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35章

作者:东方玉

轻云的声音忽然从右首传来,三人闻声回头看去,轻云笑靥如花,眉眼盈盈,不是就站在右首石壁之下?

四周石壁间根本没有一点门户的痕迹,不知她是如何出来的?

丁天仁目光一注,冷然道:“你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轻云一双秋水般眼神瞟了丁天仁一眼,欠身道:“小蝉有机密之事奉告,不知总管可否请到里面一间去?”

宋青雯看不惯她妖烧模样,冷哼道:“你又想使什么狯讦?”

轻云道:“小婢已经说了,是有机密之事奉告,那有什么狯计!”

宋青雯道:“那你为什么要请总管到里面去?”

轻云望着她笑了笑道:“宋姑娘好像挺关心总管的,是不是怕小婢把他勾引走了?其实小婢只是有机密事儿,自然不能言传六耳,所以只好请总管到里首一间去了。”

宋青雯被她说得又羞又气、但又无法反驳。

丁天仁道:“好,你去把门打开了。”

轻云看了宋青雯、玉小七二人一眼,又道:“宋姑娘二位只,好暂时留在这里了。”

宋青雯道:“这小丫头口齿刁钻,狯计多端,总管可得小心。”

轻云扭动腰肢,俏生生走近壁下,回身道:“放心,我不会抢你男人的。”

一面伸出纤纤玉手,朝墙上推去,说道:“总管请随小婢来,这道门户,推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门就阖上了,总管要再推一次,才能进去。”

她口中说着,墙上果然有一道门户应手而启,轻云从容举步,朝门中跨入。

原来这一扇石板门,就像翻板一般,你推门而入,石板门就翻了过去,一下阖上了。

丁天仁听她说过,也就跟着跨上一步,伸手推去,石板门果然甚是灵活,应手开启,这就举步跨入,门板随着自动阎上。

这间石室,布置得像是起居室,中间有一方白石镂花屏风,一张紫檀茶几上放一盆兰花,正有一串花蕊含苞慾放,是以室内可闻到一阵幽香,茶几两旁,放了两张太师椅,(这是上首)左右两边也各有两椅一儿,陈设虽然简单,却极为幽致!

轻云就站在门口,恭候着丁天仁,欠身道:“总管请上坐。”

丁天仁也不客气,在上首一张椅子坐下,问道:“你现在可以说了?”

轻云嫣然一笑,不慌不忙的往屏后走去,接着双手端着一盏茶走出,放到几上,说道:“总管请用茶。”

丁天仁道:“你有话快说。”

轻云眼波一抬,说道:“总管可是怀疑小婢在茶水中暗使手脚了?小婢为了总管要来,特地先沏好了放着的,这是最好的云雾茶,你一喝就知,小婢决不敢在总管的茶中下毒……”也不在乎。”

说完,果然拿起茶盏,掀了下碗盖,轻轻喝了一口,说道:“果然是好茶。”

轻云看着他,唁的笑道:“看来总管受不起激的,尤其当着女孩子的面前,结果真的相信我没在茶水中使手脚了?”

丁天仁被她说得脸上一热,心想:自己确实看着她貌相清纯,一双眼睛一霎不霎地望着自己,才会对她毫无戒心,喝这口茶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看到她就如此着迷?心头这一凛,登时清醒了许多,哼道:“你到底有什么事快说吧!”

轻云甜甜一笑道:“我在茶水里下了唐门毒葯,你信不信?”

丁天仁攒攒眉道:“你想怎的?”

轻云在他面前轻盈的转了个身,娇声道:“其实就算我没在茶水里下毒,你也中了奇毒,无法和人动手了。”

丁天仁心中一动,问道:“你如何知道的?”

轻云笑道:“你第一次在石门前叫门的时候,右手食指被针尖刺了一下,刚才叫门的时候,那个小孔是要左手食指按的,所以你左手食指也被针尖刺了一下,这两支针尖上,都涂有麻木关节的一种毒草汁,没有解葯,毒性一直会留在关节里,你一用劲,就会手腕发麻,用不出力气来,运气检查,也不易查得出来。”

丁天仁故意沉哼一声道:“小丫头;原来是你使的手脚!”

轻云道:“针尖上的毒草汁,是我设计的,但我又不是为,你一个人才设计的。”

丁天仁道:“你既知本座中毒,故意要本座进来,那是为了什么?”

轻云粉脸微红,说道:“就是因为任总管双手都不能使力,小婢才要把你请进来,希望总管能和我合作咯!”

丁天仁道:“合作什么?”

轻云笑道:“有问必答咯,我问你什么,你必须从实回答。”

丁天仁微哂道:“本座要是不从实回答呢?”

轻云朝他进来的墙壁看了一眼,说道:“总管进来的这道门,好像只要一推就开,其实总管进来之后,外面的人,就休想推得开了。”

丁天仁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轻云眉眼盈盈,浅笑道:“这是说,总管虽有两名武功高强的随从,但他们是进不来的,所以总管只有乖乖的和小婢合作了。”

丁天仁问道:“你想问什么呢?”

轻云道:“先说,你是什么人?”

丁天仁笑道:“本座叫任贵,你还不知道吗?”

轻云螓首微摇,说道:“你不是任贵。”

丁天仁大笑道:“本座不是任贵,那是什么人?”

轻云忽然脸色一寒,冷声道:“你最好实话实说,否则……”

丁天仁大笑道:“轻云,你以为本座真的中了关节麻木的毒草之毒吗?”

轻云曾经看到他和李健动手之际,两次发指只是虚晃一招,没使出力道来,(当时李健因他指法精妙被唬住。但轻云是旁观者清)因此只当丁天仁是故意唬自己的,闻言抿抿樱chún,说道:“难道你还能和人动手?”

丁天仁嘿然道:“你是不是不相信?”

左手作势轻扬,食指朝她迎面点出一指,这一指虽是漫不经意的点出,但却嘶然有声,破空生啸!

轻云没有想到他中了关节麻木毒草,竟然和没中毒一样,心头:一惊,急急往左闪出。

丁天仁道:“你再试试我右手,是不是中毒了?”

话声中,右手轻扬,食指朝前点来,同样嘶的一声,指风破空而啸,迎面射出。

轻云心头慌张,只得再次朝右闪出。

丁天仁冷笑道:“这是本座证明给你看的,真要向你出手,你能躲闪得开吗?说,你为什么要问本座是什么人?又是如何认为本座不是任贵的?”

轻云道:“小婢只是认为任总管的武功好像很高,才……才……问问的。”

丁天仁道:“你不肯实话实说。”

轻云道:“小婢说的是实话……”

丁天仁逼上一步,嘿然道:“方才你说过,这里外人是不能进来的,你不实话实说,能逃出本座的手去吗?”

轻云心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到了此时,要避也避不开,只得双手倏扬,纤纤十指幻起一片错落指影,朝丁天仁迎面洒去,指影之中,还夹杂着十几缕肉眼无法辨认的蓝影闪电袭到!

了天仁冷笑一声,左手挥起,轻轻一格,把轻云袭来的一片指影化解无遗,同时那十几缕蓝影也在袭上丁天仁胸前衣衫,一起滑落,竞是淬过剧毒,细如牛毛的蓝色钢针!

轻云右手经丁天仁轻轻一格,但觉右首半边身躯骤然一麻,再也动弹不得,心下不由大惊,急忙往后退下!

丁天仁跟着又逼上一步,说道:“你再不说话,本座要不客气了。”

右手作势要待抓出!

轻云后退了两步、背后已经抵到墙壁,这堵墙上可没有活动的门户,眼看了天仁举手作势,正待朝自己抓来,她究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心头又急又怕,急忙叫道:“慢点!”

丁天仁道:“你还有什么花样?”

轻云右手经穴受制,左手握拳,忽然举起,朝丁天仁连点了三点。

丁天仁看得不由一怔,这是石破衣和自己约定的暗号,目注轻云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轻云紧张的神情,终于为之一松,吁了口气道:“你认识就好。”

丁天仁道:“你……”

轻云娇嗔道:“你既然认识,还不快给我解开穴道,人家半边身子动弹不得,难受死了。”

丁天仁只得挥手替她解开右臂穴道,说道:“你现在可以说了?”’

轻云轻盈的转过身子,说道:“你随我来。”

说完举步朝右首墙角走去,伸手一推,壁间给她推开一道门户,走了进去。

丁天仁弄不懂她又要自己进去,究竟为了什么?但她既然已进去,自己只好跟着过去,伸手一椎,举步走入,这扇石板门和方才一样,灵活的翻了过去,等自己走人,正好阖上。

跨进门丁天仁不由怔住了!

因为这是一间女孩子的闺房,房间并不大,但布置得相当精美,绣帐锦衾,妆奁鸾镜,都收拾得一尘不染,同时鼻中也可隐隐闻到非兰非麝的幽香。

轻云娇艳如花的脸上,不禁飞起两片红晕,看着丁天仁问道:“任总管,你应该不姓任吧?”

丁天仁唔了一声,笑道:“姑娘也不是轻云姑娘吧?”

轻云道:“我叫轻云,一点也没错,不过我叫唐轻云。”

丁天仁只哦了一声。

轻云又道:“这里是我的卧房。”

丁天仁道:“本座看得出来。”

轻云道:“我请总管到这里来,是因为我的谈话,绝不能让外人听到。”

丁天仁道:“姑娘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呢?”

轻云道:“我希望总管告诉我一个字。”

丁天仁道:“什么字?”

轻云道:“我已经告诉你姓唐了,现在应该你告诉我姓什么,我才能告诉你。”

丁天仁道:“好吧,我姓丁。”

“你早说出来不就好了?”

轻云轻嗔着转过身去,从粉奁抽斗里取出一件东西,递了过来,说道:“你收好了。”

丁天仁接到手中,不由又是一怔,原来轻云交给自己的,竟是自己的辟邪玉佩,望着问道:“这玉佩你从那里来的?”

轻云道:“这是石伯伯昨晚交给我的,那一招‘凤凰三点头’也是他教我的。”

丁天仁道:“你怎么不早说?”

轻云道:“他说你身边有神女宫的解毒金丹,可解唐门毒葯暗器,所以我要试试你是不是能解唐门剧毒,才能把玉佩交给你,这是唯一能解温家迷天香的东西……”

她又从床垫底下,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说道:“石伯伯要你藏在身边,目前还不宜给人家看到,否则就会暴露身份。”

丁天仁接过紫虹剑,贴身藏好,问道:“姑娘……”

轻云道:“我爹叫唐承祖,是唐门掌门人,被教主擒去,逼他交出唐门祖传秘方,我爹只好服下唐氏保业散……”

丁天仁问道:“那是毒葯吗?”

“也可以这么说,服了会完全丧失记忆,变成白痴的葯。”

轻云接着道:“这是没有人知道的秘密,教主精通医术,仔细诊察,确定我爹是被逼疯的,变成了白痴,也就无可奈何了,于是就以我爹为人质,逼我服下他们的宁神丹,派到这里来担任地室管事,温如春来了之后,把我提升为他的助理,昨晚石伯伯就是以辟邪玉佩替我解了宁神丹,还说将来要你才能救我爹……”

说到这里,双膝一屈,盈盈拜了下去。

丁矢仁手足无措,忙道:“姑娘快快请起,这事既是石老哥哥说的,在下义不容辞。”

轻云喜孜孜的站起身道:“多谢丁大哥。”

丁天仁道,“姑娘知道温如春在那里?”

轻云道:“他已经怀疑你不是任贵,而且院主和六位老护法都不听金牌指挥,感到事态严重,连逼问温九姑交出温家秘方都来不及,就匆匆走了。”

丁天仁道:“那么你知道被温如春拿来的人,囚禁在那里了?”

轻云点点头,说道:“石伯伯也交代过我,要我领你去放人,但我暂时还要待在这里,不能离开,你要假装点了我穴道,押着我领你去的就好了。”

丁天仁道:“多谢姑娘。”

轻云道:“石伯伯说的,大家都叫你丁大哥,也要我叫你丁大哥,我已经叫你丁大哥了,你叫人家姑娘、姑娘的,你是不是不肯答应了?”

丁天仁看她吸起小嘴,一副小女儿娇憨模样,心里也着实有些喜欢,忙道:“石老哥哥说的,我怎么会不承认,你就叫我丁大哥好了。”

轻云眼珠一转,俏皮的问道:“那你该叫我什么呢?”

丁天仁心中暗道:好个小妮子,你这是跟我耍心眼了!一面低声道:“你自然是我的小妹子了。”

轻云脸上一红,轻嗯了声,心头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喜悦!

丁天仁催道:“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

轻云有点舍不得走似的,但只好走在前面,一手推开废门,回头道:“从现在起,你就是点了我的穴道,押着我出去的,说话要冷一些,也要凶一些才行。”

丁天仁含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