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02章

作者:东方玉

雪山派一条婉蜒火龙在快要接近山麓,距伏虎寺还有十里来遥,就突然熄去了灯球火把,在黝黑的山径上,放轻脚步,朝伏虎寺快速行进。

双方都熄灭灯火,都是志在给对方一个骤不及防的心理威胁。

现在雪山派的人已经迅速的进入伏虎寺前面一片石砌的广场,他们人数来得不少,大概总有一百二十来个之多!

当前一个皓首浓眉、身穿白袍的老者,望了伏虎寺大门一眼,沉声一笑道:“继武,你去告诉峨嵋派的人,说为师请他们掌门人无根禅师答话。”

他正是雪山派掌门人人称通天教主的隗通天。

话声甫落,排立在他身后的弟子不待吩咐,立即点燃起灯球火把,把寺前一片广场照耀得如同白昼!

同时站在他身后的佟继武答应一声,立即越众而出,急步走向伏虎寺大门,但他堪堪离大门三丈光景站停下来,还没开口!

伏虎寺内已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不用了,隗掌门人远莅峨嵋,老袖有失远迎,却已恭候多时了。”

老和尚话声出口,伏虎寺大天井两旁,一百名僧侣,同时点起气死风灯,分作两行,鱼贯从大门走出,在大门前像雁翅般排开,右手怀抱禅杖,左手高挑风灯。

接着由无根禅师为首。监寺无尘法师和八位长老,及廿十一名弟子随后,相继走出了山门。

这一下直看得魄通天暗暗一怔,他原以为峨嵋派一无戒备,自己一行熄灯疾行,到得寺前,才点起灯球火把,可以让峨嵋派的人骤感兵临城下,难免惊慌失措,逞自己威风,也正是挫对方的锐气!

那知峨嵋派居然早有准备,等候着自己,而且连摆出的阵仗,人数也和自己一行相等,无根老贼秃果然是个劲敌!

想到这里;不觉洪笑一声,抱抱拳道:“老禅师久违了,十年来,兄弟一直想登山拜妨,藉以了结咱们两派之间的过节,今晚夤夜上山打扰贵寺清修,还望老禅师海涵。”

无根禅师一直走到广场中间,才脚下一停,双手合十,躬身道:“隗掌门人好说,贵我两派三十年前,只是为了两个门人弟子一时误会,以致双方失和。其实只是细故,并无深仇大恨,江湖武林,异派同源,老衲佛门中人,敝派弟子也都是佛门弟子,深望隗掌门人能够尽弃前嫌,化干戈为玉帛,实乃贵我两派之幸。”

隗通天呵呵一笑道:“老禅师悲天悯人,不愧是佛门高僧,但兄弟乃是武林中人,讲究恩怨分明,先师弟陆晓天被贵派‘伏虎掌’震伤内腑,不治身亡,总是事实,兄弟吞为他师兄,忝掌敝派,总不能置师弟之死于不顾?所以三十年前兄弟只要贵派交出凶手,三十年后的今天,兄弟还是这句话,除非贵派交出凶手,咱们两派这场过节,才能了结。”

无根禅师连连合十道:“隗掌门人垂察,老衲已经一再奉告,敝师弟当年中了贵派一记‘透骨阴指’,伤及手太阴肺经,虽经救治,但终年咳嗽咯血,已成残废之人。当日双方不幸之事,老衲也曾一再恳求隗掌门人高抬贵手,放过一个终身残废之人,如果因此怨冤相报,增加两派门人死伤人数,也增加了贵我二派的仇恨,实非二派之福,还请隗掌门人三思才是!”

隗通天厉笑道:“好,老禅师只要说出令师弟姓名,现在问处?雪山派可以不插手,和贵派也毫不相干,咱们之间的过节,自然也一笔勾消。”

“阿弥陀佛!”

无根禅师疑惑的道:“隗掌门人这话,老衲听不懂。”

这话丁天仁也听不懂,他回过头去,悄声朝小师兄明远问道:“小师兄,你听得懂,听不懂?”

明远摇了摇头,表示也听不懂。

“嘿嘿,嘿嘿!”隗通天一阵干笑,然后说道:“只要老禅师说出令师弟的姓名下落,这件事就可以由公化私,与咱们两派无关了。”

“善哉!善哉!”

无根禅师双手合十,低沉的道:“隗掌门人原谅,老衲还是听不懂。”

丁天仁依然听不懂。

师傅说出已成残废的师叔姓名,怎么会由公化私,与两派无关了呢?

隗通天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朝身后招了一下。

他身后立即走出一个一身劲装,年约三十五六的精壮汉子,朝隗通天躬身一礼,就站到边上。

隗通天目光一抬,吩咐道:“上去见过无根禅师。”

那精壮汉子依言走上三步,抱拳施礼道:“雪山派门下第八代弟子陆继雄见过老禅师。”

隗通天是雪山派第七代掌门人,他自称第八代弟子,那是隗通天的徒弟了。”

无根禅师连忙合十还礼,一面朝隗通天问道:“隗掌门人,这位施主……”

“哈哈!”

隗通天大笑一声道:“他就是我师弟陆晓天的儿子陆继雄,老禅师说出令师弟姓名下落,父仇子报,就是他们两家的私事了,他报得了仇,报不了仇,甚至报仇不成,被杀而死,都与峨嵋派、雪山派无关,两派门人也不准再参与其事,岂不和老禅师的主张正好相合了吗?”

无根禅师连念了两句“阿弥陀佛”,才合掌当胸,正容道:“隗掌门人原谅,老衲实在无可奉告。”

“老禅师不答应?”

隗通天追问道:“老禅师一再表示,希望贵我两派化干戈为玉帛,但老禅师却连令师弟的姓名都不肯说出来,那是根本不想化解咱们两派的恩怨了?”

“啊,不,不……”

无根禅师连连摇手道:“老衲不是这意思。”

“嘿嘿!”隗通天冷笑了两声道:“江湖武林,讲究恩怨分明,难道我徒儿为父报仇也有什么不对吗?”

“阿弥陀佛!”

无根禅师望着他咄咄逼人的言词,不禁苦笑道:“隗掌门人,敝师弟手太阴经因伤成残,已是一个老病废人,三十年前的事,落得两败俱伤,也已成过去了,贵派何以不肯放过一个垂死之人……”

陆继雄浓眉掀动,嗔目喝道:“老禅师,佛家首重因果,有昔日之因,才有今日之果,你应该懂,你师弟以重手法杀死先父,我身为人子,替先父要回公道,难道不应该吗?现在我不是要你交出杀死先父的凶手,只是要你说出凶手的姓名,这要求也过份了吗?”

他口气越说越激愤,继续大声道:“雪山、峨嵋两派三十年来,因这场梁子,已经有过几次拼搏,双方互有伤亡,结下不解之仇,为的就是老禅师庇护一个伤残垂死之人,我试问老禅师值得吗?”

无根禅师合十道:“陆施主,令尊和敝师弟,当时是非,且不去说它,因一时误会而动手,双方也只是两败俱伤之局,敝师弟当时不过计六岁,‘伏虎掌’只有三四成火候,纵或内伤,还不至于夺命……”

陆继雄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是我诬赖了你们不成?”

无根禅师道:“陆施主请歇怒,令尊去世,这是意外,因为出家人不打诳语,否则老衲也可以说敝师弟中指之后,伤及手大阴经,不治身亡,岂不就没事了?陆施主……”

“不用说了!”

陆继雄切齿的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晚老禅师若是再不肯说的话,那就是峨嵋派存心和雪山派过不去,在下就会把贵派视作杀父仇人,只要陆某有一口气在,不会放过峨嵋派任何一个人的。”

监寺无尘法师合十走上两步,说道:“陆施主这么说,不是太霸道了吗?敝师兄只是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结,而且双方同是武林一脉,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那是最好不过。”

“哈哈,你们说来说去,还是不肯说出令师弟的姓名来。”

隗通天一手捻须,大笑一声道:“继雄,老夫会支持你的,也可保证峨嵋派最后一定会说出来的。”

无根禅师坚决的道:“老衲不能出卖师弟,尤其是一个伤残的人,因此老衲对隗掌门人深感歉疚。”

隗通天依然一手捻须,微笑道:“老禅师很会说话。”

他好像胸有成竹一般。

无根禅师微怒道:“隗掌门人有什么手段,只管使出来,峨嵋派决不受人威胁。”

“那好,这是老禅师逼隗某这么做的了。”

隗通天脸上闪过一丝诡笑,拍了下手,喝道:“带上来。”

这话听得无根禅师和无尘法师不期一怔。

他说的“带上来”,带什么人呢?

就在此时,只听隗通天身后,响起数十人异口同声喊出的一声:“有!”

接着只见鱼贯走出数十名手待钢刀的劲装汉子,每两人押一个,共有三十人之多,押着十五个人走到隗通天右首,一字排开。

被押出来的十五个人,赫然全是身穿灰布僧衲的和尚!不用说,是伏虎寺的和尚了!

他们正是伏虎寺八组巡山小组中的一组!

他们全被点了穴道,而且押他们出来的两个汉子,并肩站在两人身后,还有一把钢刀搁在他们的脖子上。

只要一有动静,这把钢刀就可以很快的割下他们的脑袋。

另一个劲装汉子,则是备战用的,准备在任何情况下,迎战来犯敌人的,所以他的刀,不是架在和尚脖子上,而是紧紧的握在手中,紧紧的贴在胸膛右侧。

无根禅师双眉微攒,问道:“隗掌门人,敝派这些巡山的弟子们,不知如何开罪了你?”

“没有。”隗通天皮笑肉不笑的道:“兄弟要门下弟子把这一组人请来,是想问问老禅师……”

他故意拖长语气,不说下去。

无根禅师道:“问老衲什么?”

隗通天道:“兄弟想知道,在老禅师心目中,是伏虎寺全体僧侣的性命重要,还是已成残废的令师弟的性命重要?”

无根禅师双目之中突然射出两道湛湛神光,沉声喝道:“魄掌门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和尚就是泥塑的,也总会有生气的时候!

现在他真的动了怒!

“哈哈哈哈!”

隗通天仰天大笑一声道:“老禅师是峨嵋派的掌门人,伏虎寺的方丈,如果你再不肯说出令师弟的姓名、下落,兄弟就会把峨嵋弟子、伏虎寺僧侣,一个一个的杀下去,一直到老禅师说出令师弟的姓名和下落为止……”

无根禅师愤怒的喝道:“隗通天,你敢!”

隗通天微哂道:“隗某有什么不敢的?”

他如果不敢,就不会把十五个和尚擒来了。

无根禅师抱杖峙立岸然喝道:“隗掌门人,你最好放了他们。”

隗通天也沉声道:“老禅师,你最好说出令师弟的姓名、下落来。”

两人这句话,无异是同时向对方下了最后通碟!

于尘法师早已怒不可遏,在无根禅师说话之际,左手袍袖轻轻向上挥了一下。

这是下达行动的暗号!雁翅般排列在山门左右的一百名灰衲僧人,立即缓缓从左右两边包抄过去。

就在他们移动的时候,广场南首,山门正对面,也就是雪山派一干人的身后,也迅疾无声的从左右两侧闪出五十名手执齐眉棍,腰佩戒刀的灰袖僧人。

两边合计一百名僧人,在瞬息之间,足不扬尘,很快就会合在一起,一下截断了雪山派人的后退之路。

无尘直到此时,才洪笑了一声,喝道:“隗通天,你再不放人,今晚就教你来得去不得!”

隗通天连看也没看无尘一眼,只是朝无根禅师冷冷道:“老禅师,你说是不说?不说的话,就莫怪魄某心狠手辣,要向他们开刀了!”

无根禅师凛然道:“峨嵋派屹立江湖已有五百年之久,峨嵋弟子威武不屈,从不受人胁迫……”

话声未落,八条灰影疾如鹰隼朝押着十五名峨嵋憎人的持刀汉子扑去。

这八道灰影,正是伏虎寺八位长老,无根、无尘的师兄弟。

雪山派虽然擒得峨嵋派一组巡山弟子,隗通天虽然说了狠话,但真正要他下令开刀,他究竟是一派掌门,却也不敢造次杀人。

雪山派当然也早有准备,如果峨嵋派突起发难的话,应该如何反击?事前早已有了周详的计划:是以峨嵋派八位长老突然凌空飞扑过来之际,押着峨嵋派僧人的三十名雪山派壮汉毫无紧张神色!

其中十五人,是用刀架在峨嵋派僧人脖子上的,他们迅即拉着峨嵋僧人后退。另外抱刀戒备的十五名壮汉则立即挥刀迎出。

以十五对八,差不多就是两个对一个了。

不,就在十五名押着壮汉退下之际,雪山门下发现对方扑来的共有八人,立即有一名雪山弟子补了上去,凑成以二对一之数。

一扑一迎之间,骤然响起了一片震慑人心的金铁击撞之声!

八位峨嵋派长老使的是齐眉棍,棍是纯钢的,使出来的是“峨嵋伏虎杖法”,棍势展开,恍如天龙展现,棍影如山,劲风逼人,可说凌厉已极!

十六名壮汉,虽是雪山派的第三代弟子,但他们精擅合博之术,两人一组,展开刀法,攻守之间,互相配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