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11章 俪影空山白驹惊过隙 同门陌路碧焰施阴谋

作者:东方玉

尹稚英不由问道:“这乌风草的主人,老前辈既然知道,还乞明示。”

浮玉居士笑道:“此人来历你们既然不知道,还是不问不闻最好,醉仙翁呷你们前去,而且还给了你一个记号,自然有了安排,决不会错。”

庞小龙一听,早就嘟着嘴道:“爷爷平日都是爽爽快快,怎么今天也卖起关子来了,好爷爷,你还是说给岳哥哥尹姐姐听罢!”

说着扭在浮玉居士身上,只是不依。浮玉居士慈祥的抚着庞小龙头顶,笑道:“爷爷那是不肯说?实在说明了,对你岳哥哥有害无益。”岳天敏见他如此一说,也就不好再问。

浮玉居士对岳天敏极为赞许,接着又讯问了两人的身世。喟然叹道:“岳老弟身怀绝学,终有手刃亲仇的一日,你世伯上官靖,说起来和老朽还有莩葮之亲,可怜他一家落得如此惨局,所遗一女,日后岳老弟如能查访得到,还劳送她到西天目太微谷来。”岳天敏唯唯答应。

庞小龙小眼睛碌碌地望着爷爷问道:“你老人家说的上官靖,和我们还有亲戚?”他显余有点奇怪。

浮玉居士笑道:“傻孩子,你妈不走也姓上官吗?”

庞小龙惊喜的道:“哦!哦!那末那个小女孩,我要叫她什么呢?”

浮玉居士忍不住莞尔而笑,说道:“人家年纪,可比你大得多呢!你要叫她姐姐才对。”

“哦!爷爷,那我要跟岳哥哥去啦,去找上官姐姐。”

浮玉居士道:“胡说!现在还不知道她在那里呢,将来找到了,你岳哥哥自然会送她来的。”

接着又对尹稚笑道:“你师傅当年被玉虚真人逐出门墙,原也只是略寓警戒之意,不想她刚愎自用,决绝如此!玄阴经虽非玄门正宗、倒也并非什么旁门邪说,天下武功,本无邪正,用之于正则正,用之于邪则邪,姑娘志洁行芳,出污泥而不染,尤为难得,他日有暇,可与岳老弟同去西天目住上几天。”尹稚英红着脸连连答应。

庞小龙喜道:“尹姐姐你一定要来,我妈妈一定会欢迎你的。”

岳天敏因此处只有一家客店,便去把马匹行囊搬来落店。

尹稚英自从听到敏哥哥伤势如此严重,日期紧迫,不由翠黛深蹩,忧心如焚,岳天敏却比较豁达,晚饭之后,陪着浮玉居士谈了一阵,才回房安歇。

第二天,岳天敏尹稚英两人急于赶路,就向浮玉居士告辞先行。庞小龙拉着两人的手,小眼圈有点红润,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气。

还是尹稚英再三的说,自己和岳哥哥,贵州回来,一定会去他看,这才把他哄好,和两人鞠躬道别。

尹稚英紧记着浮玉居士二十天期限之说,心急如箭,巴不得早日赶到云雾山去,但又不能兼程急赶,只好计算里程,按时投宿。

他们从襄阳起程,经南漳、远安、五峰、足足走了五天,已进入湖南境界,再向西南奔永定、古丈,又走了六天,才到达贵州交界的凤凰。

一路上尹稚英什么事情都不让敏哥哥稍有劳动,爱护体贴,真可说是无微不至。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她愁结眉心,算算只剩下了九天,敏哥哥的脸色,显然越来越消瘦,两个眼眶,也渐渐陷了下去。

怜惜、忧虑、和路途劳顿,使得这位平日英风飒飒的侠女,也为郎憔悴!

岳天敏看在眼里,心中又感激,又爱怜,自然多方劝慰,无限温存,是以一路上鹣鲽私情,卿卿我我,说不尽旖旎风光,不在话下。

进入贵州之后,尹稚英更是入境问俗,小心翼翼,不敢多招是非。

第三天中午,到了麻江,打尖之后,又赶到都匀,总算比预定的时间,早了一天,当下就在都匀落店。

玄阴教发迹云南,虽然那时尹稚英还在髫龄,但教中年长的人,也不时谈起云贵情形,记忆犹新,落店之后,她就向街上购买干粮和辟瘴解毒的葯物,以备不时之需。

一宿无话,翌日清晨,尹稚英就向店小二打听去云雾山的路径。

店伙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两位客官,不知去云雾山有何贵干?这山上终年云雾,不见天日,不但无路可行,而且到处都藏着毒虫野兽,从无人迹,我劝两位还是不去的好。”

尹稚英知他一番好意,但自己赶路要紧,那管这些,当下说道:“我们有急事去找一个人,你只需说出路途就是。”店伙还没回答,陡闻身后有人冷笑一声。

尹稚英回头一瞧,只见从店堂中穿过一人,直向后房进去,当时也没有在意。

店伙见客人有急事前往,不便多说,便把去路指清,两人会过店账,就双双就道。

云雾山,座落贵定县以南,都匀县以西,绵延数百里,山势险要,峻岭插天,因为终年被云雾封锁,不见天光,到处都是黝林丰草,腐叶泥沼,蛇虫潜伏,瘴烟蔚蒸。

山区附近居民,也裹足不前,亘古以还,就是一片荒僻神秘,阴森死寂的*女地带。

两人马行,不消一个时辰,就到了云雾山麓,原想山下总有几家猎户农家,可以寄存马匹。

那知到了地头,却是一片荒凉,四周阒寂,那有半点人烟?

迎头群峰隐隐,云雾缭绕,地上草长过人,连入山途径都没有。尹稚英不由心头一愕,像这样险恶穷山,漫说只有醉仙翁所画的一张双斧记号,即使有姓有名,在偌大山区,也无从找寻?何况只剩下五天半时间,眼看敏哥哥的伤势,逐渐恶化……

她心情沉重,面对茫茫云山,一言不发的怔怔出神!

岳天敏下马之后,看尹稚英神色疑难,不由笑道:“云雾山果然十分险恶,这里既然没有人烟,我们不如把马匹放了罢!”

尹稚英点了点头,跳下马来,把缰绳在马颈上圈了几圈,顺手一拍,让马自去,才回头向岳天敏勉强笑道:“敏哥哥,我想乌风草的主人,定是遁世高人,隐居在山林深处,我们走罢!”

说着紧了紧背上包裹,然后和岳天敏双双登山。

两人入山之后,就施展轻功,直向群山深处奔去。约摸跑了两个多时辰,岳天敏瞥见英妹妹鬓角上已见汗水,娇喘频频,心中甚是过意不去,自己也觉得心头跳动,左肩隐隐作痛。

当下就把脚步放缓,停下身来,两人找了一块大石坐下。尹稚英从怀中抽出绣帕,用指头轻轻的替敏哥哥揩着汗渍,十分关切的问道:“你可累了吧,瞧!脸色都跑得发白了,下午我们慢一点走好啦!”

岳天敏看她粉脸娇红,香息短促,胸前双峰,还在隐隐颤动,起伏不停,分明也跑累了,却只顾切自己,不由心中一荡。

低下头去,在她粉颊上吻了一下,低声笑道:“不要紧,我还不累,你自己累成这个样子,还不好好憩息一阵。”说着把英妹妹娇躯,揽入怀中,依偎了一阵。

尹稚英用纤手掠了掠鬓发,娇羞的瞧着敏哥哥道:“好啦!我们吃点干粮,就走嘛!”

用过干粮,尹稚英珍惜着五天半的时间,芳心焦灼,就催着敏哥哥快走,一面又再三叫他慢慢的走不可使力。她真是急又不是,慢又不是,真难死人啦!

横梗在前面的,尽是危崖峻岭,断涧绝壑,云气霏霏,白雾茫茫,密压压的参天古木,阴森森的过人茂草。这种险峻穷恶的荒山深谷,真不知何去何从?

尹稚英挽着敏哥哥臂膀,并肩前行,就拣那些可能住人的峭壁之下,巉岩之旁,绝壑之间,深谷之中,一个个的挨次探寻。

这样踪一阵,跑一阵,又要敏哥哥息一阵,不知不觉又去了两三个时辰。

金乌西坠,天半浮云,幻出了绚烂无比的彩霞,树林中千百种鸟啼的声音,啁啾不绝!

流水潺潺,松涛如啸,还夹着猿啼狼嗥,越显得空山薄暮的景象阴森!

这时两人已不知踩探了多少峰峦幽谷,竟找不到半点迹象。

看看夕阳流霞,已逐渐的被茫茫夜色所吞没,四下里慢慢的昏暗下来。

尹稚芵紧锁着双肩,说道:“敏哥哥,天色已将昏黑,今晚我们且找个山洞休息一宵,明日再找吧!”

这天晚上,就在一座高山的峰腰上,觅到一个石洞,权且休息。两人搬了块大石,堵住洞口,吃过干粮,尹稚英依着敏哥哥身侧,阖上秀目,不一会,香息低匀,渐渐睡去。

岳天敏跑了一天山路,也极感劳累,方觉浑然入梦之际,似乎听到洞口有轻微的声音,及洞而止。

深山黑夜,正是野兽出没之时。岳天敏睡思恍惚,也并未在意,过了半晌,陡然一声冷笑,清晰的传来,这分明是人声。

他猛的惊醒,轻轻起来,移开大石,侧身闪了出去。向四外一瞧,蒙蒙夜色,那有人影?

即便有,隐藏在草丛之间,也不容易瞧到。在洞口站了一会,看看并无可疑。

心想也许是夜枭也说不定,反正露宿荒山,自己警觉一点也就是了。当下回转石洞依旧靠壁坐下,养起神来。

一觉醒转,已是清晨,眼看英妹妹整个娇躯偎在自己怀中,阖着长长的睫毛,睡得极为香甜。

樱chún微露,吐气如兰,粉脸上红馥馥的微带笑容,迎着洞外朝霞,越觉得清丽绝伦,娇艳慾滴!

海棠春睡,简直把敏哥哥看直了眼,他那忍把她惊醒,小心得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好一会,英妹妹的娇躯,在他怀中微微转动了一下,倏地睁开眼来,说道:“啊!时光不早啦!你先醒了,怎不喊我一声呀?”说着翻身坐起,一面理着散乱的秀发。

岳天敏笑道:“我看你睡得很甜,大概你昨天跑累了,所以没叫醒你,好多憩息一会。”

他没有把昨宵听到的冷笑之声,告诉她听。

尹稚英好像陡的想起什么事来,右臂一伸,拉着敏哥哥的手道:“唉!只剩了五天啦!真急死人。”

岳天敏笑道:“要找也不忙在一时,我们出去洗脸,吃饱了再走不迟。”尹稚英只好顺着他盥洗完毕,吃了点干粮,才相继出洞。

时间如白驹过隙,去得真快!两人翻山越岭,茫无头绪的乱窜乱找,一晃眼就是五天,依然没有丝毫朕兆。

眼看只剩下了最后一天。

岳天敏渐渐觉得心神烦倦,呼吸胀满,但他不愿让英妹妹瞧到,还故意打着点精神。但脸色消瘦,形神憔悴,那会看不出来。

尹稚英紧记着日数,直急得心如刀绞,一会骂醉仙翁老不死,老酒鬼,有话不肯明说,一会又埋怨浮玉居士倚老卖老,故弄玄虚,都不是好人!

但唯一能够支持她的,却是坚决的信心,不管踏破铁鞋,也要把乌风草找到。

因为时不与我,二十天只剩下最后一天,眼看明日立春之后,敏哥哥的伤势,就会逐渐恶化。

岳天敏和尹稚英这一天不知不觉的加快脚步,两人跑了半个时辰,奔到一座峰脚之下。抬头一望,只见隔山矗立着一座高峰,排云直上,高插天半。

尹稚英一收双足,正想和敏哥哥说话。猛的回头过去,不由花容失色,芳心一阵猛跳。原来敏哥哥却落后了几步,脸色惨白,人已摇摇慾倒。

她心中一急,赶紧掠过身去,一把搀住,扶着他在松根上坐定,着急问道:“敏哥哥,你觉得怎样了?”

岳天敏一阵喘息,苦笑着道:“英妹,我……我不要……紧。”紧字还没出口,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尹稚英珠泪不由夺眶而出,急道:“敏哥哥,快不要说话,先坐一会。”她抱着他,直急得心头乱颤,手足无措。

岳天敏闭目静养了一阵,略觉好些,扶着她香肩,低声说道:“英妹,你不要急,我还不碍事。”

尹稚英拭着眼泪,勉强笑道:“敏哥哥,你在这里憩息,我去舀点水来。”说着拿出水瓢,袅袅的沿着山脚走去。

原来两人还是早餐时饮过一顿山泉,后来急着赶路,山麓中虽有小溪,因并不口渴,也未在意,这是尹稚英自己觉得口中有些发干,便想替敏哥哥舀点水喝。谁知走了一阵,两面树林虽极茂密,却没有泉源。

她心中一急,脚步加快,又走了一段,猛听松涛竹韵之中,还夹着水响,好似离前面不远。

她跟着水声寻去,果然那山腰处,横着一条白练,赶紧几个起落,奔上前去。

临近一看,那道山泉流行之处,却是一条天然石埂,当中微凹,却祗寸许来深,不能用瓢舀取。

她也嫌地上水浅,不太干净,便站起身来,顺着水流的源头寻去。

转出半个山头,便见半山坡一处石壁上,有一股碗口粗的水柱挂下来。

离壁丈许远近,有一个圆形小潭,乱石嶒陵,水声哗哗,水花四溅。潭水极为清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俪影空山白驹惊过隙 同门陌路碧焰施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