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33章

作者:东方玉

丁天仁回到房中,过没多久,小香端来洗脸水,就退了出去。

等丁天仁盥洗完毕,房外传来一阵细碎而轻快的脚步声,也响起小香声音说道:“启禀总管,小婢带妹子小翠来见总管。”

丁天仁道:“进来。”

宓无双领着经过易容的小香(以后改名小翠)走入,朝丁天仁躬身道:“她就是我妹子小翠,小翠还不叩见总管。”

小翠果然屈膝下跪,说道:“小婢小翠叩见总管。”

丁天仁抬了下手道:“起来,你就跟小香在这里听候差遣好了。”

小翠应了声“是”,才站起身来。

丁天仁朝宓无双吩咐道:“你带她去厨房,和大家见面,哦,王嬷好像是女仆的领班,你要特别注意。”

宓无双点点头,正待和小翠一起退出,正好宋青雯掀帘走入。

宓无双忙道:“小翠,快来见过宋姑娘。”

小翠连忙躬身道:“小婢见过宋姑娘。”

丁天仁立即以“传音入密”朝宋青雯道:“青雯,她就是小香改扮的、要她跟小香(宓无双)在这里伺候。”

宋青雯点点头,说道:“这里的丫鬟、使女,都归王嬷调度,你要小香带她先去见王嬷,就说总管指定派她在这里伺候的好了。”

宓无双答应一声,带着小翠要待退出。

宋青雯含笑道:“小香,待会你有空我想和你聊聊。”

宓无双又应了声“是”,才一起退出。

一会工夫,小香已从厨房回来:掀帘走入,小翠手提食盒,跟在她身后走人,把两份早餐放到小方桌上,躬身道:“总管,宋姑娘请用早餐。”

小香一脸气愤的道:“总管,那王嬷好不盛气凌人,我给她引见小翠,她一直盘问她的身世,还说一清早从那里来的?是不是昨晚就进来了,怎么她会一点都不知道?我说,是总管答应的,她居然骂我小蹄子,别用总管压她,我真有些忍不住!”

宋青雯不待了天仁开口,就含笑道:“宓姑娘,小不忍则乱大谋,王嬷深藏不露,我看她身份只怕不低呢!”

宓无双给她这句“宓姑娘”,叫得脸上一红,慌忙走上前去,一把握住宋青雯的手,说道:“宋姐姐,你不见外的话,我就这样称呼你,我们应该携手合作,谁也不用客气了。”

宋青雯斜睨了丁天仁一眼,娇笑道:“对了,我怎么会和你见外呢?算起来,大概我该叫你宓姐姐才对,哦,我十九岁,你呢?”

宓无双笑道:“那我二十岁了。”

宋青雯喜道:“我没说错吧,我该叫你宓姐姐。”

宓无双高兴的回过头去,朝丁天仁道:“我有妹子了,哦,宋家妹子,其实我们两人应该同心协力,不用带上姓氏,干脆就是姐妹咯!”

丁天仁笑道:“你们姐姐妹妹的叫得好不亲呢,那我呢?”

两人异口同声的道:“你还用说,自然是我们的大哥了。”

丁天仁和宋青雯匆勿用过早餐;丁天仁站起身道:“青雯,你在这里等我,我要出去一下,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完,不待宋青雯答话,就掀帘走了出去。

他是从东首侧门出了西庄,一脚来至观音阁侧院简帐房住处,推门而入,只见简子兴(白少云)金少泉、王小七三人,都在堂屋中围坐着,好像在议事,看到了天仁推门走入,三人都站了起来。

白少云道:“丁兄来得正好,我们正在商量,要去找你呢!”

金少泉首先跳了起来,急急问道:“丁兄,你知道家父在那里?”

白少云也道:“丁兄,快说,你如何找到家父?”

丁天仁笑了笑道:“你们两个稍安毋躁,总得让兄弟先坐下来再说吧?”

白少云道:“丁兄请坐。”

金少泉等丁天仁坐下之后,就急着道:“丁兄现在可以说了。”

丁天仁朝王小七道:“王兄弟,你到檐下去站着,此事十分机密,不能让外人听到。”

王小七欣然道:“兄弟知道。”说完,举步往外行去。

丁天仁就把昨晚院主召见之事,一字不漏,说了一遍,只是没提宓无双和宋青雯两人。

金少泉道:“家父和自伯父都在西院,丁兄怎么不把事情和二位老人家说清楚呢?”

丁天仁道:“七位老护法,只有金赞臣担任院主,神志还算清明,其余六人都被葯物迷失了神志,任贵身上有一方金牌,可以指挥他们,但有院主在场,他的金牌就胜过总管的,如果教主在场,则他的金牌又胜过院主的,兄弟既无法取到解葯,只好让他们先服下迷信丹,等取到解葯再说。”

白少云道:“这样不是双重迷失本性了吗?”

丁天仁道:“白兄不用担心,*葯和毒葯不同,毒葯毒性各异,葯性甚烈,两种毒葯,碰在一起,可能会引起意外,*葯葯性较为温和,不会有事的。”

白少云道:“丁兄好像对*葯很有研究?”

丁天仁笑道:“兄弟那有什么研究?这是听石老哥哥临行时说的,如果遇上被迷失心神的人,不妨再给他们服一颗迷信丹,就会听你的了。”

金少泉道:“家父等人被迷失本性,这解葯要到那里去找呢?”

丁天仁道:“兄弟就是为此事而来……”

接着就把昨晚回转之际,如何在地道中发现崆峒二矮,据判断温如春可能就是他们口中的二使者,地道中可能另有密室,而且金兰等三人,也可能是被他们擒去的,详细说了一遍。

金少泉又道:“丁兄要如何行动呢?”

丁天仁道:“目前兄弟并没有具体的行动计划,只是兄弟既是西庄的任总管,可以倭称奉院主之命去见二使者,而且他们上面派来的一名使女,叫做宋青雯,她名虽使女,实则身份还高过任贵,此女经兄弟给她服了迷信丹,完全可以信任,(他只好这么说)也会随我进去,只是温如春手下,有崆峒五矮梁山苦竹庵主门下二女,号称七矮,武功极高,人手就不够了,而且此行必须一举把所有的制伏,绝不能有入逃逸,所以要和二位来共同研商。”

金少泉道:“丁兄,以你估计,加上我们三个,是否能操胜算呢?”

丁天仁沉吟道:“温如春善于使迷,这点我们都有解葯,并不妨事,但他武功极高,兄弟自思还可以胜任,至于对付七矮,你们三个加上宋青雯也只有四个,对方还多出三个,就很难说……”

白少云道:“石前辈把简帐房交给兄弟,就再也不见人,如果有石前辈在,就没有问题了,哦,这里当家道通,和副当家能通,都是少林嫡传,也可以算上两个……”

金少泉道:“丁兄不是说连家父在内,一共有七个人吗,他们都服过迷信丹,可以听丁兄指挥,不是现成的人手吗?”

丁天仁忽然用手拍了下脑袋,笑道:“兄弟一直在思索着地道密室,要如何才能开启?兄弟以总管身份,如何去赚他们开门?却忘记了还有西庄院主和六位老护法,金兄这么一说,才提醒了我,这样更好办了,由院主出面,去找二使者,自然比兄弟更有份量了,我们这就可以走了。”

白少云道:“还要不要通知这里的当家呢?”

丁天仁道:“我们人手已经够了,就不用调用这里的人了。”

当下就由丁天仁率同白少云(他扮的是观音阁帐房简子兴)、金少泉、王小七三人,来至西庄,仍由东首侧门进入,庄丁们因由总管亲自领着三人前来,自是不敢多问。

丁天仁一直把三人领到自己房中,也介绍了宋青雯,接着就朝宋青雯道:“我们立时就走,你去请院主和六位老护法。”一面以“传音入密”说道:“暗号‘鸿檬一剑’。”

宋青雯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着当先闪出身去。

丁天仁接着把小香(宓无双)任富、小翠三人叫了进来,吩咐道:“这里由你们三人留守,任富、小翠,你们都要听小香的,不得违拗。”

任富、小翠躬身领命。

小香道:“总管要小心些!”

丁天仁含笑道:“现在已经去请院主了,一切自有院主负责,谅他区区一个温如春,又何足道哉?”一面抬手道:“金兄、白兄、王兄请跟兄弟来。”

一行四人穿过中间客堂,进入左首房中,方才宋青雯走进,早已打开两扇橱门,大家鱼贯沿着石级而下。

丁天仁目能暗视,但他身后三人内功不如他远甚,此时都已从身边取出千里火筒,打着了照路。

丁天仁道:“我们进入地道,不知要多少时间才能出来,你们身边带的火筒,或火摺子数量不会大多,该节省点使用,只要有一人照明就够了,否则一齐用完了,就不好办了。”

金少泉道:“丁兄这话不错,你们两个先熄去了,这段路由我照着就够了。”

大家走了不过二十来步光景,只见前面地道上出现了一盏宫灯,灯后人影幢幢,约有七八个人迎面面来。

丁天仁早已看到提灯的正是伺候院主的小鬟轻云,她身后是宋青雯,然后是院主金赞臣和六位老护法。

这就忙迎了上去,拱手道:“属下任贵见过院主。”一面以“传音入密”说道:“这地道可能另有密室,二使者就住在密室之中,据可靠消息,院主令媛已被二使者擒来,囚禁在密室里……”

金赞臣巨目一瞪,大声道:“这小子把兰儿拿来了?她拿兰儿作甚?”

丁天仁仍以“传音入密”说道:“他把令媛擒来留作人质,自然是可以要胁院主了。”

金赞臣大怒道:“这小子可恶,就是教主也对老夫十分礼遇,他敢如此不择手段,对待老夫?”

“院主不可大声!”

丁天仁又以“传音入密”说道:“咱们这次行动,必须先把门赚开了,才能由院主向他要人。”

“不错。”金赞臣忽然楞楞的问道:“他们门在那里呢?”

丁天仁道:“既是密室,启然是暗门了,咱们只有自己找了。”

金赞臣颔首道:“好,此行就由你作主,务必把暗门找出来。”

他在半迷半醒之间,是以依然口气托大。

丁天仁道:“属下省得。”正待率同金少泉、白少云、宋青雯、王小七等人,朝前面横贯的地道走去。手提宫灯的小鬟轻云抢着道:“启禀院主,密室暗门小婢知道,任总管不用找了。”

这话听得了天仁、宋青雯两人齐齐一怔,连院主、总管都不知道的地下密室暗门,一个伺候院主的小鬟居然会知道!

尤其是宋青雯,乃是上面派来监视总管的,身份已很特殊,但她竟然不如轻云!宋青雯不由朝轻云冷声道:“你是那里派来的?怎么会知道密室暗门?”

轻云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闻言连忙躬身道:“回青雯姑娘,小婢是奉命伺候院主的,从前曾在府里待过几个月,所以知道出入门户。”

宋青雯问道:“你在什么府里待过几个月?”

轻云嫣然一笑道:“府里就是总管口中的地下密室咯!”

宋青雯又道:“这么说来,里面有不少人喽?”

轻云道:“当时只有几名工人,专门打扫,好像没有人住。”

丁天仁挥了下手道:“好,你走在前面引路。”

轻云答应一声,就手提宫灯,款步走在前面领路。

了天仁以“传音入密”朝宋青雯叮嘱道:“你跟着她,必要时,只管出手先把她制住再说。”

宋青雯朝他点头示意,就紧随着轻云身后走去,一行人当然也随着而行。”

这条地道没有半点天光,自然黝黑如墨,而且只有走在最前的轻云提着一盏宫灯,对照明自然也不能说很亮了。

不过走在轻云身后的人,都有一身极高的武功,他们纵然不能暗视,(这暗视和夜视不同,夜视一般武功高的人,差不多都练过夜视眼,也就是在晚上可以凭藉些微星月之光,看清周遭的景物。暗视却以内功为基础,内功到了相当火候,即使没有星月,也一样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但有前面这点灯光,也已经够了。

不过灯光微弱,所以照到的只不过数尺光景,因此这些人虽有灯光,所能看到的也不过一丈左右而已。

丁天仁可不同了,他练的是“先天气功”,目光所及,可以像白昼一般,因此他跟在宋青雯后,目光不住的朝四下环顾,要辩认所走的道路。

经他观察,这条地道正是昨天所经之路,现在大家已经走上横贯的地道,再往前,应该又有一条直行的地道了,昨晚自己就是追到那里不见了两矮的踪影,因此就特别留意。

轻云果然在走近直行地道之际,朝右首转弯,进入了直行地道。

这条直行地道,昨晚丁天仁就曾仔细察看过,都是死胡同,并无出民暗门当然就在这条地道中,只是不知在那里罢了,因此目光一直注视在轻云身上。

这一注视,竟然发现轻云身材婀娜,骨肉均匀,在宫灯照射之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