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32章

作者:东方玉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教主”,自己好像听人说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一面问道:“教主又是什么人呢?”

金赞臣道:“老夫只知他是教主,不知他是什么人?”

丁天仁问道:“院主从前可是一向听命于教主的吗?”

金赞臣点头道:“不错”

丁天仁又道:“那么现在你听谁的命令呢?”

金赞臣道:“现在自然听鸿檬一剑的了。”

宋青雯想问鸿檬一剑是谁?只听丁天仁又道:“你见过教主吗?他是怎样一个人呢?”金赞臣道:“老夫只见过他两次,那是一个白发披肩,白髯垂胸的老道人,生得童颜鹤发,仙风道骨,不愧为一教之主!”

他心中对教主依然十分心折!

丁天仁一指昏迷不醒的六位老护法问道:“他们都是院主引到教主座下的了?”

金赞臣道:“老夫主持西庄,西川各大门派,自然统归老大指挥了。”

丁天仁道:“你给他们服了什么葯物呢?”

金赞臣道:“凡是进入本教之人都得服下‘归心丹’,一心奉持教义。”

丁天仁取出金牌,问道:“服了归心丹的人,是不是用这面金牌就可能指挥他们。”

金赞臣道:“不错。”

丁天仁又道:“那么方才何以不听金牌指挥呢?”

金赞臣笑道:“那是因为有老夫在这里,他们自然听老夫的了,譬如有人持有教主敕令,他们就会不听老夫的,而服从敕令。”

了天仁心想看来这面金牌只是总管用的,比起教主敕令要差得多了,这些人还是要给他们服下迷信丹才好。心中想着,一面又道:“院主一定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金赞臣道:“老夫自然知道。”

丁天仁道:“我替他们解去*葯之后,还要请院主替我作介。”

说完,分别给六人闻了解葯。六位老护法先后打了一个喷嚏,纷纷一跃而起。

金赞臣朝六人呵呵笑道:“六位道兄,老夫给你们介绍,这位是鸿檬一剑,今后咱们都要服从他的指挥。”

六位老护法闻言果然朝丁天仁拱手为礼。

金赞臣接着一一给丁天仁介绍,六人之中,有三个是老道人,那是大凉剑派的封清风、清羊宫观主景云子、九顶山八角庙张述古。

三个俗家装束的是自流井金家堡堡主金长生、(金少泉父)剑门山白家庄庄主白云生(白少云父)。

丁天仁听得心头又惊又喜,自己居然在无意之中,一下就找到了金兰、金少泉、白少云三人无故失踪的父亲,当真不虚此行!

一面连连还礼,伸手入怀,取出六粒“迷信丹”,递给金赞臣,说道:“这是解毒丹,六位老护法身中歹徒暗下的慢性剧毒,非此丹莫解,你要他们服下了。”

金赞臣服了、‘迷信丹”,对丁天仁说的话,自然是绝对信服,慌忙双手接过,朝六位“老护法”说道:“鸿檬一剑说六位道兄身中慢性剧毒,自是不会错的了,六位道兄快把解葯拿去吞服了。”

这六人神智受制,全听金赞臣指挥,闻言毫不犹豫,各自接过“迷信丹”吞了下去。

丁天仁等过了盏茶光景,就分别以“传音入密”告诉他们。听到“鸿檬一剑”四字,就要接受拾挥。六人果然神色恭敬,躬身领命,丁天仁又叮嘱了金赞臣几句,要他仍继续担任这里的院主,也仍继续听从教主的指示,不可露了形迹。

金赞臣连连点头道:“这些老夫自会应付,也会及时和大侠取得联络。”

丁天仁道:“如此甚好。”一面回头朝宋青雯道:“我们走吧!”

金赞臣拱拱手道:“老夫不送了”。

丁天仁正待退出,突然想起白少云(扮成简子兴)说过,金兰、易云英、叶青青三人前天在观音阁附近失踪之事,这就朝金赞臣问道:“不知院主是否知道,近日可有闯入西庄,被拿下的人吗?”

金赞臣道:“这倒没有。”他略微一顿,又道:“只是前晚二使者以‘敕令”命总管调去四位老护法,好像是拿人去的。”

丁天仁间道:“不知拿来了什么人?”

金赞臣道:“老夫是西庄院主,不属西庄之事,老夫不便多问,大侠如需知道详情,可问任总管便知”。

丁天仁又道:“院主说的二使者,又是什么人呢?”

金赞臣道:“二使者手持教主的敕令而来,自称二使者,咱们这里,只认金牌不认人,老夫也不知他是什么人?”

丁天仁道:“好了,我们走吧!”

跨出厅门,使女轻云依然手持宫灯,站在廊下,一看就知被人点了穴道。

宋青雯挥手拍开她被制穴道,轻云身躯一震,倏地睁开眼来,看到来青雯,慌忙躬身道:“宋姑娘也来了。”

宋青雯道:“你把宫灯给我,我给总管照路,你不用去了。”说着,从她手中取过宫灯,走在前面,朝左行去。

轻云欠身道:“小婢恭送总管,宋姑娘。”

丁天仁、宋青雯从左首第一间房的衣橱进入地道,走了一段路,宋青雯忽然转过身来,目露幽怨,望着丁天仁道:“为了你,我连……性命都豁出去了,你却有许多事情瞒着我,你……是不是还不信任我……如果你……不信任我的话,我……我就在你面前一死明志……宋青雯永远……是你……的人……人心虽死不渝……”

话声未落、右手抬起,锵的一声,青锋出鞘,正待横剑朝脖子抹去。

丁天仁大吃一惊,一把抓住握剑右腕,说道:“青雯,你这是做什么?谁说我不信任你了?快把剑返入鞘内。”

宋青雯目中隐有泪水,幽幽的道:“我看得出来,你……”丁天仁一下夺过长剑,替她纳入剑鞘,一把把她拥入怀里,低下头去,用嘴chún轻轻吸着挂下来的泪珠,柔声道:“这是你多心……”

宋青雯轻轻别过脸去,说道:“你脏不脏?”

丁天仁低声道:“这是仙露明珠,怎么会脏?”随着话声,两片嘴chún已紧紧吻住了她的樱chún。

“扑!”宋青雯手上宫灯一下跌落地上,眼前顿时一黑!

宋青雯急忙推着他道:“不好,灯火熄灭了,我身上没有火种……”

“不要紧,我有……”

两个人靠着墙壁,身子贴着身子,几乎黏成一体,这一个长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丁天仁突然离开紧密黏合的樱chún,在宋青雯耳边低低说道:“前面有人!”

宋青雯被他吻得迷迷糊糊的,眼前又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闻言奇道:“前面有人?你怎么知道的?”

“嘘!”丁天仁轻声道:“我听到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不过还很远,他们好像就是朝这里来的。”

宋青雯道:“我怎么一点也没听到?”

丁天仁道:“你不可再出声了,他们快到十丈以内了。”

他拉起宋青雯的手,要她贴壁站好,过没多久,果见十丈光景,出现了一点荧荧火光,和两团人影,朝前走来,到了六七丈左右,忽然朝左首转弯,那两团人影看去极为矮小,不类人形。

宋青雯究竟是女孩子家,何况又在黝黑如墨的地室之中,看得不由心头发毛,一手紧紧拉着丁天仁的手,口中低低的道:“这两个是不是人?”

“当然是人。”

丁天仁悄声道:“他们是崆峒五矮中的两个,是挛生兄弟,面貌长得一般无二,外人很难分得出他们谁是谁来。”

刚说到这里,两矮已经走近一条横贯的地道,向左弯去。

了天仁低喝一声:“我们快跟上去。”

两人手拉手往前掠出三丈多远,再朝左首岔道看去,那里还有两个矮人的踪影?丁天仁不觉轻咦了一声。

宋青雯在黝黑的地道中看不到东西,忍不住低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丁天仁道:“两个矮人不见了,你站在这里别动,我过去瞧瞧。”

宋青雯道:“你小心些!”

丁天仁没待她说完,人己掠了出去,原来这条横贯地道,到了十五六丈远近,另有一条直行的地道,两矮又转了弯,是以忽然不见,但丁天仁纵目看去,直行的地道上,也早已没有两人的影子,心中暗暗奇怪,这两人会到那里去了呢?当下循着直行地道,仔细搜索了一遍,两头均无出路,像是一条死胡同,查不出一点头绪,只好废然而返。

宋青雯虽然不能暗视,但听一丝轻微的风声,落到自己身边,敢情是丁天仁回来了,就急着问道:“你有没有追上他们?”

“没有。”丁天仁道:“前面十五六丈远,有一条直行的地道,他们转了弯,所以一闪就不见了,我搜索了整条地道,两头都没有出路,只是一条死胡同,这两人却明明是朝这条地道去的,就是这样平空失了踪影。”

宋青雯柔声道:“瞧你气鼓鼓的,既然找不到人,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再说,反正地道就在这里,又不会改变,明天我帮你一起来找。”

丁天仁想到金兰等三人失踪,和任贵有关,自己赶回去,还要好好问问任贵。这就点头道:“好吧,我们回去吧!”

他依然握住了宋青雯的柔夷,两人并肩走出。

宋青雯芳心充满了喜悦,偏过头来,轻声道:“王大哥,你好精纯的内功,这样黝黑的地道里,你都能看得清楚。”

丁天仁左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并不姓王。”

宋青雯道:“这么说,你叫王绍三是骗我的了?”

“我没有骗你”。

丁天仁道:“因为我乔装王绍三,但你对我一片真心,我不能不对你说出真正的身份来。”

宋青雯急着问道:“你真正的身份,是谁呢?”

丁天仁道:“我叫丁天仁。”

宋青雯哦道:“你……就是丁天仁?”

丁天仁目光一注,黝黑的地道中,宛如两点闪亮的星星,盯在她脸上,好奇的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宋青雯道:“我听任贵说过,你身上有一块玉佩,叫做玉辟邪,是江湖上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

丁天仁道:“江湖上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我怎么会不知道?哦,你问他为什么了吗?”

“自然问了。”

宋青雯道:“他说,谁得到这方玉佩,就可以找到一处宝藏,不但有富可敌国的珍宝,还有一册昔年号称剑神的大魔头手写的剑谱,得了就可以无敌于天下……”

丁天仁听得暗暗好笑,她说的江湖,传言,大概就是指大哥(天煞星丁天行)隐居的山洞,(峨嵋后山的一处洞窟)和大哥传自己的“鸿檬一剑”了。

宋青雯看他没有说话,又道:“你身边有没有玉辟邪?”

“有。”丁天仁道:”只是我为了乔装王绍三,玉佩不方便带在身边。”

宋青雯道:“那我该叫你丁大哥才对,你一定有许多事情没告诉我,我们出去了,你就说给我听好吗?”

说话之时,已经拾级而上,丁天仁悄声道:“回去之后,我还要先问任贵几件事,等问完了,再告诉你。”

宋青雯催道:“那就要快些走了。”

走出衣橱、丁天仁掩上了橱门,回到对面房中,丁天仁示意宋青雯关上房门,宋青雯也跟着走入,又关上了里间的木门,然后点起灯烛。

丁天仁迅快的往床铺下拖出点了睡穴的任贵。

宋青雯问道:“丁大哥,你要怎么办呢?”

丁天仁嘘了一声道:“你还是叫我任总管的好。”

宋青雯嗔道:“这里又没有第三个人。”

丁天仁含笑道:“你叫惯了,不小心就会溜口,给旁人听到了就会坏了大事。”

宋青雯道:“好嘛,我不叫你丁大哥就是了。”

丁天仁已经从怀中取出“迷信丹”,和易容盒来,说道:“我想他也不能长时间点着穴道,只好给他服下迷信丹,让他扮作庄丁,留在这里听候使唤。”

宋青雯道:“这样不是多出一个人来了?”

丁天仁道:“不要紧,反正整个西庄,已在我们控制之下,不会有人怀疑的。”

口中说着,一手打开盒子,先给任贵易容,让他变成一个普通庄丁模样。

宋青雯一直在旁仔细看着,忍不住称赞道:“丁大哥,你的易容术高明得很,几时教我好吗?”

丁天仁收起盒子,把一粒“迷信丹”塞入任贵口中,然后合笑道:“你要学,我还能不教吗,只是你方才又说溜口了。”

“啊!”宋青雯抿抿嘴,低笑道:“我是无心的,以后我一定会随时注意的。”

约摸过了盏茶工夫,丁天仁挥手拍开任贵穴道。

任贵霍地睁开眼来,看到两人,似乎有些惘然!

丁天仁先开口问道:“你还认识我们吗?”

任贵迷惘的道:“好像很面善,只是一时……”

丁天仁没待他说下去,含笑道:“你被人迷失心神,刚醒过来,一时自然想不起来了,我是你堂弟任贵,是这里的总管,你叫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