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30章

作者:东方玉

不多一会,门口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说道:“属下田进财来了。”

丁天仁道:“进来。”

“是。”走进来的是一个身穿蓝布长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身形赢瘦,但丁天仁却发现他双目神光充足,分明还有一身武功。

这时已走近丁天仁面前,躬着身道:“嘱下田进财见过总管,不知总管传唤,有何指示?”

丁天仁抬了下手,说道:“坐。”

“是。”田进财恭敬的应着是,在边上一把椅子落坐。

丁天仁一手托着下巴,徐徐说道:“昨晚有两名身手极高的人摸了进来,企图不明,帐房里没有什么损失吧?”

田进财忙道:“没有,总管……”

他望着丁天仁,没有再说下去。

丁天仁道:“本座没有看到,是小香被人制住了,还是青雯姑娘给她解的穴道,听她描述,来人大概三十来岁,旁的她也说不上来,我叫你来,就是要你小心些,但不必声张出去。”

田进财道:“总座放心,属下院子里,有八名护院,身手不弱,绝无问题。”

丁天仁轻哼一声道:“本座不是要你说绝无问题,凡是闯进你那院子里去的,必须把他拿下,你现在听懂我的意思了?”

田进财连声道:“属下懂,属下懂。”

丁天仁又道:“从现在起,咱们庄上全面戒备,任何一处发现敌踪,都会传出哨子,绝不容任何人走脱,好了,你出去吧!”

田进财站起身,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小香及时走人,丁天仁道:“你要他们叫何祥生、李长发前来。”

小香传出话去。

过了一会,只听小香在阶前叫道:“回总管,何管事、李管事来了。”

丁天仁道:“进来。”

只见从门外走进两人,前面一个中等身材的壮汉,敢情是何祥生、后面一个身躯微胖的是李长发了。

两人急步趋入,躬身道:“属下见过总管。”

了天仁左手一抬道:“坐。”

何祥生就在方才日进财坐过的那把椅子落坐,李长发跟着坐到他下首。

丁天仁也把昨晚有两名夜行人闯入,制住小香,但意图不明的话,说了一遍。

何祥生惊然道:“总座没看到这两人吗?”

“没有。”丁天仁道:“本座还是今天早晨听青雯姑娘说的,所以把你们叫来,要听听你们的意见。”

“要听你们意见”,本来是含有讯问之意,但这话听到何祥生的耳里,就变成总管对他有责难之意了。

因为他管辖的是全庄庄丁,所有庄中一切巡逻、岗哨,都由他调度,昨晚有两名夜行人入侵,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去,在他来说,岂非有亏责守?闻言不觉脸上一红,惶恐的道:“属下该死,竟然让人家摸进庄来,都一无所觉,实在太疏忽了。”

丁天仁淡淡一笑道:“这两人潜入这里,连小香在门口被制,本座就在房中,都一无所觉,可见来人身手极高,本庄区区几个值岗庄丁,又如何能怪他们。

我要你们两人来,并无责怪之意,而是要商讨今后如何加强戒备,绝不容许再有昨晚这样的事……”

何祥生欠身道:“总座说得是,加强戒备,但请总座指示。”丁天仁微晒道:“本座就是要听听你的意见,如果每一件事都要本座指示,你这管事岂不是也要我来当吗?”

“是,是!”何祥生连应了两个是,接着道:“属下手下只是本庄四十八名庄丁,虽然都会一点拳脚功夫,但遇上真正高手,就会一无所觉,任人来去自如了……”

丁天仁道:“这是说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不,不,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何祥生额头已经急出汗来,拿眼望望李长发,才道:“属下斗胆,本庄要加强戒备,最好就是加强庄丁岗哨之外,夜晚巡逻,要李管事支援才行。”

丁天仁心中不禁一动,李长发的职司是接待宾舍,但听何祥生的口气,好像李长发手下有不少高手。

心念转动,缓缓朝李长发看去,说道:“你的意见呢?”

李长发欠身道:“属下负责夜晚巡逻,是没有问题,只是夜晚如果有人出入,就必须先向属下领取出入标志,才能出入无碍,这样会不会手续太麻烦了?”

“加强防卫,手续麻烦些又有何妨?”

丁天仁一手托住下巴,口中“唔”了一声,才道:“你回去把夜晚分作几组巡逻,每组多少人,以及巡逻的地区如何分配,和你说的出入标志,详细开列名单,务必在午前送来给我。”

李长发赶紧应了声:“是。”

丁天仁抬了下手道:“好了,你们先回去吧!”

何祥生、李长发一起站起,躬身退出。

丁天仁现在心中对西庄人事,已经有了初步概念,三个管事中田进财手中有八名护院,身手一定不错,何祥生手下只有四十八名庄丁,李长发是接待宾客的管事,但他手下似乎武功极高。

如果把这三个人全换过来,就没有人熟悉西庄的事了,如果不换人,那么唯一的办法只有让他们服下“迷信丹”了。

还有,西庄占地极广,自己正好以昨晚有人潜入作藉口,到处去巡视一遍,有了统盘了解,再考虑如何换人。”

正在思忖之际,小香捧着一盏茶,翩然走入,把茶盏放到桌上,悄声道:“对面房中果然有着秘道,我刚才偷偷进去,没见到青雯,甚至连一点迹象都找不到,我不敢久留,退了出来,只有等到夜晚再去搜索了。”

丁天仁点点头道:“我等李长发来了,就要他陪同先去全庄巡视,在庄中情形还没摸熟之前,暂时不可再到对面去了。”

小香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他,轻笑道:“三弟这趟出来、不但增长了不少阅历,也变得谨慎多了。”

丁天仁听得暗暗一惊,笑道:“这叫做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在这种环境里,能不谨慎吗?”

小香朝他甜甜一笑道:“你也会说话多了。”扭身就走。

丁天仁叫道:“二哥。”

“嘘!”小香轻嘘了声,低低的道:“你该叫我小香才对,莫要叫溜了嘴。”接着嗔道:“你又有什么事?”

丁天仁问道:“你去那里?”

小香道:“我的职务,就是听你和青雯的使唤,就在堂屋后面,你只要叫我一声,我就过来。”

说到这里,忽然看着他,神秘一笑,悄声道:“我听厨房里说,任贵对青雯十分倾心,时常会献些小殷勤,讨她欢心,你要学一学,不可对她太冷淡了,反而引起她的疑心。”

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过没多久,只听小香的声音传来:“启禀总管,李管事来了。”

丁天仁道:“进来。”

李长发趋步走入,躬身道:“属下见过总管。”

丁天仁问道:“你已经办妥了吗?”

李长发道:“属下手下,共有十六名接待人员,夜晚可分作四组,每组四人,两组巡逻上半夜,一组由东向北,由西而南,一组由西向北,由东而南,两组人均在南北两处交会……”

丁天仁道:“名单呢?”

李长发把一张写好的名单,双手递上。

了天仁只看了一眼,问道:“四人一组,可以应付得了突发事件吗?”

李长发略现迟疑,抬头望着丁天仁,才道:“一组四人,只要不遇上超强高手,应该可以应付了,何况一遇情况,另一组立可赶去支援,属下和待命的八人,也可立即闻讯赶到,如果仍不是来人对手,那时总管也可以到场了,还怕不把人留下吗?”

丁天仁听他口气,”总管也可以到场”说到最后,好像总管一到,凡事都可以解决了,心中暗暗觉得奇怪,任贵武功并不很高,何以他会对任贵有如此信心呢?口中“唔”了一声,颔首道:“这安排还算不错,好,你随我去四处看看。”一面问道:”何祥生呢?他怎么不来?”

李长发道:“何管事手下人数较多,日夜两班都需重新调整,属下来时,他还在调配岗位,大概要在午刻方可完毕。”

丁天仁道:“好,咱们走”。

李长发躬身道:“总座请。”

丁天仁一抬手道:“你走在前面领路。”

他是总管,自然有领路的人,才能表示他的身份。

李长发应了声“是”,果然走在前面领路。

跨出起居室,小香就站在阶上。

丁天仁以“传音入密”说道:“二哥,我去巡视全庄,后面房中有人(制住穴道的任贵)你可得小心!”

小香朝他点点头,示意知道。

由左首长廊一直来至第一进前面,这门楼左侧的一排三间房舍,是西院的帐房重地,管事田进财慌忙率同八名护院在门中迎接。

丁天仁只朝他们看了一眼、这八名护院果然个个身材结实,太阳穴高高隆起,显然都练有一身外门功夫。

丁天仁只是含笑点头,并未进入帐房,就朝西行去。

门楼右首的一排三间乃是班房,值班人员的休息室,也是管事何祥生的治事之所,何祥生立即迎了出来,躬身道:“属下不知总座来了。”

丁天仁一抬手道:“祥生,不用多礼,本座只是想看看庄中岗哨,何处需要加强,你就随我一起去看看。”

何祥生应了声“是”,就随着丁天仁同行。

第一进,一排七间,中间是大厅,左右各有六间正屋,都没有人住。

丁天仁此行,明的是到处看看,实则是含有搜索庄中有无敌人潜入,藏匿其中?这话虽然没说出来,随行的两位管事都可以意会得到的。

但了天仁却以此为藉口,真正目的,是在了解整个西庄的情形,所以即使是空屋,也要逐一开门进去看个清楚。

除了七间正屋之外,墙外左右两旁,各有五间侧屋,则是庄丁们住宿之处。

第二进一排七间,同样也无人住。

左首五间侧屋,是总管的住处,右首五间,是李长发和十六名接待宾客人员住所。

三人刚到,十六名接待早已列队站在小天井中,一齐躬身为礼。

这十六人和八名护院差不多,个个体格强壮,太阳穴高高隆起,这一情形极为明显,他们和八名护院,是同一个地方训练出来的了。

丁天仁取出名单,一面点名,一面和他们一一握手,然后离去。

现在行到三进了。

何祥生在侧门前垂手道:“总管,这是‘禁地’,总座只能一个人进去,属下二人,就在门口等候好了。”

丁天仁没防到第三进是“禁地”,只有自己可以进去,一时不由微微一怔,立即含笑道:“本座知道,但今天情形特殊,你们两个是随同本座巡视全庄来的,就是禁地,也不例外,你们只管随本座进去。”

何祥生、李长发只得同声应“是”,当下就由何祥生走上前去,在门上轻轻叩了两下。

侧门开启,走出一名劲装汉子,见到丁天仁,立即躬下身去,说道:“属下见过总管。”

丁天仁没去理他,大步跨了进去,何祥生、李长发二人正待跟着走入。

那劲装汉子伸手一拦,说道:“你们两个站住,难道不知道这是禁地吗?”

丁天仁听到何祥生、李长发被拦在门口,回身道:“何管事、李管事是随同本座来的,你让他们进来。”

劲装汉于连忙躬身道:“回总客,这里乃是禁地,只有总管能够进去,他们纵然是本庄二位管事,也不能进去。”

丁天仁脸露不译的道:“本座说过,他们是随本座来的,今天情形特殊,你只管让他们进来好了。”

话声甫落,只听一个娇脆声音在身后道:“金十一,总管说让他们进来,就让他们进来,你敢违抗总管的命令?”

丁天仁只觉这声音极熟,回身看去,原来这说话的竟然是宋青雯,心想:她在半个多时辰之前,进入任贵对面房中,一直没有出来,原来是在这里,那就是说任贵对面那间房,一定有地道和这里相通了。

那劲装汉子听了宋青雯的话,口中应着“是”,让何祥生、李长发二人走入,就掩上了门。

宋青雯眨动一双大眼睛,望着丁天仁笑吟吟的道:“总管怎么这时候会到这里来的?七位老护法练的是子午功,这时候刚入走呢!”

丁天仁因不知“禁地”的情形,故而力持镇定,静静的听着她说话,心中却在迅速盘算自己如何应付?等她话声一落,就微微一笑道:“我因昨晚有人潜入本庄,本庄又有不少房屋空着,可当作匿身之处,所以要他们随同本座逐进巡视,这里虽是禁地,自然也要进来查看了。”

他认为这番话应该没有破绽了。

宋青雯朝他嫣然一笑,低头道:“这里怎么会有人进来藏匿呢?”

丁天仁听得暗暗一惊,心想:“她这句话是说这里不可能有人进来了,这里到底有什么特殊呢?”

宋青雯没待他开口,接着又道:“不过总管说的也有道理,这里也有几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