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39章

作者:东方玉

  隗通天颔首道:“师叔此计倒是可行,把他们拿下了,就可以问出是什么人和咱们

作对了。”

  事情就这样决定,隗通天乘坐白玉辇车,和师弟邓荣率八位长老,三十二名弟子,

进入观音阁,先事休息。

  由总护法闻人博、副总护法欧阳生和四名护法,四名随从,当先朝西庄奔行而来!

  就在这一行人堪堪奔近,就见从四扇大门右侧一门中闪出两个劲装庄丁,抱拳道:

“来者何人,请先报名。”

  闻入博嘿然道:“你快去叫你们总管,副总管来见老夫。”左首一个迟疑的道:

“你老……”

  欧阳生沉声道:“你就说总护法来了,叫他们赶快出来迎接。”

  “啊,啊!”左首一个道:“诸位请进,小的立即进去禀报。”说完,匆匆往里行

去。

  右首一个庄丁连连躬身道:“你老……诸位……请到大厅奉茶。”

  西庄一片漆黑,他回身从门内取出一盏灯笼,陪笑道:“总管吩咐,今晚可能有敌

人上门,入晚之后就不准点灯,小的替诸位领路。”

  闻人博没有作声,一行人由庄丁领着进入大门,刚跨进二门,就见总管任贵、宓无

双、温九姑三人在前,身后还跟着八九个人,一路急行而来。

  丁天仁走在最前面,躬身说道:“弟子王绍三参见总护法。

  副总护法,各位护法。”

  宓无双也跟着上前一一施礼。

  温九姑呷呷笑道:“总护法、副总护法大驾莅临,总算好了,不然,咱们这几个人

今晚只怕顶不住呢!”

  闻人博依然没有作声,和欧阳生二人当先进入大厅,在上首落坐,四位护法和温九

姑也一起坐下。

  丁天仁就命身后跟来迎接的人,一一上前见过总护法、副总护法和四位护法。这些

人是:西庄接待管事李长发、(金少泉)管理庄丁管事何祥生、(金兰)财务管事田进

财、(宋青雯)观音阁帐房简子兴。(白少云)另外还有站在两边的四名庄丁,他当然

不会引见,但这四名庄丁可是王小七、易云英、叶青青、红儿四人改扮的。

  原来总护法闻入博要来西庄的消息i是石破衣赶来报讯的。要丁天仁一组人改扮出

来接待闻人博,也是石破衣的主意。

  闻人博一双深沉如电的目光,紧盯着丁天仁,徐徐说道:“王绍三,现在大家都摆

明了,用不着改扮任贵了,你把面具取下来。”

  丁天仁应了声“是”,伸手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那是王绍三的本来面具了。

  闻人博精光熠熠的眼神依然盯在丁天仁的脸上,嘿然道。

  “王绍三,你敢欺骗老夫?”。

  丁天仁机伶一颤,欠身道:“弟子不敢。”

  闻人博喝道:“你把面具取下来。”

  丁天仁应了声“是”,果然又伸手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来,他本来是王绍三的面貌,

现在依然是王绍三。

  闻人博看得又气又怒,喝道:“你脸上还有面具?”

  丁天仁躬身道:“是。”

  闻人博厉声道:“你还不给我取下来?”

  丁天仁应了声“是”,果然又揭下一张面具。

  闻入博目光如炬,右手凝足功力,缓缓举起,喝道:“你戴了多少张面具?通通给

我取下来。”

  丁天仁道:“总护法怎不早说?弟子为了应付各式各样的敌人,少说也准备了十二

三张之多。”

  口中说着,双手从耳颊缓缓揭起一张面具,这回他又从王绍三变回任贵,但双手丝

毫没停,再揭起一张面具,又从任贵变回王绍三。

  他依然没有停止,从脸上揭了一张又是一张,一会是任贵,一会是王绍三,这样一

拱揭下了八九张之多。

  这下宓无双、易云英等人都看得暗暗惊奇不止。

  闻人博目光盯注着了天仁喝道:“你还有一张怎么不揭下来?”

  丁天仁道:“揭下来依然还是弟子。”

  他果然又揭下一张面具,缓缓说道:“回总护法,现在真的没有了。”

  闻人博目光如刀,仔细看他脸上现在果然没有了,不觉嘿然道:“王绍三,你不是

会‘天绝指’吗?就拿老夫试试。”

  丁天仁心想:“石老哥哥算得真准,他果然要试我天绝指了。”一面惶恐的道:

“不敢。”

  闻人博森然道:“老夫要你试,你就只管出手好了。”

  丁天仁面有难色,望望欧阳生,迟疑的道:“这个……弟子……”

  欧阳生道:“总护法要看看你的天绝指,你就只管出手好了。”

  丁天仁道:“副座是知道的……万一……万一……”

  他虽没说出来,“天绝指”出必伤人,非死即残,但闻人博。欧阳生自然听得出来。

  闻人博沉笑一声道:“凭你这点火候,还伤不了老夫,你只管出手好了。”

  丁天仁神色恭敬,拘谨的道:“弟子那就……就出手了。”

  闻人博不耐的道:“老夫叫你出手,你还犹豫什么……”

  丁天仁其实早已运起“先天气功”,就等他开口说话,这时那还迟疑,口中应了声

“是”,右腕一振,一缕无形指劲,闪电般朝闻人博左胁凌空点去。

  这是石破衣以“传音入密”告诉他:“闻人博生性多疑,等他发现你指风不对,必

然会吸气后退,这时你只要使力下偏,即可击中他‘血阻穴’,然后再全力点出,袭击

‘斩命穴’,可破去闻人老儿五成功力,就不足为患了。”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闻人博话声未落,陡觉一缕坚锐劲风朝自己左胁电射而来。

  他作梦也想不到王绍三(丁天仁)发出的”天绝指”,竟然会有八九成火候,“天

绝指”不同于一般指功,如被击中,以自己的功力,纵无大碍,也非负伤不可,一时之

间,急忙吸了口气,身形离地三寸,原式不动,往后移退三尺。

  要知练武的人,遇上外来袭击,你摒住一口气,可以抵御外力,吸气则把外力吸入,

最易受伤,这是一般常理。

  闻人博因为说出大话,不好在许多人面前失了身份,才原式不动,吸气后退的,那

知这一点早就落在石破衣的计算中,他才吸气后退,丁天仁指风突然加快,使出全力下

移,但听“笃”的一声,不偏不倚击中他“血阻穴”。

  闻人博口中沉哼一声,登登的后退了两步,了天仁一击得手,立即催动内功,指功

再发,一下又击中他“斩命穴”。

  闻人博还未站稳,又是一个筋斗翻了出去!

  这下看得欧阳生等人大惊失色!

  丁天仁故意惊“啊”一声,颤声道:“总护法,你老怎……”他“么了”二字还未

出口,闻人博倏地站起,面如巽色,厉声喝道:“小畜生,老夫劈了你!”

  身形如风,朝丁天仁扑来。

  丁天仁骇然道:“总护法,是你要弟子发指的,你老怎好认真?”

  口中说着,人已迅快的朝欧阳生身后躲去,急叫道:“副总护法救救弟子。”

  欧阳生刚说了句:“总管……”

  闻人博大声喝道:“你让开,这小畜生不是王绍三。”

  欧阳生听得一呆,说道:“他……”

  丁天仁大声道:“谁说我不是王绍三?是你叫我发指的,我一再说不敢,天绝指出

必伤人,你还一定非要我试不可,你是总护法,我不敢出手,你会说我不是王绍三,我

出手了,你就翻脸,又说我不是王绍三,你不用在晚辈面前摆总护法架子,以大欺小,

算得什么?有本领找大道教……”

  欧阳生听得大骇,急忙拦道:“绍三,你不准胡说。”

  “哈哈!”闻人博这回不怒反笑,深沉的道:“你果然不是王绍三,大道教是武林

联盟支持的,你挑拨并没有用……”

  说到这里,声音突然转厉,喝道:“欧阳生,把这小子拿下了。”

  “哈哈!”丁天仁也发出一声清朗的长笑,举手又从脸上缓缓揭下一张面具说道:

“闻人博你说对了,我当然不是王绍三。”

  他这次揭下面具,果然换了一张面孔,那是一个剑眉朗目的少年。

  闻人博方自一怔,这少年好生面熟。

  欧阳生已看得身躯陡震,骇异的道:“你会是丁天仁!”

  丁天仁做然一笑道:“副总护法,没想到吧?”

  闻人博大声道:“快把他拿下,这小子来历不明,嫌疑重大……”

  他喝声出口,四位护法自然一齐围了上来。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金兰、宋青

雯、易云英、叶青青、小红等八人也一起抢了过来。

  宓无双朝欧阳生躬身一礼道:“副总护法,丁大哥说的今晚之事,你老最好置身事

外。”

  欧阳生道:“宓无双,你敢背叛盟主?”

  宓无双道:“副总护法待会自知。”

  丁天仁在闻人博喝声出民已经一步欺到他面前,喝道:“闻人博,你已在我‘天绝

指’下,丧失了五成功力,现在是丁某要把你拿下的时候……”

  口中说着,抬手一指点了过去。

  闻人博沉哼一声道:“老夫就是丧失五成功力,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

  他究是积数十年修为,功力深厚,方才经丁天仁两次以天绝指袭击他的“血阻”、

“斩命”二穴,破去了他四五成功力,但还有五六成功力,江湖上能够接得下来的,还

是寥寥可数,这时丁天仁自己送上来了,这机会如何肯放过,右手挥掌迎着拍出,同时

身形侧进,左手五指箕张朝丁天仁肩头抓来。

  丁天仁使的是“截经手法”,但一指点出:陡觉一股奇寒澈骨,令人窒息的巨大内

劲朝身前涌来,心头暗暗一惊,急忙朝右闪出。

  那知这一着正好落在闻人博的计算中,身形堪堪闪出,闻人博五指如钩,好像等着

你一般,一下朝肩头抓落。

  这下奇快无比,丁天仁闪出来的人让无可让,急切之间,左肩一沉,上身疾转,右

掌如刀,往上斜削出去。

  这一掌他临时出手,根本毫无招式可言,双方这一来一往,何等迅速?爪掌甫接,

但听闻人博一声沉哼,往后疾退,骇然道:“剑掌!”

  原来这一接触,他五指箕张的左手,宛如被利刃削过,齐腕断落!

  这一下连丁天仁也看得惊楞住了,自己无意之中使出醉老哥哥的“剑掌”,居然会

比真剑还要锋利!

  闻人博左掌被削,迅快止住鲜血,他五十年来,人称雪山金甲神、连少林、武当都

不放在他眼里,今晚一夕之间,不但被丁天仁以“天绝指”破去五成功力,又被他以

“剑掌”削断左掌,怎不叫他怒火迸发。

  他口中暴喝一声,身形急扑而起,右掌挥处,一道奇寒澈骨的“寒冰掌”风,宛如

泰山压顶般朝丁天仁当头劈落。

  丁天仁不敢丝毫怠慢,身形连旋,迅速从身边取出紫虹剑来,他除了峨嵋派的“光

明剑法”,只会一招“鸿檬一剑”,此刻已来不及施展,立即长剑一挥,展开“光明剑

法”。但见一片紫光护住全身,把闻人博一记又一记的掌风挡在剑光之外。

  这时金少泉、白少云、金兰、宋青雯、易云英、叶青青、王小七、红儿等八人,拦

住四位武林联盟的护法,也动上了手。

  只有温九姑独自坐在椅上连站也没有站起来。

  宓无双站在副总护法欧阳生面前,刚说出:“副总护法待会自知。”

  欧阳生耳边已经接着有人细声道:“小子,你不相信?三十年前,玄阴教倡乱,终

于覆败,我老人家不看在你死去的师傅份上,才不会打你一个耳光,你能逃过一劫?不

想你小子三十年后,又跟着闻人博作起乱来,今晚我老人家已经不想再打你耳光了。”

  这话不是“传音入密”,而是有人在耳边细声说着。

  欧阳生陡然一惊,三十年前玄阴教被各大门派围剿,情势危急之际,自己耳边就有

人骂了句:“没出息的小子,去吧!”当时但觉脸颊上被人重重打了一个耳光,一个人

竟被打得飞出二十几丈,落到重围之外,才能逃过一命。

  三十年来一直想不出打自己耳光的人是谁?此时骤听这人说“不想再打自己耳光”,

急忙向空拱手道:“多蒙前辈指点,欧阳生立即退出这场是非,只望能见到前辈一面。”

  大厅虽大,但除了动手的人之外,厅上只有坐着的温九姑和站在自己面前的宓无双,

再也没有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