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17章

作者:东方玉

磨剑老人听温九姑说不要,不禁大失所望,把他抱在怀里的鸩头杖朝温九姑面前送去,还轻轻和温九姑拦在桌边的鸩杖碰了一下。

接着说道:“老夫人,你不妨比比看,小老儿这支鸩杖比你的这支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呢,不信,你拈着看看就知道了,这有多轻,那像你那支,拿在手里多笨重?”

他一面说话一面又用杖头轻轻的碰了温九姑的鸩杖一下。

丁天仁看得心中一动,暗道:“敢情他在温九姑的鸩上,使了什么手脚不成?”

温九姑大是不耐,但以自己的身份,也不好对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出手,瘪嘴鼓动,怒声道:“走,老婆子说过不要,就是不要。”

磨剑老人连连点头道:“好,好,走,走,这样上好的阴沉木鸩头杖,老夫人错过了,会后悔一辈子,嘻嘻!”

他又把鸩杖抱在怀中,像大马猴般一颠一颠的朝门外走去。

茶馆里只有一个温九姑是上了年纪的老太婆,她不买,自然没有人买了。

就在磨剑老人走出茶园门口之际。

丁天仁耳边突然响起一丝极细的声音说道:“小伙子,你二叔已经走了,今晚咱们白帝城外再见。”

丁天仁听得不期一怔,同时也想到他和石破衣可能己见过面,他口中的“二叔”,自然是指石破衣了。石道长已经走了?他去了那里?磨剑老人说今晚在白帝城外见面,不知又有什么事?只听易云英咦道:“大哥,他走了,我们要不要跟出去呢?”

丁天仁慌忙以“传音入密”说道:“快别作声,温九姑武功极高,咱们和她距离不过五丈,你说得最轻,只要她稍加留意,即可听得到。”

差幸就在磨剑老人堪堪出去,一个身穿青布短衫的汉子匆匆走入,一脚朝温九姑桌边走去,接着朝温九姑施了一礼道:“这位大概就是温护法了?”

温九姑“唔”了一声,水泡眼一翻,问道,“你是什么人?”

青衣汉子恭敬的道:“小的在红穗堂下任事,奉纪堂主之命,特来向温护法请安,本来纪堂主要亲自来的,因为……刚才余护法赶来,另有要事,所以要小的前来,敦请你老仙驾莅止。”

接着取出一份大红请柬,双手呈上。

温九姑一生最喜人奉承,一手接过请柬,只看了一眼,就呷呷笑道:“你们纪堂主真是大客气了,老婆子昨晚刚到,他中午就给我洗尘,这个老婆子如何敢当?”

青衫汉子躬身道:“我们堂主说,像你老这样大大有名的人物,平时只怕连请都请不到,难得你老到了菱州,稍尽地主之谊,也是应该的。”

温九姑听得大是高兴,点着头道:“好,红儿去结过帐,咱们走。”

青衣汉子忙道:“温护法的帐,小的已经结过了。”

温九姑呷呷尖笑道,“强将手下无弱兵,你果然能干得很,待回见到你们堂主,老婆子要他好好提拔提拔你。”

青衫汉子连连躬身道,“多谢老沪法栽培。”

温九姑一手担着鸩杖,往外行去,红儿紧跟着她身后,但一双秋水般明亮的眼睛,却向丁天仁投来。流露出依依之色。

丁天仁也正好朝她看去,这回四目交投,她没有迥避。还朝丁天仁幽幽的一笑,才急步跟随温九姑出门而去。

临去秋波那一转,丁天仁望着她后形,几乎怔怔的出了神!

金澜看到眼里,轻笑一声道:“三弟,你知道大哥在想什么心事?”

易云英道:“大哥在想什么心事?”

金澜低声道:“他是想着那个对他笑的姑娘出神!”

易云英道:“对大哥笑的姑娘?那是谁呢?”

金澜抿抿嘴笑道:“你不会问问他?”

易云英回头叫道:“大哥,刚对哪一位姑娘对你笑了?”丁天仁口,中啊了一声道:“没有啊!”

易云英道:“二哥说,你明明在想着心事咯!”

丁天仁低声道:“我是在想磨剑老人说的话。”

易云英双目一睁,急急问道:“他和大哥说了些什么呢?”

丁天仁道:“他说今晚在白帝城外见。”

初更时分。

丁天仁、金澜、易云英三人早已收拾停当,坐在大哥房里等待。

这时由丁天仁力首,从后窗穿窗而出,就纵身掠起,飞越民房,一路朝东飞掠,一回工夫,就已奔近城脚,越城而出,不过顿饭时光,就已赶到白帝城。

只见前面出现一条影绰绰的人影,迎着三入走来,抱抱拳问道:“来的可是丁少侠吗?”

丁天仁心中暗道:“扮自己的人叫王绍三,他叫自己丁少侠,这就表示自己今晚是以丁天仁的身份与会了。”

心念迅速一转,立即抱拳道:“在下正是丁天仁。”

直到那人走近,才看清他是个一身蓝布劲装,背负红穗长剑的汉子。

他朝丁天仁躬身道”:“小的红穗堂下,奉命在这里恭候丁少侠三位的,三位请随小的来。”

丁天仁没有多问,颔首道:“好,你只管请。”

青衣汉子躬身应“是”,就走在前面领路,穿城而过,走了八九里光景,折入一条小径,两边林木参天,不见天光,极为幽暗。

又走了里许来路,山麓间果然影幢幢有一座小庙。

青衣汉子走近庙前,就脚下一停,回身道:“丁少侠三位请进。”

庙前左右两边,站着八名一身蓝布劲装背插红穗长剑的汉子,挺腰凸肚,一副雄赳赳模佯。

丁天仁刚走近石阶,就听到耳边响起一丝极细的声舍说道:“小伙子,你们才来,听着,进去看到坐在中间的那个老小子,要说:“属下丁天仁参见副总护法,不可忘了,其余的人,你要装出有些傲气,只须点个头就好。”

这说话的敢情就是磨剑老人了。

丁天仁丝毫不露,就率同金澜、易云英二人昂首进入山门,穿过小天井,阶上又有八名青衣劲装汉子雁翅般站在两边。

这座小庙只有一进殿宇,大殿中间、因有神龛,供桌,所余地方不大,神龛左首,点起两盏气死风灯,摆了六把椅子,倚旁放一张小几,是放茶水的。

中间一张椅上,坐着一个高大的黑袍人,脸色黝黑,双目炯炯如电,颇有威仪!

这人,丁天仁曾在百里洲见过,据巢湖蒙叟推测,他可能就是昔年玄阴教护法无敌阴手欧阳生。

他下首左二右三五把椅子,已经坐了四个人,左上首是一个身穿蓝袍的老者,年约六旬以外,方面浓眉,须发已见花白。

这人丁天仁没有见过,他正是九爪苍虬余沧海。下首是九寡十八迷温九姑,她身后待立着红儿。

右上首是一个又瘦又高的青衣老头,脸型瘦得像一根木头,除了两眼会霎,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就是青竹神向问天。

他下首空着一把椅子,还没人坐。再下来一把椅上,坐的是一个蓝褂汉子,就是在瞿塘春茶园被磨剑老人以一把普通青钢剑当宝剑卖给他的纪堂主。

这原是目光一瞥间的事,当下急趋而上,朝上首黑袍老者拱手道:“属下丁天仁参见副总护法。”

金澜、易云英也一齐抱拳为礼。

黑袍老者目光朝丁天仁投来,含笑道:“丁少侠不可多礼,快请坐下。”

他右手抬了抬;指的就是右首那把没人坐的椅子。

丁天仁心中暗道:“这把椅子大概就是给自己留的了。”这就依言走了过去。

坐在第三把椅子上的蓝褂汉子慌忙站起,朝走来的丁天仁拱拱手道:“兄弟红穗堂纪效忠,见过丁公子。”

丁天仁记着磨剑老人的话,“对其余的人,要装出有些傲气,只须点头就好。”这就朝他略为点头,口中“唔”了一声,自顾自在椅上落坐。

金澜、易云英眼看只有大哥一人有坐位,只好站到大哥身后。

这时九爪苍虬余沧海,青竹神向问天也一齐朝丁天仁含笑点头。丁天仁也和他们点头答礼。

温九姑看得心中暗暗奇怪,付道,余沧海,向问天这两个老东西一向眼高于顶,对姓丁的小子似乎客气得有些过了份,点头已经够了,还要抬起屁股来欠着身,就算他是天杀星的兄弟,(她最近才知道的)也用不着如此奉承,嘿,这小子还是我温九姑擒回来的,不然会有如此听活?心中想着,目光极自然的朝丁天仁投去,只见丁天仁神色倨傲的朝自己看来,心中不由蓦地一惊,暗道:这小子‘迷信丹’好似解了?红儿眼看丁天仁在副总护法面前居然也有坐位;而且还排在红穗堂主之上,心中暗暗觉得奇怪。

听师傅说,在副总护怯面前只有护法身份才有坐位,能够有资格当护法的,也只有像师傅等在江湖上成名几十年的寥寥数人而已,红穗堂堂主纪效忠,是这里的地主,才敬陪未座的。

这么说,丁少侠也是护法身份了,但他是师傅擒来的,又喂他服了“迷信丹”,这怎么可能呢?她一双俏眼忍不住含情脉脉的只是看着他。

一名青衣汉子沏了一盏茶送上,放到几上。

黑袍老者轻咳了一声道:“现在入都到齐了,咱们可以开始了。”

他从大袖中取出一小卷纸条,续道:“这是上面传下来金令,请大家传阅,巫山神女宫联合长江盟,到处搜索本盟下落,蓄意与本盟为敌。

着令兄弟负责,会合诸位护法,一举消灭神女宫,再顺流而下,依次收服长江盟各个据点,目前第一步是对付神女宫,预定明晚行动,诸位可有什么高见?”

九爪苍虬余沧海笑道,“神女宫在江湖上独树一帜,虽然名气不小,其实只有秦楚云和她师妹白素素两人较难应付,其余只是一些门人弟子,年轻的女娃儿们,有副总座领导,还不手到擒来?何况咱们这次行动,还有温护法助阵,只要她抬抬手。就可把她们全数放倒,咱们根本用不上动手,就大功告成温九姑最爱有人当面奉承,闻言瘪嘴鼓动,呷呷尖笑道:“余老这是给老婆子脸土贴金,老婆子只会撤撒*葯,那里比得上诸位?但区区神女宫,却也不在老婆子眼里。”

她口中虽说比不上在座诸位,但说到最后,还是夸下了海口。

丁天仁突听耳边响起磨剑老人的声音说道:“小伙子,这小寡妇讨厌得很,你不妨说她几句,行走江湖,当以武功为先,如果全仗*葯,胜之不武,也易令天下人嗤笑。也好杀杀她气焰。”

这话正合丁天仁心意,这就接口道:“我们行走江湖。当以武功为先,如果全以*葯取胜,也胜之不武,适足以使天下人嗤笑。”

他此话一出;听得温九姑脸上大变,一双水泡眼中精光大盛,双腮鼓动,呷呷尖笑道:“小子,你懂什么?老婆子用了几十年*葯,谁敢嗤笑?”

说到这里,突然回头朝黑袍人问道,“副总护法,这小子好像没被‘迷信丹’所迷失?”

丁天仁耳边又响起磨剑老人的声音,笑着道:“嘻嘻,小寡妇给你逗急了,小伙子,装得傲一点,要虎的站起来,指着小寡妇大喝一声:‘温九姑,你说什么’?好,快站起来。”

丁天仁虎的站起,目光一注,大喝道:“温九姑,你说什么?”

黑袍老者浓眉微皱,右手朝丁天仁轻轻挥了两下,说道:“丁少侠,大家幸勿误会。快请坐下。”

一面回头以“传音入密”朝温九姑说了几句。

温九姑听了他“传音入密”的话,一脸厉容顿时消散,代之而起的是惊惶之色,朝丁天仁呷呷尖笑道:“原来丁少侠会是三公子,老婆子真是失言了。”

丁天仁早已回身坐下,心中暗道:她口中的三公子,大概是指王绍三了,不知王绍三究竟是何来历,会使得像温九姑这样的人物,都有三分敬畏。

红儿也听得暗暗奇怪,师傅何以称丁少侠“三公子”,而且前据后恭,这也不类师傅平日为人,难道他竟是大有来头的人?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不觉更是朝他偷偷的瞧个不停!

黑袍老者适时道:“好了,大家说过算了,咱们还是讨论正事为重。”

青竹神向问天裂嘴笑道:“副总座是此行的主帅,咱们听副总座分配就好。”

黑袍老者听得极为受用,捻须笑道:“向兄好说,方才余兄说过,神女宫只有秦楚云和她师妹白素素两人,其余只是些小女孩,咱们人手已多出她们甚多。

其实也不用分配什么了,只要明晚二更,抵达神女宫之后,由兄弟和纪堂主从正面进入,向兄率领的人由神女宫后进进入,温护法由左侧进入,丁少侠三位由右侧进入,以收分散敌人注意,在行动上务必力求隐秘,然后以流星炮为号,一起现身……”

九爪苍虬余沧海道:“副总座怎么把兄弟遗漏了?”

黑袍老者笑道:“兄弟怎么会把余兄遗漏了?兄弟是想请余兄担任咱们的总接应,即使响起流星火炮,也不用现身,那里需要支援,就支援那里,不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