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26章

作者:东方玉

文如春怒笑一声,身形一蹲,避开杖势。一腿向温九姑下盘横扫过来,右手紧握迷天尺,突然催动真力,朝温九姑过去。

温九姑识得他“扫雪腿”厉害,急忙纵身跃起,她怎知“扫雪腿”有足左扫,堪堪扫过,左足跟踪右扫,左足扫过,右足又相继扫到,双腿一左一右,连续不息。

温九姑避开右足,立即又要纵起,避开左足,想要再次纵避右足,手中铁杖自然再也无暇攻敌,一时只好以杖点地,代替接二连三的纵起。

就在此时,突然紧握不放的迷天尺,在这一瞬间竟然愈来愈冷,冷得五指渐有麻木之感。

心中暗道:看来这小畜生果然投到雪山派门下去了!心念转动之际,只听文如春一声阴笑、迷天尺已经被对方夺去,文如春也迅即向后飞退出去。

温九姑左手冻得发麻,急忙运功御寒,来不及追击,只得任由他退去。

金兰,易云英,叶青青三人赶紧跨上一步,和温九姑站在一起。

金兰低声问道:“老护法没事吧?”

温九姑左手五指伸屈了几下,尖声道:“这小畜生‘极寒神功’不过二三成火候,还伤不了老婆子。”

文如春退出一丈以外,忽然高举手掌轻轻拍了三下。只见左首第二间木门启处,连续走出五人。

前面一人身穿蓝布夹袍,年约四旬以上,生得浓眉。凹目、鹰鼻,紧闭着嘴chún,一看就知是个颇工心机的人。

金兰骤睹此人,心头不期一沉。

易云英同样暗暗一怔,心想:这人不是乐山山庄总管任贵吗?不觉转脸朝金兰看去。

金兰急忙以“传音入密”说道:“我们易了容,他认不出来的,我们必须装作不认得他才好。”

文如春连忙拱手道:“任大总管,多多偏劳了。”

任贵连忙拱着手,陪笑道,“文公子好说。”

他如今好像当上了什么大总管?任贵后面跟着的是四个蒙面人,不知是何来历,但看情形,这四个蒙面人是任贵手下无疑。

这时他伸手指了指温九姑,四个蒙面人一声不作,忽然越过任贵,朝温九姑迎面走来。

温九姑嘿笑道:“小畜生,你人手倒是不少。”

文如春笑道,“任大总管是奉命来迎近九姑,小侄只是为了讨还本门秘方而已!”

温九姑手持鸩头杖,尖声道:“那就要他们来试试!”金兰一见对方出来了四个人,自己这边正好也是四个,正待跟温九姑朝前迎去!

突见眼前人影闪动,面前已经多了一个矮子,他就是崆峒五矮中的老大孔老大。

只见他笑了笑道:“文公子方才已经分派好了,你们三个少年人是咱们崆峒五矮的。”

先前只有孔老大一个,等他话声一落,他身后忽然多了一个孔老二,不,孔老三从孔老二身后出现,孔老四从孔老三身后出现,孔老五又从孔老四身后出现,他们一个接一个出现,只是眨眼间的事,却使人有如看魔术一般!

金兰心头暗暗震惊,付道:崆峒五矮这是什么身法?易云英哼道:“崆峒五矮能把我们怎么样?”

孔老大笑道:“咱们兄弟只是奉命看住你们而已,如果你们要想出手,只管找咱们兄弟好了。”

叶青青不屑的道:“凭你们崆峒五矮?”

孔老大道:“怎么,你这少年人,年纪不大,口气可不小!”

叶青青微哂道,“不信你试试就知道了。”

孔老大含笑点点头道:“当然要试,老五,你上去试他几手。”

孔老五一侧身,不见他是如何闪出来的,却一下就到了孔老大面前,小手朝叶青青招了招道,“来,少年人,你只管出手好了。”

金兰看他们闪身而出的身法极为诡异,就以“传音入密”朝叶青青道:“崆峒五矮身法极为诡异,你要小心!”

叶青青朝她暗暗点了下头,右手抬处,呛的一声掣出一柄亮银短剑,剑光闪烁,剑气森寒,一看就知是一柄锋利得可以断金截铁的好剑!

孔老五不觉赞道:“好剑!”

叶青青道:“你使什么兵刃?”

孔老五一双小手一摊,说道:“孔老五从不使用兵刃,没关系,你只管使剑好了。”

叶青青冷然道:“好,这是你说的。”

刷的一剑,朝他当头斜劈而下。(那是因为孔老五站在她面前,只不过到她胸口而已,刺不如劈)孔老五在她剑势甫发,人已一跃而起,脚尖在她剑尖上一蹬,升起一丈多高,一双小手五指箕张,朝叶青青扑抓而下。

叶青青剑势出手,同时也展开了“流云身法”,身如行云流水,朝前跨出。

孔老五飞扑而下,忽然失去目标,定睛看去,才知叶青青已经闪出,口中笑道:“你倒滑溜得很。”

他果然功力深厚,扑空的人居然吸了口气,在空中停得一停,换了个方向,又朝叶青青平飞扑来。

但叶青青既已展开身法,身如流云,岂会等着你扑击,站立不动,她看到孔老五扑击过来!

立即迎着对方来势逆向游动,手中短剑使了一招“剖雾见天”,一道银虹朝孔老五心腹间直划过去。

双方一去一来,势如闪电,但孔老五乍见银虹划来,心头暗暗一惊,矮小身子在空中一个翻滚,朝侧泻落。

叶青青剑势未收,左手五指连弹,“五弦指”一排指风错落弹出。

孔老五堪堪落到地上,就听到几缕指风嘶嘶袭来,急忙双脚一顿,眼前人影顿时不见,叶青青的指风自然也落了空。

她自从学会了“五弦指”以来,无不得心应手,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闪开,但她左手挥出之际,人已跟着游出,眼前失去的人影,已经闪到自己原来站立之处的身后,一双小手也同时发招。(她已经不在原地,所以看得到)两人这一交上手,叶青青的“流云身法”,如行云流水,忽东忽西,不可捉摸,孔老五的怪异身法,一闪就不见,同样离奇莫测。

两人一往一来,互相追逐,几乎没有正面交过手,但也记记都凶险无比。

叶青青短剑使出“神女剑法”,剑光迸发,一个人如隐身在一片银色云雾之中,左手不时弹出“五弦指”,指风发出嗤嗤轻响。

一个小伙子,有这样凌厉的武功,直看得观战的崆峒四矮,个个惊奇不止。

孔老二低声道:“老大,这小子使的是什么身法,竟然不在咱们身法之下!”

孔老大沉吟道道:“此人身如行云流水,不可捉摸,极似传闻中神女宫的‘流云身法’,但神女宫从未收过男弟子,其他门派又从未听说过有这等身法……”

孔老二道:“温九姑不是说他们三个是盟主高足吗,老大听说过盟主是谁吗?”

孔老大微微摇头道:“不知这盟主又是什么人?哦,他们还有两个,你要老三,老四上去,先缠住他们,我们两个同机出手,出其不意,就可以把他们拿下了。”

孔老二点点头,立即以“传音入密”把老大的意思和老三,老四两人说了,孔老三,孔老四就举步朝金兰,易云英两人走去。

孔老三在先,抬头朝金兰招招手道:“你们两个空着没事,咱们也来较量较量。”

金兰冷声道:“较量较量,在下兄弟还会在乎你们崆峒五矮?”

易云英早已一闪而出,长剑朝孔老四一指道:“你叫孔老四对不?本公子就和你打了。”

话声甫落,就接着喝道:“看剑!”嘶的一剑朝孔老四刺去。

明明就站在面前的孔老四,在剑势刺出之际,忽然不见,这对易云英而言,她和金兰两人,在叶青青和孔老五动手之后,已经看了好一阵,孔老五的人影,就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崆峒五矮的身法使来使去,大概就是这一式、因此两人就交换过意见,待会和他们动手之际,就让他一下闪到身后去,只要疾快的转过身去,给他一记“混元一气指”,就可以把他们制住了”。

易云英长剑刺出的时候,早就准备好了下一式。

这时乍然失去孔老四的人影,心头暗暗冷笑,倏地回过身去,左手迅快由下而上,由内向外,在胸前划起一个圆圈。

这真是使得恰是时候。

原来孔老四一下闪到易云英身后,一双小手正好朝易云英背后拍来,易云英左手划起的圆圈,也及时推出。

孔老四徒觉对方随手一圈,就有一股极大潜力把自己拍去的双掌掌力一下束住,再也拍不出去。

心头蓦地一惊,陡见对方继一圈之后,剑诀朝前点来,自己竟然丝毫没有还手之功,急切之间,双足一点,一个人已经滑了出去。

这是他见机得快,也可以说是易云英这记指法仅是初学乍练,而孔老四一身功力,也超过易云英甚多,所以才能从这记旷绝古今的神奇武学之下,脱出身去。

易云英一指点出,面前的孔老四又失去踪影,地不用想就已料走对方又闪到自己身后去了。

不加思索长剑疾发,随身疾转,一招“迥风舞柳”,一剑之中,飘洒起无数剑影,宛如风飘柳丝,倒卷过去。

孔老四只是一双肉掌,不敢硬接,心中暗道:这小子使的是“乱披风剑法”,原来是峨嵋白衣庵的弟子;但峨嵋派那来方才那一记怪招?心念一动,人又一闪不见。

易云英这回根本用不着使展身法,剑招出手,就疾快后转,左手划圈,点指,孔老四再次不见,她也随即后转,长剑接着出手。

一个人只是不停的后转,不停的发剑、划圈、剑指交替,使个不停。

孔老四一身功力胜过她不知多少,他对峨嵋“乱披风剑法”,尤其易云英功力尚浅,有足够的能力破解,他忌惮的是易云英左手那记怪招,就算你破解了她剑法,也破解不了神奇莫测的一圈一指。

因此他只好不住的闪动身子,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再说金兰自从任贵在这里现身,而且还当了对方的大总管,自己一身所学,他知之甚详,此刻不能泄露半点,让他看出破绽。

因此在易云英抢出去和孔老四动手之际,目视孔老三,怜然道:“孔老三,你大概也是从不使用兵刃了?”

孔老三笑道:“不错,”崆峒五矮从来不使用兵刃。”“好!”金兰“好”字出口,右手抬处,“呛”的一声,返剑入匣,说道:“既然如此,金某就不用使剑了。”

孔老三目射奇光,哈的笑道:“你要徒手和我动手?”金兰冷声道:“怎么,你以为我胜不了你?”

右手陡然划了一个圆圈,剑诀从中点出。

孔老三练武数十年,一看对方手势,立时感到不对,身形一晃,就已失去他的踪影。

金兰口中冷笑一声,倏地转身,左手圈处,又是一指朝他点去。

孔老三识得厉害,几乎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只好再次晃身,闪到金兰身后去。

金兰不但没去看他,连想也没想一下,你不见了,我就向后转,右手一圈一指才出、左手二圈一指跟着使出。

这一来,一个晃身不见,一个后转发招,只是这一招,就直把孔老三逼得不庄的闪动身形。

心头暗暗诅骂,这小子只会这一招,不知是从那里学来的?动手的三对人中,就以孔老三最为吃力,金兰双手连绵,一记又一记的“混元一气指”,他除了一再闪避,也空有一身本领,简直没法出手。

其次是孔老四,他对手易云英,左手使出来的虽是“混元一气指”,但她右手使的是“乱披风剑法”,差可还有喘息的机会。

三人中要算孔老五较为轻松,他对手叶青青使出了巫山神女宫三种绝学“神女剑”、“流云身法”、和“五弦指”。

这三种武功,纵然不能和“混元一气指”比拟,但也足可和孔老五对抗,只是使得十分辛苦罢了。

孔老大和孔老二看了一阵,二人兀是识不透“混元一气指”的玄机,心想:“这两个小子(金兰和易云英)果然是同门,使的是同一记手法,这样简单的招式,老三、老四何以一直在闪避,不加还手?”

孔老大忽然回头,以“传音入密”说道:“老二,咱们该出动了,你先去帮老五收拾了那个小子,再去帮老三,我帮老四去。”

孔老二点点头,两条人影倏然飞起,快得有如两点淡影,分向易云英、叶青青两人扑去。

孔老大扑向易云英,他对时间拿捏得极准,扑到之时,正好易云英左手使出“混元一气指”,右手长剑正待发招的一丝空隙之间。

他从侧面欺入,左手一把夺过长剑,剑柄疾落,一下敲在她右手“臂儒穴”上,同时右手一指,点了易云英左肩“肩井穴。”

孔老四眼看老大一下制住了易云英,不觉喜道:“老大,要得。”

抬手之间,又点了易云英三处穴道。

孔老二扑向叶青青,叶青青和孔老五交手,已经感到十分吃力,更不防孔者二会突施袭击,因此也很快就被制住了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