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21章

作者:东方玉

“丁大哥!”

阶上有人娇声叫了一声,飞也似的迎了下来,她,正是三宫主叶青青,她已经在花厅门口,进进出出多次了,等的当然是下大哥了,这时没待丁天仁开口,就娇声道:“丁大哥,我已经等了好久了,我有话和你说。”

当先朝东首迥廊走去。

丁天仁听她这样说了,只好跟了过去,一面问道:“叶姑娘有什么事?”

叶青青一手扶着栏杆,回眸一笑,低低的道:“事情多着呢!”

丁天仁走近她身边/说道:“那你可以说了。”

叶青青问道:“丁天义是你妹子?她不叫丁天义吧?”了天仁道:“她叫易云英,是在下师叔的义女。”

叶青青道:“那不是你妹子了?”

丁天仁道:“她是在下义妹,当然也是妹子了。”

叶青青眨眨眼睛,偏头问道:“那我呢?我也叫你丁大哥呀!”

丁天仁蹑懦的道:“这个……”

叶青青哼道:“你不肯认我做妹子,那就算了,是我高攀不上你”。

她好像生气了,别过头去。

丁天仁忙道:“姑娘不可误会,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叶青青忽然转过头来,一双盈盈秋水看了他一眼,幽幽的道:“你肯认我做妹子了?”

她双颊忽然飞起两朵红云,但一双眼睛却盯着他,好像在等他答覆。

丁天仁也不禁脸上一红,说道,“姑娘……这般……愿意,在下自然很……高兴了。”

“这般”下面,应该说“见爱”,但这话觉得不好说出口来,只好临时改为“愿意”了。

叶青青脸上飞过一丝喜色,追问道:“你说的是真心话?”

丁天仁道:“在下怎会骗你?”

叶青青忽然又抿抿嘴道:“你既然认我做义妹,还一口一声的姑娘,在下,明明是在哄我了!”

丁天仁急道:“在下……我……是真心的……”

叶青青甜笑道:“那你怎么不叫我妹子呢?”

丁天仁心头一阵跳动,只好红着脸叫了声妹子。

“嗯!”叶青青心头甜甜的,飞红娇靥,低低的叫道:“大哥,我相信你是真心的,以后……你当着人家,你就叫我青青好了。”

丁天仁看着她点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过了半晌,叶青青举手掠掠鬓发,才道:“对了,大哥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丁天仁愕然道:“告诉你什么?”

叶青青巧笑道:“是你说的待会再告诉我,怎么忘了?就是明天放人的事呀!”

丁天仁哦了一声,就把自己三人被温九姑擒去,后来有人把自己救出,武林联盟要王绍三假扮了自己……”

叶青青问道:“他们为什么要假扮你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接着又把石破衣要自己去假扮自己,把假扮自己的王绍三换了出来,大概说了一遍。

叶青青听得有趣,忍不住唁的笑道:“那么王绍三人呢?”

丁天仁悄声道:“他就是现在的王小七,这话你千万不能告诉人。”

叶青青点头道:“我不会说的。”接着口中惊啊一声,睁大眼睛,失声道:“明天,你……这太危险了,不成,不能让大哥一个人去。”

丁天仁轻声道:“这是老哥哥、石道长和宫主商量后决定的,我不会有危险的……”

“不成。”叶青青坚决的道:“我去和大师姐说,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涉险……”

丁天仁二把握住她纤纤玉手,柔声道:“青青,你不能和宫主去说,方才石道长说过,他会随时支援我的。”

叶青青任由他握住双手,一面说道:“对了,我去和石道长说,我也要去。”

只听遇廊上传来侍女的声音,说道:“三宫主,丁少侠,晚餐快开席了,只等着二位了。”

她敢情看到两人站得很近,不敢过来。

丁天仁急忙放开叶青青的双手,低声道:“我们快去吧。”

        ★        ★        ★

当天晚上,丁天仁正在床上运功之际,突听耳边响起一缕极细的声音说道:“小兄弟,快出来。”

那是石破衣的声音;这就迅速跨下床来,看看对面的王小七睡得很熟,走出房门,回身轻轻掩上门,跨出走廊,看到石破衣朝自己招了招手,就腾空掠起,朝墙外飞去,急忙跟着过去,飞出围墙,石破衣已经在十余丈外,朝山径上腾跃而上,只好提吸真气,一路跟了上去。

片刻工夫,登上半山腰一处平台之上,石破衣已经负手站在那里,等着自己。

半夜三更,他引着自己到这里来,不知又有什么事情,心中想着,人已朝石破衣走了过去。

石破衣在一方大石上坐下,回头道:“小兄弟,你也坐下来。”

丁天仁依言在他身旁大石上坐下,说道:“道长半夜三更叫在下到这里来,总不是约我看夜景来的吧?”

“当然不是。”

石破衣朝他笑了笑道:“明天你要以王绍三的身份混进武林联盟去,不但无敌阴手欧阳生是一个极厉害的人物,生性多疑,稍有破绽,就很难瞒得过他,你已经学会了王绍三的‘天锦剑法’,但他还有一记极厉害的指法‘天绝指’,你必须学会了才行。”

丁天仁问道:“道长就是要教我这记指法吗?”

石破衣笑道:“一点不错,‘天绝指’发指无声,击中人身,非死即残,所以有天绝之称,你学会之后,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使……”

丁天仁问道:“这是那一派的武学呢?”

石破衣道:“从前有一个天绝子,只会这一记指功,没人知道他出身来历。”

接着哦道:“我话还没说完,他们总护法,更是一个神秘人物,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看得出他的武功路数,较之欧阳生更为可怕,我们要你混入武林联盟去,就是要你暗中侦查他们的首脑人物究竟是谁?因为连王绍三也不知道他师傅是什么人?据老朽和欧阳老儿猜测,王绍三的师傅说不定就是武林联盟的盟主。第二,他们组织武林联盟,当然不止一个门派,还有些什么人,这两件事千万性急不得,只有慢慢的来。”

丁天仁点头道:“在下会小心的。”

石破衣道:“你也不用胆怯,老朽会随时支援你的……”说到这里,忽以“传音入密”说道:“记着:此后你不论遇上什么人,左手捏雷诀向你连点三下,就是老朽。”

他左手捏了个雷诀,朝丁天仁面前连点三下。

丁天仁点头道:“在下记住了。”

石破衣道:“好,现在老朽就教你练‘天绝指’了。”当下就把“天绝指”功的练法,详细给丁天仁讲解了一遍。

丁天仁现在内功已有相当功力,触类旁通,自然一学就会,一面问道:“道长,这指法是王绍三告诉你老的么?”

石破衣笑了笑道:“他神志受迷,只知使用,那里说得出来?其实天下武功,同源异流,老朽看他练过一遍,也差不多了,哦,老朽忘了告诉你,你练成了先天气功,又学会欧阳老几的‘剑掌’,一身功力已胜过王绍三甚多,如果在欧阳生等人面前施展剑法也好,指功也好,最多只能使出三成到四成力道,这一点十分重要,不可疏忽了。”

丁天仁依照指功诀要,演练了几遍之后,渐渐已运用自如。

石破衣看得大为高兴,拍拍他肩膀,笑道:“小兄弟果然是练武的奇才,现在你一个人可以练了,务必把它练纯熟,老朽要走了。”

说完,双袖一展,人如大鹏凌空,朝山下直扑下去,瞬息不见。

丁天仁看得一呆,心想这位道长一身所学当真已到了飞行绝迹,和大哥(丁天行)不相上下呢!

接着就用心练习指功,这样一直练了一个更次,直到自己认为已把这一记指法练得十分纯熟,才转回宾舍,推门而入,只见王小七依然睡得极熟,心中暗暗感叹,一个人神志纵然被迷极轻,也会失去一般练武人的警觉,当下也就解衣就寝。

第二天一早,丁天仁盥洗完毕,石破衣就在门口招招手道:“小兄弟,你到老朽房里来一趟。”

王小七问道:“二叔,我要不要去?”

石破衣含笑道:“没你的事,你到厅上吃早餐好了。”王小七应了声“是。”

丁天仁跟着石破衣走入房中,石破衣要他在一张小方桌边上坐下,桌上早已放着许多小瓶、小碟、小剪刀、小毛笔之类的东西,丁天仁跟石破衣学会了易容术,自然知道这些是易容工具,而且有几个小碟中已经调好颜色,一面问道:“道长要和在下易容吗?”

石破衣笑道:“你已经学会了易容了,普通易容那里用得着老朽动手,只因你此去事关重大,欧阳生是个生性多疑的人,你又是咱们释放回去的,自然会对你多方测试,尤其易容术,江湖上会的人很多,这些人纵然手法并不高明,但洗容剂却是每个人都知道,普通易容葯物,一洗即去,岂不败露了身份?”

丁天仁道:“道长是否另有洗不去的方法?”

石破衣颇为嘉许,呵呵一笑道:“不错,老朽调制的这几碟易容葯粉,经过特殊处理,三个月内,就是用洗容剂洗上多次,也不会被洗去,还可以在易容之上,再易上一层易容,现在你知道了吧?”

丁天仁点点头,又问道:“道长说的特殊处理,不知是不是另有秘法?”

石破衣朝他笑了笑道:“普通易容葯中,都会加上少许胶水,才不致脱落,老朽说的特殊处理,是用特别配合的水调制易容葯物,但必须经过六七个时辰,才能应用,这几个小碟中的粉剂,都是昨天调制的,还有,就是等易好容之后,再敷上一层蜡,就可不被洗容剂破坏了。”

口中说着,一面就动手给丁天仁脸上易起容来。他老于此道,手法纯熟,不消盏茶就好了,然后又取过另外一个小碟,用食中二指蘸着轻轻敷到丁天仁易好容的脸上,一面说道:“这是鸡血藤胶和蜜炼制的,是一种无色无光的透明树脂,涂在脸上,不但可以经久不变,洗容剂也洗不去,而且可以帮助皮肤血气流畅,不致因长期易容,损害毛孔,好了,你自己摸摸看,是否有何异样感觉?”

丁天仁依言朝脸上一摸,觉得面皮光光滑滑的,和平日并无异样,这就说道:“道长手法高明,一点也摸不出来。”

石破衣得意的笑道:“易容一道,不是老朽吹嘘,说老朽是他们的老祖宗,也当之无愧。”

说到这里,忽然改以“传音入密”和丁天仁说话。丁天仁静心谛听,同时也以“传音入密”和他交谈,这样足足谈了顿饭光景,两人才一同站起,开出门去。

只见叶青青站在走廊上,看到丁天仁变了一个人,不由呆得一呆,叫道:“丁大哥,你易了容,哦,老哥哥,武林联盟一定也有易容高手,万一……,万一他们要丁大哥用洗容葯洗一次脸,那怎么办?”

石破衣耸耸肩,笑道:“我的小妹子,你不用急!假道士老哥哥给他易的容,如果洗得掉,假道士就不成其为易容的老祖宗了。”

叶青青看了看丁天仁,又道:“老哥哥,丁大哥待会跟欧阳生走了,我们要不要跟踪他们呢?”

石破衣摸摸苍须,说道:“我们自然也要走,但不是跟踪他们。”

叶青青问道:“那要什么时候走呢?”

石破衣笑道:“到要走的时候,你就会知道。”

叶青青看他不肯说,一把拉着丁天仁的手,说道:“丁大哥,我们走!”

丁天仁被她当着石破衣拉着自己的手就走,不觉脸上一热,忙道:“你要去那里?”

叶青青道:“你还没吃早餐,自然去吃早餐了。”接着又道:“大师姐他们在东花厅议事,要我们在西花厅呆着。不可出去,现在大家都在西花厅等着你呢卜我来了几次,房门一直关着,所以只好在走廊上等了。”

她一直拉着了大哥的手,丁天仁自然不好叫她放手,两人穿行长廊,快要走近西花厅,叶青青才放开纤手,回眸一笑道:“到啦!”

两人走进花厅,金澜,金少泉等人都在厅上喝茶,叶青青笑道:“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王绍三王兄。”

大家自然知道他是丁天仁。

王小七看着丁天仁奇道:“这位王兄我好像很面熟。”易云英抿抿嘴笑道:“你们自然很熟了。”

丁天仁急忙以“传音入密”说道:“他不是完全迷失神志你不许胡闹。”一面忙道:“我和兄台见过几次面,大家又是同宗,所以印象特别深了。”

金少泉道:“是啊,二位不但是同宗,连名字都有一个数字,一定是从族谱上排来的远房兄弟了。”

王小七释然道:“他叫绍三,兄弟叫小七,他自然是我堂哥了。”说着伸出手和丁天仁紧紧握住,说道:“三哥以后多多指教,哦,你见过二叔没有?”

丁天仁忙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