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37章

作者:东方玉

今夜,没有月色,也没有亮晶晶的星星!

整个大地,就像笼罩在一层黑色篷帐之下。

月黑风高,本来是夜行人出动最好的时候;但夜行人大多都练过夜行眼,就是藉着星月之光,可以看得清四周事物,月黑风高之夜就没有星月可以借助,夜行人也看不清楚了。

温九姑似是也不想惊动什么人,她的目标,只是温如春。

她曾听丁天仁说过,温如春是去搬救兵的,今晚可能会有不少高手赶来,她除了要找温如春,当然不愿节外生枝,一旦遇上对方来人,免不了要动手,因此她尽量掩蔽行藏,找树木或阴暗之处,躲躲掩掩的行去,好像在选择有利的地形,以守株待兔的方式,静待对方来人出现。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东首有人发出一声嘹亮的长笑,这笑声十分苍劲,显见此人内力相当深厚!

“来了!”温九姑口中暗叫了声,立即移动身子,循着笑声来处寻去。

相距不过十数丈远处,正有两个瘦高人影面对面的站着,一个面向北立,一个面向南立。

温九姑从他们站立的方向,就可以猜想到面向北立的应该是温如春搬来的救兵,面向南立的则是从西庄出来拦袭敌人的人,因为她自己也是从北首来的。

刚才那声长笑敢情是南首那人发的,他继长笑之后,正在发话:“阁下蒙面而来,连真面目都不敢见人,还想阻拦老夫人庄吗?”

北首那人微哂道:”你们敢见人的活,还会连什么教都不敢说?”

南首那人听得勃然大怒,大喝一声道:“该死的东西。”

挥手一掌朝前击去。

北首那人沉笑道:“你是找死!”

同样挥手击出。

两人这一掌各是因怒而发,少说也用上了七八成力道,但两人都不敢硬接对方这一掌,身形飞快的旋移开去。

北首那人咦道:“吸星掌!”

南首那人也同时发出一声轻咦道:“阴沉掌!”

两人闪避来势,又同时挥掌攻出,正因双方业已知道对方来历,更不敢丝毫大意,发掌攻敌,避招进招,都极其小心。

这两个极负盛名的高手,各自下定决心,今晚一战,绝不能败在对方手下,出掌自然也更见凌厉,愈打愈烈,黑夜之中,但见两个瘦高黑影来往如飞,业已分不清人影。

温九姑隐身暗处,听到两人叫出“吸星掌”、“阴沉掌”,心中暗暗一怔,付道:会是瘦夭王宿无忌(吸星掌)和青竹神向问天(阴沉掌)!

接着又自言自语的道:“老婆子才不管你们呢!”

话声甫出,人已一个旋身,舍了他们,继续朝东首走去。

她人还没离开,正在挥掌拼搏中的两人,忽然无声无息的往地上倒去。

这下看得跟在温九姑身后来的石破衣暗暗点头,九寡十八迷果然名不虚传,同样“闻风散”,她使出来就比自己高明了不知多少,自己要丁天仁把闻风散还给她,这一着真还下对了!

他一闪而出,落到瘦天王宿无忌、青竹神向问天两人身边,口中低低的道:“对不起了,我手下留情,只能给你们留个二成功力,以保天年……”

话声未落,双手倏扬,连续点残二人九处经穴,破去一身功力,差不多只留下二成武功,给他们保命防身,这已经对他们很客气了。

这时候西庄墙头飞起两条人影,一言不发,各自挟起两人分头奔去。把青竹神送往观音阁,瘦天王宿无忌则送到三里外的一片松林之间。

西庄东北首,面向外的有两个人,都以黑面布蒙脸,仅留两个眼孔。

面向西庄的却有六个人,除了当前一个头大如斗的黄衫老者,站在他身后的五个,像是他的门人弟子。

这黄衫老人一颗头特别大,因此老远就可以认得出来。

温九姑心头又是一怔,忖道:鹿头山麻一怪,他怎么会加入这个邪教的?

鹿一怪,其实是他外号鹿头一怪,因为他姓麻,就叫他麻一怪,另外还有一个名称,叫他麻翻天,那是他以“翻天掌”出名,所以又叫他麻翻天。

麻一怪也好,麻翻天也好,反正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就这样叫他了。

麻一怪成名在四十年以上,邪得还有些正派,不知他怎么会当上这个无名教“供奉”的。

温九姑已经从方才两人中看到青竹神向问天脸上蒙着黑布,那么以此类推,站在麻一怪对面的两个蒙面人,应该是武林联盟的人了,只不知这两人是谁?

他们似在争执,还未动手,管他的!

温九姑像一阵风般从他们身边掠过,草坪上所有的人就像树排般倒下去。

石破衣赶忙闪了出去,他第一件事,就是撕下两个蒙面人的黑布,口中哼道:“好哇,娄山派的娄子贤,哈,这个还是葫芦叟,你也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居然会当上了武林联盟护法,麻一怪,你不好好在鹿头山纳福,趟上这场浑水只能说孽由自作了”

口中说着,双手可没闲着,指风飞洒而下,三位名动武林一等一的高手,悉被废去武功,只给他们保留了两成功力。

这回从西庄飞掠出来的人,共有八个人,他们敢情早就算准了双方人数,两人挟起娄子贤、葫芦叟,送往观音阁,六人各自挟起一个,把麻一怪师徒送往三里外的松林,和瘦天王放在一起。

西庄西首,相距二里光景,有一座小山,小山脚下这时正有一群人在黑夜之中,刀光剑影动上了手。

这是厮杀人数最多的一处。

小山脚下有一座山神庙,庙宇不大,却是西庄地下秘室的一处出口。(温如春就是从这里逃出来的。)

现在温如春搬了救兵赶来,东、南、北三处,都有三位老供奉从正面人庄,他领着大师兄陆寒风、供奉屠龙师太和八名剑士却要从地道进去,以收内外夹击之功,因此一路朝山神庙而来。

没想到武林盟盟主门下大弟子冷靖陪同护法九爪苍虬余沧海、红穗堂主纪效忠率领十六名红穗剑士,早在二更过后,就已守在小山脚下。

陆寒风等人刚到山下,山神庙中已迎出雁翅般两排十六名红穗剑士,居中三人,中间是九爪苍虬余沧海、冷靖居左、纪效忠居右。

陆寒风朝前一指,冷声道:“二师弟,你去问问他们是些什么人?”

温如春手持迷天尺,走上两步,喝道:“尔等何人,还不快报上名来?”

冷靖冷峻的道:“你就是温如春,咱们已经等你多时了,你束手就缚吧!”

温如春怒声道:“凭你也配?”

冷靖道:“那就先把你拿下了!”

人影一晃而至,同时呛然剑鸣,一道银虹应手而起、几乎已把温如春卷入在剑光之中了。

温如春一身武功也自极高,但没想到人家剑招竟有这般快,急忙举尺封架,已被人家抢得了先机,攻少守多,一时之间,再也扳不回均势。

陆寒风是教主门下大弟子,平日眼高于顶,此时看到对方乘二师弟不备,说打就打,心头大怒,长剑一指余沧海,冷然喝道:“来,老匹夫,本公子也和你玩几招。”

余沧海看到屠龙师太就在这少年身后,论身份,自己和屠龙师太交手还差不多,自然不会把陆寒风放在眼里,当然也不想和一个后生小子动手,但陆寒风这句“老匹夫”,激起他的杀心。

沉笑一声道:“小子,你真不知天高地厚,老夫本来不想和小辈出手,你口不择言,老夫只好成全你了。”

声到人到,右手一探,猛向陆寒风右手肩头抓来。

纪效忠眼看余护法和大公子都已出手,对方连老尼姑只有九人,自己红穗剑士却有十六人之多,那还犹豫,口中大喝一吉。“上!”

长剑挥动,率领十六名剑士一起围攻上去。

屠龙师太看得大怒,屠龙刀一横,厉声道:“你们没把老尼看在眼里,那就一个也别想活着回去。”

刀光如雪,朝前扫来!

她把红穗剑上当作普通摇旗呐喊的庄丁,那就大错特错了!要知武林联盟辖下武士,以剑穗颜色分等,计有红、黄、蓝、白四色,其中以红穗剑士武功最高,每一剑士足可抵得江湖一流高手。

陆寒风带来的八名武士,身手也自不弱,迎战八个红穗剑士,还能应付,还有八名红穗剑士,听屠龙师太倚老卖老,出言不逊,不约而同一拥而上,八支长剑剑光如织,从四面八方攻向她的要害,一时之间真还把性如烈火的屠龙师太忙得接应不暇!

就在双方激战之时,突听一个尖厉的老妇声音喝道:“小畜生,看你今晚还往那里逃?”

那是温九姑的声音,她声到人到,一道杖影,宛如泰山压顶般朝温如春当头劈落!

就在她人影乍现,正在和温如春动手的冷靖,以及九爪苍虬余沧海、纪效忠,和十六名剑士,在同一时间,相继踏地不起。

只有温如春没有倒下,身影一下旋出,避开温九姑凌空一击,怒声道:“你使闻风散。”

温九姑尖笑道:“小畜生,就算你不怕闻风散,今晚也会把你碎尸万段。”

挥动鸩杖,连番击出。

石破衣及时出现,他连正眼也没瞧他们一眼,只是忙着落指如风、把所有被迷翻的人,一一废去武功,只留两成功力。

西庄的庄丁们可配合得真好,石破衣把他们废去武功,庄了们也正好赶到,身手矫捷,各自挟起双方的人,一组朝观音阁方向奔去,另一组自然是朝东首松林去的人。

温如春挥动迷天尺,正和温九姑动手,瞥见大师兄陆寒风、供奉屠龙师太等人,被西庄庄丁抢走,心头不由一急,急忙舍了温九姑,口中大喝一声:“你们给我站住!”

突听身后有人在自己耳边轻笑道:“你给我站住才行,因为我答应过温护法,要把你交给她的。”

温如春惊然一惊,急忙往前窜出一步,回头看去,这说话的正是西庄总管任贵,不由怒道:“任贵,你敢和我作对……”

这任贵当然是丁天仁了,闻言笑道:“和你作对有什么稀奇,我还敢和你师傅作对呢?”

温九姑手持鸩杖,尖声道:“三公子,这小畜生投身邪教,败坏温家门风,老婆子非把他拿下不可!”

丁天仁笑道:“在下答应温护法的,要把他交给你老处置,自然该由在下把他拿下了,你老只要稍候就行。”

这话听得温如春差点吐血,但他是城府极深的人,眼看温九姑叫任贵“三公子”,而且神色也极为恭谨,由此可见这位“三公子”绝非寻常人物。

再说自己一身武功已是不弱,这小子却一口一声地要把自己拿下,交给九姑,如果没有把握,岂敢夸下海口?

嘿,就算你有天大本领,老子只要先下手为强,你三头产臂也不管用!

心念闪电一转,手中迷天尺迅快倒转,正待按下!

迷天香,岭南温家最厉害的迷香。

丁天仁出手比他还快,左手轻轻一拂,温如春右臂骤然一麻,连半边身躯都有动弹不得之感!

丁天仁面含微笑,徐徐伸出手去,从他右手取过迷天尺,说道:“在下说过要把你交给温护法的,在下说了岂能不算?”

温如春身不能动,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迷天尺从自已手中取走,双目真要冒出火来。

丁天仁把取来的迷天尺送到温九姑手中,说道:“这是贵门之物,请温护法收好,温如春暂由在下带进去,西庄南首还有一批人,要请温护法费神去把他们制住了。”

温九姑满心欢喜的接过迷天尺,呷呷尖笑道:“三公子放心,老婆子这就去。”

“在下先行告退。”

丁天仁拱拱手,一把提起温如春朝庄中奔行而去。

温九姑刚刚掠起,只听身后有人喂了一声,叫道:“喂,温姑娘,你不用去了。”

温九姑活了七十来岁,居然还有人叫自己“温姑娘”,不觉硬行刹住身子,回头看去,只见一道灰影从身旁掠过,几乎看不清这人是谁?

但一缕声音却传了过来:“叫你不用去了,因南边的事情,老夫已经完全办妥了。”

温九姑想不起这人会是谁?但光看此人身法,一身造诣,简直胜过自己十倍以上,一定是一位前辈高人无疑,既然他说不用去了,自己就不用去了。

原来西庄南首,正是观音阁。

宓无双刚送走冷靖。就要白少云、纪效祖、任富三人,守在庙中,不可离开。

她因大师兄说副总护法和几位护法都来了,心头有些紧张,也忍不住好奇,想看看对方究竟会有些什么人赶来?就悄然走出庙门。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深沉的声音喝道:“无双,快退进去,有人来了!”

宓无双一听声音,立即躬下身去道:“是副总护法……”

副总护法就是无敌阴手欧阳生!

“嘿嘿,对方只有一个人,此人来得倒是好快!”

欧阳生沉嘿着道:“既然来了,你就不用回进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