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25章

作者:东方玉

这是早晨辰牌时光,从梁山西门驰出三匹骏马,一路朝西急驰!

马上是三个少年公子,看去都只有二十来岁,只要从他们衣着光鲜,人品隽逸,一望而知是富贵人家的的弟子,同窗好友,出来游玩的。

因为三匹骏马,一会你超过我,一会又我超过他,好像是在比赛骑术,焉知这三位少年公子,却是易钗而弃的姑娘家,她们正是金兰(澜)、易云英和叶青青。她们一会超前半个马头,一会又两骑并辔齐驰,只是为了在马上互相交谈方便而已!

易云英先催马上前侧脸朝金兰道:“喂,金兄,大哥就是从这条路来的,我们追了半天,怎么连一点影子都没看到?”

金兰道:“这要怪王伯伯说得太晚了,出门行旅的人,都是鸡鸣早看天,听到鸡声就起床。天蒙蒙亮就上路了,那像我们起来天色已经大亮,直到我们吃过早餐,他才告诉我们,算起来大哥很可能比我们早出将近一个时辰了呢,我们一时之间如何追得上他?”

叶青青赶上来,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呀?”

易云英道:“我们在说,怎么还没迫上大哥?”

叶青青回头道:“这时候路上人还不多,我们不会加快一点?”

说着,一领缰绳,当先冲了出去。

易云英道:“叶兄说得不错,我们快些赶路才行!”跟着挥鞭催马,急急驰去。

金兰看两人驰出去了,加快马鞭跟了上去。三匹马同时洒开霜蹄,也踢起大路上滚滚黄尘!

三位姑娘中易云英和叶青青平日究竟很少骑马,骑术自然也不会高明,只是仗着各有一身武功,才不至于从马背上颠下来,经过半个多时辰的奔驰,二位姑娘早就香汗淋漓!

易云英在马上叫道:“金兄、叶兄,我们在这里歇一歇吧!”

叶青青,金兰一齐勒住马头,三人跳下马鞍,各自跑得粉脸通红,相顾一笑。

易云英举手掠掠被风吹乱的鬓发,失笑道:“看来骑牲口比施展轻功提纵术一样吃力。”

叶青青接口道:“是啊,方才我差点从鞍上翻下来呢!”金兰笑了笑道,“你们平日很少骑马,所以太过用劲了,骑马要懂得马性,把心身放轻松些,就不会很吃力了。”

叶青青牵着马走近路边一片树荫之下,说道:“这里有几方大石,我们就在这里坐歇一会再走。”

她在石上坐下,还用手帕拭着额上汗水。

易云英跟了过去,也在一方大石上坐下。

金兰笑道:“要休息,方才石桥还有一家茶馆,可以喝些茶水,这里没有茶,连水都找不到……”

话声方落,耳中忽然听到一声极轻的沉哼,似从树林中传出,这就立即朝两人打了手势,悄声道:“林中有人!”

易云英,叶青青同时站起,轻声问道:“你听到什么声音了?”

金兰道:“是极轻的哼声。”

易云英道,“我们进去瞧瞧。”

金兰道:“江湖上遇林莫人,我们闯进去不大好吧?”叶青青道:“他先出哼声的,又不是我们有意去招惹他!”

易云英道:“对嘛,我们只去瞧瞧有什么要紧?”

金兰道:“要进去也要小心些!”

叶青青道:“好嘛,那就快些了。”

三位姑娘小心翼翼的穿林而入,找了一阵,林中没有半个人影。

易云英道:“是不是金兄听错了?”

金兰道:“我方才明明听到有人发出极轻的沉哼,不会错的。”

话声方落,只听又是一声极轻的哼声传了过来!

易云英道:“快听,好像就在……”

叶青青口中“嘘”了一声,伸手朝右首指了指,那是一堆草丛,草有半人来高。

三人极其小心的拨开草丛,走了十来步路。只见草椎中蜷伏着一个人,这人一头白发,戴着黑布包头,身上穿的是青布棉袄,竟是一个老婆子!因为蜷伏着身子,看不到她的脸,此时身躯发颤,似是正在运功,但还是抵不注,所以口中不时发出轻微的哼声!

易云英一眼看去,觉得甚是眼熟,口中忽然轻咦一声道:“会是温九姑!”

金兰也己发觉,悄声道:“是她!”

叶青青问道:“你们认识她?”

易云英附着她耳朵说道:“她就是九寡十八迷温九姑。”叶青青悄声道:“她好像在运功逼毒。”

试想温九姑躲在草丛里运功逼毒,她善使*葯,这草丛四周,岂会不布上*葯,任人闯入,但怎知她身上最厉害的*葯都给石破衣掉了包,布上一层假的*葯,如何迷得了人?金兰道:“我们过去看看。”

三人走到温九姑身前,才看清她虽然盘膝跌坐,但上身已是伏了下去,一张鸩脸也隐隐蒙上了一层黑气,只是鼻中还在呼吸,是以不时发出轻微的唔唔之声。

叶青青道:“她果然中了毒,她想运功逼毒,但她自己已经无法把毒逼出来了。”

易云英回头笑道:“叶兄这口气好像还是一位蒙古大夫呢!”

叶青青道:“解葯我可一点也不蒙古。”

金兰道:“叶兄身边有解毒葯丸,就给她一颗。”

易云英道:“这种人还要救她?”

金兰道:“她虽不是好人,但我们既然遇上了,总不能见死不救。”

易云英道:“好嘛,救就救她,只是叶兄解毒葯丸不知管不管用?”

叶青青笑道:“神女宫解毒金丹,善解天下百毒,就算唐门见血封喉的毒葯暗器,只要有一口。气在、一样救得活。”

口中说着,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小小玉瓶,倾出一粒梧桐子大的葯丸,俯下身去,纳入温九姑口中。

易云英道:“她气息已经很弱,葯丸吞得下去吗?”

叶青青道:“我已把葯丸纳入她舌下,很快就会溶化”。易云英又道:“那要多少时间毒才会解呢?”

叶青青收起玉瓶,说道:“大概有顿饭工夫,就会清醒过来了。”

金兰道:“那就好,我们等她清醒了再走不迟。”

易云英道:“这就叫好人做到底,等就等吧!”

三人站在草丛中,足足等了顿饭工夫,温九姑脸上黑色果然渐渐褪去,接着身躯动了一下,“缓缓目起,一双水泡眼也缓缓睁了开来。

易云英喜道:“好了,她果然醒过来了。”

温九姑目中神光一闪,忽然敛去,缓缓打量着三人,口中依然虚弱的道:“老婆子身中剧毒,是三位相公救的了?”

金兰道:“我们是路过这里,发现老婆婆中毒昏迷,正好这位叶兄身边有解毒葯丸,给你喂了一粒,如今老婆婆既然醒了,我们还要赶路,也该走了。”一面回头道:“易兄、叶兄,我们走吧!”

温九姑道:“三位相公且请留步。”

金兰回身道:“老婆婆还有什么事吗?”

温九姑有气无力的道:“老婆子不但中了‘透骨阴指’,又误服贼人半颗毒葯,此时全身乏力,无法走动,三位相公一走,老婆子岂不活活饿死在这里了?”

易云英问道:“那你要想如何?”

温九姑道:“三位公子行行好,扶老婆子出去,到了林外,也许有马车经过,可以搭个便车。”

三位姑娘可不知道温九姑是怕她侄子追踪寻来。才一口气奔行了几十里路,躲在草丛中逼毒的,她如是全身乏力,走不动路,出了树林,岂不是让追踪的人很快就发现?叶青青看她这么说了,就点头道:“好吧,我扶你出去。”

金兰要待开口,但看叶青青答应了,也只好不说。

温九姑感激的道:“多谢这位相公。”

叶青青伸出手去,正待扶温九姑手肘,温九姑手腕一翻,一把扣住了叶青青的手腕,口中呷呷尖笑起来。

叶青青骤不及防,口中忍不住惊“啊”了声,手上用力一挣,怒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温九姑扣住她手腕不放,尖笑道:“原来你还是个丫头!”

金兰怒叱道:“温九姑,你还不快放手?”

温九姑霎着水泡眼,点头道:“你们果然认识老婆子?”易云英道:“人家救了你,你居然还向叶兄出手,你是不是人?”

温九姑脸色一沉,尖声道:“老婆子只是有话问你们,真要取她性命,她早就没命。”

金兰道:“你要问什么?”

温九姑道:“你们怎么进来的?”

金兰冷冷的道:“我们自然是走进来的了。”

温九姑道:“老婆子在草堆四周洒满了三重*葯,你们怎么会没事的?”

易云英道:“这就奇了,你下了三重*葯,我们怎么会没有事?这要问你自己,你问我们,我们又去问谁呢?”

“好!”温九姑道:“那么你们说说看,你们师傅是谁呢?”

金兰道:“我们师傅是谁,与你何干?”温九姑道:“当然有关系,如果你们师傅是老婆子的熟人,老婆子就可以相信你们了?”

易云英心中一动,冷然道:“告诉你,我们是盟主……”金兰心思何等咽密,听她说到“盟主”二字,已知易云英的心意,故作吃惊,急忙拦道,“二师妹……”

易云英也在给她这一喝之际,就停住不说。

温九姑听易云英说出“盟主”下面虽没说下去,但分明是“门下”二字了,这可把她听得一怔,接着面有喜色,呷呷笑道,“三位姑娘原来是盟主门下,那就不是外人,你们认不认识王绍三王公子?”

金兰问道:“不是外人,这话怎说?”

温九姑挤着水泡眼笑道:“不是外人,自然是自己人了,老婆子问你们认不认识王绍三?”

她是老江湖,口中虽说是自己人,但仍要证实她们和王绍三的关系。

易云英道:“他是我们三师兄,怎么会不认识?”

金兰故意瞪了她一眼,叱道:“二师妹,你又嘴快了。”温九姑现在又证实了,含笑道:“你们果然是盟主门下,这叫做大水冲倒龙王庙,自己人不认识自己人,老婆子是盟主敦聘的护法,现在你们总清楚了吧?”

说话之时,五指一松,放开了叶青青的手腕。

易云英道:“你老原来是护法堂的老护法?我们很少出来,护法堂的人,我们只认识总护法和欧阳副总护法。”

“这是你们很少在外面走动之故。”

温九姑尖笑着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易云英道:“我们是奉命查一件事来的。老护法如果没什么了,我们就要走了。”

她比较嘴快,所以连奉命查一件事都说出来了,其实,这话只是告诉温九姑,她们有任务在身,所以急于要走。

温九姑脸上有了喜色,呷呷尖笑道:“三位姑娘不说,老婆子也知道了,你门是奉命侦查川西失踪的人这件事了,嘿嘿,你们遇上老婆子,这可真巧,这件事老婆子已经有了眉目。”

金兰心头不由一动,急急问道:“老护法已经有眉目了,那是什么人?”

温九姑得意的笑了笑道:“这些贼人是什么路数,老婆子一时还弄不清,但他们到处劫持江湖有名人物,那是不会错的。”

金兰问道:“老护法怎么知道的?”

温九姑尖笑道:“昨晚他们劫持桂花庵主,老婆子也误中贼子暗算,但他们的行踪却未必瞒得过老婆子。”

易云英问道:“老护法如何会知道他们行踪的呢?”

温九姑已知这三位姑娘是“盟主”门下,自然知无不言,这就呷呷笑道:“老婆子出身*葯世家,.咱们有一种追踪术,名之为‘指引香’,只须弹在对方衣衫上,所经之处,都有一缕‘指引香’的葯味,三日不散,别人不易闻得出来,老婆子却可以一路跟踪下去。”

金兰欣然道,“这样就好,我们快追下去。”

易云英,叶青青异口同声道:“我们不去找大哥吗?”金兰怕她们说漏了口风,忙道:“不要紧,大师哥负责调查这件事,说不定也会赶来,如果他还不知道,我们查到了,再告诉他也不迟。”

温九姑听说盟主门下大公子也来了,心中更是高兴,呷呷笑道:“对、对,三位姑娘,咱们这就走。”

易云英叮嘱道:“老护法,出了这座林子,你就不能叫我们姑娘了。”

温九姑看看三人,连连点头道,“老婆子真糊涂,三位穿了男装,自然是公子了,只是老婆子连三位贵姓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呢?”

易云英道:“方才我们不知道你老是老护法,所以没告诉你老,我姓云……”

她因自己说出姓易,可能会引起温九姑的疑心,就说成了姓云,接着一指金兰、叶青青二人说道:“她是我们师姐姓金,她是师妹姓叶。”

金兰因父亲失踪,有了眉目,巴不得立刻就走,易云英话声方落,她就催道:“我们林外有三匹牲口,老护法请吧!”

四人走出树林,因只有三匹马,就由温九姑、金兰备乘一匹,易云英和叶青青合乘一匹,由温九姑领先,一路朝西赶去。

午牌时光,赶到观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