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34章

作者:东方玉

“迷天香”是岭甫温家的老祖宗惟恐子孙遗失,藏之夹墙之内最厉害的迷香,普天之下,除了他们独门解葯,无葯可解。

六位者护法武功再高,也无法抗拒,每个人几乎没有发第二招的机会,就相继往地上跌坐下去。

迎着丁天仁逼来的是李健和崆峒五矮,一共有六个人。

丁天仁、宋青雯、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只有五人;但丁天仁那会把对方六人放在眼里?没待对方六人走近,就当先跨出一步,迎了上去,冷然道:“李健,你以为本座这样容易就可以拿下了吗?”

李健大笑道:“不信就试试!”

倏然欺身过来,右手抬处,五指齐发,一片错落指影,快捷如电,迎面洒来,每一指影,居然劲气如矢,功夫极为深厚!

丁天仁看得不由一怔,自己如果没练过无能师叔送自己的“点穴法”,(实则是五行门“截经手法”)几乎就无还手之力。

李健道:“任贵,你拔剑!”

丁天仁做然道:“对付你李健,任某还用得着拔剑吗?”

“好!”李健大笑一声道:“那你接着了!”

长剑一圈,人随剑上,洒出三朵剑花品字形飞射而出。

丁天仁学会万剑之祖的”鸿檬一剑”,现在愈练愈熟,对任何剑法,只要一出手,都能看出对方的破绽来,后来又学会了“天锦剑法”,等于融通百家,自可随手化解,但他还要试试自己右手手腕是否真的一使力道就会发麻?因此身形一个轻旋,避开对方剑招,右手抬处,又点出一指。

这一指是袭向对方右肩,因对方剑招落空,自然正是反击的最好机会。

那知振腕之际,又突然感到手腕发麻,指力无法使出,心头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暗暗叫了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忽然想起方才石壁前叫门之时,曾以食指去按壁间小孔,似是被针刺了一下,觉得指尖隐隐发麻,莫非中了什么暗算不成?心念迅速转动,但却丝毫不露神色。

李健一剑落空,瞥见任贵又点出一指,似是朝自己肩头袭来,虽然只是一指,依然神妙绝伦,几乎无法躲闪,急切之间,只好仍然吸气后退,迅速向后跃退。

丁天仁心中想着,口中冷笑一声,同样右手抬处,迎着点出三指!

就在手指点出之际,陡觉手腕发麻,指力难以发出,心头不由蓦然一惊。

要知对方指劲如矢袭向自己胸前八处大穴,本来自己点出的三指,正好乘隙而入,袭取对方三处经穴,足可把对方反制,但自己点出的三指,因手腕发麻,无法使出暗劲,就失去了反制之力,那么自己身前八处穴道岂不全卖给了他?

一念及此,正待吸气后跃,避开对方指风,李健已是一脑惊容,飞快的后跃开去。

原来李健五指齐发,袭向丁天仁八处大穴,自以为对方极难闪避得开,怎知丁天仁不但毫不闪避,同样迎面点出三指、他精研指法,号称八指追魂:自然看得出对方这三指正好针对自己八指乘隙取穴,指法精妙,有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不由大吃一惊,匆忙之间,立即吸气提身,往后平飞出七八尺远。

丁天仁想不出手腕发麻的原因,眼看对方飞跃后退,也及时收手,一面暗自运气检查,却又查不出一点征兆,心中兀自不信,如果一点征兆也没有,绝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突然发麻?

李健虽然试出丁天仁指法神妙,但不相信任贵武功会胜过自己,扬手之间,已从身边抽出长剑,沉喝。

他两次被丁天仁逼退,心头怒不可遏,大喝一声,身发如风,再次扑上,剑光乍展,一连刺出五剑。

这五剑一气呵成,剑光如轮,当真凌厉无匹!

丁天仁因自己食指中毒,李健自称是西庄的真正总管,一定有石孔中毒针的解葯,不想和他纠缠下去,等到五道剑光快要近身,突然双掌疾搓,左手如刀,觑准对方第一道剑光横劈出去。

(五道剑光,就是李健连发五剑的剑影,剑光虽有五道,但发出剑必有先后,觑准第一道剑光,就是要劈第一剑,只要把第一剑劈断了,后面四剑自然也消失无形了。)

李健当然看见了,任贵居然用手掌来对抗百练精钢的长剑,岂不是不想要这只左掌了?就在此时,但听呛的一声堪堪入耳,手上顿觉一轻,自己一支百练精钢长剑竟然齐中折断,心头方自一怔!

丁天仁一击得手,那还容他后退,左掌化指,一下点了他“膻中穴”。

再说和李健同时朝大厅右首逼来的是崆峒七矮,他们的对手则是宋青雯、金少泉、白少云和王小七。

崆峒五矮论年龄都已四十出头,尤其二直住在深山之中,从不外出,因此也等于心无旁骛的练了三十年武功,都有一身极好的功夫。

金少泉等四人各有一身家传绝艺;但仍以王小七的武功最高。(他是“武林联盟”盟主门下的三弟子,凡是奉派出来的人,都会“天绝指”和“天锦剑法”)

崆峒五矮堪堪逼近,每人就拦住一个人动手。王小七长剑一挥,截着孔老四,眼看对方五人之中,还剩下一个孔老五没有对手,不觉大笑一声道:“你们两个矮子一起上吧!”

一招“左右逢源”,划出两圈剑花,分向两人袭去。

要知崆峒五矮生来畸形,最忌讳的就是有人叫他们矮子,王小七这声矮子,叫得两人怒吼一声,双掌挥舞,急扑而上。

崆峒五矮从不使用兵刃,练的就是掌上功夫,因此人虽生得矮小,但一双肉掌却像两块铁板,又粗又大比平常人大得多。就因为人生得矮,所以在纵跃扑击上,特别下过一番苦功,两条人影,起落如飞,攻势快捷凌厉!

王小七服过“迷信丹”,除了对丁天仁一个人信服,武功丝毫未失,一手“天锦剑法”虽是集百家剑法的大拼盘,但创造“天锦剑法”的人,对剑术一道可说无所不精,具有极大智慧,经他截长补短,取精用宏,这套剑法可说如天孙织锦,天衣无缝,但见剑光如织,把纵跃扑击的孔老四、孔老五两人圈人在一片剑网之中。

你总见过渔人一网打起来的鱼吧,那一条不鲜蹦活跳的,但任你如何蹦跳,总跳不出鱼网之外,现在孔老四、孔老五就像两条网中之鱼!

金少泉接住的是孔老大,孔老大和四个孪生兄弟,出生最多早上半个时辰,除了是叫孔老大之外,武功都是差不多的。

金少泉出身武林世家金家堡,祖传“流金剑法”,剑如流水,滔滔不绝,寒芒如流,到处流动,在武林中别树一帜,和剑门白家庄,号称西川的两大剑术世家,三百年来盛名久著,自非幸致。

这回金少泉展开剑法,剑光如练,孔老大纵然掌上功夫相当深厚,也近身不得,有时还被剑光逼得纵跃闪避。

白少云的对手是孔老二,他碰上剑门山“闪电穿云剑法”,你堪堪纵起,还没扑击,剑光如电,已经穿云射至,你如果再扑击下去,岂不成了自己送上去的?

因此三番两次下来,孔老二才知道对付白少云,是使不得纵跃扑击的,崆峒五矮不能施展纵跃扑击,只剩下一双铁板般的手掌,人矮手短,就攻不到白少云的身上部位了。

孔老三的对手是宋青雯,他原以为对付一个丫头片子,还不手到擒来。

怎知宋青雯名虽丫头,事实上她从小受鄂婆婆教导武功,是“教主”座下秘密训练的一批少女,她既被派出来,当然已经通过测试,才有被派出来的资格。纵然不如温如春是教主座下弟子,但鄂婆婆教出来的也各有绝活。

此刻长剑出手,皓腕轻翻,使出来的剑招,可是辛辣无比,剑剑都指向人身必救的要害,尤其孔老三比她矮上半截,她剑发如风,只要剑剑往下刺出,就比和她一样高的人动手,要省却许多力气。

剑光压顶而来,孔老三除了步步后退,连想纵身扑起的机会都没有。

这可真把孔老三气得哇哇大叫,蓦地身形一偏,一个人宛如一溜轻烟从旁闪出,一下脱出宋青雯的压顶攻势,他可丝毫没停,脚下轻轻一蹬,便已纵起一丈多高,(地下这座花厅足有两丈多高)双掌一拍即分,疾如殒星,掌先人后朝宋青雯当头扑落。

宋青雯脸上不禁绽出轻微的笑意,连长剑也忽然收转。

只见当头扑来的孔老三当真有若殒星,往下直落,“拍达”一声,摔到地上。这下他自然怒不可遏,脚尖点地,一下跃起,但人还未站稳,又一屁股跌坐下去。

原来宋青雯在和他动手之时,手中早已拈了两支鄂婆婆的“封穴金针”,孔老三纵身跃起,正好成了她飞靶,两支金针分别打中他脚弯,叫他如何还站得起来,难怪她连长剑都已收转,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

丁天仁一指点了李健的穴道,宋青雯这边也正好制住了孔老三,另一边也正是温如春使出“迷天香”,迷翻了六位老护法的同时。

丁天仁眼看六位老护法被温如春迷倒,心头一急,急忙以“传音入密”朝宋青雯道:“你去协助他们,务必把崆峒五矮拿下,我去会会温如春。”

话声一落,人如一道飞虹,凌空横掠,一下落到温如春面前!

温如春连人影还没看清,骤觉疾风飒然迎面飞来,迅即后退了两步,定睛看去,原来冲着自己来的竟然会是总管任贵,心头也大感意外,迷天尺当胸,冷冷的道:“任贵,原来是你!”

丁天仁做然道:“不错,你要李健把我拿下,可惜李健没有这份能耐,无法把我拿下,现在我是奉院主之命,来把你拿下的,你是不是束手成擒,还是想顽抗呢?”

刚说到这里,宋青雯、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四人也一起跟了过来。

丁天仁回头问道:“都解决了吗?”

宋青雯嫣然笑道:“总管吩咐把他们全数拿下,自然全数拿下了。”

梁山二矮听说五位师兄被人拿下,心头一急,正待双双纵出!

温如春一摆手道:“你们不用过去。”一面冷冷的看了丁天仁一眼,说道:“任贵,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我面前卖狂,背叛本教的人,天下之大,今后会没有你容身之地,你想清楚了?”

丁天仁道:“任某并没有背叛本教,我是院主手下的总管,院主吩咐把你拿下,自会送请教主发落,你假冒院主,才是本教叛徒!”说到这里,伸手一指温如春,喝道:“王小七,去把他拿下了。”

王小七仗剑走出,喝道:“温如春,来,你不甘心束手成擒,就出手吧!”

温如春当真被他气破了胆,一个西庄管事(真正总管是李健)手下,居然敢向自己叫阵,手中迷天尺一举,大笑道:“任贵,你们几个一起上,本公子也不在乎。”

玉小七怒叱道:“好小子,你口气倒不小,本公子一个就足够打发你了!”

长剑一抡,刷的一剑直刺过去。

温如春心头怒极,右手迷天尺朝前一圈,这是一记硬压对方刺来长剑的招数,左手早已准备好“透骨阴指”,只要长剑被他压住,“透骨阴指”即可出手。

怎知王小七使的是“天锦剑法”,一剑出手,剑身倏地翻起,一点剑影,直射温如春“天突穴”。

丁天仁等王小七和温如春动上手,即以“传音入密”朝金少泉、白少云二人说道:“金兄、白兄,现在快去救人要紧。”

金少泉、白少云早就看到自己父亲昏倒在地,只是不便出声而已,这时听到丁天仁的话声,急忙朝六位老护法走去。

梁山二矮双剑乍展,两人一下抢到六人面前,喝道:“你们还不站住?”

金少泉盛喝道:“你们两个女矮子还不给我滚开?”

梁若修、梁著真同声叱道:“好个狂徒,你找死!”

双剑疾发,同时朝金少泉飞刺过来。(她们人矮,所以每次发剑都要纵起身子才够得上对手部位)

宋青雯闪身而出,说道:“钱管事,这两个人交给我就好。”长剑一展,把梁山二矮的攻势接了过去。”

金少泉、白少云立即动手把昏迷的人抱到一边。

温如春和王小七一连打了三个回合,发现对方剑法十分精妙,自己几乎被他逼得无法招架,心头又惊又怒,左手抬处,正待点出“透骨阴指”!

突听一声冷笑,堪堪人耳,人影倏然欺近,但觉左肩骤然一麻,再也使不出力道来,定睛看去;那有什么人影欺过来,只有任贵依然站在原处,冷冷的道:“温如春,双方动手,以招术取胜,你想使透骨指偷袭,我才出手的。”

原来出手的会是任贵,他那来这么高深的武功?

温如春左手经穴受制的一瞬间,又连遇险招,心头更是怒不可遏,右手中指朝尺中连按了两按,“迷天香”无色无形,一缕淡淡幽香已经迅快的四散开来。

但和他动手的王小七依然长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