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13章

作者:东方玉

  就在此时,只听屋中及时响起一个沙哑的老妇声音问道:“红儿,外面是什么人?”

  红儿(青衣少女)答道:“是三位相公……”

  那沙哑老妇声音又问道:“三位相公?做什么来的?”

  红几道:“我还没有问他们呢!”

  那沙哑声音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清楚?这年头坏人多得是。”

  红儿似乎嫌她噜嗦,暗暗攒了下眉,接着一双灵活而清澈的大眼睛,朝丁天仁问道:

“三位相公有什么事吗?”

  丁天仁连忙拱拱手道:“姑娘请了,在下兄弟三人,昨晚在山中迷路,直到刚才才

从山上出来,又饥又累,想请姑娘行方便,假一席之地,稍作休息。”

  里面那沙哑老妇声音又在叫道:“红儿,他们和你说些什么?”

  红儿道:“三位相公请稍待,这个我作不了主,要去问奶奶。”

  原来那沙哑老妇是她奶奶。

  丁天仁忙道:“姑娘只管请。”

  红儿迅快的转过身往里行去。

  过了不多一回,她已走了出来,腼腆的道:“对不起,让三位相公久候了,奶奶说:

“三位相公山中迷路,一定很疲累了,就在我们这里住上一晚好了,你们请进来吧。”

  丁天仁拱拱手道:“多谢姑娘。”

  “不用谢。”

  红儿转身走在前面,领着三人走入中间一间堂屋,堂屋中当然没有摆设,除了中间

靠壁处放了一张板桌,桌旁有二张长板凳,如此而已!

  红儿转身道:“三位相公请坐,我去烧茶水。”

  急步往堂屋后面走去,一回工夫,就端着一个木盘走出,她把木盘中的茶壶和三个

饭碗放到板桌上,一面说道:“三位相公请用茶,奶奶说:“三位相公一定腹中饿了,

我这就去做饭。”

  丁天仁忙道:“多谢姑娘,我们来了,添了姑娘不少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红儿粉脸一红,低着头:“不要紧。”迅速的往屋后走去。

  易云英拿起瓷壶,倒了三碗茶,说道:“大哥,二哥,请用茶。”

  金澜笑道:“看来做二哥也有好处;有人给我倒茶。”

  丁天仁含笑道:“所以做二哥的以后要疼些三弟才是。”

  易云英没有作声,捧起饭碗,轻轻喝了一民说道:“这茶还不错呢!”

  丁天仁喝了一口,茶叶果然不错,这就笑道:“山居人家的茶叶,都是自己种的,

自然不错了。”

  堂屋后面敢情就是厨房了,这时沙哑声音老妇和红儿也正在低声说话,好像是奶奶

在问着红儿。

  诸如三个相公长得怎么样?有多大年纪了?身上穿的是什么衣衫等,她声音沙哑,

纵然低声说话,也约略可闻,红儿的声音说得较细,是以听不到什么?

  这也难怪,人家敢情只有祖孙二人,家里来了三个大男人,做奶奶的自然要问问清

楚了。

  这回足足过了一顿饭的时光,红儿才端着木盘从里面走出,把盘中两大碗菜肴和一

桶白饭,三付碗筷,一起放到桌上,一面说道:“奶奶说:我们山居人家,没有什么菜

看,真是待慢了贵客,三位相公将就着用吧!”

  丁天仁说道:“真是多谢姑娘,忙了大半天,也请姑娘谢谢老婆婆,这样已经很好

了。”

  红儿绊红着脸低低的道:“不用谢,你们请慢慢用吧!”说着又往后面退去。

  金澜、易云英早就饿得发慌,在两人说话之时,就站起身装好了三碗饭,回到板凳

上坐下,就各自吃了起来。

  两大碗菜肴,一碗是韭菜炒蛋,一碗是咸肉炒青菜,汤是蛋花汤,但三人却吃得津

津有味,比山珍海味还要可口!

  丁天仁一连吃了三碗饭,就是金澜、易云英也各自吃了两碗饭,才算吃饱。

  丁天仁笑道:“这一顿饭,应该是我有生以来最可口的一顿了。”

  易云英道:“是啊,真没想到一个人到了真正饿得发慌的时候,什么菜肴都是美味

可口了!”

  只听一个尖沙声音说道:“只要你们吃得好就好。”

  三人回头看去,只见从堂屋后面颤巍巍走出一个身穿青布夹袄的鸩面老婆婆来。

  看她年龄大概已有七十出头,一头花白头发,额头上戴着黑绒包头,敢情牙齿都掉

光了,瘪着嘴,才变得下巴更尖,但一双水泡眼,却炯炯有光。

  这老婆婆的身后,紧跟着红儿,那么不用说,她就是红儿的奶奶了。

  三人慌忙站起身来,丁天仁抱抱拳道:“老婆婆请了,在下兄弟多有打扰,真是不

好意思……”

  青衣老婆婆鼓动双腮,呷呷尖笑道:“招待三位相公一餐。这是应该的,老婆子也

正好有话和三位相公说。”

  丁天仁道:“老婆婆请说。”

  青衣老婆婆笑道:“九寡十八迷,你们总听说过温九寡妇吧?”

  丁天仁看看金澜、易云英两人,摇摇头道:“没有。”

  “唉,真奇怪!”

  青衣老婆婆道:“你们三个出道江湖,你们师长也不和你们讲些当今武林人物,这

样什么都不知道,处处都会吃亏。”

  金澜道:“老婆婆,方才你说的温九寡妇是谁呢?”

  “你们既然没听见过,老婆子就得从头说起了。”

  青衣老婆婆道:“温九寡妇就是当年岭南温家的九姑娘,岭南温家以*葯闻名天下,

他们列代相传。

  有一条规定。就是传媳不传女,九姑娘上面有八个姐姐,都已出嫁,弟弟又尚未成

亲,这个家就由她掌管。

  那知过了两年,双亲相继去世,她无意中在一支密封的铁柜里看到一本温家历代相

传,手抄的‘迷经’,就这样,温家传媳不传女的秘本就落到了她的手中。”

  易云英忍不注问道:“老婆婆,后来呢?”

  青衣老婆婆呷呷尖笑道:“老婆子说的‘迷经’落入她手中,也不是把它独吞了,

只是在最涂去了两味葯名。”

  金澜道:“那是为什么呢?”

  青衣老婆婆道:“这是她替历来的温家女儿出口气罢了,其实她涂的两味葯名,也

不是在同一张方子之中,对那两张秘方,也并无多大影响,只是葯效比原来稍弱而已!”

  易云英道:“不知那是什么秘方?”

  青衣老婆婆尖笑道:“那自然是岭南温家最出名的“闻风散’和‘温氏清灵丹’了,

‘闻风散’无形无色,是最厉害的*葯,‘温氏清灵丹’专解迷毒,据说连四川唐门的

‘七绝散’也一样可解呢!”

  易云英道:“这位九姑娘大概做了对不起祖宗的事,才会变成寡妇的。”

  站在青衣老婆婆身后的红儿听得脸色为之一变!

  “相公你说得一点也不错!”

  青衣老婆婆呷呷尖笑道:“温九姑的丈夫就是对‘温氏迷经’存了觊觎之心,但温

九姑娘抄录这本‘迷经’之时,就已防范有人偷看,在每一页纸上,都涂有令人发狂的

‘失心散’。

  这天正好她有事出去,等她回家,她丈夫已经因疯跌坠岩下,骨折身死,温九姑娘

伤心之余,就立下誓言,就是要施展*葯,也要光明正大,和对方说明白了再出手。”

  说到这里,双颊鼓动,呷呷尖笑道:“你们知道温九寡妇是谁吧?”

  三人都没有作声,沉默有顷,易云英忍不住道:“总不会是你老婆婆吧?”

  “你答对了!”

  青衣老婆婆得意笑道:“老婆子正是人称九寡十八迷的温九寡妇。”

  丁天仁心头暗暗一惊,说道:“老婆婆……”

  温九寡妇没待他说下去,就尖声说道:“你们没想到吧?老婆婆费了许多chún舌,只

是要和你们说明一件事……”

  丁天仁早已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但到了此时,也不得不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什

么事?”

  温九姑呷呷笑道:“你们三个年轻人,是盟主要见的人,听说连向护法都没有把你

们请去,才要老婆子在这里等着你们……”

  易云英气道:“等着我们又怎样?”

  温九姑并没有动怒,只是笑睨着易去英说道:“你听老婆子把话说完了。”

  她目光又缓缓的回到丁天仁脸上,续道:“本来要把你们请回去,只要在茶水、饭

菜中下些入口迷,就可以了。

  但老婆子不屑用江湖下五门的手法把你们迷倒,必须把事情和你们说清楚了再出手,

现在你们明白了吧?”

  丁天仁道:“在下想请教老婆婆一件事。”

  温九姑道:“你说。”

  丁天仁道:“武林盟盟主为什么要见我们呢?”

  温九姑道:“这是他的事,老婆子不想知道,所以也无法告诉你们,老婆子的任务,

只是把你们三个请去就好,好了,老婆子话已说完,该可以出手了吧?”

  “慢点!”易云英道:“老婆婆,在你出手之前,总该让我们也准备一下吧?”

  温九姑道:“好吧!”

  就在她话声未落,易云英迅快的拉了一下大哥和二哥的衣袖,急急说道:“我们快

退出去!”

  三人同时朝南首木门飞撞过去,以他们三人的身手,区区两扇木门,自可一下撞开,

倒飞出去。

  温九姑泡眼中神光一闪,呷呷尖笑道:“在温九寡妇眼皮底下,你们如何逃得出

去?”

  她连手也没抬一下,但听砰砰两声,金澜、易云英堪堪跃起的人,一下扑倒地上,

再也没动一下。

  丁天仁原和他们同时倒飞而起,瞥见两人忽然扑倒地上,心头一惊,急忙施展千斤

坠落到地上,一下跨到两人身边,急急间道:“二弟三弟,你们怎么了?”

  金澜和易云英早已双目紧闭,昏迷过去,自然没有回答、

  这下看得了天仁心头更急,雀地直起身来,嗔目喝道:“老婆婆,你把他门怎么

了?”

  温九姑鼓动双腮,呷呷尖笑道:“他门自然是中了老婆子的‘闻风散’了。”说到

这里,忽然“咦”了一声,一双水泡眼翻处,流露出疑惑之色,说道:“你怎么没被迷

翻?”站在温九姑身后的红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也盯着丁天仁,似有不信之色,

也含有几分关切!

  丁天仁经她一说,心中也暗自感到奇怪,照说温九姑“闻风散”既已出手,自己三

人应该同时被迷翻,何况自己还在两人前面,更应该早就昏迷过去了。

  如今两个兄弟已被迷倒,自己却丝毫没有感觉,依然好好的,闻言笑道:“也许老

婆婆份量用得不够吧!”

  他口中虽然说得轻松,右手早已暗暗握注了紫虹剑剑柄。

  温九姑使了几十年的*葯,自然不可能份量用少了,就算面前有上百个人,她一样

不用扬手作势,包管他们动作划一,一齐倒下去,没有半个会落后半步的,否则就不是

温九寡妇了。

  但今天确实使她感到有些意外,三个小伙子,居然只倒下两个,这可是几十年来从

未有过之事。

  她不用扬手,岭南温家最著名的“闻风散”,再次出手了,但外表上,是没有人可

以看得出来的,因为“闻风散”是无形无色的粉未,需以内功发出,因此江湖上你之为

“无形迷”。

  温九姑再次使出“闻风散”,她一双水泡眼一霎不霎的盯着丁天仁,她身后的红儿

更是睁大双目,紧张得透不出气来!

  丁天仁眼看温九姑半晌没有说话,忍不住道:“喂,老婆婆,在下兄弟和你无怨无

仇,你把我两个兄弟迷翻了,只要你交出解葯,免伤和气,不知老婆婆意下如何?”

  温九姑两次施展“闻风散”,份量已经加重,对付丁天仁一个人,如今已经使出了

三个人的份量。

  但丁天仁依然侃侃而言,毫无半点中迷的徵兆,这下真把温九姑看傻了眼,就算狮

子老虎一样会被“闻风散”迷翻,天下竟然有会不受*葯的人!心想着,不觉骇然道:

“这小子竟然真的不怕迷香!”

  “闻风散”已是岭南温家十数种迷香、*葯中最厉害的*葯了,了天仁不怕“闻风

散”,她九寡十八迷,虽有十八般迷功,也没有辙了。

  丁天仁道:“老婆婆,你意下如何?”

  温九姑道:“什么意下如何?”

  丁天仁道:“在下希望你交出解葯,兔伤和气。”

  温九姑问道:“你没有解葯吗?”

  丁天仁道:“在下如有解葯,就不用向老婆婆要了。”

  温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