚓两声,就被紫虹剑削断了两截)连他一件大褂,当胸也被剑锋划破了五六寸长一条,差幸他见机得快,才算没有伤到肌肤。

假巢湖蒙叟脸上易着容,看不出他的脸色,但双目之中隐含惊怒之色,一下掷去手中半截旱烟管,厉笑道:“丁老弟这手剑法,果然精妙,老朽总算开了眼界。”

易云英、金澜二人还不知道大哥一剑削断了假巢糊蒙叟的旱烟管,此时看他掷去手中旱烟管,落到地上,只剩了半截。

同时,也发现他胸前大褂也被剑锋划破了,这一招上,自然是大哥胜了,两人大喜过望。

易云英抿抿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