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18章

作者:东方玉

约莫奔行了五六十里路程,前面领路的青衣汉子忽然脚下一停,回过身来,悄声道:“丁少侠,前面就是神女峰了,从现在起,千万不可出声了。”

说完,轻快的朝路侧一片树林中闪入。

丁天仁三人跟着闪入林中。林中当然更为黝黑,青衣汉子似是对这片森林极为熟悉,一路穿林深入。

丁天仁内功精深,目能夜视,还能看到青衣汉子的人影,金澜、易云英什么也看不清了。

入林之后,丁天仁就不能和两人手牵手并行,由他握着金澜的手,金澜再握住易云英的手,朝前行去。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只听前面忽然传来两声啁啾鸟鸣!

丁天仁心中暗想:深夜之中,怎么会有鸟鸣之声?莫非是暗号不成?心念方动,只听领路的青衣汉子也嘬口发出了调嗽鸟鸣之声。

接着只听前面有人低声喝道,“来人报数。”

领路青衣汉子说道:“红穗十二。”

前面那人间道:“丁少侠来了吗?”

领路青衣汉子答道:“属下是领路来的。”

前面那人道:“好,你们快过来。”

领路青衣汉子应了声“是”,当先走去,丁天仁三人正待跟去,突听有人闷哼一声,扑倒地上,丁天仁方自一怔,脚下立即一停。

只听有人尖声笑道:“小伙子,你们还不快过来?”那是磨剑老人的声音。

丁天仁放开金澜的手,急忙掠了过去,喜道:“是老哥哥。”

这一掠近,就看到磨剑老人身侧不远的地上,直挺挺扑倒着一个人,那正是刚才领路的青衣汉子,心中觉得有些不忍,问道,“老哥哥杀了他吗?”

磨剑老人笑道:“几十年来,小老儿从未杀过人,只是点了他睡穴而已!”

话声未落,金澜,易云英相继掠来,口中也叫着“老哥哥。”

磨剑老人道:“你们快随我来。”

一手抓起青衣汉子朝林中走去。

了天仁三人紧随他身后而行,又深入了二三十丈光景,只见前面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淡金脸紫衣少年。

磨剑老人走近树下,停下身来,从怀中取出三张面具分给三人,说道:“你们三个戴上面具,这里有三件长衫,快换上了。”

丁天仁三人迅速戴上面具,从地上取过三件紫色长衫,穿到身上。丁天仁目能夜视,看到易云英二人戴上面具,换上紫色长衫,和站在树下的淡金脸少年十分相似,敢情自己也变成淡金脸了,只不知道这人是谁改扮的?只见磨剑老人含笑道:“你们原是熟人,他就是王小七,王老二的令侄。”一面又朝王小七笑道:“他叫丁天仁,你们不是见过吗?”

丁天仁心中暗暗哦道:“原来他就是王绍三!”

王小七果然抱抱拳道:“原来是丁兄。”

丁天仁连忙还礼道:“王兄也来了。”

磨剑老人道:“王老二也来了,他正在忙着,你们四个今晚排定的对手,是温九姑,除了丁小兄弟对付温九姑,其余的人由你们自己决定,好了,你们现在跟小老儿来。”

说完,领着四人穿林而出。

这里正好是神女宫右首一片树林,林外不远已是神女宫的高墙。

磨剑老人领着四人迅速绕过宫墙,来到神女宫左侧,朝身后打了个手势,一下闪人东首一片树林,丁天仁等四人急忙跟了进去。

磨剑老人已在入林不远站停下来,低声说道:“好了,你们就在这里待着,等小寡妇来了,就在这里截住她们。”

一面以“传音入密”朝丁天仁道:“王小七神智受迷,要有人指挥他才行,这里就交给你了。”

了天仁迟疑的道:“老哥哥,温九姑我对付得了吗?”磨剑老人拍拍他肩膀,笑道:“你一定行,我走了。”话声一落,人影闪动,就已穿出林去。

丁天仁道:“我们现在不妨先坐下来休息一回。”

四人找了树根坐下。

易云英道:“大哥,我们应该分配一下人手才好。”

丁天仁道:“待会由我对付温九姑,王兄迎战金少泉、二弟对付白少云,三弟监视红儿。”

王小七问道:“金少泉是谁?”

丁天仁道:“到时我会指给王兄看的。”

王小七点点头道:“好。”

易云英道:“大哥要我监视红儿,那就不用动手了?”金澜轻笑道:“红儿人还不错,她如果不动手,三弟当然不用动手了,大哥,我说得对不?”

        ★        ★        ★

时间斩渐接近二更,神女宫三重殿宇,在夜色笼罩之下,影幢幢不见一点灯光,好像事前没有得到一点消息,是以毫无戒备。

现在神女宫正面,突然间有了情况,那是宫前一片石砌平台上,一下出现了三四十条人影,这些人影个个身手矫捷,在石砌平台上集结,面向神女宫大门,雁翅般排开。

当前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袍老者正是武林联盟副总护法阴阳手欧阳生。紧随他身后的是红穗堂堂主纪效忠,和三十六名红穗剑士。

欧阳生眼看自己到了神女宫大门前,对方依然毫无半点动静,心头不禁暗暗有些怀疑,威震江湖的神女宫,就算事前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但敌人已经到了门前,不应毫无动静?他右手摸着垂胸长须,嘿然道:“纪堂主,你去通知神女宫一声,就说老夫请秦宫主答话。”

纪堂主答应一声,朝前走了一丈光景,面向神女宫,正待开口!

就在这一瞬之间,神女宫两扇高大宫门豁然开启,门楼上随着挑出十六盏气死风灯,灯光大亮,从门内分两排走出一式青衣窄腰的神女宫弟子,一个个花不溜丢年在二十上下的少女,生得眉目如画,娇艳如花,纤纤柳腰旁,分插着两柄柳叶银刀,不但婀娜多姿,还英风飒飒,不逊须眉。

青衣少女一共是二十四名,稍后一个同样是二十来岁的。青衣少女,只是左手提着一柄长剑,像是这些人的领队。她就是宫主的小师妹叶青青。

然后是一个凤髻高峨,面垂轻纱的白衣女子,神女宫宫主散花仙子秦楚云。

她身后是两个青衣丫头,一个手捧长剑,一个手捧玉拂。最后则是四个身穿青布衣服腰插双剑的大脚婆子,乃是秦仙子的护轿四煞。

纪效忠眼看神女宫的人已经列队走出,不用自己再通报了,就悄悄退下,站到了副总护法的身后。

散花仙子一双寒电般的目光透过蒙面轻纱,一下落到对面欧阳生的脸上,冷冷的道:“你就是武林联盟副总护法欧阳生?”

欧阳生所得不期一怔,她居然连自己来历都查清楚了,可见神女宫果然消息灵通,这女魔头当真轻估不得!

心中想着,不觉嘿嘿沉笑道:“秦宫主既已知道,何用再问?”

散花仙子微哂道:“欧阳副总护法今晚大学率人来犯,这是有意向神女宫寻衅来的了,我想听听你有何说辞?”

她声音极冷,说来极为柔婉,不带丝毫怒意!

欧阳生道:“好,秦宫主既然这么说了,老夫那就直说了。”

散花仙子柔声道:“你只管请说。”

欧阳生道:“听说神女宫和长江盟联合,正在到处明查暗访,查探武林联盟,不知可有此事?”

散花仙子轻唔一声道:“神女宫一向和武林同道河水不犯井水,你们自称武林联盟也好,武林盟主也好,都与神女宫无夫。

但你们却故意把长江盟的人引来,又经‘百变神功’假冒‘天龙爪’和文中秀的摺扇,巢湖蒙叟的旱烟管残杀我宫中弟子一十九人,我自然要找你们的巢穴所在,找你们头儿讨回这笔血帐,这有什么不对吗?”

“哈哈!”欧阳生大笑一声。接着道:“武林联盟,联合天下武林同道,和武林联盟作对,就是和天下武林作对,秦宫主可知和武林联盟作对的人,有什么后果吗?”

散花仙子道:“我想不出什么后果,欧阳副总护法不妨说出来听听?”

欧阳生一字一字的道:“和武林联盟作对的人,武林联盟决不会让他留在江湖上的。”

散花仙子微微颔首道:“这么说,欧阳副总护法今晚大举率人而来,是要把神女宫铲为平地了?”

欧阳生道:“所以老夫奉劝秦宫主最好加盟武林联盟,庶可保全神女宫两百年来的基业……”

他话声未落,却听散花仙子发出一声冷哼,徐徐说道:“欧阳生,你率领四路人马,夜袭神女宫,以为一定有胜算吗?就凭你欧阳生、余沧海、向问天,再加个温九姑,就能动得了神女宫一草一木,神女宫就不用在江湖上开门立派了。”

这话听得欧阳生心头猛然一震,己方来了几个高手,对方竟然了若指掌,凭自己这边的实力,要吃掉神女宫,可说绰有余裕。但看散花仙子这份毫不在乎的神情,好像已经胜算在握!

就算她有长江盟的人赶来助拳,也未必是己方的对手,那么难道还另有高手相助?今晚这一行动,早就有了详细布置,也早已把可能有长江盟助拳的人都已算了进去,何况神女宫一向很少和武林同道有交往,另有高手相助,实在并无可能。

心念闪动,不觉大笑道:“秦宫主消息果然灵通得很。

但今晚……”

散花仙子抬了下手,截着他话头,说道:“你不用说了,不信的话,你要手下施放起流星火炮,看看他们还会赶来会合不?”

这话听得欧阳生又是一楞,她居然连己方以流星火炮为号,进攻神女宫都知道了,但他坚信今晚同来的高手,神女宫纵然有人助拳,也决不是己方的对手,散花仙子说不定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这就呵呵一笑道:“其实秦宫主既已知道,咱们也不用隐瞒了,纪堂主,你就施放火炮,要大家到这里集合也好。”

红穗堂主纪效忠躬身领命,向后挥了下手,早有两名剑士点燃号炮,“嗤、嗤”两声,两道带着银色火花的火炮冲天直上,然后又“叭叭”两声,在半空中瀑出一大片银雨,蔚为奇观!

这两个火炮一直冲上十来丈高空才行爆开,在一里方圆的人,都可以清晰的听到看到。

照说左(温九姑),右(丁天仁)、后(青竹神向问天)三方面的人,早在二更以前已经齐集在附近待命,流星火炮放起之后,三方面的人就该同时现身才对;但事情并不如此,号炮响了,左、右,后三方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不但没有一个人现身,甚至连一点声息都没听到。

这下真把欧阳生看得脸色大变,三方面的人都是扎硬高手,神女宫纵然隐伏了高手,也应该经过一番激烈的打斗,才能分出胜负来,就算对方武功高过己方的人,也不可能全军尽覆,何况还有余沧海一身武功之高,已经很少对手,由他担任三方的总支援,连自己也想不出神女宫方面有什么人能够和他抗手的,如今连余沧海在内,这许多人怎么会无声无息都失去了踪影?”

散花仙子冷然道:“欧阳生,你现在相信了吧?此时尔等已陷入我‘朝云暮雨阵法’之中,在阵法还未发动之前,束手投降,还可保住性命,阵法一旦发动,如有顽抗,那就格杀毋论了。”

欧阳生听说自己等人已落入她“朝云暮雨阵”中,心头暗暗一凛,目光迅速一转,但见自己等人身后三丈之外,不知何时,已多出四十八个青衣女子,这些女子衣着虽和那些少女相同,但年龄都在四十以上,她们早已远远分散开来,和对面二十四名青衣少女合围,围成了一圈,正好把自己一行人包围在中间。

欧阳生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得出她们三三两两的站着,看去并无规律,实则由七十二人组成的阵式,各按生克位置编组,一经发动,就有扣辅相成之妙,即使没有发动,也可感觉到从她们身上发出来的浓重杀气,即此一点,已可见“朝云暮雨阵”的威势了!

欧阳生心头虽然暗暗震惊,但脸上丝毫不露,嘿然道:“秦宫主纵然搬出这副阵仗来,对老夫却并无用处,因为老夫从不受人威胁,秦宫主如果愿意和老夫放手一博,以决胜负,老夫倒可奉陪。”

散花仙子微哂道:“大概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好,取我剑,拂来。”

话声出口,她身后两名青衣少女立即捧着剑,拂双手送上。

散花仙子左手中指套上拂尘,右手抬处,呛的一声抽出一柄青莹夺目的长剑,目光盈盈注视着欧阳生道:“你兵刃呢?”

欧阳生大笑道:“老夫从不使用兵刃,秦宫主只管请。”他在四十年前就以“阴手”成名,外号无敌阴手,自然从不使用兵刃。

散花仙子右腕轻抬,剑尖朝前一指,口中娇喝道:“好,那你就接着了!”

她动作轻曼,连身子部未移动半步,但一缕森寒剑气,已从剑尖直射出去。

欧阳生久闻巫山秦楚云是江湖上出名难惹的几个女魔之一,自然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