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36章

作者:东方玉

丁天仁、宋青雯领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温九姑、易云英、金兰、叶青青、桂花庵主师徒,以及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依次从衣橱中走出。

小香一直守在出口处,看到丁天仁,目含幽怨,说道:“总管总算回来了,你还不知道这时候已经快近午刻了,你们去了整整一晚又是半天,一点消息也没有,真是急死人了呀!”

她说得又急又快,但看到丁天仁身后还跟着许多人一起走出,除了金少泉、白少云和王小七三人她曾见过,温九姑、易云英等三位年轻公子和桂花庵主师徒,崆峒七矮她都没有见过。

丁天仁也没时间和她细说,只笑了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们经历了多少艰险,哦,这里没事吧?”

小香微微摇头道:“没有。”

丁天仁就吩咐小香,把温九姑、桂花庵主师徒,以及崆峒七矮等人,安置到第二进房舍之中。易云英等三人则住到自己这幢房舍的后进,和宋青雯、小香住在一起。金少泉三人就住在自己对面(客厅左首)的房中。一面又吩咐任富去厨房。做三席酒饭送到第二进厅上去。

饭后,丁天仁又叫白少云(他扮的是简帐房)赶去大竹横街客店,把红儿、纪效祖二人请来。

诸事停当,丁天仁回到房中,宋青雯已在等着他,说道:“易姑娘三位已经问过几次,你回来了没有,好像有急事要找你。”

丁天仁笑道:“我知道,她们都是急性子,只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罢了。”

宋青雯道:“那现在可以请她们来了?”

丁天仁道:“你也同样叫小香进来,我们在客厅里坐好了。”

宋青雯点点头,又道:“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和你说?”

丁天仁道:“我们有什么话不可以说的?”

宋青雯粉脸微红,轻啐了声,才道:“我看金赞臣眼神有异,他不像是被逼当院主的,而且对你好像也起了怀疑。”

丁天仁笑了笑道:“我也有这感觉,所以有好多事我都没有告诉他。”

宋青雯道:“但金兰姑娘是他女儿。”

丁天亡笑道:“这个我知道,所以我暗中叮嘱过她。”

宋青雯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她会听你的吗?”

丁天仁道:“你过一会就知道了。”

宋青雯翩然退出。过没多久,白少云领红儿、纪效祖二人走入,红儿已经听白少云说过,他目前扮的是西庄总管任贵,师傅只知遣扮任贵的是盟主座下三弟子王绍三,并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就是丁天仁,不可露了口风。

因此红儿还是经由白少云引见,才朝丁天仁躬躬身道:“小女子红儿见过总管,方才简帐房(白少云)说,我师傅已经来到这里。”

丁天仁颔首道:“不错,温护法就住在第二进,我叫任富领姑娘前去好了。”

红儿心里有许多话要和丁大哥说,但当着外人,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说了句道:“谢谢总管。”

就由任富领他前去第二进。

丁天仁跨出卧室,小客堂上已经等着易云英、金兰、叶青青还有宋青雯、小香(宓无双)五人。

丁天仁走近左首,举手敲了二下,叫道:“金兄、白兄,你们出来。”

房门开处,金少泉、自少云二人一起走出。

丁天仁朝王小七道:“王兄,这间房里,是通往地室的门户,十分重要,由你守着,如果有人从地宰上来,你就给我一并拿下,如敢硬闯,只管下重手好了。”

王小七道:“兄弟省得。”

丁天仁一手拉上了房门,回头要纪效祖、任富二人站在阶前,又要小翠(产来的小香)站至熔堂屏后,(后面一进是宋青雯、小香住的地方)自己在中间一张椅子坐下,然后抬了下手道:“大家请坐。”

易云英道:“总管好像要宣布什么重要事情呢?”

大家各自在椅子落坐之后,丁天仁道:“在座的人,都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从神女宫出来,我扮的是王绍三,到了这里之后,又改扮成任贵,目前对‘武林联盟’的人来说,他们知道我仍是王绍三,对西庄的人来说,我是任贵。真正的王绍三,就是王小七,真正的任贵,就是任富,另外还有两人,一个是武林联盟跟我出来的纪效祖,一个是这里的小鬟小香,这四人服过岭南温家的‘迷信丹’,已可完全信赖也和自己人一样了……”

他口气微顿,接着道:“现在我要跟大家引见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宋青雯姑娘,她是自称教主的神秘教派来监视任贵的,但宋姑娘深明大义,投到我们阵营中来了。第二位是现在小香,她是武林联盟盟主门下的弟子宓无双,是王绍三的师姐,也给兄弟说服了,愿意为我方效力”。

易云英、金兰、叶青青三位姑娘涉世未深,听说宋、宓二人真正身份,自然极为高兴,立即拉着宋青雯、宓无双二人的手,正待说话。

丁天仁含笑道:“我话还没说完,我现在该给你们三个介绍了。”接着就朝宋青雯、宓无双二人指着易云英三人说道。“温九姑把她们三个说是盟主门下,其实不是。”

然后介绍易云英是自己的小师妹,金兰大家已经知道她是院主金赞臣的女儿,叶青青则是巫山神女宫的小宫主。

自己改扮王绍三,离开神女宫之后,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三人一批,易云英等三人是另一批;分别上路,目的就是暗中支援自己来的。

现在大家都弄清楚了。

金少泉问道:“丁兄,川西失踪的武林人物,总算给我们找到了,现在该怎么办呢?”

丁天仁道:“问题还多着呢,譬如武林联盟,我们到今天只知他们叫武林联盟,连宓姑娘是盟主座下的二弟子,依然不知道盟主是谁?

另外这个教主,我们只知道温如春是他门下的二弟子,别说教主是谁,连他们叫什么教都一无所知。

而且温如春这个人,如果没有温九姑把他身份揭穿,我们只知道他叫文如春,(教中的人都叫他文如春)也并不知道他是温家子弟,这两个神秘组织,有一相同之处,就是劫待各地著名武林人物,他们的野心,当然就是为了吞食各地武林人物的地盘。

我们在神女宫一役,救出了被武林联盟劫持的人,在这里又救出了神秘教派劫持迷失神志的七位武林前辈,但今后要怎么做就看醉老哥哥(欧阳休)和石老哥哥如何指示了。”

白少云道:“石前辈已经好久没和我们联系了,不知他去了那里?”

叶青青道:“是啊,石老哥哥还说一路保护我们的,我们被温如春擒来,他连人影都没见到,我想他们两个一定躲在那里喝醉了。”

这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叶青青脸上一红,说道:“我那里说得不对了?”

丁天仁笑道:“这两位老哥哥游戏风尘;但大事不会糊涂的。”

刚说到这里,突听屏后有人尖“啊”了一声。

屏后是由小翠守着的,这声尖“啊”正出自少女之口。

丁天仁反应极快,“啊”声入耳,人已一跃而起,快若旋风,一下朝屏后抢去,目光一注,只见小翠手中拿着一张纸条发楞,这就问:“小翠,发生了什么事?”

小翟答道:“回总管,刚才小婢看到有一道白光从天可降,一下落到小婢手上,好重好重,把小婢压得几乎站立不稳,跌坐下去,原来只是一张纸条……”

丁天仁道:“拿来给我看。”

这时,宋青雯和宓无双也相继掠出。

小翠应了声“是”,就把纸条双手呈上。

丁天仁只看了一眼,纸上一笔歪歪倒倒的字迹,一看就知是石破衣写的,一面说道:“你好好守在这里,没事了。”

宋青雯正待开口,丁天仁道:“我们回进去。”

三人回人客堂,丁天仁笑道:“你们方才还在说石老哥哥,他已有纸条来了。”

叶青青道:“方才我说的话,石老哥哥不知听到了没有?”

金兰笑道:“他自然听到了。”

叶青青道:“那多不好意思?”

丁天仁仔细看去,只见纸条上写着:“温如春去搬救兵,今晚可能会有强敌前来,王绍三应立即命纪效祖发出飞鸽求援,简子兴速回观音阁,宓无双、纪效祖可同去,在观音阁接待武林联盟来援之人。尔等今晚非万不得已,不宜出手,应随机应变,诸事小心。”

当下就把字条递给金少泉,大家依次传阅。

丁天仁目光环顾,问道:“大家看了有什么意见?”

叶青青道:“这么大的事情,石老哥哥写得这么简单,他到底要我们怎么办呢?”

金少泉道:“温如春如果搬来救兵,要对付的只有两个地方,一是第三进的院主和六位老护法,二是这里的总管任贵。

我看石前辈要丁兄向武林联盟发出飞鸽求援,他虽没明说,但主要的就是让武林联盟来援的人,去对付温如春搬来的救兵,所以叫我们非万不得已,不宜出手,又有随机应变,诸事小心的说法。”

宋青雯道:“金少侠说的一点不错,他要我们隔山看虎斗,让他们去打个两败俱伤,我们以保存实力为宜。”

宓无双道:“但我们也必须调配人手,以防万一。”

白少云道:“宓姑娘说的极是,我们都听丁兄的。”

丁天仁道:“石老哥哥要白兄和宓姑娘、纪效祖到观音阁去,就是要纪效祖到观音阁再发飞鸽救援,武林联盟的人赶来了,就由宓姑娘出面接待,宓姑娘可再带任富同去,他对西庄形势十分熟悉,由他当向导,最好能在西庄几处要道布置人手,把温如春搬来的救兵,在半路加以拦袭,不让他们进庄,是最好的,事不宜迟,你们该早些去才好。”

白少云道:“好,宓姑娘,我们走吧!”

宓无双虽然不愿意,但也只好答应,丁天仁吩咐纪效祖、任富随二人前去,一切都要听简帐房的,四人立即出发。

丁天仁又道:“我们这里的人,就留在这里,但也要分作两组,我和金兄、王小七三人一组,易云英、金兰、叶青青和宋青雯一组,不过你们三个江湖经验不足,凡事要听宋姑娘的才好。”

宋青雯听得心头甜甜的,可见丁大哥是如何看重自己。

金少泉道:“第三进金院主和六位老护法,和住在第二进的温九姑、桂花庵主、丁兄最好也要去通知他们一声。”

丁天仁点头道:“院主本来约我晚上去一趟,我想早些过去也好。”

金兰道:“丁大哥,我们这里没有外人,有一件事,不知道我该不该问?”

丁天仁笑道:”你有什么事,只管问好了。”

金兰道:“我爹是这里的院主,任贵是这里的总管、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丁天仁道:“金伯父和任贵都是服了他们的安宁丹,被迷失了心志,现在金伯父中的*葯已经解除了,你不用再担心了。”

金兰看着他微微摇头道:“丁大哥,我们从神女宫出来,大家情同兄弟姐妹,你不用安慰我,你方才有许多事,都不让我告诉爹,其中一定有着道理。”

丁天仁道:“我们同样也没有告诉金兄和白兄令尊,因为除了金伯父和白兄的令尊之外,还有四位虽是武林同辈,但我们对他们的认识不多,万一其中有一个是对方卧底的人,我们把事情说出来了,岂非全泄了底,所以只好暂时一个也不说。”

金兰道:“方才金兄说,不是要你去通知第二进和第三进的人吗?”

丁天仁沉吟道:“这个我还在考虑,因为照我们方才的计划,让武林联盟的人,能够把温如春搬来的救兵,拦阻在庄外,不让他们进入西庄,那就不用去通知他们了。”

宋青雯道:“但如果温如春带着人从地道进来呢,第三进和这里,都有地道可通。”

丁天仁道:“这一点倒也不可不防,不过地室纵然另有通路,但出口不会离西庄太远,只要在庄外四周安置伏兵,他们也就无法进入地室了。”

刚说到这里,只听阶前有人高声道:“属下何祥生求见。”

何祥生是管理庄丁的管事。

丁天仁朝金少泉、易云英等人道:“你们先去避一下,不知他来有什么事情。”

金少泉和易云英等人都退入左首房中。

丁天仁抬目道:“进来。”

何祥生急步趋入,拱拱手道:“属下见过总管。”

丁天仁问道:“何管事来见本座,有什么事吗?”

何祥生道:“回总管,总管交代的人手,属下都安排好了。”丁天仁问道:“我交代你什么了。”

何祥生忽然右手握拳,朝着了天仁面门连点三点,说道:“就是这些人了。”

丁天仁愕然道:“你……”

何祥生朝他耸耸肩,笑道:“我是来告诉总管的,该来的人都来了。”

丁天仁惊喜的道:“你是石老哥哥!”

何祥生道:“连秦宫主都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