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31章

作者:东方玉

丁天仁迅速推门而入,果然在任贵贴身怀中,找到了金牌,就兴冲冲退出,说道:“找到了。”

宋青雯道:“你还不快去易容,我们在房里已经有很多时间了。”

丁天仁取出易容葯物,很快就易好了容。

宋青雯望着他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

丁天仁道:“还不知道,上面只要我改扮任贵,以后的事,要等上面的指示。”

宋青雯道:“那我呢,你有什么安排?”

丁天仁柔声道:“我会安徘的,我是盟主门下三弟子,我自会面禀师傅,你只管放心好了,只是目前不宜露出形迹,有什么事,我会事先告诉你的。”

宋青雯满意的点着头,过去开启房门,俏生生的走了出去。

她堪堪出去,人影一闪,小香又闪了进来,朝丁天仁神秘笑道:“你们谈得很好吧,我教你的一招不错吧?”

丁天仁被她说得脸上一热,低声道:“任贵习惯饭后要休息一会,在休息的时候,宋青雯就在房中守着,万一有事,她就可以叫醒他,方才我差点露了马脚。”

小香神色一紧,问道:“怎么露了马脚?”

丁天仁道:“她说:总管该休息了。”我说:“姑娘也可以去休息了。这话就说得不对了。”

小香问道:“后来呢?”

丁天仁道:“她神色微露诧异的说:总管休息的时候,我几时出去过?我听她口气不对,忙道:今天情形不同,你昨晚几乎一晚未睡,所以我叫你也去休息一会。

小香点点头道:“亏你还算机智。”

丁天仁道:“她说:你只管休息,我不累,万一有什么事,我在这里,就可以叫醒你呀。我只好上床休息了。”

小香望着他,忽然脸上一红,轻声问道:“你有没有和她……和她……亲热……”

她究竟是姑娘家,这话问是问出来了,但一张脸胀得通红,连说话也期期艾艾的。

丁天仁也一阵脸红,说道:“小弟怎敢乱来?”

小香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对她要用些心机才好,因为这人对我们十分重要,否则我不是可以扮她吗?”

丁天仁点头道:“小弟知道,但这要慢慢的来。”刚说到这里,突然低声道:“外面有人进来了。”

小香奇道:“我怎么没有听见?”

丁天仁道:“这人刚走进院子,你快出去看看。”

小香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急忙往外走去,刚走出客厅,就看到有人穿过天井,拾级跨上石阶,在门口停了下来,躬身道:“属下简子兴求见总管。”

小香心中暗暗忖道:三师弟那有这么高的武功修为,这人刚进院子,他就听到了?她不认识简子兴,只好回身道:“启禀总管,简子兴求见。”

丁天仁道:“你请简帐房进来。”

小香只当他是西庄的帐房,忙道:“总管请你进去。”

简子兴跨进堂屋,朝小香颔首为礼,就一手掀帘,进入房中,随手掩上房门,一面说道:“属下见过总管。”

丁天仁抬手道:“简帐房请坐。”

简子兴在他右首一张椅子落坐,就悄声道:“丁兄,事情如何?”

丁天仁道:“白兄来得正好,现在情形错综复杂,兄弟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你回去见到石老哥哥,替我向他请示该如何办了?”

简子兴正是白少云所乔装,他朝丁天仁笑了笑道:“石前辈说你做得好,就照你的想法去做好了。”

丁天仁苦笑道:“兄弟正在手足无措,那有什么想法?石老哥哥真是坑死人了。”

简子兴问道:“丁兄究竟遇上了什么难题?”

丁天仁道:“现在这里聚集了三方面的人,光是昨晚一个晚上,兄弟有好几次差点露了马脚……”

他把昨晚到今晨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简子兴眼睛一亮,激动的道:“七位老护法,就是川西失踪的人,那么家父和金伯父都在那里了。”

丁天仁道:“伯父和金伯父,兄弟没有见过面,并不认识,七人之中,兄弟只认识乐山山庄庄主擎天手金赞臣一个。”

简子兴道:“石前辈说过要兄弟、金兄和你多多商量,大概就是为救出七位者护法的事了,哦,对了,金兄,王兄现在已经搬到观音阁来往了。”

了天仁道:“救人之事,目前尚早,因为兄弟还没有弄清其余六人是谁?还有就是这七人是否被人动了手脚?否则以伯父和金伯父等人的身份,怎么会担任一个江湖上从未听人说过的教会的老护法?这些都要先查清楚了才行。”

简子兴道:“兄弟把这些话,告诉金兄,不知丁兄什么时候可来?”

丁天仁沉吟道:“兄弟一时也无法说得确实,因为今晚兄弟有许多事要做,如果来得及,就在天亮之前会赶去的。”

“哦!”简子兴哦了一声,又道:“兄弟差点忘了,昨晚听石前辈说,金兰、易云英、叶青青三位姑娘也是朝这条路来的,前天忽然失了踪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们,这一带,只有西庄一股势力,要你注意一下,是不是落人他们手中了?”

丁天仁听得一惊,说道:“金兰她们失踪了?这里前后五进,兄弟都去看过,除了第三进住着七位老护法之外,全是没人住的空屋,金兰她们不可能会在这里……”

简子兴道:“西庄还有没有别的地方?”

“好像没有了”。

丁天仁笑道:“兄弟当总管还不到一天,一切事情又不能问,只好暗中摸索,所以了解的还不多。”

简子兴道:“好了,有事今晚再说,兄弟走了。”

丁天仁道:“兄弟不送。”

简子兴站起身道:“总管没有什么吩咐,属下告退。”

拉开房门,掀帘走出。

小香立即闪了进来,轻声问道:“三弟,这姓简的是什么人?”

丁天仁道:“他叫简子兴,是观音阁的帐房。”

小香问道:“观音阁帐房找你什么事?”

丁天仁笑了笑道:“观音阁是西庄的外围,这位简帐房还是这里的管事身份,差幸午前巡视到帐房的时候,看过名册,不然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小香问道:“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丁天仁道:“观音阁是少林寺的一处下院,老当家和二位长老圆寂之后,新任住持,就是西庄的爪牙,一切都听命于帐房简子兴,所以他每天都要来报告一次,并向总管请示,有没有什么指示,这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小香臻首轻轻点了下头,还没开口,宋青雯已经一手搴帘走了进来,一眼看到小香,脸色一寒,说道:“你在这里作甚?”

小香机伶一颤,忙道:“刚才简帐房来面报总管,他走后,小婢给总管冲茶来的。”

她手上果然提着水壶,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宋青雯等小香出去之后,才从怀中取出一张笺纸,说道:“这是刚才我进去发现的,院主要你今晚三更前和他见面哩。”

她把笺纸朝丁天仁递来。

丁天仁接过,低头看去,只见上面写着:“今晚三更,前来见我。”下面只盖了颗朱红铃记,四个篆文是“西庄庄主。”

心想:“他要我三更前去见他,不知道那里去见他?”不觉望着宋青雯道:“他要我三更前去见他,我到那里去见他呢?”

宋青雯道:“他没说地方,会不会就在对面房里?”

丁天仁恍然道:“不错,一定是在对面了!”

宋青雯关切的道:“院主召见,你可得小心!”

丁天仁含笑道:“谢谢你,我会小心的。”

宋青雯走后,丁天仁一个人坐在窗下,心中只是盘算着几件事情,一是自己既已知道第三进的七位老护法,就是在川西失踪的七位武林人士,就要尽快告知石老哥哥,是不是要把他们救出去?二是自己如何把红儿、纪效祖弄进来?三是金兰、易云英、叶青青三人失踪,如果不是西庄的人擒下的,自己要如何去找她们呢?一时之间,但觉思绪极为紊乱,想不出一个妥善的对策来。

晚餐之后,丁天仁嘱咐宋青雯今晚因院主召见,不用再准备霄夜,自己也需要坐歇一回,她只管去休息好了。

宋青雯走后,丁天仁走入后间,挥手之间,给藏在木床下的任贵改换了被制的穴道,(穴道受制,不能超过十二个时辰,否则会伤及经脉,落个终身残废)正待直起身来,突觉身后有了警兆,正有一条人影轻灵的从门外闪入,不觉低声喝道:“什么人?”

那人轻声道:“三弟,是我。”

话声入耳,突觉有人落指如风,一下点了自己背后五处穴道,骇然道:“二哥,你这是做什么?”

小香一下转到他面前,目光冷厉,说道:“说,你到底是谁?”

丁天仁心头一惊,暗道:“自己不知怎么搞的,一再在两个丫头面前出错。”一面愕然道:“二哥,你怎么怀疑起小弟来了?”

小香抿抿樱chún,说道:“那好,你说,我是什么人?”

丁天仁道:“你是我二师姐宓无忌。”

小香摺扇朝丁天仁肩头轻轻敲了一下,含笑说道:“你如果真是三师弟,就应该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对不?”

丁天仁心想:“听她口气,她好像不叫宓无忌,这下真的露了马脚。”

小香看他没开口,嫣然一笑道:“宓无忌这三字,只是那天故意调侃瘦天王宿无忌的,其实我叫宓无双,无双,才像女孩子名字喽,记住了,以后可别叫我宓无忌了。”

丁天仁道:“在下记住了,不知宓姑娘如何看出我不是你师弟玉绍三的?”

小香得意一笑,说道:“这一日之问,你的肢绽太多了,虽然我没把你脸上的易容葯物洗去,那只是说给你易容的人手法极为高明,我的洗容剂无法把你洗去而已,但平日举止和武功之高,无一不和三师弟迥然有异、你说我如何看不出来?”

丁天仁道:“既然给你瞧出来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小香道:“你假扮三师弟,就是不遇上我,迟早也会出事的,老实说,副总护法早就对你有了怀疑,才特别叮嘱我,务必随时注意你的行动,所以我纵有放你之心,副总护法也不会放过你的。”

丁天仁欣然道:“二师姐,听了这句话,我好高兴!”

小香脸上一热,说道:“我说过什么?”

丁天仁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有放我之心吗?”

小香脸色更红,急道:“我说的只是比喻罢了,我……我不会放你的。”

丁天仁含笑道:“你会的,你会放开我的。”

小香道:“不会的,我决不会放开你的。”

丁天仁柔声道:“你心里早就想放我了,宓姑娘,那就快些解开我穴道呀!”

“你……胡说!”小香右手抬处“啪”的一声,掴在丁天仁的脸上,手掌掴出,人却痴痴的望着他发楞,面上流露出歉疚之色,柔声道:“对不起,我……”

“谢谢你”。

丁天仁故技重施,双手突然一环,抱住了小香的娇躯,欣然道:“你果然给我解开了穴道。”

“我没有……”小香惊惶失措,挣扎着道:“你快放开我……”

丁天仁双臂一环,越抱越紧,一面轻声道:“宓姑娘,你已经识破我的行藏,我如何能放开你呢?”

一颗头缓缓低了下去,渐渐接近她樱chún!小香喘息着道:“不……要……你……如果乱……来,我就……自绝……”

“在下不会乱来的。”

丁天仁轻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附着她耳边轻声道:“我只有一个心愿,希望姑娘能够深明大义,弃恶从善……”

小香(宓无双)被他这一吻,一颗心跳得好猛好猛,脸红得像胭脂一般,又羞又急,抿抿嘴道:“弃恶从善?我是恶?你是善?”

“不错。”丁天仁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师傅是谁,但他组织武林联盟,自称盟主,要天下武林都归他统率,顺他方昌,逆他者亡,这还不算恶吗?”

小香道:“你呢?又善在那里?”

丁天仁道:“至少我没有为恶。”

小香问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那一门派的人?为什么要假扮三师弟?又来假扮任贵的。”

丁天仁依然面对面抱着她,在她樱chún上吻了一下,低声道:“好,我告诉你当然可以,但你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你会答应吗?”

小香绯红了脸,又点了下头。

丁天仁轻声道:“我要你亲口答应我,点头不作数的。”

“你真缠死人了。”

小香羞涩的看了他一眼!低垂粉颈说道:“我……答应……你……”

丁天仁兴奋的道:“好妹子,我知道你会答应的。”

一下低下头去,吻住了她两片樱chún,轻轻吮吸起来。

小香(宓无双)这回没有丝毫挣扎,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拥抱着热吻,她除了心头小鹿狂跳不止,一个人软绵绵的像跌入云端里,既飘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