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第09章

作者:东方玉

他分明是早已知道长江盟的人全在这里,才找来的,他敢单独一人冲长江盟的人而来,足见有恃无恐了。

于千里嘿然道:“听阁下口气,就是冲着长江盟来的,很好,阁下有什么事,只管直说好了。”

黑袍人点点头道:“老夫是奉盟主之命前来,邀请长江盟加盟的。”

“盟主?”于千里问道:“阁下说的是什么盟主?”

“哈哈!”黑袍人大笑一声道:“长江盟威镇长江上下游,要邀请长江盟加盟的,自然只有武林联盟才有资格了。”

他言下之意,是说长江盟只是一个地方性的联盟,武林联盟是整个武林的联盟,所以要邀请长江盟加盟了。

于千里沉哼道:“可惜咱们从未听说过江湖上还有什么武林联盟?”

黑袍人深沉一笑道:“武林联盟是全武林同道的联盟,于庄主从前或许没有听说过,但现在老夫不是告诉你了吗?”

于千里怒笑道:“阁下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连自己姓名都不敢说,你说的话可以相信吗?”

黑袍人依然深沉一笑道:“老夫姓名并不重要,但武林联盟这四个字,出老夫之口,入诸位之耳,诸位既已听说了,想不加盟只怕也下成了,依老夫相欢,于庄主和在座诸位好好商量,老夫先行吉辞,明天再来听于庄主的答复。”

说罢,双手一拱,正待转身退出!

于千里喝道:“阁下慢点走!”

黑袍人回过身来,问道:“要说的老夫都已说了,于庄主还有什么事?”

阴世秀才文中秀缓缓走了过去,含笑道:“你老哥说的,固然都已说了,但未必是咱们想要听的,咱们想要听的,你老哥却一句也没有说,又岂能说走就走?”

黑袍人看了他一眼,嘿然道:“你们要听的是什么?”

文中秀两个指头一伸,徐徐说道:“第一、你老哥方才说过,是奉盟主之命来的,就该告诉咱们,这个自封盟主的人是谁?”

黑袍人脸上神色一凝,似有怒意,沉声道:“还有第二吗?”文中秀道:“有,第二是贵盟主既然派你老哥前来,你老哥就是贵盟主的专使,由此可见你老哥在贵盟主眼中还有些份量,似乎也该把姓名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因为贵盟主既派你老哥来和咱们连络,咱们也要衡量衡量你老哥够不够资格和咱们说话?”

黑袍人目中精芒飞闪,浓哼道:“文中秀,老夫要是不愿回答呢?”

文中秀冷冷一笑道:“你直呼文某姓名,似乎是很不礼貌的事,你老哥乃是奉贵盟主之命而来的专使,怎么连一点江湖礼数都不懂,再说文某虽是江湖上一名小卒,但也胜过连姓名都不敢说的人多了。”

他词锋犀利,似是有意相激。

黑袍人果然被他激怒了,口中发出咯咯怪笑,双目寒芒激射,沉声道:“文中秀,凭你能胜得过老夫吗?”

文中秀豁的一声打开招扇,在胸前扇了两扇,双目一抬,望着黑袍人微笑道:“听你老哥口气,好像想掂掂文某的斤两了,这样也好,你老哥夜闯百里洲潜龙庄,总该有人出手讨教几手高招,否则岂不是会让江湖朋友笑话。长江盟被一个自称奉了武林联盟盟主派来的专使而又不肯道姓名的人几句活给唬住了,咱们长江盟今后还能在江湖上立足?”

黑袍人浓哼一声道:“你马上就可以知道老夫是不是唬人的了?”

“好极!”文中秀双手抱拳,说道:“文某候教。”

口中说着,双拳一抱之际,早已运起内功,一团无形暗劲,朝对方身前涌撞过去,等语声一落,人已随着倏然直逼而上。手中一柄精钢招扇,使如点穴撅,人还未到,一片错落扇影,风飘雨点般洒落,点上对方身前一十八处大穴,出手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黑袍人站立不动,直等文中秀扇头点上他胸前黑袍之际,口中轻嘿一声,身形忽然向右一侧,有手“啪”的一声,拍在文中秀右肩之上!

文中秀欺近过去的人几乎连闪避都来不及,不,厅上所有的人竟然没有一个看清楚他手掌是怎么拍上文中秀右肩的?但听文中秀闷哼一声,一个人被拍得向前冲出去两步,砰然摔在地上!

冷面屠夫束大成、黑手神赫连天双双抢了出去,束大成急急问道:“文二弟,你……”

文中秀业已站了起来,缓缓吸了口气,说道:“小弟没事。”

他口中虽说没事,但脸色一片苍白,显然有了内伤!

黑袍人若无其事的道:“他没有什么事,只要休养十二个时辰,即可复原。”

冷面屠夫束大成目光如刀、冷然道:“阁下身手果然不错,束某也想领教领教。”

黑手神赫连天偏头道:“束老大,你且稍待一回,让兄弟先去领教他几手。”

“你们是云梦三怪!”

黑袍人大不刺刺的道:”老二吃了亏,老大、老三自然要给他找回场子了,依老夫看,二位不妨就一起上吧!”

云梦三怪各有一身极高的武功,二十年来可说很少遇上过对手,他这话岂不把云梦三怪看扁了?

黑手神怒嘿一声道:“阁下口气不小,你只要把兄弟击倒了,束老大自会出手,好了,咱们话到这里为止,赫某可要出手了。”

右手一探,正待欺上,陡听耳边响起文中秀“传音入密”的声音说道:“老三,此人手法十分怪异,他拍上我肩头的一掌,力道不重,但有一股阴寒之气随着渗入,整条手臂立时麻木不仁,直到此时还无法用力,你莫要和他手掌接触!”

这几句话,黑手神赫连天只是脚下稍微一停,故意抬头间道:“阁下准备好了吗?”

黑袍人沉笑道:“阁下只管请。”

“好!”黑手神身形朝前一扑,口中才说出“好”字,人已欺到黑袍人右侧,一支乌黑的手掌,朝右横出,击向对方背心。

他以“黑煞掌”出名,这一记掌上早已凝聚了十成功力,可说快捷沉猛,兼而有之。

黑袍人只是静静的等着,直到黑手神的“黑煞掌”快印上他背后,才很快转过身来,右手一抬,迎着“黑煞掌”,硬接而山。

照说黑手神练的“黑煞掌”,没人敢和他硬打硬的,他敢硬接“黑煞掌”,显然是无俱于“黑煞掌”了。

黑手神方才已经听文中秀“传音入密”说过,此人掌上可能练有特殊阴功,就不想和他硬接了,身形迅疾左移,左手一掌,横击对方左腰,此时人已转到对方左后方,乌黑右手,闪电印上背后“灵台穴”。

黑袍人直立如故,你闪到他左首,他也跟向左转了过来,直竖的右手,依然迎向你的“黑煞掌”。不,他右手突然直伸过来,拍向黑手神的左肩。

这一记黑手神比他快了半步,本来印向他后心的“黑煞掌”,一下印上对方胸口,不,只印在他黑袍上,就已发觉掌力无法击实。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对方的手掌也相继拍上左肩,黑手神但觉一股寒气从肩头渗入,身不由己的打了一个冷噤,左肩半边身躯登时冻得麻木不仁,失去知觉,随着对方一拍之势,登登的后退了三步,还是站立不住,一屁股往地上坐了下去。

冷面屠夫束大成就在黑手神的身后不远,他看到老三“黑煞掌”已经印上黑袍人胸口,心中还在高兴,没想到老三也会被对方一掌拍中。一时不由大怒,刷的一声抽出两尺长的三尖刀,身发如风,刀光一闪,直向黑袍人咽喉戳去。

黑袍人森然道:“老夫早就叫你一起上了,去吧!”

左手抬起,三个指头已经撮住了刀尖,一下夺了过去,随着他“去吧”两个字出口,左手朝前一送,扑的一声,刀柄戳在冷面屠夫右肩窝上,把冷面屠夫震得连退了两步,才站住椿。

黑袍人把夺来的三尖刀往地上一掷,冷然道:“云梦三怪,看来也不过如此!”

他举手之间,连败三怪,这话也只由得他说了。

巢湖蒙叟突然站了起来,手提旱烟管,一步就跨出八尺来远,回头朝云梦三怪问道:“束老弟,你们感觉如何?”

黑袍人森笑道:“老夫早已说过,他们不会有事的,只是十二个时辰之内,无法再和人动手而已,过了十二个时辰,就没事了。”

巢湖蒙叟脸色微变,目光一注,沉声道:“阁下是昔年人称……”

黑袍人不待他说下去,就拱拱手;洪笑道:“昔年之事不提也罢,你老哥不是自称蒙叟,也久已不提昔年之事了吗?”

巢湖蒙叟脸上隐现怒容,沉笑道:“老夫隐迹巢湖,久已不间江湖之事,不似阁下,重出江湖就为虎作怅,夜闯百里洲,连伤三人!……”

“为虎作伥,这四个字老哥不觉得下得太重了吧?”

黑袍人又截着他话头,说道:“你说老夫夜闯百里州,老夫只是给于庄主传话来的,老夫连伤三人,哈哈,老夫真要伤人,他门三个就是再过一百二十个时辰,都复不了原呢!”

巢湖蒙叟洪笑道:“你当着老夫面前,出言胁迫长江盟,再出手连伤三人,能说和老夫无关吗?老夫若不站起来说句公道话,传出江湖,还以为老夫怕了你。”

黑袍人阴恻侧道:“咱们谁也不用怕谁。”

巢湖蒙叟怒声道:“那好,老夫正想试试你的‘玄阴恃阴掌’现在已经练到几成火候,竟然如此目空四海。”

他这二叫出“玄阴传阴掌”来,大家顿时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昔年玄阴教护法,人称传阴手的欧阳生,此人已有四十年不曾在江湖露面了,居然投到自称武林联盟盟主的手下去了。由此可见这位所谓武林联盟,所结合的都是些什么人了。

黑袍人深沉一笑道:“就算老哥‘朱砂掌’练到了十二成,也克制不了老夫。”

“那好,你就试试老夫的朱砂掌!”

巢湖蒙叟把旱烟管交到左手,倏地跨前一步,正待发掌,于千里急忙伸手一拦,说道:“蒙老是敝庄贵宾,何况他是冲着长江盟来的,要出手也该由在下向他讨教才是。”

巢湖蒙叟大笑道:“老朽虽已多年不问江湖之事,但巢湖也是当年长江盟发起人之一,何况老朽只是要试试他的传阴掌而已,主人用不着阻拦。”一面以“传音入密”说道:“此人精擅‘玄阴传阴掌’,就算武功再高,也无法和他抗衡,且让老夫试试。”

于千里看他这么说了,只得拱手道:“蒙老这么说了,在下就不好抢先了。”

巢湖蒙叟右掌朝前一立,抬目道:“老夫那就有僭了!”

一句话的工夫,他竖立胸前的右手,整支手掌已经红得像涂上了一层朱砂,缓缓朝外推出。

黑袍人却也不敢小觑了他,一见巢湖蒙叟手掌朝前推来,立即左足斜跨出去,避开了正面,右掌当胸蕴蓄不发。

巢湖蒙叟一掌落空,随即吸气收掌,依然竖立如故,左足跟着跨出,也不再发掌。

两人相距八尺,除了刚才巢湖蒙叟推出过一掌之外,黑袍人根本没有发过一掌,就是互相凝注着对方,再也不曾出手。

这样过了好一会工夫,只见黑袍人左足又缓缓的向左跨了出去,他一跨动,巢湖蒙叟也立即跟着跨出左足。

丁天仁看了一回,先前弄不懂他门何以要遥遥相对,谁也不肯出手,后来渐渐明白过来,因为两人功力相等,一个精擅“玄阴传阴掌”,一个精擅“朱砂掌”,双方都没有必胜把握,是以谁都不肯贸然发掌。

何况对方掌力有如待发,稍一躁进,必为所乘,所以只有另换一个角度,看看有无出手的机会?另一个看对方移动,也立即移转身子,不让对方有机可乘。虽然粗看起来,两人都没有动作,但一旦出手,必然是雷霆万钩的一击,胜负可以立判。

易云英傍着大哥,这时低低的道:“大哥,他们怎么一直没有出手呢?”

丁天仁连忙凑着她耳朵悄声道:“他们正在等待对方破绽,只要其中一个稍微疏忽,另一个就会乘机出手了。”

易云英回头低笑道:“方才我也想到了,只是不解,既然动手了,就干干脆脆的较量,干嘛还要这样迟迟不肯出手,换了我早就出手了。”

丁天仁怕被人听到了笑话,急忙拦着她轻声道:“快别说话了。”

就在此时,但听叱喝乍起,两条人影倏然一合,发出蓬然一声大震,各自被震得后退了一步,但两人谁都不肯再让了。一退即上,挥掌进击,双方以快打快,以攻还攻,双掌交击,一连串的蓬蓬之声,连续响起,这一阵硬打硬拼,接实了一十八掌之多。

两人功力悉敌,“朱砂掌”既克制不了“玄阴传阴掌”,同样的“玄阴传阴掌”,也无法把“玄阴真气”渗入“朱砂掌”,谁也胜不了谁。

黑袍人随着最后一掌,身形疾然飘退,叫道:“咱们不分胜负,可以住手了!”

巢湖蒙叟却在此时,身形突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